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沉与京寒川眼神交汇,刀光剑影,就在此时段林白从一侧冲出来了……

  “傅三,你可算是来了。”段林白被吓得躲起来。

  京寒川撩妹?场面简直惊悚,堪比恐怖片啊,他要是冒出来,绝对会被他用眼神射杀的。

  幸好傅沉来了。

  不然他一直躲着,准得憋死。

  “都来了,那赶紧去吃饭吧。”傅斯年陪着余漫兮遛弯也回来了,一群人就信步往包厢走。

  许鸢飞和他们最不熟,余漫兮作为东道主,自然要多照顾她一点,一路陪她走在前面,另一侧就是宋风晚。

  “晚晚快放暑假了吧?”余漫兮随口询问。

  “嗯,最近在准备六级考试,还得准备期末考试,所以很忙。”京城大学此时已经全部停课,进入复习迎考周,下周各大学院陆续开考,七月初就全校放暑假了。

  “难怪近来很少看到你。”

  宋风晚笑了下,说来时间也快,放了暑假,就升大二了。

  “许小姐最近在忙什么?”余漫兮看向一侧的人。

  “天气好,出去玩了一圈。”

  “我看到你的朋友了,和男朋友?”宋风晚这个问题,惹得后面紧跟着的四个男人,齐刷刷看向京寒川。

  某人信步走路,面不改色。

  “不是,那是我弟弟,我还没男朋友。”许鸢飞心脏悬吊起来,莫名紧张。

  想着京寒川有女朋友,他和自己靠得那般近,实在说不过去。

  “哦……”宋风晚尾音拖得很长,笑得有那么点不怀好意。

  “你们关系好像很好,定期都会出来聚会?”许鸢飞笑着岔开话题。

  “没事会聚。”

  “都会带家属那种?”

  “有的话,肯定带啊。”余漫兮随口回答,只以为她是担心调侃,故意寻了别的话题。

  许鸢飞此时就懵了。

  她和这群人一共吃了两次饭,傅沉与宋风晚虽没对外公开,她也猜得出来,京寒川却一直只身一人,也没人提过他有女朋友什么的。

  而余漫兮这回答就是说,他有的话,就会带出来。

  但是她弟弟分明说有女友,他也不会胡说八道啊……

  她不敢深问,所以彻底糊涂了。

  **

  众人落座后,傅斯年那群工作室的朋友自然紧挨着坐着,已经占据半壁江山,而剩余几人,非常有意思的将空位留给了京寒川与许鸢飞。

  许鸢飞没了办法,只能紧挨着京寒川坐下。

  因为是祝贺傅斯年与余漫兮乔迁,自然会有推杯敬酒的时候,大家都很熟了,也不存在劝酒一说,意思一下就好。

  开始上硬菜的时候,许鸢飞瞧见服务员端上一盆龙虾,眼睛都直了。

  蒜蓉、香辣、麻辣……几种口味混合,光是闻着都让人食指大动。

  余漫兮怀孕后,吃东西非常小心,她本身就爱吃辣,但又怕刺激肠胃,忌口一段时间,没想到过了一周多,吃辣反而更厉害,不过龙虾什么的,她爱吃,却不敢贪吃。

  傅沉本就不多,几乎都偏头在和一侧的段林白说事儿,瞧着一侧的宋风晚准备戴上手套,从她手中扯了手套,“我来吧。”

  “好。”宋风晚下意识看了眼餐桌上的众人。

  其实在座的对两人关系都有数,心照不宣罢了。

  “你慢点儿,别被扎了。”宋风晚馋得吞了下口水。

  “你别担心他了,他自小就被亲姐训练出了一身本事,处理龙虾螃蟹,那是一把好手。”段林白憋着笑。

  傅妧爱吃螃蟹众所周知。

  “嗳,我和你说个好玩的,你肯定不知道,傅三和他姐夫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啊……唔!”段林白刚要说话,傅沉直接拿起他盘里啃了一半的鸡腿,堵住他的嘴。

  “吃你的东西!”

  “唔——”段林白冷哼。

  “第一次见面怎么了?”宋风晚好奇心已经被勾起来了。

  “没事,吃虾。”傅沉怒瞪某人一眼,示意他闭嘴。

  而另一边的许鸢飞则盯着龙虾,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吃。

  剥龙虾实在不是件优雅的事,她在家,曾经吃得满手是油,就连小臂都是油星,此时京寒川在,她得注意形象,咬了咬牙,一个劲儿吃着面前一碟凉拌黄瓜。

  京寒川却动作优雅的戴起一次性的塑料手套,龙虾转到他面前,取了几只放在盘里。

  他平时在家一直做饭,处理龙虾,去壳动作也优雅,许鸢飞余光瞥着他,心底暗想,回去之后一定要叫个外卖,吃他个三四斤小龙虾才行。

  他拨着龙虾,时不时和傅斯年聊几句,虾肉沾了酱,放在白色小骨碟里,他却没动。

  直至他拨了十几只龙虾,摘了手套,擦了手,居然不动声色的将骨碟推到了她那边。

  许鸢飞傻了眼,此时大家都在交谈,似乎没人注意到她这里。

  “……”她看向京寒川。

  “不吃?”

