宋风晚从医院出来,直接坐上千江的车,直接去了云锦首府。

  刚进门,就遭到了傅心汉的猛扑,险些被撞倒,“三哥,傅心汉最近是不是又胖了?”

  “天暖了,它可以开始锻炼了。”傅沉说完,傅心汉呜咽着钻到了自己的窝里。

  锻炼?

  狗子表示拒绝。

  它只想吃肉睡觉撩妹!

  “年叔不在?”宋风晚娴熟的在玄关处换了拖鞋,俨然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

  “已经睡了,汤小姐怎么样?”

  “还行,表哥过去,我就赶紧溜出来了,他这倔脾气,知道我和汤姐姐合谋骗他,肯定饶不过我。”

  “没吃东西?”傅沉拧着眉。

  “没有。”

  “给你下面条?”

  宋风晚点头,跟着他进了厨房,这才注意到茶几上摆放着一叠青团,“嗳,这个……”

  “去尝尝。”傅沉做了几次都失败了,今天做得还像点模样,味道也不错。

  傅沉进了厨房,宋风晚则拿起青团咬了一口,这滋味自然和上回余漫兮拿回来的不同,但也是好吃的,“三哥,你做的?”

  小姑娘黏黏糊糊的凑过去,蹭着他的胳膊。

  “味道怎么样?”

  “挺好的。”

  “吃一个就行了,还得吃饭。”傅沉现在简单的家常菜还是会的,就连切配料的手法都比以前娴熟。

  “三哥……”宋风晚朝他勾了下手指。

  傅沉俯低身子,侧耳过去,小姑娘踮着脚,在他侧脸啄了一口,“啵——”一声,外面的傅心汉都瞬间抬起狗头,以为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

  又在他唇边啄了口,“是不是很甜。”

  傅沉放下手中的刀,朝她走了两步。

  宋风晚咳嗽两声,往后退了几步,整个人就被傅沉堵在了墙上,迎上她细长慧黠的眉眼,傅沉扯了扯嘴角,笑了下,“宋风晚,今天在场馆里,你朝我挤眉弄眼的,我那时候就想收拾你了。”

  “收拾我干嘛?”宋风晚咬了咬唇,手指轻轻勾弄着他的衣服。

  “胆子是越发大了。”

  今天收拾了贺奚,又狠狠刺激了贺诗情,宋风晚心情不错,眼睛一眯,露出了一点坏心思,手指从他衣服下摆伸进去……

  指尖触碰到他腹部,干脆沿着他的肌肉线条,慢慢摩挲着,她能看到傅沉喉咙凸起的喉结,不自觉的滚动着,盯着的眸子越发幽沉,就连呼吸都变得粗重。

  她的手指刚碰到他家居裤的边缘,手指一勾,家居裤的腰带扯开……

  傅沉蹙眉。

  下一秒,握住她作乱的小手。

  “宋风晚!”头顶上方的声音低哑,还带着一点警告。

  “我胆子这么大,还不是你惯的。”宋风晚恶趣味的笑道。

  “系好。”

  宋风晚努努嘴,迎上他的目光,直勾勾的,不为所动。

  “听话,帮我系上。”

  他嗓子越发低沉。

  宋风晚垂头,安静帮他将腰带系好,动作很快,手指无意从他腹部擦过,傅沉眼稍吊起,忽然伸手按着她的肩膀,将她狠狠抵在了墙上,对着她的唇,重重吻住。

  宋风晚伸手勾着他的脖子,踮着脚迎合他,锅里的沸水咕咕作响……

  却也不及此刻两人之间的温度沸燃。

  就在两人吻得难舍难分的时候,忽然冒出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呦,你俩这是在厨房干上了?”

  段林白还穿着白天的衬衣,袖子捋起,嘴里叼着一根笔,优哉游哉的看着两人。

  宋风晚:“……”

  傅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将她烧红的小脸按在怀里,“你怎么下来了?”

