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沉一句孩子没掉,保重身体。

  病房内震惊诧异,几家欢喜几家愁,邹莉看向傅沉,瞳孔震颤,整个人激动得都在发抖。

  “三爷,您……”她嘴唇哆嗦着,甚至不敢用手去摸肚子,“您不是那我开涮吧,这可不好笑。”

  “因为元凶就在你身边,如果一计不成,估计还会害你,为了稳妥一点,医生也没告知家属,毕竟……”

  傅沉环视着贺家人,“真相水落石出前,谁都不能保证你身边谁是好人。”

  “也是我擅自做主了,这点我很抱歉。”

  那个包医生咳嗽两声,“当时你们家人都没来,是傅三爷身边那位小哥跟来的,当时情况也很紧急,这种事投毒犯法的,我当时就建议报警。”

  “是那位小哥阻止了我,说怕打草惊蛇,所以才和三爷设计了这么一出。”

  “对您造成的困扰,我很抱歉,不过您放心,你的身子好好调理,这孩子,留得住!”

  贺诗情此时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这一切与其说是傅沉精心筹谋,不如说是自己算漏了太多。

  过于自信,笃定邹莉滚落,那孩子铁定留不住,才花了太多时间与宋风晚纠缠,才让傅沉有了可乘之机。

  “我的孩子,还……还在。”邹莉瞬间红了眼,眼泪一个劲儿往下掉。

  贺老太太也从地上爬起来,那激动地神色溢于表,方才还颓然丧气,此刻容光焕发,颇有点回光返照的感觉。

  “我的孙子,我……”贺老太太跪坐在床边,方才一番撕扯,浑身没有半点力气,趴在床边,哭红了眼,“老头子保佑啊!”

  “还是给我们贺家留了后!”

  “真是祖宗保佑啊……”

  老太太不知说些什么,眼睛通红,嘴里念念有词。

  宋风晚看了眼傅沉,什么祖宗保佑,若不是这次贺诗情碰瓷,他家的事,根本没人管,这孩子根本活不长久。

  这孩子能留下,也是傅沉帮了忙,一声谢谢没有,去感谢列祖列宗?

  包医生嘴巴嗫嚅着,想要说些什么,又似乎在犹豫,最后被傅沉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贺茂贞此刻也回过神,扑到床边,激动之情溢于表。

  整个贺家,除却跌坐在地上的贺诗情,所有人都沉浸在失而复得喜悦中。

  贺诗情痴痴笑着,仰头看向傅沉,男人站在距离她半米远的地方,正偏头与宋风晚说着什么,神情非常专注认真。

  注意到她的视线,迎面而上,眉宇间的温润,宛若神袛。

  可是手段暴戾得让人发指。

  她折腾了这么久,像是个跳梁小丑,什么都没得到,反而被傅沉反将一军,贺家皆大欢喜,就她失去了一切!

  孩子没流掉,贺家的欢声笑意,宛若噩梦,催得她心口那股戾气不断膨胀发酵。

  凭什么到最后就只有她失去了一切,不公平!

  “啊——”贺诗情发狂一般的从地上跳起来,朝着邹莉就扑过去。

  “你这畜生,你又要干嘛!”贺老太太就在边上,刚说完,就被她撞开,后脑勺磕在一侧的床头柜犄角上,疼得她浑身发麻。

  “给我拦住她!”警察带队的翟队长立刻伸手拦住了她。

  贺诗情好似疯了一般,饶是如此,还是将邹莉遮身的薄被给扯落了。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不应该是这样的,不能这样!”

  她大脑发懵,藏在暗处的所有乖张暴戾部暴露出来,这边不行,余光瞥见不远处的宋风晚,忽然一转身就朝她扑去。

  “部都是你,从一开始,就是因为你!”

  她张牙舞爪,朝着宋风晚的脸抓过去!

  开始走下坡路,部都是宋风晚所赐,部都是因为她,到底为什么,有个京寒川还不够,就连傅沉都跳出来帮她!

  为什么世界都在针对自己?

  “卧槽!”翟队长差点疯了,刚把她拉开,居然转而就去攻击别人!

  这特么是得了疯狗病?

  逢人就咬?

  宋风晚原本就在傅沉斜后方,他手指略微用力,将她往身后一带……

  将她牢牢护住!

  贺诗情指甲因为方才撕扯,已经被抓折了,指尖还渗着血,面目狰狞,就像是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直接朝着傅沉抓过去。

  傅沉没躲……

  那手指都要碰到他的脸了。

  “三哥!”宋风晚着急。

  傅沉说得果真不错,人打狗会被咬,这人真是狗都不如!

