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542 苏得人身子发软,彻夜未归(3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汤景瓷压根没想到乔西延会此时过来,而且说了这样一番话。

  “你爸把我的床彻底占了,我今晚没地方睡觉了。”

  她脸烧红,冷感的五官染上一层艳色,招摇得让人喉咙发紧。

  乔西延眯着眼,打量着她,门口玄关处的灯光黯淡,走廊灯光却明亮刺眼,不同光影在她脸上交叠,层层拓印。

  他喉结滑动着,不停搓着手指,莫名烦躁。

  他此刻才算明白,为何父亲对母亲执念深重,即便相隔万里,即便那时候交通那般不发达,也愿意万水千山的往山里钻。

  喜欢,就想亲近,汤景瓷也是如此。

  可是此刻父亲就在隔壁,在长辈眼皮底下偷偷摸摸,她实在忐忑。

  “你不想和我待在一起?”乔西延追问,哽着嗓子,声音沙哑。

  “……”汤景瓷手指抠着门,脑子乱糟糟的。

  “先让我进去吧,站在外面不太方便说话。”

  “好。”

  然后乔西延就顺理成章的登堂入室。

  汤景瓷房间地面全部都是打包好的特产,依次排开,也是壮观,“对了,你的墨镜一直忘记给你了。”

  她从一侧取出乔西延的墨镜递给他,可是他环顾四周,却没有伸手却接的打算。

  “师兄?你在看什么?”汤景瓷看了眼房间,并没什么不妥啊。

  “看一下哪里空间比较大。”

  “空间大?”汤景瓷还没回过神,手腕被人拉住,受伤的胳膊被他固定住,整个人就被推到了床上……

  大床柔软,颠得身子晃了下,再回过神,某人已经欺身压了上来。

  乔西延洗了澡,身上有股淡淡的薄荷味,遮掩了烟味,浑身有点凉,可是胸口很烫,紧紧压着她的……

  臊得她脸莫名一红。

  乔西延显然也注意到两人胸口紧贴,紧压着自己的柔软触感,他呼吸一沉。

  喉咙又开始发热了。

  “你……”汤景瓷下意识扭了下身子。

  “别乱动,不然我会伤着你的。”乔西延固定着的左臂,将其固定在她的头顶处,避开伤处。

  伤着你?

  这话怎么听都觉得不对劲,一股艳红从她耳后铺陈满眼,瞬间爬满了全身。

  “你脸红什么?”乔西延稍微撑着点身子,怕压着她。

  “没事……”汤景瓷怎么可能告诉他,自己想歪了。

  “这样压着胳膊疼不疼?”他低声询问,热气落在她唇边,若即若离的触碰,厮磨得要人命。

  “不疼。”

  “为什么不想和我待在一起?”乔西延固执,有话直说,很直接。

  “……”汤景瓷稍微捏了下身子,“我爸在隔壁,不方便。”

  “他睡了,不到明早起不来的?”乔西延低头咬了下她的嘴角,“还是不想和我待在一起?”

  “想——”汤景瓷伸手搂着他。

  乔西延将她压在床上,单手固定着她的手臂,低头亲她,唇舌纠缠,水声啧啧,听的人面红耳赤……

  此时的情形和在外面还不一样,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就连空气闻起来都是香甜的,只是乔西延这人过于强势,这让汤景瓷忍不住泻了几声低吟。

  猫叫般,直直往他心底钻,听得他浑身难受,活像能要了人命一般。

  “你轻点儿,喘不过气了。”汤景瓷抿嘴推了推她。

  “你这体力……”乔西延低头笑着,声音在她耳边,带着轻微的喘息声,听得人心尖直颤,“亲一下就喘不过气儿,以后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汤景瓷故作不知,故意伸手掐了他一下,“你以前说话可不是这样的!”

  苏得人身子发软。

  乔西延是慢热的那种人,不熟的,自然不会外露情绪,小时候能带着一大群人去找人干架的人,其实各种骚话都是会的,只是平时藏着掖着,从不外露罢了。

  年纪摆在那儿,肯定不能和十几岁时候一样。

  “你喜欢现在的,还是以前的……”他声音越发低哑。

  他伸手拨开她额前散落的些许碎发,露出漂亮的前额。

  乔西延与她难得这般温柔从容的说这话,昏暗的灯光下,他冷硬的五官也变得柔和几许……

  凤眸薄唇,很勾人!

  更戳心!

