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572 六爷vs许家小爷,把他眼睛打肿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婚宴现场

  余漫兮怀着身孕,敬酒结束就回了酒店套房,换了衣服,戴云青和宁夫人又给她送了吃的,她这才得以喘息,而宴客厅仍旧分外喧闹。

  尤其是跟着傅斯年创业的几个兄弟,几乎都喝大了,拽着他不肯松手,不少长辈都陆续离席,只有一些年轻人还在闹腾。

  京寒川在服务员指引下,穿过回廊,目光晦涩。

  酒店走廊回环反复,许尧从没跟踪过人,生怕跟丢了,脚步很快,动静自然大,当他快步穿过一个拐角,发现前面空无一人,他略微蹙眉。

  难不成跟丢了。

  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从后侧传来京寒川的声音,“你在跟踪我?”

  许尧转头,京寒川出现在走廊尽头,背靠在墙壁上,正低头拨着一块喜糖,他脱了外套,此时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身长玉立,洒然落拓。

  微微弓着身子,腹部弯着,衬衣贴着,隐约可以看到肌肉线条,眯着眼,偏头看向许尧,那神情似乎并未把他放在眼里。

  “京寒川,当年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

  “要打架?”京寒川早就过了随便和人动粗的年纪。

  “你该不会是怕了吧?”许尧这么多年一直都跟着各种老师练习拳脚,自认为身手了得。

  “你不会和小时候一样,打不过就跑吧?”京寒川轻笑。

  许尧一噎,“是男人就别啰嗦!”

  京寒川轻哂,真是个孩子。

  “那你待会儿……”他口中嚼着糖,咯吱作响,随手解开袖扣,将袖子捋到臂弯处,“可别哭!”

  “哭的人是你!”

  许尧说着就冲他扑过去……

  一脚飞过去,京寒川蹙眉,略微偏头,他的鞋子和他的脸隔了不足一厘米,脚风强劲,就连空气都被带动的微微鼓动。

  这小子……

  是动真格的,真想踹死她啊。

  “你别躲,咱们好好比划比划,我今天一定要把新仇旧恨一并报了!”许尧就是后悔,板砖没带来,不然,非得砸他个头破血流。

  “年纪不大,火气不小。”京寒川一开始几乎都在闪躲。

  狭小的走廊内,根本不适合比划,两人拳脚受缚,暖黄的灯光下,刀光剑影,许尧步步逼近,根本不给他任何还手的余地……

  “我告诉你,小爷很记仇的!”许尧瞧他一直往后退,微微咬牙,“你特么出不出手?该不会老得动不了了吧!”

  京寒川蹙眉,这小子说话怎么如此难听。

  老得动不了了?

  待会儿我就让你知道,谁才是你爷爷!

  就在许尧一拳朝他面门袭来时,京寒川这次没躲,许尧眼看着拳头落下,还想着要把他打得鼻血横流……

  下一秒

  京寒川居然伸手接住了他的拳头!

  许尧心底大骇,猛地缩回手,一记横踢,没想到他也伸手挡下了,他心底咯噔一下,然后京寒川抬脚踹了过来……

  “许尧,打架的时候分神,很容易被‘杀’的!”

  “不用你教我!”

  许尧只是诧异他的力气太大,居然硬生生接了他一拳一脚。

  “我警告你,你特么别放水!”许尧吼道。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给你放水做什么?刚才就是热身一下。”

  热身?

  许尧气得火冒三丈!

  小爷身上都要出汗了,你特么和我说,你在热身?

  他这嘴巴是抹了毒吧,说话这么不中听!

