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宴会现场

  江风雅出现的时候,傅妧恰好距离门口极近。

  “姑姑。”傅聿修心情一直非常复杂。

  “嗯。”

  傅妧今天穿着绛紫色长裙,将她衬托得高贵典雅,从容婉约,只是江风雅迎上她的目光,还是难掩惧色,她之前说得话过于狠绝,一度成为她的梦魇。

  “阿姨好。”她硬着头皮喊了一声。

  傅妧点头算是应了声,“我去找一下你三叔,宴会都要开始了,怎么人还没到?”

  “三叔之前从老宅出去,说是去接人了。”傅斯年走过来,余漫兮走到他身侧,她此时孕肚已经非常明显,没穿礼服,简单的家居服。

  同样是孕妇,余漫兮是正常状态,江风雅就显得过于花俏突出,完全不像孕妈。

  “什么人也该接到了吧。”傅妧笑着,还伸手摸了下余漫兮的肚子,“你这孩子怀孕就很乖,出生后肯定也省心。”

  都怀有身孕,傅家态度却截然不同。

  不多时,段林白就到了,京寒川走的是后门,几人在休息室碰头,今日主角是傅沉,某浪浪居然穿得花枝招展,弄了一身粉色西装。

  “这女人怎么还到处交际上了,真以为自己已经是傅家少奶奶了?”段林白趴在二楼栏杆上。

  “就连小余这个正牌少奶奶,都没她张扬。”

  “傅三这家伙去哪儿了,这眼看着就六点半了,这么多人都来了,他这个主角呢?”段林白看到乔西延进门,“看吧,大舅子都到了。”

  他叨叨说了半天,却不见身侧的人搭理自己,“寒川?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你有点吵。”

  “……”段林白气闷。

  **

  另一侧

  傅沉与宋风晚已经坐车已经在去生日宴的路上。

  “吓着了?”傅沉伸手搓着她的手指,冰凉入骨。

  “还好。”宋风晚是心有余悸。

  方才那人力道很重,将她推进去的时候,里面空间狭小,墙边地上全部堆放着洒扫工具,空间似乎只能容下三四个人,举步难行,她只能不断拍门,希望有人来搭救自己。

  此时恰好是饭点,虽然宿舍楼里人不多,但宿舍隔音效果总归不太好,加之她拍门动静很大,很快就引起最近宿舍女生的注意。

  她找了半天,才发现有人被关在了楼梯隔间。

  “同学,门被锁了!”那个女生扭了几下锁,发现并没什么用。

  “麻烦你找一下宿管阿姨。”宋风晚手按在门上,“谢谢你。”

  “你等着哈。”女生趿拉着拖鞋,匆忙往下跑。

  此时傅沉已经冲到了宿舍门口,可是这里进入需要刷卡,此时恰有女生回来,他想都没想,就准备跟着进去。

  “先生!”宿管阿姨通过门口的监控,看到傅沉,急忙冲出来拦住他,“这里是女生宿舍!”

  “我知道,我女朋友出事了,我想进去看一下。”

  “你女朋友?”宿管阿姨打量着他,“她是哪个宿舍的?叫什么?”

  穿得一身西服,看着也像是正派人士,怎么随便闯女生宿舍?

  “……”傅沉此时心焦,只想确认宋风晚是否出现意外,就在他被阿姨拦住的时候,有女生冲下来。

  她还穿着睡衣,看到有男人在,还有些诧异,也顾不得许多,“阿姨,那边有人被锁在楼梯隔间里了。”

  “什么?”宿管阿姨一脸懵,“那地方从不上锁的。”

  “对啊,就有人在里面,您快去看看吧。”

  “你等着,我去找钥匙。”宿管冲到办公室之前,还看了眼傅沉,“这位先生,你最好现在出去,不然我会报警的。”

  傅沉看了眼那个女生,“你说有人被锁的隔间在哪儿?”

  “就左边楼梯上去,二楼拐角。”

  傅沉此时哪里还顾得上阿姨的警告,已经小跑冲了过去。

  “嗳——”宿管阿姨着急上火,还得低头翻找钥匙。

  傅沉三步跨作两步冲到楼梯隔间,十方再想跟过去的时候,就被宿管阿姨拦住了,“你们怎么回事啊,进去一个就算了,你也往里冲,你给我滚出去。”

  “不是,阿姨,我……”十方指着傅沉消失的地方。“我们是一起的。”

  “我知道你们是一伙的,女生宿舍都敢闯,都疯了!”宿管阿姨急着救人,生怕宿舍楼里出什么意外,“你等着,我回头再和你算账。”

  傅沉冲到哪里是,隔间很安静,“晚晚?”

