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557 当年真相,高调认女贵不可言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京寒川收到父亲发来的微信红包,紧盯着那个小群,那群里就他家三口人。

  你爹:收下红包,自己随便买点好吃的,我和你妈吃过就回去了。

  京寒川深吸一口气,他爸该不会以为他在上初高中吧,他也在赚钱啊,给他两百?

  随便买点好吃的?

  真是亲爹。

  “六爷,我们现在去哪儿?”

  “记得上回傅家少夫人拿到家里,给我品尝的那个甜品店名称吗?”京寒川心情不大好,想吃些甜的。

  “记得,我导航一下。”

  后来才在一个犄角旮旯的巷子里找到了铺子,靠近京城一所师范院校,女生很多,全部都是在挑选甜品和面包的,一男一女服务生,负责收银和打包。

  推门进去的时候,门上挂的甜甜圈发出电子声:“欢迎光临。”

  不是机械声,而是录制好放进去的,那个声音娇软,甜得人嗓子眼发痒。

  待人走得差不多了,京寒川才选了几样甜点离开。

  “这些东西是你们做的?”京寒川眯着眼,打量着铺子,很小,布置得倒很温馨。

  “老板娘做的。”

  京寒川点着头。

  待他出门出去,车子从巷子里驶出,才有个带着一次性口罩的女人推门进入铺子。

  “今天生意怎么样?”她声音甜软软的,似是比春盛的暖风还多了几分温情缱绻。

  “挺好的,老板娘您脸不是过敏吗?怎么出来了?”打工的二人就是附近师院招的兼职学生。

  “想出来走走。”

  “刚才有个长得特帅气的先生问你来着,他一次性买了三盒青团,所以青团已经售罄了。”

  她怔了下,“我知道了。”

  **

  此时傅家老宅

  傅沉车子刚停在自家院子门口,忠伯就迎了出来。

  “回来啦。”

  “家里有客人?”傅沉瞥了眼不远处的黑色轿车,政府牌照。

  “宁家人来了,正在客厅聊事情。”忠伯小声提醒,“关于少夫人的……”

  傅沉与宋风晚对视一眼,走进屋里。

  里面除却宁凡,还有一对中年夫妇,与宁凡长得有几分相似,瞧着傅沉他们进屋,还抿着嘴点头打了招呼。

  “事情都处理好了?很累吧,坐会儿。”戴云青招呼两人坐下。

  傅沉在傅家辈分很高,直接坐到了傅老身侧,宋风晚则离得较远,安静听着他们的对话……

  “……老师。”开口的男人叫宁涛,宁凡的父亲,寻常都会喊傅老,私底下也会称呼他老师,“当年的事情我一直没和您说,我觉得没脸。”

  宋风晚只知道,宁家对余漫兮极好,她回国后,宁凡又是帮忙找房子,又帮忙搬家,宁家也经常邀请余漫兮去家里吃饭。

  种种事情叠加起来,才导致大家误会她与宁凡的关系。

  傅老拿着水烟袋,吸了口烟,神情淡淡,并没开口。

  “当年贺老构陷您,挖了坑让您跳,居然说您家中藏私,有东珠,有各种宝物,甚至因为师母家里的关系,差点被批斗成地主阶级……”

  宋风晚认真听着,那是时代的局限性,他外公兼职到老师当时给人授画,还被人拉出去游街,外婆也是那个年代遭了罪,落下了病根,才走的比较早。

  “这贺家人实在太歹毒,你们家没那个东西,怎么上缴啊,若是真的没有,怕是您和师母……”

  傅家是从很久以前,就很厉害的望族,不少人都说傅家宝物众多。

  “若不是乔家即使提供帮助,将他们家的东珠拿出来,当年傅家怕是难逃一劫。”

  宋风晚诧异,难不成傅家一直强调的恩情,就是指这个?

