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林白哼着歌儿,浪里浪荡的往病房走。

  这几天发生的事,把他差点郁闷死,高中坠物,汤景瓷还“瞎”了,大家一起虐渣,居然不带他玩?简直太过分了。

  他一直担心汤望津不愿与自己再合作,即便如此,他也不希望截胡的是贺家。

  如果汤家有更好的合作伙伴,他认赌服输,但是贺家,什么都没有,输给这样的人,他肯定会呕死。

  他回病房的途中,还在小群里发语音。

  我跟你们说,老子今天两米八,简直帅炸了,怼得贺茂贞屁都不敢放。

  你说这人贱不贱,家里都乱成那样了,居然来挖老子墙角,老子做了这么久的嫁衣,要是给贺茂贞穿了,我在京城怎么混?

  老子的墙角,也是他能挖的?谁给他的脸?老子直接给他撅回去了,你都没看到老子帅炸天的样子。

  ……

  他说了半天语音,群里却悄无声息,他们群里四个人,除了他爱睡懒觉,其他三人都是早睡早起的主儿,他就不信,没人看到信息。

  喂,我说了半天,好歹有人出来捧个场啊!

  傅斯年:厉害!

  京寒川:可以。

  傅沉:发了个棒棒哒的表情包。

  段林白差点气得昏厥过去,我去,老子以后要独自美丽,不和你们玩了。

  他进入病房,乔西延出去办理出院手续了,只有汤家父女在。

  “林白,这次的事情麻烦你忙前跑后的。”汤望津笑道。

  “客气,应该的。”段林白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神色十分复杂,难道自己刚才浪得太过火了?

  “汤先生,其实我刚才说那些话的意思,也不是非要你以后与我合作,只是贺家确实不是首选。”

  “您亲自回来,汤小姐还要养伤,您可以留在京城多考察一下。”

  “如果敲定和谁合作,即便最后不是我,我也会与您道贺。”

  段林白行事素来磊落,愿赌服输那种。

  汤望津笑了笑,“意向书都签了,不过近日我确实想多陪陪女儿,等过几天,我亲自请你吃饭,咱们再好好聊合作的事。”

  他这番话,就算是把合作的事给落实了,段林白乐得不行。

  乔西延回来后,就看到段林白,微微拧眉。

  方才他怼人的时候,明明霸气侧漏,武力值全开,怎么此时又笑得像个二傻子。

  段林白送三人回酒店,才嘚瑟得发了个朋友圈,无非是表达此时心情多愉悦。

  而过了几天,段氏集团宣布与国际大师合作,除却会举行设计展,还会出一些联名款的周边。

  **

  签约当天,段氏集团也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签约仪式。

  宋风晚下午没课,正在酒店陪汤景瓷,电视机里正在直播此次的签约仪式。

  “师伯穿了西装,还是很帅的。”宋风晚托腮看着电视。

  “还行,就是年纪大了,越来越不注重形象了,啤酒肚很大。”

  “看不出来啊。”

  “那是衣服衬得,不然,就跟怀孕几个月一样。”汤景瓷笑道,提起怀孕,她才想起之前在医院听段林白说贺夫人有孕的事。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配合警方调查,贺家的各种底细也摸得差不多了,贺奚出事,贺家的许多黑料也被翻出来,这其中自然包括余漫兮被遗弃的事。

  “听说那个贺夫人又怀孕了?是真的么?”汤景瓷询问。

  “对啊,两个多月了吧。”宋风晚盯着电视。

  “贺家一直没对外说啊。”

  “不是有种说法,怀孕前三个月公布消息,孩子不易留住嘛,估计想等三个月后再公布吧。”

  汤景瓷点头,还想问一下对余漫兮有没有影响,毕竟那人和宋风晚关系匪浅,此时却听见了敲门声……

  “我去开门!”宋风晚快步走到门口,一打开,居然是乔西延,“表哥,你不是送师伯出去了?怎么这时候回来?”

  汤景瓷原本正坐在床上吃切好的水仙芒果,一听说乔西延来了,吓得手中塑料叉子都掉了。

  最近他父亲一直在,并没多开房间,一直都是和乔西延睡一个屋子的,她和乔西延根本没有独处的时间。

  “师伯晚上要和段氏公司的人一起吃饭,我不想去凑热闹,就先回来了,她在里面?”

