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许家

  接电话的是许家的老佣人,披着外套踽步到客厅,极少有人这么晚打座机电话,“喂,您好,许家。”

  “您好,我是荣盛酒楼的负责人,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我有急事,请问许爷在吗?”

  “老爷不在,您有急事我可以转达。”

  此时铃声早已吵醒楼上熟睡的许鸢飞与许尧。

  “许妈,谁的电话啊?”许鸢飞确实出游了,许尧今年毕业,想来一次毕业旅行,她就跟着出去玩了小半个月,前几天刚回京。

  “一个酒楼负责人。”

  “我来接。”许尧拿过电话,按了免提,“你好,我是许尧。”

  “……实在不好意思,本来不应该打扰您的,实在是情况复杂,只能直接联系你们了,有人举报我们酒楼藏人涉毒。”

  若是普通酒楼就算了,他们背景特殊,不少人都以为,许家有涉黑背景,如果扯到这种事,还真的不容易摘得清,毕竟大家已经先入为主了。

  “警方过去了?”许家姐弟对视一眼。

  “已经来了,在搜查。”

  “我马上过去!”许尧挂了电话,抓了车钥匙就往外面跑。

  “我和你一起去。”许鸢飞也知道这种事的危害性。

  “你还穿着睡衣,等你换了衣服出来,黄花菜都凉了,我先过去,保持联系。”许尧上了车,顺便叫了人,就直扑酒楼。

  他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在他家地盘搞事情。

  许家和京家不同,京家投资股票期权多,许家则投资不少店铺实业,酒楼也开了十几年,素来相安无事。

  毕竟是死对头,而且许家从没夜里行动过,消息很快传到了京家。

  京寒川当时已经洗了澡,晚上睡不着,正待在隔间冲洗照片,听得敲门声,也略显讶异,“有事?”

  来人站在门外,“许家出事了。”

  “许”这个字眼,京寒川不爱听。

  他倾倒显影液,继续洗照片。

  “据说经营的酒楼涉及了不干净的东西,警方都去了,但是许爷不在,是许家那位小爷去了那边。”

  “许家不会碰脏东西了。”京寒川说得笃定。

  有时了解你的未必是朋友,而是敌人,许家就是封建时期那会儿,大烟最泛滥挣钱的时候都没碰过,怎么可能这时候铤而走险。

  “这件事冲谁去的啊?”京寒川拿着捏着,将冲洗好的照片举起端详着。

  “宋小姐。”

  京寒川神色如常。

  按照他对傅沉的了解,事情闹得这么大,牵涉到宋风晚,定然和他脱不了干系。

  拉许家下手,他这是想搞死谁?

  “酒楼里有很多富二代,蒋家、孙家都在里面。”

  “蒋家?”京寒川眯着眼,“之前飞车劫匪那件事,牵连到的蒋家?”

  “就是那位。”

  京寒川原本对这种事兴致缺缺,毕竟许家如何,他真不关心,不过这件事裹进来这么多人,倒是来了兴致,“备车,去凑个热闹。”

  “好。”

  京寒川洗了手走出隔间的时候,没想到意外碰到自己父亲,今天周末,晚间电视剧都播了综艺,盛爱颐睡得早,他九点多也跟着上楼了。

  “爸。”

  “许家的事情听说了?”某大佬打着哈气,显然也是听说这件事从被窝刚钻出来。

  “嗯。”

  “他家长辈不在,你去帮衬一下。”

  “帮许家?”

  “难道你真想与他们家一辈子结怨啊,许家那小子不是开车就是遛着摩托在家门口晃悠,你把人家一对儿女都得罪干净了,那个老许回来,不找你算账?”某大佬气闷,“听说你还藏了人儿子的私房照?”

  “是丑照。”

  “你过去看看,他毕竟年纪小,有些事估计不太会处理,你能帮则帮,最起码以后再上门讨债,我也不至于那么理亏。”

  某大佬想起二十多年前,京寒川被人脑袋砸破了,他这辈子也从没那么憋屈过,只能给人赔礼道歉,想来也是窝火。

  毕竟儿子是自己生的,做错事,父母推脱不了责任。

  “你还愣着做什么,出去看看啊。”某大佬气结。

  京寒川不紧不慢得上楼换了衣服,又盯着鱼缸看了一会儿,才优哉游哉得出了门。

  “都这时候还盯着鱼,哪天我就把你这些破鱼都给扔了!”