  当年地主走资派就是牛鬼蛇神,如果不表衷心,确实问题会很严重,宁涛说得隐晦,大家心底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当年承蒙老师恩情,一直跟着傅大哥做事。”

  宁涛口中的傅大哥,自然就是傅沉的大哥——傅仕南。

  “我只是没想到贺老为了提携他的独子,居然会公器私用,私下搞些小动作,甚至阻碍大哥升迁,政坛不能这么玩的!”

  “那贺茂贞根本不是个入仕的料,他如果真的掌管一方,只怕那一方百姓都得跟着遭殃。”

  宁涛提起当年的事情,还是情绪激动,“贺老本来有三子,走了两个,明知道贺茂贞不是那块料,还非要往那里面塞,只是他做事素来不会落人口实。”

  “就算我们想抓他的把柄都太难了。”

  “当年他和大哥在竞选同样一个位置,我也是真的看不过眼……所以……”

  傅老深深吸了口烟,“你去举发贺茂贞没遵守计划生育,将亲生女儿遗弃,那个人是你吧。”

  宁涛垂着头,“这件事我一直觉得很惭愧,居然利用一个孩子达成自己的目的。”

  “我自己也有私心,我当时跟着傅大哥,他无法升迁,对我来说也是同样不利,我也很自私。”

  宁涛说得很直白。

  “这件事对贺家,我没什么愧疚,就是漫兮……”宁涛看向坐在一侧,始终不发一的余漫兮,“我不知道贺家如此畜生,接她回去之后,又不肯善待她。”

  “我心想着,虎毒不食子,况且是亲女儿,流落在外这么多年,肯定得捧在手心里。”

  “早知道会对她造成这样的伤害,当年我就不该揭发这件事,漫兮,是叔叔对不起你!我一直想尽力弥补你,也想告诉你真相,我没脸啊!”

  余漫兮其实已经猜到了一点,似乎对他说的这些并不感到意外。

  宋风晚反而深吸一口气,原本她也觉得奇怪,宁家为何单单对余漫兮那般照顾,不是圈子里的人,又在国外生活。

  宁家在京圈也是名门,当年的余漫兮和宁凡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宁家有傅家有牵扯,间接来说,与贺家也是对立关系,根本没理由对余漫兮特别。

  除非从一开始,宁凡就是刻意余漫兮。

  这么一解释,似乎所有事情都说得通了。

  “如果早能看透贺家会做出那种畜生行径,把你一个人丢到国外,我真不会这么做的!”这件事是宁涛的心病,“我一直都想告诉你……”

  “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你喊我叔叔,说我像你父亲!”

  “我惭愧啊!这么些年,我经常能梦到你刚到京城时候的模样,还有你独自一个人上飞机出国的情形,我睡不着啊……”

  “你这么些年的苦难,都是我带给你的,如果不是我太自私,虽然你现在还在乡下,可能童年会更加平安喜乐!”

  宁涛说着,居然起身,要给余漫兮跪下……

  “宁叔!”余漫兮许是想起以前的往事,也是红着脸,急忙拦住了他,“我不怪你,真的,不是你的错……”

  “这都是个人的命数,而且我现在和斯年在一起也很幸福,如果没有您,我回不来,可能也不会遇到他。”

  “是福是祸,谁又说得清楚……”

  宁涛一听她说不怪自己,五十多的男人,瞬间红了眼。

  “漫兮,你如果不嫌弃你叔叔阿姨,我们想认你做干女儿,你就从我们家出嫁好不好?”坐在一侧的宁夫人起身开口。

  “阿姨一直特别喜欢你,我和你叔叔就一个儿子,也一直想要个闺女。”

  “我们家什么情况你也清楚,不是什么有钱人家,但是你出嫁,别人家有的,我们也能给你,让你风风光光嫁出去。这以后……”

  “我们家就给你当依仗,以后想家,也能有个念想。”

  其实这么些年,他们夫妻一直在暗处关心她,就连她在国外如何生活,他们都比贺家人更清楚。

  太了解,所以更心疼。

  对他们来说,已经从心底把她当亲闺女去看待,却又不能表现得过于激进热切,生怕被她看出些什么,总是小心翼翼的……

  贺家认亲宴的闹剧,他们也关注了,宁涛气得恨不能就去找贺家算账了,又没资格!