  此时站在一侧的京寒川,直接抬起一脚,狠踢在她的腰侧,将她整个人直接踹飞……

  众人都没看到京寒川是何时动手的,只看到贺诗情的身子像是一片飞絮,撞在一侧墙上,巨大的落地声,整个病房都好像抖了两下。

  一声闷响,疼得她闷哼,躺在地上,哼唧着,像是被踢得失去了知觉。

  瞳孔涣散,居然还在痴痴笑着。

  状似癫狂。

  哪里还有平素那种端庄纯良的模样。

  “你也不动作,生怕她抓不打你?”京寒川抬手整理了一下裤腿,神色闲适,“你很淡定啊,不怕被疯狗抓一下,得了狂犬病?”

  “你不是出手了?”傅沉撩着眉眼看他。

  京寒川没作声,其实方才他踢完,才注意到傅沉已经做了攻击姿势,就是他动作更快罢了。

  毕竟是多年兄弟,自己被人如何,可能没那么着急,但是兄弟被人碰了,自然更急。

  今天换成是他,估计傅沉也会比自己更快动手,二十多年的交情,有些事心照不宣的。

  所以京寒川出手更快,某人倒是真悠闲。

  也难怪贺诗情如此发狂,她敢做些事,自然有很强大的心理素质,之前的事情都不足以摧毁她,傅沉最后留的这个重磅炸弹,才是真正压垮她的!

  筹谋一辈子,到头来,什么都没了。

  最憎恶的那个弟弟,居然还在?

  任是谁都会发狂的!

  杀她估计都不怕,诛心才最毒。

  恰好傅沉就擅长这个。

  ……

  回过神的贺茂贞,气得跳脚,试图去找贺诗情算账。

  “你这个白眼狼,连你弟弟都害,你还是个人吗?”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玩意,你这个怪物,你根本不配当我们贺家人!”

  “畜生都不如!”

  贺茂贞方才被宋风晚硬怼,像个死人,此时听说儿子还在,又跳出来开始叫嚣,不过被警察拦着,无法近身,若不然……

  贺诗情在他手上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是啊,我是畜生,虎毒不食子,你们丢掉余漫兮的时候,你们又是个什么东西?连亲女儿都能扔了不管不问,我是畜生?”

  “那你们就是老畜生,我变成这样,也是跟你们学的!”

  “什么亲情,都是放屁,只有抓在手里的利益才是属于自己的!这也是你们教我的。”

  贺老太太忽然跳出来“滚!你给我从贺家滚出去,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们贺家人!”

  “给我从家里滚出去,你和我们家从此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家也没养过你这么个畜生,还敢打我?呵——”

  “自此之后,你与我们家恩断义绝!你是死是活是坐牢,都和我们家没关系!”

  贺老太太说得笃定坚决,之前在公司还说什么唯一的孩子,不能打死她,此刻就一脚把她踢开,人心凉薄,大抵如此。

  贺诗情从地上爬起来,依靠在墙上,后背方才被撞得隐隐作痛,腰侧疼得只能佝偻蜷缩着身子。

  她似乎早已看知道自己下场如何,只是笑着……

  无非是孙子回来了,自己没有半点利用价值,还背负这么多恶名,得罪了这么多人,可以把自己踹掉了。

  免得贺家再被波及。

  我的亲奶奶!

  真狠啊……

  宋风晚看着贺家这出闹剧,接二连三的反转,忽然明白为什么贺诗情会养成这样的性格,都是传身教的。

  贺家曾经毫不留情丢掉了余漫兮,此时自然也能冷血的踹开贺诗情。

  “我们走吧……”傅沉转身看向宋风晚,再看下去,就真的只剩恶心了。

  贺诗情出事,事情传开后,贺家再难起来,即便邹莉腹中的孩子以后能有大作为,那也是二十年后的事了,与他无关。

  “傅三爷,这次的事情真的很谢谢你!”贺茂贞忽然叫住傅沉,“如果不是你,我真的……”

  挽救他的公司,又救了他儿子,贺茂贞都不知道该怎么和傅沉表达感谢。

  “我代表我们家由衷的感谢你!真的!”

  “是啊,傅三爷,真的很谢谢你。”爱子失而复得,贺家人都知道欠了傅沉的,想谢谢他。

  “你们当真要谢我?”傅沉转身。

  “这是肯定的,您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办到的,肯定都……”贺茂贞激动不已。

  “要求有一个。”

  “您说!”

  “以后和斯年那两口子保持距离,他们不会要你们家一分一毫,你们也别去纠缠他们二人,互不打扰。”

  贺家没想到傅沉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贺茂贞转念一想,反正有儿子,余漫兮回不回来,自然也没干系,满口答应,“可以!”

  “你……”邹莉气结,她此时真的想和余漫兮修复关系,怎么就答应了他啊!

  “她手中那个股份,就当我补偿她的,我不要了,真的!”贺茂贞满心喜悦。

  傅沉没作声,示意宋风晚跟自己出去。

  他们出去之后,贺诗情栽赃陷害,以及之前做得丑闻已经在网上迅速传开,这始作俑者自然是段林白,他在这方面影响很大,而且直接发了个微博。

  细数贺诗情十大罪状!