  许鸢飞想拒绝的,可是这诱惑实在太大,她红着脸说了声谢谢。

  拿着筷子,夹着虾肉,吃得小心翼翼。

  她吃得很慢,小口嚼着,就好似吃得不是什么虾肉,到嘴里都不知什么滋味儿,分明是辛辣味儿,嘴里却泛着股甜味儿。

  胸口像是有小鹿角在不停顶撞着,心若擂鼓,攥着筷子的手心都微微发烫。

  “你手伤了,别剥虾比较好,容易感染。”京寒川低声丢了句话。

  许鸢飞方才张弓搭箭,手心有点划伤,破皮没流血,她也没那么娇弱,压根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他注意到了。

  这心里又甜又涩,他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

  她犹豫着,还是瓮声瓮气说了句,“您很细心,做您女朋友应该很幸福吧。”

  “他们说和我谈恋爱要人命,没人敢踏进我家的门。”京寒川随口一说。

  “你没女朋友?”她顺势而问。

  “你觉得呢?”京寒川没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但是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许鸢飞咬了咬唇,低头忍着笑。

  京寒川在这种事上应该不会说谎的,他也没必要骗自己。

  她此时心底就像是做了云霄飞车,直接荡到了天际。

  许尧,你这小子,你给我等着。

  京寒川不知所以,不明白她为何忽然就笑了,自己好似也没说什么吧。

  ……

  不过聚会结束后,傅斯年的几个朋友要找地方去唱歌续摊,自然有人要去,有人不去。

  “时间不早了,我要早点回家,就不陪你们了。”许鸢飞笑着与众人道别。

  “你不是没开车?怎么回去啊?”余漫兮目光落在京寒川身上,“六爷也要回去,要不让他送你?”

  “不用,我们不顺路,我叫了车,已经在会所门口等着了。”许鸢飞不待京寒川开口,与众人打了招呼,就小跑起来,直奔会所大门。

  段林白伸手抵了抵京寒川的胳膊,“嗳,为什么不让你送啊,人家小姑娘是不是不待见你啊?”

  “你说你撩什么啊,人家或许根本不喜欢你吧。”

  “女生说不顺路,就是变相的拒绝,就是不想让你送,啧——六儿啊,你自作多情了吧。而且她明确和谁说了,你们就是主顾客关系。”

  京寒川看了他一眼,“可惜我针线活儿不好。”

  “什么?”

  “不然就能穿针引线,把你嘴巴缝起来了。”

  段林白立刻乖乖闭上嘴巴,我去,人家小姑娘不喜欢你,你冲我撒什么气啊。

  “六爷,要不要……”京家人低声询问,那意思分明是在问,要不要跟出去。

  “不用。”人出现就行。

  而此时许鸢飞已经跳上了自家的车,司机是个四十多的中年男人,“小姐,您这是在玩火。”

  “不至于吧。”许鸢飞几乎可以确定京寒川没女朋友,心情也好了许多。

  “若是被老爷知道,怎么交代啊,别说你们现在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就是在处对象,他也肯定不同意。”

  “可以偷户口本啊。”许鸢飞半开玩笑的说。

  司机大叔悻悻一笑,小姐是不是小时候被砸一下,脑壳坏掉了。

  ------题外话------

  三更结束啦~

  最近小龙虾好像下市了,好想吃呀~

  吼吼,今天的小剧场不是傅宝宝,是三爷小时候的一段趣事,哈哈。

  **

  小剧场

  傅妧生得虽不算绝美,气质却极佳,追她的人不少,偶尔她为了挡去一些烂桃花,会让傅沉假扮她儿子。

  傅老从不让子女以他名义出去招摇、搞特权,所以那时极少有人知道她是傅老的女儿,她和傅沉两人长得像,那时人结婚都很早,假扮母子忽悠人也屡试不爽。

  傅沉一开始不乐意,不过迫于亲姐淫威。

  *

  直至傅妧认识了沈侗文,秘密谈着恋爱,傍晚沈侗文送她回家。

  到了距离大院不远的路口,两人还站着说了一小会儿话。

  傅沉那时刚放学,隔着很远就看到自家姐姐垂着脑袋,红着脸,似乎很为难得一直低头踢着地上的石子。

  他那时太小,还不懂什么叫做少女怀春的羞涩。

  盯着沈侗文,心想:

  这个长得倒是斯文,没想到也是个死缠烂打的不要脸东西。

  他心底想着要救姐姐与水火之中,

  小跑过去,拉住傅妧的手,“妈,你怎么没去接我放学!”

  傅妧傻了,沈侗文更是风中凌乱……

  后来碰面,自然数度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