  此时京家人躲在暗处,心底那叫一个纠结。

  一方面希望自家六爷赢,可又不想许家小爷被欺负得太惨,要不然两家梁子就结大了。

  **

  另一侧后厨

  许鸢飞忙完后,又特意去新房给余漫兮道喜,送了新婚礼物,拿了包喜糖,又和负责婚宴的负责人对接,结算这次活动的报酬。

  “好像多了500。”许鸢飞看到微信收款,有点恍然。

  “少夫人叮嘱的,说很辛苦你,一天都没吃东西,您赶紧回去休息吧。”

  “这是我应该做的。”

  许鸢飞收了钱和那位负责人辞别,这才得空好好翻看手机。

  之前许尧不停给她发信息,她又在忙,就直接给他设置了消息免打扰,此时去翻看,直接傻了眼。

  姐,我要去偷袭那混蛋了,祝我好运。

  许鸢飞心底一惊,这孩子怎么真去了啊。

  她急忙给他打电话,可是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她冲出后厨,直接到了宴客厅,此时酒店服务员已经开始收拾桌子,傅斯年和一群兄弟正在角落一桌划拳拼酒。

  “哎呦,这不是老板娘嘛!”段林白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他喝得微醺。

  “段公子,您看到京六爷了吗?”

  “小六啊,嗝——”他打了个酒嗝,“之前就走了啊。”

  “走了?谢谢。”

  段林白本就喝得醉醺醺的,脑袋混沌,根本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又直接去和人喝酒。

  许鸢飞跑去停车场,看到家里的车子还在,那许尧应该没走啊,人呢!

  她找遍了酒店,最后才在酒店后侧的喷泉池边找到他。

  他坐在一米高的栏杆上,月光下,神色极其落寞,蔫头耷脑,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许尧?”许鸢飞轻声走过去,天色很暗,方才离得远,看不清神色,此时走近,才注意到自家弟弟一只眼睛乌青红肿……

  可怜兮兮盯着他,委屈得不行。

  “姐……”许尧那叫一个憋屈啊,刚准备诉苦,没想到自家亲姐居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再笑我就跳进池子里自尽!”许尧抓狂。

  “不好意思,实在没忍住!”许鸢飞不可遏制的狂笑出声。

  许尧无语望天,“你真是我亲姐。”

  “你不是去找他算账了?怎么被打成这样?”

  许尧没吱声。

  其实这件事也不能怪京寒川,大家心知肚明,只是拳脚比划,都收着几分力道,就算打到身上,也不会碰脸。

  只是京寒川当时一拳过来,许尧手机震动起来,他片刻失神,猝不及防,居然直接把自己的眼睛送到了他的拳头边……

  京寒川当时就是想收回力道也晚了。

  毕竟谁都想不到,还有人上门送人头的。

  然后两人面面相觑,京寒川佯装面无表情,最后居然默默拿出手机,给他拍了一张照片。

  “许尧,下次你再找茬,我就把你这照片贴到网上。”

  许尧当时就火大了,这就是个意外,这家伙居然乘人之危,太不厚道了。

  不过他此时揉着眼睛,瞥了眼手机,许鸢飞打来的电话,气得他直哆嗦,这特么都是命啊!

  京寒川离开后,刚拐了个弯,许尧就听到某人放肆的笑声,气得他头抵在墙边,不停哐哐撞大墙,太特么丢人了。

  “许尧,你过来,给我看看,还有哪里受伤了?”许鸢飞急忙将弟弟从栏杆上扯下来,手捧着他的脸,努力憋着笑。

  “就伤了眼。”

  “真的是他打的?我去找他算账。”

  “别啊,你别去!”许尧急忙阻止。

  “你这眼睛伤得有些严重啊。”

  她要是去了,京寒川直接告诉他,是他自己送人头,撞到他拳头上的,那不是丢人嘛!而且京寒川这厮忒不要脸的,居然还拍照威胁。

  而且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有什么事自己可以解决,许鸢飞找过去,京寒川肯定以为是他背后告状,又不是三岁小孩了,被欺负找家长算怎么回事?