  他算什么?什么都不是!

  余漫兮自认为已经无坚不摧,却被宁夫人那几句话说得红了眼。

  “漫兮,我们也不是想逼你做什么,我们就希望你过得开心一点,你如果不想原谅你叔叔,也没关系的,我们都能理解……”宁夫人红着眼。

  “能看到你出嫁,我们已经很开心了,你如果以后不想见我们,婚宴什么的,我们不去也行。”

  “阿姨就想告诉你……”

  “不要在意旁人说些什么,你比任何都优秀,比任何人都好,你值得最好的一切!”

  宋风晚在一侧都听得红了眼,扯了纸巾,偷偷擦了下眼泪。

  余漫兮吸了吸鼻子,“我怕是配不上宁家的……”

  下次换届,宁涛极有可能成为京城一把手,宁家在京城地位必然拔高一筹。

  “怎么配不上,你肯不肯当我女儿,你若是愿意,我马上就带你回家!”宁涛许是激动了,说话有点口不择。

  傅斯年蹙眉:她是我妻子,领证结婚,受法律保护那种,您要把她带回家?

  带去哪儿?

  当着他的面,要拐走他的媳妇儿和孩子?

  戴云青深吸一口气,“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说,别搞得这么煽情,这漫兮肚子里还有孩子呢,不能这么大喜大悲的……”

  她出面调和,众人方才落座。

  ……

  余漫兮并不怨恨宁家人,相反的,这么多年相处,宁家对自己如何,她心底比谁都清楚,可能没有宁家帮助,她在国外过得会非常艰难。

  她说原谅宁家,宁涛却一直想着认她做女儿,宁家夫妇非常激动,最后余漫兮实在推不开,才答应了。

  没想到宁家第二天就对外宣称要认余漫兮做干女儿,在京圈惹起了不小的风波。

  贺家还沉浸在爱子失而复得的喜悦中,就从新闻上得知宁家要举行认亲宴,高调得将余漫兮接回来,他们家动作很快,虽然邀请的都是些至亲好友……

  但宁家此时的人脉关系,出席的也都不是寻常人,最主要的是,傅家二老也来撑场面了,虽然只是在酒店简单摆了几桌酒,却占据了整整三天的热搜。

  贺家不要的弃女,居然被宁家认了回去,而且明显不是为了巴结讨好傅家,宁家很在意她……

  之前还觉得傅斯年娶了个没靠山的媳妇儿,总归有点亏了,此刻看来,人家现今的位置:

  高不可攀,贵不可了!

  贺家人看到信息,自然是各种滋味在心底翻涌,不过答应了傅沉,不去打扰余漫兮,即便邹莉还想着与她修复关系,也只能把这种想法压了下去。

  就在所有人都在讨论余漫兮也是好命,嫁给傅斯年,又得到宁家喜欢的时候,忽然一个心疼宁凡的关键词被顶上热搜。

  “宁凡好惨一男的,喜欢的人居然成了自己妹妹,哈哈……”

  “真特么倒霉,和余漫兮纠纠缠缠那么久,居然变成兄妹了?”

  “这男的太惨了,我都觉得他可怜。”

  ……

  宁凡看到热搜,差点气晕,真的是每次余漫兮和傅斯年有事,他必然要被拉出来鞭尸,就不能放过他?

  ------题外话------

  开始更新啦~

  这章算是把之前一些前因后果交代了一番,宁家和宁凡对小鱼儿另眼相看,都是有原因的。

  我最近泪点好像又低了,居然写哭了,我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捂脸

  不过宁凡真的是好惨一男的。

  宁凡:……

  *

  大家看完更新,记得留哈,么么哒,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