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雅没想到傅沉会过来,她也没想好在此时面对傅家人,可现在这情况,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她快速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着打扮。

  她表现出自认为最完美的微笑与仪态,喊了声三爷好。

  没想到傅沉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许久未见,矜持廉耻这种东西,江小姐似乎还没学会。”

  不知廉耻?

  十方紧跟进去,都不客套一下,一上来就这么狠?

  江风雅脸煞白,只是喝了点酒,双颊有未褪的红晕,此刻看起来,倒有点滑稽。

  她显然被你吓懵逼了,瞠目结舌,都不知该怎么接话了。

  “三叔,其实这件事我可以和你解释……”傅聿修后背铺了一层冷汗,脑袋懵懵的,还想着要不要和傅沉来一个坦白局,将之前所有事情都给解释清楚。

  “解释什么?”傅沉寻了个椅子坐下。

  他白天出差,今天难得穿了一身西装,白衣黑裤,矜贵自持,久居高位,自带一股不怒自威之势。

  视线直逼傅聿修,像是要将他冷眼看穿?

  这让江风雅再一次想起第一次见到傅沉的情形。

  她原本是想借着傅聿修进入宋家,他凭空冒出来,帮宋风晚撑腰,差点把她的脸给打肿了。

  傅聿修咬紧腮帮,“其实我们……”

  “我们之间没什么,就是刚好碰到了。”江风雅也不是傻子,她筹谋这么久,可不想连傅家的大门都没进去,就被人腰斩在这里。

  若是说出之前的事,那孙家也会被牵连出来,一切都完了。

  十方将门关上,看了眼江风雅,静静看着她演戏。

  “刚好碰到?”傅沉也不戳破她,“京城这么大,城东城西开车都得好久,几千万的人口,你们碰到了?真巧。”

  “嗯。”江风雅点头。

  “江小姐,这么长时间没见,你还是没学会,不要随意打断别人说话!我在和我侄子说话,轮到你插嘴了!”

  傅沉声音没提高半分,可是语中的威压扑面袭来,说得江风雅脸又白了几分。

  “第一次见面,你似乎就是这般没教养,我们自家人说话,与你何干?”

  “果然骨子里的有些东西,是变不了的!”

  十方安静站在一侧,他家三爷要是挑你的毛病,自然能指出你的千般错漏。

  江风雅手指绞着裙摆,有些怄火。

  “既然你开口了,那我正好有事情要问你。”傅沉双腿随意交叠,相比较对面两人的紧张忐忑,他显得从容许多。

  傅聿修刚想张开,就被傅沉怒瞪回去。

  他现在是真的想一头撞死。

  他到傅沉公司实习,已有小半年的时间,除却在公司,傅沉还是第一次来他家里,结果被撞到了这样的事。

  真特么尴尬!

  孤男寡女的,根本解释不清。

  “江小姐,既然你们说是刚好碰到,旧识重逢,吃饭喝酒,都是正常的,但是我不是很明白……”

  “喝了点酒,不回自己家里,反而跑到一个独居男人家中是什么操作。”

  “天黑夜深,孤男寡女,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你们现在可没半点关系,即便是聿修邀请你过来,在喝多了酒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都是成年人,不用我说破,正常女孩,都会选择避嫌吧,还是这么晚的时候,就如此迫不及待想送上门?”

  傅沉这话已经说得非常直白。

  “我想请问,矜持廉耻这东西,江小姐,你有吗?”

  江风雅见识过傅沉怼人的模样,只是没想到时隔这么久,他对自己的敌意还是这么大。

  她自认为自己没得罪过傅沉,他为什么总是针对自己!

  而且每次都是一上来,直接硬怼,仗着自己是傅聿修的三叔,就能如此为所欲为。

  江风雅是不敢和傅沉说这话的,若是她真的说了。

  傅沉也只会悠哉的回她一句,“与你何干!”

  江风雅深吸一口气。

  “三爷,您未免把人想的过于龌龊了,我们就是纯粹想叙旧聊天。”她咬着牙,“不是所有人都和您想的一样。”

  “风雅!”傅聿修试图阻止她。

  卧槽!

  他家三叔最讨厌有人和他顶嘴,况且他还不喜欢江风雅,这不是往他雷区上踩?

  批评就受着,和他顶嘴,他肯定不会这么干休的!

  我的天,傅聿修一个头两个大,这特么都怎么回事啊!自己最近这么倒霉?原本还想糊弄一下傅沉,让她赶紧离开,她倒好……

  硬是把他家三叔的火气给勾起来了。

  “别打断她,让她说。”傅沉示意傅聿修别说话。

  江风雅心底清楚,若是任由傅沉数落,在他心底也落不下好,不如争辩一下,骨气得在,不然以后面对他,只会被他踩在脚下。

  最起码不能让他如此小瞧自己。

  “我不过是就事论事,不是谁都和您想得那般肮脏,朋友见面聊天不是很正常嘛!”

  “我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知道您和宋风晚关系不错,但您也不能用第一印象看人,以偏概全,直接把我一棍子打死!”

  “我是什么人,您也不了解,一上来就说我不知廉耻?您不觉得这话对女孩子来说,太重了?”

  江风雅据理力争,毫不示弱。

  她生得娇小,这般作态,倒是有点要委屈辩解、慷然就义的模样。

  十方咋舌,胆子真大!

