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沉生日不在休息日,流四起的时候,宋风晚还去上了两节课。

  此时事情已经在学校传开,各班辅导员都在群里发了消息,让大家不要以讹传讹,传播谣,饶是如此,学校里流蜚语也没消停过。

  甚至一个宿舍的胡心悦和苗雅亭都被攻击了。

  辅导员和老师都找宋风晚谈过,旁敲侧击问了些事情,无非是询问网上消息的真实性。

  富家千金、涉毒、交往数男……

  许多次结合在一起,难免令人滋生出许多遐想。

  隔天就是傅沉生日,宋风晚彻底取代江风雅,成了大家攻讦讥嘲的对象。

  饶是如此,江风雅似乎还不满意。

  “……你的消息已经完全被覆盖了,宋风晚成了替死鬼,我也是没想到那丫头在外面这么会玩。”孙公达看向对面的人。

  孙公达此刻心底还以为孙芮藏毒被抓与宋风晚脱不了干系,所以江风雅提出拉她出来挡枪,两人一拍即合。

  “这样还不够。”江风雅伸手摸了摸肚子,想着明日傅沉生日,自己就能名正顺站在傅聿修身边,还有点莫名亢奋。

  “还不够?她已经声名狼藉,居然都不反抗,到现在连一则澄清消息都没有。”孙公达刷着新闻。

  “严家可是上市公司,被她拖累得股票都跌了不少,你手里有这种猛料,怎么不早点拿出来?”

  “她现在连宿舍都不敢出,这丫头之前怼我的时候,别提多嚣张了,她如果有能力解释,也不会拖这么久,拉这么多人下水,真是个祸害。”

  ……

  江风雅一直觉得宋风晚可能有什么私下交往的对象,但她毕竟不是职业狗仔,能抓拍到的信息有限。

  原本是想等她顺利上位再伺机把东西交给傅家,趁机割裂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此时情况特殊,只能拉她出来挡枪。

  “明天就生日宴了,你还想做什么?”孙公达看向江风雅。

  江风雅淡淡笑着,没说话,眼底狰狞,目露凶光。

  *

  傅沉生日当天

  礼服鞋子,早在几天前傅沉就送了过来,生日宴晚上六点半举行。

  她下午没课,她和苗雅亭出去洗了个澡,回来的时候,还有说有笑,还没到宿舍门口,就瞧见门口围拢了不少人……

  都是在对里面指指点点。

  “怎么回事?”苗雅亭胆子小,当即脸色就有些不大好。

  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争执声。

  “……这个真的不是我们宿舍的?”

  “东西是从你们宿舍搜出来的,你还狡辩?肯定就是你们宿舍其中一个人的,说吧,到底是谁的?”宿管阿姨的声音。

  “不好意思,让一下。”宋风晚挤开人群。

  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自己桌上放着一个电吹风。

  京大宿舍都是旧楼,为了避免发生火灾,禁止使用大功率电器,电饭锅,烧水壶,电吹风都是完全禁用的,所以大冬天接热水,也得跑到楼外的打水房……

  也因此学校宿管阿姨每个月都会抽查宿舍,检查违章。

  “你们是这个宿舍的吧。”宿管阿姨看向两人,指着宋风晚床位,“这是谁的床位。”

  “我的……”宋风晚手中还提着换洗衣服和澡篮子,也是有点懵。

  “这东西是在你这里搜出来的,是你的吗?”

  “不是。”宋风晚摇头。

  “我会打电话通知你们辅导员,你们三个都给我去宿管处!”宿管阿姨拿着电吹风就往外走,门口的人一哄而散。

  “真是够倒霉的。”电吹风这类的东西,不少宿舍都会偷用,买小功率,只要不被发现都没事。

  “谁不知道宿管阿姨逢周三查宿舍啊,都不知道把东西收好了。”

  “如果被处分,她明年奖学金肯定没戏,今年她差点就能申请国奖了。”

  ……

  宋风晚刚回宿舍,连手机都没来得及拿,头发湿哒哒的,站在宿管处,心情复杂,两个宿管阿姨正在翻看资料卡,查询她们的学院班级。

  “东西都搜出来了,居然还不承认,春秋干燥,是火灾高发的季节,学校早就下了通知,不许私拉电线,不许使用违章电器,你们还顶风作案?”

