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m国

  按照汤望津之前给的地址,乔西延打了车,直奔汤家,他抵达汤家时,当地时间上午九点多。

  这边温度比国内高一些,汤家是独栋两层小楼,复式结构,前面有一片用篱笆围起的小院子,他上前敲门。

  汤望津刚吃了早餐,正在家打扫卫生,听着敲门声,还有点诧异,谁这么早过来。

  他老婆和女儿出门了,难不成都没带钥匙。

  当他打开门,看到乔西延的时候,傻愣在原地。

  “你这……”汤望津真是被吓得懵懵的,他怎么会突然过来。

  “师伯。”

  “你怎么来了,快进来。”汤望津让开身子让他进屋。

  “之前您盛情邀请我来玩,最近正好清闲,就出来了。”

  汤望津拧眉,邀请他?

  他确实说过这个话,但那是客套说辞,谁知道他会当真,而且这才分开几天,直接找上门?也太夸张了吧。

  “你一个人?”汤望津挑眉。

  “嗯。”

  “那你订酒……”他刚想问乔西延有没有订酒店,他接下来说得话,直接将他的说辞给堵了回去。

  “我可能会多待几天,麻烦师伯照顾了。”

  汤望津错愕,他又不是傻子,乔西延这分明是想在他住下了。

  还真是简单粗暴!

  “不过家里的客房都没打扫,你先跟我上去吧。”汤家极少有客人留宿,客房的床都用白布罩着,蒙了一层灰。

  汤景瓷和母亲早上出门买菜,她母亲接到电话,明显愣了下,挂了电话后,又加紧多买了一点东西。

  “家里有客人来啊?”汤景瓷闷声问道,还觉得这来的客人实在不长眼,哪儿有大清早去人家拜访的。

  “是啊,乔西延来了!”

  汤景瓷手指一抖,握在手里的西红柿差点掉在地上。

  “也没提前说一下,抓紧买东西回去,别让客人等久了。”

  “你之前在京城不是和他接触了一段时间,他口味怎么样?喜欢吃什么啊?”

  “也不知道给他做点什么?”

  ……

  她和乔西延方才互表心迹就展开异国恋,地域时差,加上乔西延又是个沉默话少的人,两人电话视频从没超过十分钟。

  这让她觉得很丧,只是又不能表现得过于激进急切,刚确定关系,都在试探阶段,还是需要顾及点形象的。

  昨晚打电话,乔西延更是直接说,自己有事忙,让她早点睡,然后彻底杳无音信,她心底一直不舒服,没想到……

  他直接过来了。

  可这是在自己家,她也担心被父母看出端倪,激动又忐忑。

  她心绪烦杂,却听得母亲说了一句,“家里客房也没打扫,你爸那毛手毛脚的,也收拾不了东西。”

  “他要在我们家住?”汤景瓷愕然,此时心脏还砰砰乱跳,紊乱失序。

  “不然呢,家里有空房,难不成你要让他住酒店啊,人家千里迢迢过来,只身一人在外面住,不合适。”

  “嗯。”汤景瓷瓮声瓮气的应着,紧抿着唇,强忍着笑意。

  *

  当她到家的时候,就瞧见他爸正在厨房切橙子,客厅空无一人。

  “爸,师兄呢?”

  “一回来就找他?你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汤望津眉眼锐利,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

  “我就是诧异,他怎么突然过来了?”

  “在二楼,我的工作室里,你把这盘橙子端上去。”汤望津叹息,毕竟是客人又是晚辈,还得照顾一点。

  “好。”汤景瓷端着切好的橙子往楼上走。

  工作室的门虚掩着,她推门进去的时候,乔西延正打量着一块雕刻好的白暖玉,阳光从窗户宣泄进来,在他脸上落上一层金光。

  “你怎么突然过来,也不提前和我说一下。”汤景瓷也担心父母突然闯入,转身反手把门给锁上了……

  乔西延听着落锁声,眸子一暗,起身跨步过去,伸手过去……

  双臂从她锁骨处与腰侧穿过,将她直接嵌入了怀里,“想你了,还想这么抱着你,就过来了。”

  男人灼烫的呼吸声,在她耳边轻轻摩擦着,忽轻忽重,轻轻抓挠着她的心脏,身体紧贴,他身体的高温,像是能把人灼化。

  后背被他烫得苏苏发麻。

  汤景瓷手指收紧,才勉强抓住装着橙子的盘子,“你要不要尝尝这橙子?”