  汤景瓷素来都是遵从内心的人,仰头就亲了上去,可是此刻两人的距离,她刚好可以碰到他的脖颈,软软的唇舔咬着他的脖子,无意从他滑动的喉结处擦过……

  乔西延眸子越发深邃,渐渐地……

  两人气息渐重。

  他是实在没忍住,低头,狠狠咬着她的唇。

  一下没忍住,汤景瓷低音出声,哼哼唧唧的,混杂着男人的低喘,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像是着了火,浑身热得很。

  就在此时,乔西延口袋中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深吸一口气,知道再这么下去,肯定要出事……

  他拿出手机,汤景瓷无意瞥了眼来电显示,老来俏的糟老头子。

  这个是……

  “喂,爸——”乔西延已经接起电话。

  “给你师伯打电话没接,怎么回事?”

  “他喝多了,已经睡了。”

  “原来是这样,你把他们父女俩送上飞机,也早些回家。”乔望北就是随意叮嘱了两句,方才挂了电话。

  汤景瓷见他在接电话,准备抽身离开,可是稍一扭动身体,就感觉到自己腿侧有什么东西碰着……

  瞳孔震颤,又不是傻子,自然清楚那是什么。

  乔西延直接把她按住,低声,“别怕,我不动你。”他声音越发低沉。

  “你说什么?”乔望北追问。

  “没什么……”

  “之前听你师伯说,你这次做得不错,把小瓷照顾得挺好,你是做师兄的,就应该有点样子,晚晚是你妹妹,她也是……”

  汤望津没那种背后告黑状的习惯,虽然对乔西延三番两次弄丢自己女儿的事情耿耿于怀,但是这段时间确实麻烦他了,在他父亲面前,还是夸赞较多。

  “她不是我妹妹!”乔西延纠正。

  乔望北以为自己儿子是脾气怪,与汤景瓷处不来,他反驳也没放在心上。

  “反正你把你师伯和小瓷照顾好了!”

  “我知道。”

  汤景瓷吸了吸鼻子。

  照顾得是挺好的……

  这不,都压在床上了。

  乔西延挂了电话,汤景瓷咳嗽两声,“你那里……”

  他本就忍得难受,她还非说那两个字刺激他。

  男人趴在她身上,低低嗯了声,“别动,让我缓缓。”

  ……

  汤景瓷手臂还没好,她明天还得坐飞机回家,再者,两人关系刚确定,并没发展到那一步,所以点到即止。

  “我回家两天,要看一下我妈,她很担心我,这边合同订了,我应该一周左右回京城。”汤景瓷有点舍不得,缩在他怀里。

  “那我去接你,这次……”

  “肯定不会把你弄丢。”

  汤景瓷闷笑出声,“你要是再把我弄丢,咱们就分手吧。”

  乔西延搂紧她,不再说话。

  **

  翌日

  汤望津醒来的时候,乔西延已经穿戴整齐,并且把自己行李打包好,送他们去机场,他也会开车回吴苏。

  “麻烦你到京城陪小瓷这么久,改天你去m国玩,来我们家住几天,我亲自接待你。”汤望津客套说道。

  “嗯。”乔西延嗯了声。

  “今天你起得挺早的啊。”汤望津看了眼时间,才早上六点多。

  “睡不着。”

  鬼知道他昨天压根没回来睡!

  *

  汤家父女中午十一点多的飞机,宋风晚、段林白自然也去送行,作别他们,乔西延也驱车直接回吴苏。

  “小嫂子,晚上有空出来?叫上傅三、寒川他们,我请你们吃饭,”段林白接了个大单子,难得有几天清闲。

  “好啊!”宋风晚点头应着,她低头翻看着手机备忘录。

  下周六,要陪余漫兮拍婚纱照……

  京城春秋极短,暖空气下来后,天气瞬间热起来,宋风晚走出机场的时候,中午暖阳,倾城而下……

  整个京城最让人期待的盛事,就是5月傅斯年的婚礼,但是很快,贺家怀子的消息传开,余漫兮再度被推到了风口。

  婚礼临近,整个京城都热闹起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不可预知的暗流。

  ------题外话------

  三更结束~

  求个月票啊,爱你们,么么。

  继续通知一下:

  潇湘、腾讯加群方式都在评论区置顶处,欢迎大家来勾搭我呀(* ̄3)(e ̄*)

  **

  六爷有段时间没出现了……

  本来想写六爷的小剧场,发现信息点实在太多,所以今天木有小剧场哈,嘻嘻

  六爷:你就说你懒就行了。

  我:我会让你成为这本书唯一的光棍信不信!

  六爷:丢你去喂鱼。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