  只会让京寒川更加瞧不起自己,所以这口气只能自己吞了。

  “这不是他打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撞的,这事儿你别管了,回家也别和爸妈说。”

  “你这是撞的?我又不瞎!”许鸢飞习过拳脚,这分明是被人拳头砸的。

  “反正你别管了!”许尧心底那叫一个怄火。

  其实他和京寒川交锋的时候,也很清楚,他在故意放水,所以心底更是恼火。

  “我去拿包,你去车里等我。”许鸢飞看着他的脸,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许尧那叫一个憋屈,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啊。

  **

  京寒川坐在车里,回家的路上还低头翻看着许尧的照片,低头闷笑。

  那个电话来的真及时,这小子也是好玩。

  “寒川,你该不会又把许家那小子给打了吧?”盛爱颐有些担忧,“许家不会又来算账吧。”

  “不会。”

  京寒川心底早就盘算清楚了,许尧今天就是被他打得残废了,也不会和家里说的,男孩子这个年纪都要面子,况且是他自己撞过来的。

  他就算想和家里人告状,也不能说自己送人头才被打的?

  太丢人。

  “你到底把人家怎么了?之后就没看他回来?”

  京寒川笑了笑,“他可能觉得屋里很闷,去外面吹风了。”

  “今天参加婚宴,也没吃什么东西,找那个小许姑娘叫个外卖吧,想吃他们家的慕斯蛋糕了。”对面坐着许家人,双方对垒,大家都没什么心思吃东西。

  “她今天应该没空。”京寒川记得婚宴甜点都是她承包的,估计刚忙完。

  “他们家美团还在营业,我下个单。”盛爱颐翻看手机。

  订单下了之后,许鸢飞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订餐信息。

  端看送货地址就知道是谁家要的,这些日子她也摸清了京寒川食用喜好,知道这里面有一份千层是他要吃的。

  她特意让兼职生迟些送货,开车直接到了店里,重新做了份千层。

  京寒川回家后洗了澡,外卖才送来,是个学生样的小伙子。

  她母亲今日兴奋,开始追午夜档的电视剧,他则拿了甜品自己回屋了……

  翻找出了一部老电影,打开甜品,尝了一口……

  “嘶——”

  酸得他牙疼!

  他要的是芒果千层,不是柠檬千层吧,怎么会这么酸?这是放了一整个柠檬进去嘛。

  她今天是不是太忙,眼花,把东西放错了。

  他眯着眼,试图给许鸢飞发信息问个清楚,又觉得大晚上和她纠结食品问题,就好似要去声讨她一样,不太绅士,拿着手机又放下了。

  许鸢飞也是笃定京寒川这种人,不会为了这种小事找自己麻烦,他不是这样的人,所以才敢如此放肆。

  “老板娘,您加了这么多柠檬,不怕那位先生吃得牙疼,再也不来了?”兼职生有些担忧。

  “没事。”许鸢飞笑着。

  嘴巴被养叼了,总会回来的。

  **

  云锦首府

  傅沉送走宾客,回家洗了澡,和宋风晚视频之后,又处理了一下公司事务,忙到夜里两点多才入睡。

  十方跟着他,也是熬到后半夜。

  “三爷,剩下的事情明天再处理吧?”

  “明天要天陪芸姨,没时间,还有什么事情急着处理的,都送来吧。”

  十方叹息,给他冲杯浓茶,“有件事忘了和您汇报。”

  “什么?”

  “酒店监控拍到六爷把许家小爷给打了。”

  傅沉悄寂键盘的手指顿住……

  “六爷就没怀疑过老板娘的身份?”十方狐疑。

  “换了姓名,许家也担心女儿被骚扰,信息藏得很好,要不是巧合太多,我也怀疑不到她。”

  十方点头,“所以您就默默坑了六爷?”

  “我提醒过他,他不听而已。”

  现在又把未来小舅子给打了?他以后真的要追妻火葬场了。

  ------题外话------

  开始更新啦~

  把小舅子眼睛打肿了,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哈哈……

  六爷:他主动送上来的。

  许尧:……

  六爷:还是那个电话来的及时。

  许尧:……

  三爷:希望你嘴巴永远都这么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