  “我把材料弄好了,知道小嫂子过来,特意来打个招呼啊。”段林白耸肩,“谁知道你俩……”

  段林白这次过来,是特意和傅沉商量新区开放的事宜,有些细节需要商量,原本应该在公司做的,傅沉说宋风晚要过来,就把地点挪到了家里。

  “你说我还在这里,你俩也不知道避讳一下。”

  “忘记你还在。”傅沉直。

  “啧——”段林白拿着笔,无奈摇头,“厨房啊……”

  “这地点不错!”

  “没想到你俩这么会玩。”

  宋风晚脸爆红,缩在傅沉怀里,不肯抬头。

  傅沉煮面的时候,宋风晚一直缩在厨房,等出去吃饭,才硬着头皮出去,段林白正吃着青团,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嗳,傅三,你家这青团哪里买的,味道不怎么好啊,下次别买这家的,形状都不好看,色香味,一个不占。”

  宋风晚方才还羞赧窘迫,此时忍不住闷笑出声。

  “吃好了吗?”傅沉撩着眉眼,看着某个自来熟的人。

  “差不多了。”

  “吃好就滚回家。”

  段林白咋舌,不就是打断他的好事嘛,脾气至于如此暴躁?

  “小嫂子,汤小姐没事吧?”段林白凑到宋风晚身边。

  “没事。”宋风晚低头挑着面条,被段林白盯得心里发虚。

  “你师伯情况呢?”

  “挺好啊。”

  “我明天打算去医院探望他们。”宋风晚狐疑,他又去医院干嘛?二师伯对段林白挺有好感的,他俩曾就合作事宜通过电话,都是公事接触,段林白也表现的非常绅士有礼,汤望津对他印象极佳。

  本来就有那么点意思,他此时再去献殷勤,难保师伯会乱想。

  宋风晚本就精明,汤景瓷与自家表哥之间那股暗流,她看得一清二楚,段林白此时去瞎搅和什么啊?

  保不齐汤景瓷就是她未来表嫂。

  “你去做什么?”

  “当然是探病啊,顺便刷波好感。”

  宋风晚险些被面条噎着,他该不会……

  “这单生意前景非常可观,我都在汤景瓷身上投入那么多成本,妈的,要是因为贺奚这件事,我连本儿都捞不回来,我非弄死这死女人!”段林白叫嚣着。

  “老子辛辛苦苦招待她这么久,帮她当财神爷供着。”

  “要是这单生意黄了,我……”

  宋风晚讪讪笑着,“你还真是一心向钱看啊。”

  “这是必须的,谈恋爱哪儿有赚钱有趣!”段林白晃着二郎腿。

  傅沉轻哂。

  段林白这人,他还是非常了解的,嘴硬,如果遇到真的心动的,怕是会特不要脸的直接赖在人家,什么死皮赖脸的事都做得出来。

  *

  宋风晚吃了饭,傅沉与段林白又在书房谈一些商业合作细节,宋风晚也听不懂,就回屋洗澡先睡了,她这几天当志愿者,双腿酸软,头粘枕头就沉沉睡着了。

  傅沉何时回屋,她都不懂。

  宋风晚第二天有早课,起得较早。

  傅沉刚遛狗回来,给她买了早餐。

  “你们昨天忙到几点啊。”宋风晚打着哈气询问。

  “两点多。”

  “这么迟,那他昨天夜里才回去?”这里指的是自然是段林白。

  “留在这里睡的。”

  “他还没起来?”

  “早就起来了,刚才和我一起出门,买了早餐,去医院献殷勤了。”

  宋风晚错愕,他还真去了啊。

  就段林白这讨喜的劲儿,他家表哥还有戏嘛!

  *

  此时京城第一人民医院

  昨天是汤望津在医院陪护,人家是父女,乔西延压根没理由阻止汤望津陪床,反而他俩独处,才会惹人非议。

  乔西延特意起了大早,买了早餐过去,病房的门没关。

  还没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笑声,尤其是汤景瓷的声音。

  他走近一看,段林白居然在,正和汤望津热络的聊天。

  “西延来啦,我和林白聊天聊得忘我了,忘记提醒你,林白带了早餐过来,我们都吃过了,让你白跑一趟。”汤望津笑道。

  “没关系。”乔西延将早餐放在一侧,视线与汤景瓷相抵,某人堪堪移开眼。

  “我去个洗手间。”汤景瓷单手掀开被子,试图下床穿鞋。

  乔西延离得近,顺手将她拖鞋放在她脚下,压低了声音问了一句,“方才笑得很开心,今天心情不错。”