  宿管阿姨指着桌上的东西,“老实说,这到底是谁的?要死不承认,这时候别弄什么姐妹情深了。”

  “没人站住来,你们三个都要背处分,这是要跟着你们进档案袋的,还是说着东西,是你们凑份子买的?人人有份?”

  ……

  宿管阿姨一番软硬兼施。

  “阿姨,真不是我们的。”苗雅亭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眼眶通红。

  “你哭也没用,这东西在你们宿舍发现的?和你们还能没关系?它是自己长了腿跑进去的?”

  “难不成还有人故意把东西塞给你们?”

  “你跟我演电视剧呢?”

  胡心悦咬着牙,“谁说不会有人陷害我们啊?”

  宿舍一个楼层一大串钥匙,如果有人说钥匙没丢,借钥匙开门,那就是一整个楼层的锁都能开。

  “行了你,就属你嘴最硬!你再这么大嗓门冲我吼试试?”

  很快美院国画班与设计班的辅导班就来了,了解事情经过也是觉得难以置信,但是东西确实是从宋风晚宿舍搜出来的,按规定必须有人承担责任。

  “这件事你们如果没人站出来承认,我就直接报到你们院里,让你们领导下来处理,你们三个人谁也逃不掉。”

  “你们别傻站着啊,宋风晚,这东西是从你桌下搜出来的,你怎么说?”辅导员看向她。

  “学姐,真不是晚晚的。”胡心悦本就是直脾气,都要憋疯了。

  这东西不属于他们任何一个人,自然没人肯站出来,所有三个人都被叫到了院里的教务处。

  千江一直都是暗中守着宋风晚,女生宿舍他也进不去,只看到宋风晚一群人又去了美院行政楼,具体发生了什么也无从知晓。

  还以为是普通处理什么事情。

  *

  这一过去,就是两个多小时,四点多一群人才从行政楼出来。

  宿舍里没监控,三人狡辩也是徒劳,最后让他们回去了,说是写检讨书,关于处分问题,院里会进行研究。

  回到宿舍,苗雅亭趴在桌上,就开始低低抽泣,莫名其妙被骂还要被处分,委屈又难受。

  “晚晚,这绝对是陷害,咱们宿舍有什么,我们心里不清楚吗?”胡心悦气得身子发颤,“还写什么检讨书啊?我们有什么错?”

  宋风晚拿着纸笔,动身去宿管处。

  因为东西是在她那里搜出来的,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她的东西,还连累了整个宿舍,让她拿了东西,去宿管处写检讨。

  “晚晚,你还真去啊?你今晚不是要去参加生日宴吗?”

  “我今晚交不出检讨,连宿舍的门都出不去。”

  她基本可以确定这件事是谁干的,手段拙劣,甚至有些幼稚,可那又如何,就是这么致命。

  “那些老师都不听我们解释。”胡心悦都急死了。

  “东西是从我们宿舍搜出来的,这东西又是违规行为,我们狡辩不认也正常?人家相信眼前的证据也是理所当然。”

  所以宋风晚才说手段很拙劣,却很致命。

  她拿着东西进入宿管处的时候,只有一个值班的阿姨在,正在看电视,瞧她进来,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你坐那里。”

  “是不是觉得很委屈?”

  “这东西不管是不是你们的,是在你们那里发现的,这事儿我们也只能公事公办。”宿管阿姨也有孩子,看这些小女生可怜凄惨,也是于心不忍,“使用这些真的很危险,学校之前因为这些事,出了好几次火灾。”

  “我知道。”宋风晚咬着唇,她是真的憋屈,此时却半点办法没有。

  “喝点水,吃晚饭了没?”

  “还没。”她哪儿有心思吃东西。

  “那你抓紧写吧,弄完去吃饭。”宿管阿姨叹了口气。

  宋风晚抓着笔,面对格子纸,心头情绪翻涌,她压根没做错什么,莫名其妙就要写检讨……

  她在宿管处坐了一个个多小时,此时时间已逼近晚上六点,宿管阿姨看她一个字都没写,迟疑片刻,“行了,你回去吧,出去吃点东西,这检讨明天再说。”

  “谢谢。”

  宋风晚心底实在难受。

  她出去的时候,打开手机,傅沉消息接踵而至。

  还没收拾好?什么时候去接你?

