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569 川北vs岭南,惨遭六爷无视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岭南,婚礼现场

  紫藤花廊,粉色锦缎将婚礼现场装点得浪漫唯美,据说按照婚庆公司给的方案,比现在呈现的场景更加奢华,那自然也要烧钱。

  结果一封检举信直接送到了江城的纪委,说傅仕南儿子结婚过于铺张,而后傅斯年出具了自己这些年赚钱的银行流水,才算平息了这件事。

  傅仕南明年可能会升迁,不知多少人眼红,表面一家亲,背地想看他跌落神坛的也不少,纪委经常会收到莫须有的举报。

  所以这次婚礼布置,还是尽量低调了。

  **

  京家车子刚停稳,京寒川已经推门下车,他今日特意穿了一整套的西装,饶是春盛和暖,他周身那种桀骜落拓的气质,也透着几分料峭风骨。

  他极少出席公开场合,也不会穿得如此正式得体,俊美洒然。

  从眉眼五官到裁剪合宜的西装,无一不精细。

  刚出现,就吸引了不少女性注意,今日参加婚礼的,并不全是京圈的人,各家亲友,自然什么阶层的都有,不认识他的也非常多。

  京寒川随意抬手掸了下袖管压出的一丝褶皱,余光就瞥见一辆jeep的大切诺亚停在了他们车子后侧。

  车身很高,踩着一脚刹车油门,有点张狂,似乎透着点刻意。

  那人还故意按了下喇叭。

  京寒川蹙眉……

  他此时几乎可以笃定,这人在故意的。

  整个京城还有如此大胆的人?

  傅家的婚宴,挑衅他?

  ……

  “爱颐,你们来啦,快里面请。”戴云青带着笑意的声音将他思绪拉回来。

  爱颐是京夫人的名字——盛爱颐,票友都叫她盛老板。

  “恭喜啊。”盛爱颐声音清雅柔美,今日特意穿了一身兰花色长裙,低调高雅,自小习京戏,身段举止高雅出尘。

  “作霖!”傅仕南已经近身,与京家大佬打了招呼。

  某大佬今日也是盛装出行了,简单的中山装,提拔而健硕,像是轻松,身长腿阔……

  任是谁都想不出,恶名昭彰的京家大佬生了一张别样清隽英气的脸,眉眼轮廓纵深,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别样的张狂随性。

  也是年岁大了些,稍微留了点胡子,让他看起来更加成熟内敛

  “仕南,许久不见。”京作霖笑着与他打招呼,“恭喜。”

  “谢谢,里面请吧。”

  傅仕南夫妇招呼两人往里走。

  傅沉则走到京寒川身侧。

  “寒川……”

  “嗯?”

  “你家后面那辆车,岭南的。”

  京寒川手上动作一顿,神色不惊不动。

  而此时从车里下来一个大男孩,年纪小,并没穿什么西装,简单的常服,阳光有朝气,随手关了车门,插着兜,看向京寒川……

  他五官有种古典主义的香艳,轮廓柔软,这模样一看就很招人喜欢。

  两人四目相对,他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他叫许尧对吧?”傅沉压低声音。

  “嗯。”京寒川应声。

  “他姐叫什么来着?”

  京寒川闷不做声。

  依稀记得是叫什么佳美,许家有族谱,按辈分排的。

  “最近还真是和许家人杠上了,那个甜甜的老板娘也是姓许?”

  京寒川垂眸抚弄着袖管,自从她送外卖被自己父母扣下后,两人就再没见过,她朋友圈倒是每天都在更新,全部都是发广告的。

  “寒川,你没去查一下那个老板娘底细?”

  “查她做什么?”

  两人又没关系,查人身家底细算怎么回事?

  傅沉撩着眉眼,反正他提醒过了,你自己不上心,以后要是出了事,可别怪做兄弟的不厚道。

  京寒川若是想查一个人自然很简单,只是他与许鸢飞就是主顾客关系,擅自查人不大好,他也没有扒人隐私的癖好。

  这边的许尧咳嗽两声,准备以一种最佳姿态和京寒川打招呼……

  他们两家没来往,但是他俩小时候却干过几次架,每次都是他铩羽而归,那时候自己小,现在不一样了!

  你大爷的!

  这次小爷一定要把场子找回来,先过去,直接震慑住你!