  大佬气得嘴角小胡子都直颤颤。

  **

  荣盛酒楼

  此时已经逼近晚上十一点,学生基本都走了,左右美院学生会正负四位主席在,宋风晚以为傅沉会暗戳戳搞事情,可是等了这么久,却毫无动静。

  她进来之前,傅沉就给她发了信息:不用担心任何事,你照常吃喝就行。

  就在她等得不耐烦的时候,手机震动两下,傅沉的消息:待会儿场面有点大,别被吓到。

  大场面?

  难不成还会有什么枪林弹雨?

  就在她准备回消息的时候,包厢门被人一脚踹开!

  “警方抽查,都别动,配合调查!”

  宋风晚手指一抖,手机掉在地上,她本能想弯腰去捡。

  “都说了,不许动,你干嘛!”其中一个警察已经冲了过去,直接按住了宋风晚肩膀。

  “我手机掉了。”宋风晚这小心肝吓得直扑腾,指着地上还亮着灯的手机。

  孙芮坐得离她很近,一眼就瞥见微信聊天界面,顶部备注:三哥。

  她心头狂跳,当即脑袋有些发懵。

  不过警察突然,动作迅疾,她来不及思考,就被抓起来,贴墙蹲下。

  那个警察,把宋风晚手机捡起来,将所有人都招呼到墙边,开始挨个搜身,男警女警都有,就算是蒋二少这些人,也极少遇到这种情况,吓得不知所措。

  “警察同志,我们酒店不可能有人藏毒的,这告发的人,简直是可笑之极!”酒楼负责人急得满头热汗。

  “我们接到举报,麻烦你配合,不许让任何人进出酒店,如果出现赃物被销毁,你们酒楼也逃脱不了干系!”涉毒这种事,素来从严以待,没有任何情面可。

  而此次领队的,还是姓翟的队长,他方才正在隔壁搜查,进了这个房间,看到正贴在墙边,被人搜身的宋风晚,当即一个头两个大。

  她不是学生吗?怎么这个点还在外面?

  想起她之前病房里怒怼贺老太太的场景,他只想说,舒服!

  她对事应该拎得清啊,应该不会涉案的。

  “队长,有东西!”有人从蒋二少口袋摸出一个白色粉包。

  包厢里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如果真是违禁物,他们一个房间的人都逃不了干系,全部都得被带回警局接受尿检。

  “我看看?”翟队长脸都黑了,伸手接过那个粉包。

  “警察叔叔,这个东西它不是……”蒋二少紧张得脸色铁青。

  一屋子,也只有孙芮神色无常,她名声早就臭了,不在乎被警方带回去,但是宋风晚不一样,清清白白一张纸,一旦染了污点,脏得就擦不掉了。

  “你给我闭嘴,不许动!”一侧警察按住他。

  翟队长打开粉包,放在鼻尖嗅了嗅,这脸色更加难堪。

  “队长,其余地方都找了,没有任何发现。”负责搜查别处的人,也全部回来汇报情况,唯一搜出的可疑物就是这个粉包了。

  “队长,这个东西是吗?”

  “你自己看!”翟队长将粉包递给一侧的人,那人嗅了下,许是觉得不对劲,居然直接裹了手指,伸进去蘸了下。

  “卧槽,你疯了!”周围同事想劝阻都来不及了,那人已经把粉末放入口腔。

  “尼玛,这是什么?面粉啊!”那人气急败坏,将粉包直接扔到地上,“卧槽,出动这么人,白来了啊!”

  “这特么是谁瞎报警啊!”

  “这属于严重浪费公共资源!”那人气得脸都绿了。

  “队长,酒楼门口有不少记者,怎么办,直接收队?”

  翟队长咬了咬牙,看了眼这屋子里的人,报警之人出于什么目的他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被人耍了。

  孙芮此时脑袋发懵,这东西是她交给蒋二的,怎么可能变成面粉?那她的东西哪里去了?

  “现在这些人怎么办?要不要带回去检查?”毕竟大家都来了,无功而返真的憋闷,而且这蒋二少出了名的纨绔,说不准真碰过那东西。

  “这里不少有头有脸的人,带我们回去调查,如果查不出东西,外面又那么多记者,影响我们名誉,你们怎么负责?”屋里有人坐不住了。

  “就是,警察同志,我们是爱玩,但是守法,不碰这些东西的!”