  “汤姐姐啊,在的。”宋风晚急忙让开身子。

  “你今天下午没课吧?”乔西延挑眉。

  “嗯。”宋风晚悻悻笑着,心底那叫一个忐忑。

  “那就进来吧,我正好有话要问你们两个。”

  乔西延进屋,将房门砰然关上。

  此时电视上,正在播放签约的盛况,礼炮掌声,颇有举天同庆的架势,而房间里的气氛却诡异凝涩。

  宋风晚和汤景瓷两个人乖顺的坐着,就像等着老师批评的学生。

  暴雨将至,乌云密布啊。

  乔西延脱了外套,捋起袖子。

  宋风晚垂着头,要死了,师伯不是说,今晚他们会在外面吃饭,才让她过来陪汤景瓷的嘛,早知道自家表哥会提前回来,她就不来了!

  乔西延寻了椅子坐下,从口袋摸出烟,衔在嘴边,他五官很正,眉头微微皱起,款肩窄臀,整个人靠在椅背上,弓着背,衬衫紧贴在腹部,隐约还能看到腹肌线条……

  不甚明显,还是非常惹眼。

  汤景瓷咬着唇,她莫名想到那日他脱了上衣的情形,他的身材……

  非常可观。

  “表哥,别抽了,房间还有病人。”宋风晚小声嘀咕。

  “不能闻?”乔西延眼稍一吊,看向汤景瓷。

  “我……”汤景瓷咳嗽两声,宋风晚抵了她一下,别怂啊,现在怂了,待会儿只能被动挨打了,“我……我不喜欢!”

  乔西延将两人之间的互动看在眼里,“不喜欢……”

  汤景瓷没作声。

  他却直接伸手将未点燃的烟抛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内,“那我不抽了。”

  宋风晚瞠目,扔了?

  他家表哥多爱抽烟,她比谁都清楚,他的房间和工作室内,经常都是烟雾缭绕的,他烟龄最起码十多年了,扔烟?

  头一次见。

  “接下来说正事吧。”乔西延双手抱臂,看向对面的两个人。

  “表哥,你说什么啊?”宋风晚垂死了,还想挣扎一下。

  “宋风晚,装傻充愣没用,傅沉不在,没人能救你。”

  “表哥……”宋风晚放软声音,故意撒娇。

  “谁先开始?”乔西延可不吃这套。

  汤景瓷拿着塑料叉子,不停戳着面前的芒果,“师兄,其实这件事都是我的错,和晚晚没关系,是我想瞒着你的。”

  “如果贺奚知道我眼睛好了,可能还会生出事端,干脆就装瞎,让她膨胀一下,然后……”

  “引蛇出洞。”

  “这主意是你想的?”乔西延看向宋风晚。

  宋风晚一脸懵,看她干嘛?

  这主意就是汤景瓷想的啊,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她?难不成……

  在他心里,自己已经那么坏了?

  “是我想的。”汤景瓷说得笃定。

  “你不用给别人背锅。”

  宋风晚气呼呼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是你妹妹!”

  “表的!”

  宋风晚无语,没法聊了。

  “什么时候能看到的?”乔西延将目标转移到汤景瓷身上,“和我住一起的时候,已经能看到了吧?”

  乔西延最近思考很多,从她回到自己房间后,一直闭门不出,原是觉得她眼睛看不到,心情不好,此时想来,真的很古怪。

  “嗯。”纸包不住火,汤景瓷只能点头。

  乔西延忽然就笑了,阴恻恻的……

  “先出去吃晚饭吧,吃了饭,晚晚你先回去了,我和她……”

  “单独聊!”

  汤景瓷心脏被人狠狠揪扯,整个人身子一颤,抵了下身边的宋风晚。

  “表哥,单独聊……”宋风晚此时巴不得落跑,又不能表现得太不够意思,只能硬着头皮开口,“怕是不好吧……”

  “少儿不宜,你要留下?”

  此话一出……宋风晚疯了,汤景瓷傻了。

  ------题外话------

  晚晚小可爱要被气死了。

  晚晚:(╯‵□′)╯︵┻━┻我哪有那么坏!这人不是我哥!

  表哥:嗯,表的!

  晚晚: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