  “说你想我了。”乔西延不理她,而是偏头,在她脖颈处轻轻落下一个吻。

  他的唇有点干,落在她颈侧,摩擦得又痒又热。

  “想你。”

  乔西延低嗯了声,亲了亲她的侧脸,“下午我们出去约会。”

  汤景瓷点头,乔西延松开她,她心底有点怅然若失,直接拿起一瓣切好的橙子送过去,橙子去了皮,色泽诱人,“还挺甜的,尝尝?”

  乔西延眯着眼,他直接张嘴,连带着她的手指都含进了嘴里。

  手指瞬间被一股温热包裹,他嘴唇颜色很浅,削薄却唇形优美,含住她的的手指,那动作,撩人又该死的性感。

  橙子被卷入口腔,温热的舌尖轻轻擦过她的指腹,惹得汤景瓷身子都僵硬了?

  这种动作,机具挑逗,暗示性太强。

  他目光直接炽热,直勾勾看着她,让她心悸不止,那种心脏狂跳的悸动,让她整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

  “挺甜的。”乔西延缓缓勾着嘴角,目光却一瞬不瞬的落在她慢慢变红的脸上。

  “嗯,那你多吃点。”汤景瓷别开头,收紧手指,那上面似乎还残存着他的温度,让人莫名的脸红心跳。

  手指潮湿温热,连带着心脏都开始突突跳起来。

  “小瓷……”乔西延忽然出声喊她。

  汤景瓷刚将瓷盘放下,恍然转身,忽然对上一张放大的俊脸,吓得她连呼吸都停住了,瞳孔微微放大,对面的人却还在不断靠近。

  乔西延忽然抬手捧住了她的脸,目光落在那樱色的嘴唇上,喉咙有些发紧。

  “师兄?”汤景瓷连说话都提着气,紧张到脸呼吸都紊乱失序。

  乔西延却还在不断迫近,近到呼吸纠缠,那气氛一瞬间就变得暧昧缠绵起来,他的呼吸清冽香甜,带着脐橙特有的甘甜。

  他抬手忽然按住她的嘴角,轻轻摩挲了两下。

  那粗糙的指腹剐蹭,有点疼,更多的却是暧昧旖旎。

  “……”汤景瓷敛着呼吸,他这是想干嘛?

  “我最近在戒烟了。”她唇形生得很漂亮。

  漂亮得……

  好想直接咬一口。

  乔西延声音莫名有些嘶哑,听得汤景瓷彻底乱了心神。

  “那挺好的。”汤景瓷和他提过,即便平时有压力,也有别的纾解方式,抽烟不可取,他也听了。

  “要不要检查一下。”

  “检查什么?”

  “我嘴里有没有烟味儿……”

  她也不是傻子,他凑得这么近,又说了这种话,想接吻就直说,绕这么大一个圈子……

  她还没开口,乔西延忽然迫近,鼻尖轻蹭,只有一毫米的距离,两个人的嘴唇就能碰上了,汤景瓷身子僵硬到发紧,心脏更像是被人瞬间攥住,不敢大口喘息,甚至不知该如何自处。

  “其实……”乔西延手指压住她柔嫩的嘴唇,“刚才见你,就想把你按着亲了。”

  汤景瓷光是听着他的声音,半边身子就酥了。

  随着他慢慢靠近,还没触碰到,嘴角却若有似无的轻轻擦过,那种感觉,甚至比直接接吻来的让人更加心悸。

  他没有之前那种急切粗暴,反而是慢慢厮磨着她,想要将她逼疯一般。

  等她出声抗议,他才垂头,重重压着她的……

  “轻点儿,别咬肿了,会被我爸妈发现的。”