  没有任何隐晦,直呼其名,里面内容更是劲爆,这瓜很直接,没有一点弯弯绕绕,在网上手撕了贺诗情。

  加上医院事情传开,佐证了段林白细数的罪状,贺诗情一时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

  声名狼藉,这辈子无法翻身。

  虽然邹莉孩子没有流掉,但是贺诗情之前指使贺强强奸猥亵,后来又栽赃陷害,故意谋害邹莉腹中子嗣,还是被警方带回去,立案侦查,后期如何,会判多久……宋风晚没在关注。

  晚些时候,贺家就登报声明,与贺诗情断绝关系。

  不过当天,余漫兮将名下股份套现,部捐赠给了一个基金会,用于救助失学或者被拐儿童,此举引起了轩然大波,那可不是一两万,是多少亿啊!

  当时余漫兮形象在所有人心底瞬间巴高达,之前在网上抨击她的人,此刻也都转而将她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纷纷祝她喜得贵子。

  走出医院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初春的暖阳缓缓沉落。

  整个京城都好似被铺了一层玫瑰金粉,灼灼惹眼,热情如火,却又带着初春的料峭微寒,就好似宋风晚此刻的心情。

  处理了贺诗情,心底畅快,却仍旧震惊于这家人的无耻冷漠。

  “去我家吃饭?”傅沉看向京寒川。

  “不了,我回家,我爸妈在等我。”

  “改天请你出来吃饭。”

  京寒川离开后,那个王姓记者也悻悻然告辞,临走之时,还再三保证守口如瓶,方才现场很混乱,但他距离傅沉等人很近,分明听到宋风晚喊了一声

  三哥!

  吓得他小心肝直颤!

  等于坐实他俩的恋情,他心底清楚,这则消息爆出去,会有多大的威力,可是他不敢!

  傅沉不出手,京寒川都能活剐了他,他还想多活几年,果然有时候知道太多未必是好事。

  “回老宅吃饭吧,大嫂做了江城菜,与云城一个菜系的,你应该会喜欢。”

  “嗯。”宋风晚出事后,就和学校请了假,也不在乎再多请一个晚自习。

  她回去的路上,和家里人通了电话,说了一下发生的事,顺便把傅沉狠狠夸了一番,乔艾芸听说都是傅沉摆平了,自然心底宽慰。

  和严望川说话,还一直夸傅沉做事很严谨缜密,晚晚没看走眼。

  严望川面无表情的逗弄着自己儿子,现在说晚晚没看走眼,为什么出了月子还和我分床睡?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现在是看这个准女婿,越发顺眼,为什么要对我这样?

  “啊——”小严先森不会说话,伸手去抓玩具,严望川偏不给,气得他张着小嘴,流了一嘴哈喇子。

  “好脏!”严望川略微蹙眉,一脸嫌弃。

  宋风晚无法一一和所有关心自己的人打电话,就发了一个朋友圈一切安好,谢谢大家关心。

  自然惹来无数点赞……

  “对了三哥,当时那个医生分明有话要说,你为什么阻止他?贺家那孩子没问题吧?因为之前投毒?”

  “不是……”

  “那是什么?”

  傅沉偏头看向窗外,忽然勾唇邪笑,“之前胎儿不足时间,根本没法查性别,这次住院做了身检查,医生说的,她腹中的是个女孩,不是儿子。”

  宋风晚后颈一凉,那这贺家到头来岂不是又……

  命运弄人!

  “我以为他们家已经检查了孩子性别。”因为贺家信誓旦旦,一直强调是个男孩,就连媒体报道,铺天盖地,也都是报道的男孩,大家想当然以为是个男婴。

  “是女孩,不会错的,本来检查孩子性别就是违法的事,而且他们家若是得之是女孩,这孩子势必留不住。”

  “可是……”宋风晚咬唇,“你确定他们以后会善待她?如果……变成第二个余姐姐。”

  “她是贺家唯一的子嗣,贺家不敢再折腾了,也没资本折腾,是男是女,都会善待她的。”

  宋风晚转念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

  另一侧,京寒川从医院出来,打算回家吃饭,却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

  “我和你妈出去吃饭了,晚饭自己解决。”

  说着还给他微信发了两百红包,附带一条信息想吃什么随便买。

  京寒川“……”

  亲爹亲妈!他缺这两百块?真想把钱换成硬币,砸死他!

  ------题外话------

  今天四更结束,仍旧是肥肥的一万五千字……

  虐渣终于告一段落,我可以大胆的吼一嗓子。

  各位美人儿记得给月初留投票票哈,爱你们,么么~

  小剧场

  某日傅宝宝提着小鱼桶去京家钓鱼,回来的时候,兜里揣了十几块奶糖。

  傅沉“你偷钱了?”

  傅宝宝使劲摇头,“没有啊。”

  “那你哪里来的钱买糖?”

  “六叔给的,让我拿着钱出去玩,随便买什么都行。”

  “那他干嘛去了!”

  “在楼上家暴六婶,打得可凶了,比你和麻麻打架的时候还厉害。”

  傅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