  他伸手整理衣服,刚要走过去,京寒川居然一甩头直接走了……

  许尧傻在原地。

  走了?

  他就那么没存在感?无视他?

  卧槽!

  贼特么生气有木有?

  傅沉瞧着这两人互动,忍着笑意,“许少爷,欢迎。”

  “三爷客气了,叫我许尧就行。”许尧恶狠狠地盯着京寒川的背影,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打趴下,让你跪地求饶。

  傅沉撩着眉眼看了一下他后侧,就他一人?

  “我爸妈有事来不了,让我过来送上祝福。”许尧摸了摸鼻子。

  其实他爸是怕忍不住,看到京寒川,就直接跳起来去揍他。

  当年的事情,因为一个有威望的长者出来调停,才算作罢,不过许家人心底都耿耿于怀。

  “里面请。”傅沉略微叹了口气。

  许家怎么就来了一个人?

  可惜了。

  这边的许鸢飞正忙着做甜品,手机震动起来,略微蹙眉,戴上蓝牙耳机,“喂。”

  “姐,我已经到婚礼现场了。”

  “好,你自己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别喝酒。”

  “我知道,我跟你说,我刚才见到京寒川那混蛋了。”

  许鸢飞身子一僵,“是嘛……”

  “你知道这厮多嚣张吗?居然无视我,太嚣张了!”

  “他可能不认识你了。”

  “怎么可能,我们打过多少次架啊,就我这长相,怎么都不算是大众脸吧!”

  ……

  京家人一过来,就被戴云青领到了休息室,只有京寒川坐在一个角落,偶有女生过去搭讪,他愣是头也没抬。

  许尧挂了电话,还是决心去找他。

  他走到京寒川身边,使劲咳嗽了两声,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京寒川视线从手机上挪开,看了他一眼,“我们认识?”

  “你要坐这里?”

  “那给你坐吧。”

  他说着居然真的起身离开了,留下许尧风中凌乱!

  这特么什么骚操作,真的不认识自己了?

  他可是设想了很多次两人再度碰面会是个什么情形,就……

  就这么完了?

  好气啊!

  京寒川余光瞥着某人气呼呼的人,无力笑着,还是个孩子啊。

  **

  另一侧

  傅斯年从宁家接余漫兮到了婚礼现场,她正在后台换衣服,傅斯年则去前面招待亲友。

  宋风晚虽然是伴娘,但不是唯一的一个,许多事情都由其他伴娘做了,饶是如此,她今天也起了个大早,始终站着就没歇息过。

  趁着余漫兮换装的功夫,她拨通了母亲电话,准备和他们碰个面。

  这里她也是第一次来,摸了半天才找到出路,后台休息室很多,她也没法挨个推门进去,正准备给乔艾芸打个电话,迎面就碰到了熟人。

  “嗳,宋小姐!”那人染着一头亮红色的头发,很是扎眼。

  “你是……”宋风晚眯着眼,“之前路见不平那个人?”

  “对,是我!”蒋二少刚到,没想到就碰到了宋风晚,惊喜之情溢于表,“真巧啊。”

  “你认识我?知道我的名字?”宋风晚狐疑。

  蒋二少面对她,倒有些局促得不好意思,扯了扯头发,“电视上见过。”

  宋风晚点头,“我还有事,失陪。”

  蒋二少傻呵呵的点着头,等人都走远了,他才一拍脑袋!

  “卧槽,电话忘记要了!”

  傅沉此时还在帮忙招呼客人,口袋手机震动着,他摸出来看了眼,千江发来的。

  蒋二少在和宋小姐搭讪。

  一直冲她笑得不怀好意,一脸痴汉。

  以一个男人的直觉来说,蒋二少是真的对宋小姐动心,想和她发生进一步关系。

  蒋二少那种人,所谓的进一步关系,无非是想睡他媳妇儿!

  还真是色胆包天。

  傅沉笑着收起手机,继续招呼客人。

  十方一直跟着傅沉忙活,瞧见他家三爷看了眼手机,笑容就变得诡谲阴测,咬了咬牙。

  一定是千江这天杀的,又给他发了乱七八糟的信息。

  ------题外话------

  更新开始啦~

  日常求留求票票哈……

  六爷这波操作很溜啊,你有本事这辈子都敢这么无视小舅子,那我敬你是个英雄。

  六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