  衣服还合身?

  还在忙?怎么不回信息?

  ……

  还有许鸢飞的几个电话,无非是问她,怎么还不来甜品店,约好下午做蛋糕给傅沉做生日礼物的。

  她盯着手机屏幕,眼前出现一层水雾,手机上的字幕都变得虚浮花白,她第一次明白,什么叫百口莫辩。

  她一边往楼上走,一边给许鸢飞打电话致歉。

  “……你没出什么事吧?害我担心了一个下午。”许鸢飞此时还在甜品店,还在等宋风晚过来。

  “没事,谢谢,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宋风晚心底委屈,说话也显得不太自然。

  “晚晚,你真没事?”许鸢飞听出她情绪不对劲。

  “没有啊,挺好的。”

  “那你今天打算送什么给三爷啊……”许鸢飞以为她心情不好,特意笑着追问。

  宋风晚支吾着,此时正走到楼梯拐角处,只瞧着迎面有人影走来,下意识要避开,殊不知那人居然挡在了她面前,宋风晚刚想抬头看清来人,那人忽然狠推了她一下,她身子往后仰。

  本以为会撞到后侧的墙壁,但她忘了,楼梯拐角处都有小的储物室,平素是打扫阿姨用来堆放清扫工具的,门没上锁虚掩着,她整个身子撞进去。

  脑袋磕在拖把柄上,再回过神,门被人猝然关上,然后她听到了清脆的落锁声。

  “喂——喂——”宋风晚手机飞了出去,里面漆黑一片,只有从门缝处透进的微光,却不足以照亮整个储物间。

  她往后推一步,提到水桶,怦然作响。

  许鸢飞正和她打着电话,忽然听到对面一阵响声,手机都没挂断,她当即心头一跳。

  她立刻翻找傅沉的电话,可是她此时才惊觉,自己压根没有傅沉的联系方式,此时找别人查,也需要花费时间,而且傅沉肯定不止一个电话,肯定有对熟人联系的特定号码,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京寒川……

  京寒川此时正打算出发去生日宴,接到许鸢飞的电话,还有些诧异。

  她从未主动找过自己。

  他略微清了下嗓子,“喂——”

  “六爷,您能把三爷联系方式给我吗?”

  “什么?”京寒川蹙眉。

  “我这里有急事,晚晚可能出事了。”

  “具体什么事?”

  许鸢飞粗略说了下。

  “我联系傅沉。”

  “那行,你快点,我感觉不大好。”

  “嗯。”

  京寒川给傅沉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在宋风晚宿舍楼下了,仍旧在楼后竹林,老地方等她。

  接到电话,心头一跳,根据千江消息,宋风晚四点回了宿舍,在宿舍还能出事?

  他踹开车门,直接下车,就往宿舍楼前门跑。

  “三爷?”十方急忙追出去,连车子都忘锁了。

  **

  此时生日宴会现场

  傅沉这个主人家虽未到,却已来了不少人,江风雅今日穿着一身香槟色的礼服,一出场就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而她手机震动着。

  事情成了。

  江风雅笑容婉约大气,站在她身侧的傅聿修即便穿着精致,也难掩寡淡之色。两人刚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她上次这般受人瞩目还是宋家认亲宴,但时候大多是讥嘲的,这次他们是羡慕了……

  她要的就是宋风晚今天彻底来不了,其实那地方关不了她太久,她就是让她吃点教训。

  今天出了这么多事,被处分,被责骂,又被关,此时外面还流满天飞,就连傅斯年都被牵连进去,一屁股脏东西没擦干净,她哪里还有心思来这里搅局?怎么还有脸过来?

  她就是害怕宋风晚一旦过来,那臭丫头多厉害,她是见识过的,指不定会生出什么变数,因为今晚是她的大日子……

  谁都不能挡她的路。

  ------题外话------

  大学里,有些学校对违章电器处罚还是很严格的,所以手段粗劣,但是十分奏效……

  不过今晚确实是她的大日子,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