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543 逼她上绝路,那大家都别好过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斯年和余漫兮婚礼提上日程后,贺家却爆出了怀孕的消息,瞬间又把余漫兮推上了风口。

  婚礼全程都是保密的,根据安保人员说,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曾经有媒体弄了无人机想要侦查现场布景,都被打落了。

  这让外界对这场婚礼越发期待,而大家最关心的事情莫过于贺家是否来出席婚宴。

  即便余漫兮曾当众斩断关系,但血缘改不了,保不齐真的会出席呢?

  那日宋风晚正陪她试婚纱,她那日要当伴娘,顺带试了几套伴娘服,最后定了一套紫粉色的,余漫兮则在不断调试婚纱。

  她之前已经选了好几家婚纱店,都不甚满意。

  平素电视台要录节目,非常忙碌,试婚纱都是特意抽时间出来的。

  大裙摆,鱼尾款,俏皮类……余漫兮刚试了5套,后背已经爬了层热汗。

  宋风晚则一直拿着手机,给她拍了许多照片,余漫兮生得明艳张扬,天生魅惑,穿着白色的婚纱,纯洁艳色交织,非常漂亮。

  “你觉得哪套比较好看?”试婚纱真的是个体力活,有的是束腰款,要是她最近减肥健身,还是被勒得透不过气。

  “我喜欢第二款,最简洁的,没有任何冗余设计。”

  余漫兮点头,她心下有了选择,只是还想回去和傅斯年商量一番。

  “听说傅大哥出差了?”宋风晚与傅沉关系并未挑破公开,对傅斯年的称呼,一直都是这般。

  “嗯,国外还有个计算机的什么比赛活动,他带队出去了,估计下周回来。”此时距离婚礼不足一月时间,大家都想把手头事情忙完,安心筹备婚宴。

  “我说呢,他怎么会不陪你。”

  “我待会儿还要试一下秀禾,你得多等我一下了,晚上你去老宅吃饭吧,我下厨。”

  余漫兮与傅斯年的新房已经装修好了,正在通风透气,婚后会直接搬过去。

  “那你先试,我去买点吃的。”这不知不觉的,已经过了大半天,宋风晚实在坐得无聊。

  *

  她出去不过十多分钟,待她回来时,在婚纱店内却没看到余漫兮。

  “刚才试婚纱的……”

  “余小姐在对街的咖啡厅,她说马上回来,让您稍等。”店员说道。

  宋风晚转身看向咖啡厅,大型的落地窗,几乎能将店内的所有陈设一览无遗,而余漫兮就坐在窗边,对面的人居然是邹莉与贺诗情。

  她眉心微微拧紧,寻了个视野开阔的位置坐下,安静注意着对面的动向。

  三人到了咖啡馆内,除却贺诗情点了杯咖啡,余漫兮与邹莉都是喝的温水。

  “蔓蔓,听说你下月20号结婚,恭喜……”邹莉与她说话,态度温和,全然不似以前那般蔑视乖张。

  “谢谢。”余漫兮神色寡淡,“听说您怀孕了,恭喜。”

  全京城都在讨论贺家要添男丁,甚至在她出入上下班,都曾被记者唯独,询问她有何感想。

  邹莉伸手摸了下还略显干瘪的肚子,眼底流露出了慈爱的光芒。

  她和贺茂贞夫妻关系本来十分紧张,此刻有了孩子,她在家里的地位直接提升,夫妻关系改善,就连贺老太太都每天亲自下厨给她炖汤,更别提……

  出行之时,身后永远还跟着四个保镖,生怕她出意外。

  “蔓蔓,我……”邹莉张了下嘴,触及到她毫无波澜的脸,心下难安。

  “贺夫人,您有话就直接说吧,我待会儿还有安排。”余漫兮看了眼对面的婚纱店,正好瞧见宋风晚正喝着奶茶盯着她看。

  “这个……”邹莉从包里翻出一个红色绒盒。

  “您这是什么意思?”