  宋风晚知道有人来搭救,自然不会再费力气叫喊。

  “三哥?”宋风晚心头狂跳,陡然窜起一丝火苗,眼眶有点热,委屈得声音发颤。

  “你别怕。”傅沉看了一眼铁锁,又打量着木门。

  “我没事。”

  此时宿管阿姨已经冲了过来,可是试了几把钥匙,均打不开锁。十方跟在后面,默默将地上手机捡起来,手机屏幕都摔裂了。

  “钥匙怎么都不对?”阿姨拧眉,“我打电话给维修处,找开锁师傅。”

  傅沉却拧着眉,等人开锁,时间太长,他等不及。

  “晚晚,你那里空间大吗?”

  “什么?”

  “我要踹门会不会碰到你。”

  宋风晚往后挪着,黑暗中只能估摸出大致距离,碰得里面东西叮当作响,“应该没问题。”

  宿管阿姨摸出手机,准备找人来开锁,猝不及防,听得耳边传来一声巨响……

  身侧这个穿着一身西装的男人,手中还拿着佛珠、温润如玉的男人居然抬脚踹门了?

  门是木质的,他狠踹一下,门锁松动,已经有崩裂的迹象。

  他深吸一口气,抬脚又是狠狠一下。

  “嘭——”门撞到后面墙上,吱吱呀呀,摇摇欲坠。

  十方站在边上都傻了眼。

  说真的……

  跟了傅沉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家三爷行事如此简单粗暴。

  这姿势……

  有点狠啊!

  宋风晚身子紧贴在隔间后面,傅沉每踹一下,她的心都跟着震颤,直至门猝然打开,灯光闯入,将整个隔间照亮,她眼眶才倏然泛红。

  “三哥……”

  她声音很软,哽着嗓子,喊得有些嘶哑。

  傅沉逆着光走进来,脸部轮廓藏在暗处,昏沉晦暗,眼底灼然,像是有火苗在窜动……

  “你这小伙子是要吓死我啊!”宿管阿姨长舒一口气,此时已经有不少学生在查看这里的情况。

  “这个同学,你快出来,怎么跑到这里面去了……”宿管阿姨也跟着长舒一口气。

  宋风晚刚抬脚就踢到了脚侧的一个水桶。

  “别动,我进去。”隔间狭小,傅沉几乎是弓着腰进去的,两人之间还有半人距离时,宋风晚已经扑过去,撞进了他的怀里。

  “我来了,没事了……”

  傅沉不知如何安抚她,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别怕。”

  怀抱温暖熟悉,宋风晚伸手搂紧他的腰,今天一下子发生了太多事,她此时没法和傅沉一一细说,只觉得委屈憋闷,眼眶隐有红意。

  “我们先出去。”傅沉半搂着她出了隔间。

  宿管阿姨这才看清里面的人,“怎么是你啊。”

  下午搜出违章电器,一个宿舍都不承认,现在被人锁在隔间,谁都会觉得,这可能并不仅仅是个巧合,宿管阿姨眉头拧紧,干这种事的只能是学生,谁如此大胆,敢在学校这么妄为?

  几人到了宿管处,宿管阿姨问了下事情经过,宋风晚当时并没看清那人的样子,所以并不能指认出什么。

  “那这件事还是要报到学校里……”宿管阿姨话音未落,傅沉就开口了。

  “报警吧。”

  宿管阿姨怔了下。

  毕竟是学校发生的事,涉及学生和学校荣誉,报警的话影响太恶劣。

  “如果今天晚晚出了意外,那就是故意杀人,您觉得这件事可以学校单方面处理?”傅沉挑眉,“况且下午的事情应该也不简单,那把锁虽然毁了,但是连同那个吹风机,一起如果交给警方应该能检查出什么……”

  无非是取证采集指纹之类的。

  学校寻常就是出现偷盗行为,基本都是赃物在哪儿,就认定谁是小偷,谁会用什么物证鉴定。

  “我们宿舍楼里几百名女生,这个……”宿管阿姨有点懵。

  “这样一个人留在宿舍,对所有女生的人身安全都是隐患,我想这件事所有女生都愿意配合,除非那人心虚不敢。”

  这件事上傅沉不打算退步。

  “是啊,这次把人推到隔间关起来,下回把人推下楼怎么办!”胡心悦和苗雅亭也从宿舍跑过来。

  宿管阿姨点头,“是该报警,我也要和学校汇报一下这件事。”

  ……

  从宿管处出来时,已经逼近六点半了。

  “还过去吗?我陪你回我那里休息,顺便叫医生给你检查一下。”傅沉打量着宋风晚。

  “我没事,你的生日宴,都准备这么久了,干嘛不去。”宋风晚咬牙,“再说了,你这个主人家不去,你让那么多人怎么办?”

  “本来就想和你两人过生日,没人比你更重要。”傅沉没想过江风雅会在宿舍里惹事,毕竟女生宿舍很私密,外人极难进入。

  宋风晚冲他笑了笑,“有人不想让我去,怎么能让她如此称心如意,况且你不是还为她准备了一场大戏?”