  乔西延尽量克制着,只是低头看她,姑娘在他怀里,闭着眼,睫毛发颤,偶尔睁眼,眼底也都是水光,他眼神加深……

  恨不能把她一口吃了。

  而楼下时不时传来对话声,偏生就是这种紧张得刺激感,滋生出了两人心底的小火苗,随着缠绵的审问,噗呲噗呲,颇有欲燃之势。

  不多时,汤景瓷母亲就上来敲了门,闲聊了几句,她对乔西延印象不错,成熟稳重,看起来十分可靠,直让他在家里多住几天……

  殊不知餐桌上,闲话家常,某两个人在桌下,已经暗戳戳的拉起了小手。

  汤景瓷原本一直想着,自己谈恋爱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父母,她这辈子都没想到,会干出“偷情”这种事。

  她和宋风晚一直保持着联系,她下午借着陪乔西延出去观光为借口,两人正式开始约会,乔西延再度展现了自己手残的拍照技术,惹得汤景瓷发了个朋友圈吐槽。

  宋风晚回了一句,我表哥也手残,哈哈……

  汤景瓷:就是他拍的。

  宋风晚当即傻了眼,直接私戳她,表哥去m国找你了?你俩才分开几天啊,太夸张了吧。

  我也觉得有点诧异。汤景瓷虽然这么说,心底还是美滋滋的。

  她本以为宋风晚会感慨几句,结果她直接说道:当着自己爸妈的面偷情,是不是很刺激!

  汤景瓷挑眉,因为某人胆子实在太大,而且完全不分场合和她示好,他老神在在,完全不紧张,害得她忐忑得要命。

  她就没见过,有人偷情还如此嚣张大胆的!

  *

  乔西延与汤望津毕竟有代沟,不是一个辈分的人,陪他出去观光的事情都是汤景瓷在做。

  所以某天汤望津在院子里除草,老邻居直接说……

  “老汤,小瓷对象长得不错啊,个子高,真的也帅气,很登对啊。”邻居也是国内人,战乱时期移民定居过来的。

  “对象?”

  “就整天和她一起出去的那个啊?小伙子长得精神,真不错!你家小瓷眼光好。”

  “那是我师弟的儿子,她们是师兄妹,不是情侣!”汤望津面色不悦,“他俩哪里般配了?那小子长得那么早熟。”

  “师兄妹啊……”邻居一脸错愕,为什么他看到过两人在街角亲小嘴儿?

  师兄妹都是这么相处的?

  不过汤望津矢口否认,还一脸不高兴,他也没继续这个话题。

  *

  国内京城大学

  宋风晚正在上课,低头做笔记。

  “晚晚……”胡心悦坐在她身边,将自己手机放在她笔记本上,“你快看看,大新闻啊。”

  宋风晚原本就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看到热搜标题,心底咯噔一下。

  余漫兮婚前与人私会,与宁凡深夜独处长达3个小时。

  傅大少被戴绿帽子,余漫兮和宁凡旧情复燃。

  余漫兮与男子出双入对,酒店激情3个小时。

  层出不穷的话题,刷爆了微博评论。

  她心底是清楚的,余漫兮和宁凡根本没关系,而且宁凡最近也时常出入傅家,经常留下吃饭,要是真的有什么,就傅家那群人的腹黑精明程度,怕是早就看出端倪,傅斯年更是容不下他。

  眼看着婚礼迫近,这分明是有人故意炒作。

  热搜撤下一个,立马就有新的补上来。

  宋风晚咬着唇,到底谁如此无聊,八百年前就澄清过的旧事,翻出来炒作有意思?

  她此时还在上课,心底着急也只能忍着,约莫十多分钟,新的热搜爆出来。

  劲爆捉奸现场,余漫兮与宁凡被堵在酒店门口。

  宋风晚紧张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题外话------

  啦啦啦~搞事情呀……

  大侄子,你还不快点回家。

  浪浪:大侄子,你被绿了。

  傅斯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