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漫兮被高调认回了宁家,还搬去宁家小住了几天,都在一个大院,就是隔了几百米而已。

  傅斯年去接媳妇儿回家时,还目光幽邃的看了宁凡一眼。

  “斯年啊,婚礼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直接说,宁凡这小子很闲,你使劲儿招呼他做事。”宁夫人最近心情好,可劲儿埋汰自己儿子。

  宁凡一脸懵逼,我最近加班到深夜,您什么时候看到我闲了。

  寻常人都会客气一下,说不用帮忙,傅斯年反其道而行,直接来了一句:

  “好,我不会客气的。”

  宁夫人笑道,“客气什么啊,以后都是一家人。”

  “嗯,按照辈分,我还是他妹夫……”傅斯年眉眼间没什么神情,如常的低调沉默。

  宁凡悻悻一笑,这白捡来的可怕妹夫,他可不敢认,会死人的。

  余漫兮怀孕后,婚礼的诸多事宜都交托给了别人。

  然后宁凡又莫名其妙上了热搜。

  好惨一男的,帮心爱的女人筹备婚礼

  宁凡差点气得掀桌子,这都什么狗屁热搜,吃瓜群众完全是图个乐呵,毕竟宁凡以前也算低调,现在如此接地气也是少见,就成了别人茶余饭后调侃的对象。

  就连表情包都出来了。

  **

  随着傅斯年和余漫兮婚期日益临近,京城也变得热闹起来。

  今年五一长假宋风晚要回南江,原因无他,冲着她那弟弟去的。

  还没放假,就四处张罗着给小严先森买点小玩意儿带回去。

  有好几天要见不到媳妇儿,傅沉自然想抓紧时间和她相处,那日周五,没有晚自习,宋风晚下午有体能测试,并没带手机。

  傅沉干脆就去操场等着了。

  京大操场上聚集了各个年级的男男女女,人非常多,都在进行各个项目的测试,几乎都是需要排队的。

  傅沉戴着防蓝光的细边眼镜,戴着口罩,穿得休闲,长得又嫩,夹在学生中也不觉得突兀。

  十方正站在不远处,伸手挡了下阳光。

  宋小姐体能测试也来看?你干脆黏在人家身上好了,您以前只喜欢深色,天天一身黑,现在居然装嫩……

  他还在腹诽,有女生走过来,“大叔,不好意思,你占了停车位了,我要停下车。”

  十方风中凌乱,他……

  长得那么显老?

  大叔?

  现在这些孩子什么眼神儿啊。

  傅沉寻了半天,终于在一处跳远的地方看到了宋风晚,她穿了一身运动服,许是运动完觉得热,卷着袖子,露出白嫩的胳膊,梳着马尾,青春洋溢,傅沉拿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这么多人……

  还是他媳妇儿最好看。

  “宋风晚,这个给你。”忽然有人挡住他的镜头。

  许景程?

  怎么哪儿都能看到这小子啊,阴魂不散的。

  他送了瓶水给宋风晚,都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就跑远了。

  宋风晚接下来还有个八百米和测试肺活量,她结束后,和室友打了招呼,就先回宿舍,和傅沉约了碰面,得回去换个衣服。

  因为明天就是双休,学校里除却在进行体能测试的人,校园里极少能看到人影,宋风晚为了加快速度,抄近路走的小径。

  走了一段路,才发觉有点古怪,她忽然扭头看向后侧……

  没人?

  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

  就在这时,从一侧忽然伸出手,按住她的肩膀,她猛地转身,抬脚就踹过去……

  傅沉轻巧夺躲过,横眉冷然,“你怎么哪儿都敢踹?”