  汤景瓷垂着脑袋,不敢看他。

  “汤小姐今天出院吧,我去找医生,再给她看一下,如果没事,我去办出院手续。”段林白说着起身就往外走。

  “这孩子真是不错……”汤望津对他十分满意。

  “嗯,也是网络红人。”乔西延冷不丁冒一句。

  “网路红人?”汤望津狐疑。

  “您可以看一下搜一下他的新闻。”乔西延递上自己的手机,示意他打开搜索引擎,汤望津用的是国外的搜索软件,能查到关于段林白的消息极少,可是内地的就不一样了……

  这一搜索可不得了,窜出来的全部都是网红嫩模的。

  这就是所谓的网络红人?

  汤望津咋舌,看样子,商业合作就行了,女儿是不能交给他的,这俨然一花花公子啊,长得白白净净的,这都什么新闻啊……

  做事倒是认真负责,这私生活真是一难尽啊。

  看样子找女婿,还是不能找这种长得太好看,嘴巴太会说的,还是老实本分的靠谱啊。

  汤景瓷默默走进洗手间。

  新闻都是假的,那段林白分明不是那样的人,师兄好坏,居然背后捅人刀子?

  段林白此刻正乐颠颠的在医院跑前跑后,全然不知有人在他背后使绊子。

  汤景瓷用完洗手间,洗了手,打算出去时,乔西延恰好要进去。

  “我去收拾一下出院的东西。”他直,身上有股子淡淡的烟味儿,凤眸细长,眼尾略弯,垂着眸子盯着她,眼角微微一挑,透着不拘。

  浓若深海的眸子,谁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她以前觉得,乔西延是一声正气那种人,此时却觉得他眼神揶揄促狭……

  有点痞气。

  “好,谢谢师兄。”汤景瓷准备挪出洗手间。

  擦身而过的时候,乔西延忽然伸手揽住她的腰,长臂一勾,汤景瓷被他轻易带进怀里,汤望津就在不远处翻看手机,她吓得瞳孔一缩,没敢叫出声。

  他……

  这是在干嘛?

  “小师妹……”他声音越发低沉,烟草味将她嗓音裹得更加沙冷。

  “……”汤景瓷没敢作声,不然他肯定能听到自己声音颤得多厉害。

  “你是不是把我看光了?”

  “没、没有。”汤景瓷压着声音,忍着牙颤,虽然强行佯装镇定,可是耳尖却不自觉地红透了,她只有一只手有劲儿,试图掰开禁锢在腰上的手,可是拧不住,把她小脸涨得通红。

  “你这体力……”乔西延看她窘迫的样子,放开稍许,低声笑着,“我们以后有的磨了。”

  汤景瓷气结,再想说什么,他已经进了洗手间,她只能恨恨的走到床边坐下。

  这乔西延,扯什么体力?

  磨?

  磨你大爷啊!你丫才是老司机吧!

  汤景瓷气闷的坐到床上,汤望津听着动静,抬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上个洗手间,还上出脾气来了?

  ------题外话------

  三更结束~

  各位美人儿,记得日常留打卡投票票呦

  **

  小剧场

  某天汤景瓷在家辅导孩子写作业,结果第二天回来……

  某宝宝把作业放在她面前,“麻麻,你教我的英语,十道题,错了八道!”

  汤景瓷一脸懵,她一直在国外生活,英语不差啊,怎么会做错题?

  她哪里知道,国内有些语法题,真的是老外都能做错,更何况是她。

  某宝宝:“麻麻,你上学时候是不是很贪玩。”

  乔西延:“嗯,一直在玩车。”

  某宝宝:“难怪开车那么溜。”

  乔西延:“嗯,她是老司机。”

  汤景瓷:“……”

  然后某天,她在某宝宝的语文作业上看到这样一个题目。

  请用妈妈一词造句。

  答案:我的妈妈是老司机。

  某宝宝当晚就被提溜到了墙边,过了不久,乔西延过来了……

  某宝宝:“粑粑,又来抽烟?”

  乔西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