  “贺奚出事的时候,谢谢你帮了我。”自从发生贺奚的事情,邹莉想了太多,加之此刻怀孕,人更是敏感,很想改善与余漫兮的关系。

  她不敢直接说,只能从之前事情入手。

  “即便不是你,寻常人我也会帮忙的。”余漫兮正眼都没看那个礼物。

  “蔓蔓……”邹莉手指不安的绞动着。

  “贺夫人,您还是叫我余小姐,或者傅夫人都可以。”余漫兮现在过得挺好的,根本不想和贺家车上关系。

  她的话却像针锥般,狠狠刺进她的心里,钻心灼痛。

  哪有什么用,当年抛弃余漫兮的是他们,人家不原谅也是正常的,现在悔之晚矣,都是活该罢了。

  “姐姐,我妈就是……”贺诗情几欲脱口而出的话,又被余漫兮给瞪了回去。

  邹莉垂着头,这许是因为怀孕,人很容易情绪激动,被她这话激得脸眼底通红。

  “如果你们没事,那我先走了。”余漫兮说完直接起身。

  “蔓蔓!”邹莉站起来,“我……我能去参加你的婚礼吗?”

  “你说什么?”余漫兮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脸讥诮,“您想参加我的婚礼?”

  “我不以你母亲身份也行,我就想看着你出嫁。”

  邹莉现在懊悔万分,可是想和余漫兮修复关系又谈何容易。

  余漫兮深深看了她一眼,笃定果决的说了六个字。

  “不好意思,不行!”

  说完径直离开,留下眼睛通红的邹莉垂头抹了把眼泪。

  “妈,姐姐一时肯定难接受,咱们慢慢来。”贺诗情好意相劝,实则已经气得脊背微僵,指甲都掐进了手心里。

  “我知道。”邹莉笑的苦涩,她也不指望找她一次,就真的能修复关系,

  贺诗情心底比谁都清楚,邹莉或许是怀孕母爱泛滥,想与余漫兮修复关系,但是贺家其他人并不是这么想的……

  因为他们清楚,她压不了余漫兮,嫁的是傅家长孙,整个京圈,首屈一指的尊贵,除非她能嫁给傅沉或者京寒川,否则这辈子都越不过她……

  可是傅沉与京寒川,那简直是奢想!

  贺茂贞与贺老太太听说邹莉想与她修复关系,全部都是赞成的,当时撕破脸皮,现在还好意思去攀关系,他俩想得很简单。

  希望余漫兮成为未出世孩子的靠山,为他铺路。

  真是用心良苦啊。

  现在她才是被抛弃的那个,这是要把她往死路上逼啊。

  贺诗情目光从邹莉的肚子上淡淡扫过……

  既然你们逼我,那就别怪我出手狠了。

  谁都别好过!

  *

  余漫兮见了贺家人,即便她心底不在意,难免芥蒂膈应,试了两套秀禾,就和宋风晚匆匆离开。

  宋风晚大致猜得出来贺家找她是为了什么,也没多问。

  只是私下发了信息给傅斯年,让他和余漫兮打电话什么的,稍微说点宽心的话,别让她太难受。

  傅斯年当时正在m国转机,准备出发去另外的地方,他是带队出来,一行十余人都是男性,一起出门,也很惹眼。

  “老大,到机场了。”他们包了一辆大巴车,车子刚挺稳。

  傅斯年点头,面无表情的下车,“你们先进去,我打个电话。”此时正是人流高峰期,机场乱哄哄的。

  “那你快点!”

  傅斯年此时不在国内,贺家那群又很不要脸,他也担心余漫兮会出事,原本是想打电话给傅沉,让他帮忙照顾点,电话还没拨通,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人显然也看到了他,两方走近。

  傅斯年伸手出去,“乔先生,好巧,来m国旅游?”

  他看得正是乔西延,虽然他是宋风晚的表哥,与傅斯年关系却一般,数面之缘罢了。

  “嗯。”乔西延也没想到刚落地,就看到了熟人,“您是……”

  “工作。”

  “那我不打扰了。”乔西延说着已经上了出租离开。

  傅斯年舌尖下意识舔了下腮帮……

  一个人横跨大半个地球出来旅游,只带了一个小手提箱?当真奇怪,不过被乔西延的出现打断思绪,他完全忘了要给傅沉打电话的事,这也导致后面发生了一系列无法预期的事……

  ------题外话------

  每日求留求票票(#^.^#)

  来呀,搞事情,吼吼……

  接下来得情节比较紧凑,我尽量不卡文捂脸

  我现在只能透露,虐渣的事情都在婚礼之前哈,不会影响年年有余婚礼的。

  *

  话说,你们猜表哥干嘛去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