  宋风晚还以为自己遇到什么变态跟踪狂了,瞧着是傅沉才长舒一口气,“你也不出声,吓死我了。”

  傅沉拉着她,钻进了小径一侧的树林中,将她按在树上,手撑着树干,不等她说些什么,低头去咬她的唇,用力吮着……

  舌头撬开她的唇,长驱深入,一点点,比寻常霸道许多,不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进入得不留余地,亲了一会儿,宋风晚浑身没了力气,他才衔着她的嘴角,狠狠咬了一下。

  “那小子还喜欢你。”

  “我和他就是普通朋友。”许景程也不是不识趣的那种人,这次也是体能测试碰到了,他买水帮自己带了一瓶。

  宋风晚看他醋劲颇大,低头闷笑,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手臂收紧,紧贴着他,仰着脸凑过去……

  唇齿交缠,仿若要抵死缠绵般。

  最近傅家要办酒,傅沉自己工作也很忙,两人有段时间没亲近了,他身上那股子檀香味,那般浓烈,仿佛要融入她的骨髓中。

  许是在户外,尾椎骨都因为这般缠绵微微战栗。

  傅沉锢在她腰侧的手指越来越近,那力道像是要将她揉碎一般,两人身子越贴越紧,宋风晚一直仰着脸,后颈有点难受,直至听到不远处传来女生的说话声,才唤回两个人……

  宋风晚感觉腰上的力道一松,继而又被他轻轻搂紧了怀里。

  女生的讨论声由远及近,很快就从他们这边穿过。

  “先回去换衣服。”傅沉调整好呼吸,揉了下她的头发。

  “今晚还送我回来?”宋风晚呼吸潮热,她身上因为刚运动完,全身都热乎乎。

  她这种话,暗示性太强。

  傅沉低笑着,“宋风晚,上回在医院,你就很皮,知道我忍你多久了?”

  “要不去沂水小区?”

  话音刚落,她的双唇已经被封住。

  **

  宋风晚回宿舍换了身衣服,两人又去了趟超市,买了点食材。

  路过某排货架前,傅沉顺便丢了一些计生用品进购物车。

  宋风晚脸涨得通红,需要买这么多吗?咱们就住一晚而已,她扯了一包薯片将几盒套套遮住。

  进了屋子后,两人吃了饭,窝在一起看了一半的电影就滚到了床上……

  当时电影里男女主人公在滚床单,宋风晚看得津津有味。

  傅沉轻笑,“这么好看?”

  宋风晚啊了声,傅沉起身,将她抱起来就回了卧室,压在结实的大床上。

  之后发生什么,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

  两天后,一架从m国飞来的航班,在凌晨2点多抵达京城……

  汤景瓷要过来处理与段林白合作的事宜,乔西延自然跟着一块儿来的,他们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出了机场,已是凌晨三点。

  乔艾芸知道汤景瓷可能要在京城常住一段时间,就让乔西延带她去沂水小区住着,反正平素也是空着,酒店开房,一天几百,一周下来,也不便宜。

  所以两人拿着行李,就直奔沂水小区。

  坐了一天飞机,两人都身心疲惫,两间卧室,自然一人住一个……

  “这间屋子一般是晚晚睡的,你要不要先洗个澡?我给你找一下洗漱用品。”乔西延神色带着疲态。

  昨天晚上和汤望津聊到后半夜,又坐了一天飞机,谁受得住啊。

  汤景瓷深吸一口气,沿着床边坐着,可算能好好喘口气儿。

  她看着乔西延打开各种抽屉,翻找东西,“要不别找了,我都没力气洗澡……”

  话没说完,乔西延忽然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里面露出了七八盒套套,全部都是没开封的。

  房间为气氛顺势变得十分尴尬。

  汤景瓷咳嗽两声,淡淡移开眼。

  乔西延气得咬牙。

  这绝壁是傅沉那禽兽干的好事。

  “东西我自己找一下吧,你也抓紧睡觉。”汤景瓷不自在的说着。

  “嗯。”乔西延僵硬的点头。

  这东西出现,素来带着很强的暗示性,他俩又没发生过关系,突然看到这东西,肯定觉得突兀不自在,空气中好像带着簌簌滋滋的电流,让人浑身发热。

  ------题外话------

  真是尴尬啊,哈哈

  表哥,汤姐姐,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别害羞,三爷也算是助攻了吧,哈哈,虽然这可能不是他的本意。

  三爷:你之前送我一盒,这次我送你八盒。

  表哥:……

  三爷:就是不知道对你来说,尺寸会不会太大。

  表哥:滚!

  **

  我要滚了,我还是那个纯洁的月初,真的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