  “想看?”

  “嗯。”

  “那我们走。”

  “我要不要去换身衣服?”宋风晚还穿着中午洗澡后换的裙子,此时已染上一点污渍,谈不上干净整洁,“待会儿估计会有一场恶战,我这样可以?”

  “不用……”傅沉牵着她的手,“我将是你最好的盔甲。”

  男人手心热量点点传来……

  如斯温柔,像是能温暖她的一生。

  **

  生日宴定在晚上六点半,中途江风雅还去补了个妆,饶是化妆师叮嘱,让她尽量别化妆,她还是想以最惊艳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家都提前抵达,眼看着时间已过,主角居然还没登场,傅家人都端坐在角落,不惊不动,宴客厅内的人虽然有些躁动,也不太敢催促,只能私下议论是不是出什么意外了。

  “妈,老三怎么还不来?这小子不喜欢这种场合,不会逃了吧?”傅妧看了眼腕表,这都不快七点了,一直吊着这些宾客不大好吧。

  “急什么?”老太太喝了口热茶,纹丝未动。

  此时等在酒店外的记者,也开始浮躁……

  他们今晚最想拍的,除却江风雅,就是傅三爷和宋风晚,一个是宴会主角,一个是当今绯闻女王,可是守了几个小时,居然一个都没出现。

  也就在众人以为今晚拍不到大新闻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在酒店门口,由保安拦着,他们只能隔着数米远架着机器拍摄。

  率先下车的是十方和千江。

  “三爷可算来了。”记者长舒一口气。

  傅沉下车后,并没直接步入会场,而是等在车边,弯腰似乎和里面说了什么,伸手进去。

  众人镜头下,只瞧见一双柔嫩的手指落在他手心,所有人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早些就得到小道消息,说三爷可能会公开另一半之类的,难不成是真的?所有人心脏揪起来,屏住呼吸,等着那人出现,只是等宋风晚小脸出现在镜头内,记者有些懵逼了。

  怎么是她?

  有些记者甚是错愕得没来得及按下快门。

  心底思忖着,这两人关系可真好,宋风晚此时名声狼藉,还能让傅沉亲自接她,排场真大。

  “今晚来了很多记者。”宋风晚此时看到那么多镜头,有些庆幸,没听傅沉的话,还是回去把衣服换了。

  “嗯。”傅沉低声回答。

  “幸好我换了衣服。”

  “你穿什么都好看。”

  宋风晚心底清楚,这不过是情话罢了,心底听着还是甜丝丝的。

  “就这么大张旗鼓进去,我有点紧张。”她深吸一口气,冰凉的手心俱是细汗。

  “怕什么?反正天塌了还有……”

  “你顶着?”

  傅沉道,“还有我爸妈。”

  宋风晚倏然一笑,心底的紧张情绪稍显舒缓。

  众人震惊错愕之际,原想着傅沉就是绅士的扶她下车而已,殊不知……

  宋风晚下车后,两人的手就特么……

  扣在一起了!

  十指紧扣还可以?

  居然真的拉小手了?这是什么鬼畜操作?

  这是一个叔叔对晚辈应该做的事?

  门外的记者风中凌乱了,看着两人进入会场,前面接待的人也是一脸懵的领着两人往宴客厅走。

  “三爷到了。”傅沉车子刚停在门口,消息已传到了室内。

  最紧张忐忑的莫过于江风雅,因为她知道傅沉素来不喜欢自己,甚至说出生理性厌恶这种话,“聿修,你说我送的礼物,三爷会喜欢吗?”

  “嗯。”傅聿修整个人的心脏也悬起来,因为他实在不知傅沉要搞什么。

  “我们去门口接一下吧。”江风雅有点心急。

  傅家人对她态度不冷不热,她都不敢往边上凑。

  “宋风晚也来了。”又有消息传来。

  江风雅心头一跳,她居然来得这么快?不过她思量着事情进行到这一步,宋风晚是怎么样都无力回天了,今日是她的大日子,也是她耀武扬威。

  思及至此,她强压住狂跳的心脏,下意识挺了下腰杆,伸手挽住了傅聿修的胳膊,努力让自己保持最灿烂的微笑。

  就在宴客厅的门打开,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自然是傅沉,而后才看到跟在他斜后方的宋风晚,在他衬托下,她显得有些娇小,随着两人走来……

  此时两人并未拉着手,宋风晚手心都是冷汗,特意去洗了下手,她之前只听段林白说起,今日邀请了多少人,多么热闹,此时见到才明白,几乎京城数得上的,都聚在这里了。

  她深吸一口气……

  “三叔。”傅聿修已经带着江风雅走到他面前。

  ------题外话------

  马上就到你们最期待的地方啦,吼吼~

  留投票不要停哈,今天还有更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