  “您可不能单凭一个举报电话就污蔑我们清白啊,这里还有学生在,您知道把人都带走,影响多恶劣吗?我要马上联系律师。”

  ……

  这群人方才被吓懵了,此时回过神,自然想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这么多人带回去影响真的恶劣。

  “先给他们挨个拿出身份证,登记信息,进行采样,带回局里检测,如果有问题再带回局里,不过在此期间,最好都别出京城,否则会以认为你畏罪潜逃,立刻抓捕。”翟队长略显头疼。

  酒楼人太多,全部带回去确实不现实,此时已是夜里,警局也没那么多人手。

  在座的,都没碰过那东西,自然不怕,挨个登记信息采样。

  孙芮此时脑袋懵懵的,难不成自己被蒋二摆了一道?他有这智商?

  “警察叔叔,有件事我之前是想报警的,一直在犹豫,现在正好看到你们,我想说出来。”蒋二少此时算是彻彻底底服了傅沉。

  他说孙芮不可信,果不其然!

  如果他按照孙芮说得做,现在怕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什么事?”翟队长口气不大友好,毕竟谁会在身上藏包面粉?这小子故意的吧。

  “我想向您举报,孙芮涉嫌雇凶杀人!”

  孙芮正在给人采集血液,手指一抖,针尖突然刺入手心,血水汩汩涌出。

  整个包厢都死寂一片。

  ……

  也就是这时候,有人小跑进来,“队长,酒楼实际负责人到了,想要见您。”

  警察虽然可以来抽查,可也扰乱人家正常经营了,最主要的是,半点东西都没找到,还把酒楼给封锁了,这老板只要身清影正,肯定要来问个究竟。

  这次真是被坑惨了。

  “你先安抚一下,我这里有事!”翟队长听说要举报雇凶事情,神情严肃,哪里有空搭理他。

  “我安抚不了啊。”

  “怎么就安抚不了了?想让他等一下。”

  那人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岭南许家的少爷,拦不住,燥得很。”

  翟队长瞠目结舌,最近什么情况,上回碰着京家的,这次连许家都被牵连进去了。

  **

  傅沉此刻还坐在车里,瞧着许家人进去了,知道这出戏要开始了。

  不过……

  还有件事很蹊跷。

  “三爷,检查过了,蒋二少掉包的那包东西,里面也是面粉,不是违禁物,孙芮筹谋半天,大张旗鼓玩栽赃,不可能自己带包面粉出来的。”十方错愕。

  傅沉轻笑,“被人掉包了。”

  “这事情背后还有人?”十方头疼,“三爷,您说掉包这人是谁啊……”

  傅沉盯着酒店门楼,摩挲着佛珠,“也不知道晚晚被吓着没?”

  十方无语,你眼里除了宋小姐,怕是没别的了,不过看他模样,似乎已经猜到了,为毛不告诉他,想憋死他嘛。

  ------题外话------

  今天三更结束,开个头,明天正式虐渣~

  孙芮事情就是开个头,她的事情就是个铺垫开始,后面高能才会比较多,因为江风雅要正式开始作妖了。

  昨天又把这部分大纲梳理了一遍,往后情节应该会很紧凑高能。

  **

  这里是绝不会剧透的小剧场╭(╯^╰)╮

  小剧场

  傅宝宝某日戴着渔夫帽,正在京家后院钓鱼,边上还坐着另一个小奶包。

  “我听粑粑说,三婶是被三叔诱拐回家的,那时候三婶都没成年。”小奶包声音细细,低头剥橘子,弄了一手的汁水。

  “哦……”傅宝宝从小到大,从外公外婆,表舅小舅……各种人口中听过父母相识的无数个版本。

  “可是我粑粑麻麻就不一样了,他们相遇就很唯美,是甜品结缘的,特别浪漫。”

  傅宝宝漫不经心说了一句,“不是脑袋砸开花才认识的嘛,哪里浪漫?”

  某个小奶包当即怒了,说他胡扯污蔑,两人差点拧巴起来……

  后来傅沉过来带孩子,看了眼傅宝宝,钓个鱼怎么衣服都破了?

  得知事情经过后……

  “傅沉,你说怎么解决?”京寒川挑眉。

  他默默说了句:“都为人夫为人父了,能不能诚实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