  这要是不知内情,她这话还真的能唬人。

  傅沉只是一笑,“了解你?你是谁?与我有什么干系,我为什么要花时间去了解一个不相关的人?你倒是听会给自己脸的。”

  十方站在后面,差点笑出来。

  “你说这么说,不就是想告诉我,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我素来不会瞧不起任何人,只要你行得正坐得端,无论你从事什么行业,我都尊重你。”

  “京城这地方,素来是藏不住秘密的,我想查你,自然能把你扒得皮骨不剩,你禁得住我去查?”

  江风雅说了那么多,无非是不想给傅沉一种软弱可欺的形象,想抗辩一下。

  不曾想,傅沉压根不吃这套,这回不是打脸,而是直接警告。

  他眸子平稳无波,却像是能窥探到你的内心,将你彻底看透。

  “你想让我看得起你,首先你得审视一下自己,你配不配?”

  “江小姐,我已经很给面子了,剩下的……”傅沉挑眉,看了眼门口,“自己走,还是我让人请你出去?”

  “三叔……”傅聿修也没想到傅沉过来,直接就要将江风雅扫地出门。

  江风雅拿起手中的包,羞愤难堪,傅沉不是傅聿修,你挤一下眼泪,就会心软的人。

  这种油盐不进的男人,以后八成会变成老光棍吧!

  活该一直没对象!

  “十方,送送江小姐。”傅沉完全不理会傅聿修。

  “三爷,聿修,我先走了。”江风雅还能怎么办,即便难堪尴尬,也只能硬着头皮出去,现在不走,依着傅沉的性子,就不是请了……

  而是会让人扔她出去!那就太丢人了。

  *

  江风雅离开,傅聿修站在傅沉面前,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三叔……”他想和傅沉说一下孙家发生的事,此时不说,之后被家里人知道,怕是又要褪下一层皮。

  “帮我倒杯水,有点渴。”

  “嗯。”

  他数次想开口,都被傅沉给打断了,直至傅沉离开,孙家发生的事情,也没说出口。

  “江风雅不适合你,最近好好写论文,不要想有的没的……”傅沉叮嘱。

  怎么说都是自己亲侄子,前面有火坑,他还是想提醒一句,看着挺机灵的,就是被保护得太好,根本不知人心险恶。

  “我知道。”傅聿修今晚已经被吓得浑身冷汗。

  “还有……”傅沉临走之时,还扔了一句。

  “我和你爸通过电话,他让我多关心你一下,我思来想去,光在工作上盯着你,确实不行。”

  “以后我会不定时过来探望你。”

  傅聿修方才把他送到门口,心底一口气松弛,又被他吓得肝胆俱颤,谁希望独居在外,长辈随时来抽查啊。

  这就和中学时代,老师抽查作业一样,让人心惊肉颤。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不希望我来?”傅沉恶趣味的询问。

  “不是,就是觉得您平时太忙了,还来看我,太累了,你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去看你。”傅聿修硬着头皮解释,他心里已经开始跳脚了。

  “你要写论文,又没车,来回跑很麻烦,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早点休息,晚安。”

  傅沉说完甩袖离开。

  潇洒落拓。

  留下傅聿修一个人风中凌乱。

  晚安?

  安个毛啊,怕是接连几天都睡不着了!

  他家三叔多恐怖,他是清楚的,不定时过来?那种被魔鬼支配的恐惧,真的让他瑟瑟发颤。

  *

  傅沉回去的路上,心情不错把玩着手中的佛串。

  “三爷,您干嘛不然聿修少爷直接说出那件事啊?直接一棍子打死那个江风雅不就好了?”

  傅沉行事素来果决,从不拖泥带水,这次却有点黏黏糊糊,不像他的作风。

  难不成他家三爷,谈了恋爱之后,同情心泛滥,开始变得圣母了?

  “那女人不是个善茬,这次不解决,以后肯定会惹出许多祸端。”

  “这么放任她不管,也不是个事儿啊。”

  傅沉轻笑,“你也说了,她不是个善茬,你认为今天我把事情捅破,她就真的会知难而退?”

  “傅聿修这傻小子,说不准还会想着,要为她负责之类的。”

  十方点头,“是有这个可能。”

  “况且她背后还有人,现在惩处她,没什么用,孙家有很多理由可以推诿,拉她当替死鬼,全身而退也不是没可能。”

  “这样的话,反而会加深我与二嫂的嫌隙,以为我故意针对孙家。”

  “先警告一下,让两人最近都消停点,那傻小子最近肯定不敢和她碰面,江风雅也会消停一段时间,等斯年的婚事顺利度过,二哥一家回来后……”

  “她必然会有所动作的,斩草就必须除根,如果不能一网打尽,不如让她先蹦跶一下。”

  “经过今晚的事情,孙家也会坐不住的,坐不住就容易露出破绽,不急……”

  “要解决她,就彻底一点!”

  十方后背一凉,攥着方向盘的手指,都没来由的收紧几分。

  他是魔鬼!

  之前傅沉就想过对付江风雅,不过她当时是警方证人,有人护着,人又在云城,远离宋风晚与傅聿修,自然可以暂时将她搁在一边,现在人到京城了……

  送到他面前,让她踩。

  自然要把她埋得彻底,铺上土,再踩得严严实实的。

  ------题外话------

  千万不要觉得三爷是同情心泛滥的圣母,他有同情心这种东西?

  有这种东西,就不会恐吓亲侄子了,不定期去看他,哈哈,就和老师抽查作业一样,小傻子要哭晕在厕所了。

  三爷:同情心?我的心都给晚晚了。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