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没反应过来,只瞧见一个中年妇人一把揪扯住江风雅头发,嘴里骂骂咧咧。

  “你这臭丫头,我们江家供你上大学读书,你居然把你爸送到牢里,你良心被狗吃了。”

  “现在攀上高枝儿,就想把我们一脚踹开,还特么给我们几万块钱,就想打发我们,你想得美!”

  “你这白眼狼,我打死你!”

  这妇女臂力很大,江风雅只能任她揉捏,头发被揪扯着,脸上也挨了几下,被指甲抓挠得尽是血痕。

  警察过去劝架,也没把人拉开。

  “我教训孩子,不用你们管,这是我们的家事!”妇女叫嚣,显得很张狂,显然没什么法律常识那种。

  江风雅无力招架,就连说话力气都没有,只能不断挣扎。

  这场面和傅仲礼暴虐孙公达的还不同,这完全就是泼妇扯皮,就连警察去劝架,都难免被抓挠了几下。

  傅家人就在不远处,看到这情形,也是一愣一愣的。

  宋风晚扯着傅沉的衣服,“这些人你从哪儿找来的?”

  “什么我找来的?只怪她最近太高调,被这些人盯上了而已,我不过稍微利用一下。”傅沉抬手帮她拢了下衣服。

  等两拨人被拉开,江风雅礼服早就被扯破了,一个警察脱了衣服给她裹着,这脸都抓花得不能见人,胳膊大腿也都是各种抓掐的痕迹。

  青紫斑驳,甚是吓人。

  “都冷静点,就算是家事也不能动手啊!”翟队长摸了摸手背,卧槽,他都被抓了一下。

  “大家都来看看,就这个女人,跟她妈一样恶毒,他妈当年就是怀着别人的种,嫁到我们家的,害我们给她养了十几年便宜女儿,现在好了,人家飞黄腾达,就一脚把我们踹开了。”

  “这次要不是在电视上看到新闻,我们都不知道,她已经混到京城了。”

  “我们就是想来祝贺她而已,她居然报警把我们都抓了,你说这女儿是不是丧良心?”

  江风雅气结,“祝贺我,你们分明就是来讹钱的!”

  “讹钱,我们江家养你这么多年,要点钱很过分,你现在穿好的、吃好的,还差那点钱?”那妇人说得理直气壮。

  众人眼观鼻鼻观心。

  看样子都是群泼皮无赖。

  “把自己亲爹都搞进去了,你是有多歹毒啊,现在还把我们也送进去,你知道这些天我们怎么过的嘛,要不是有好心人搭救,我怕是要死在里面了!”妇人叫嚣。

  江风雅气结,“你少胡说八道,我给了你们钱,让你们滚,什么时候报警抓你们了!”

  “警察都说了,有人说我们跟踪敲诈勒索,把我们关进去的,不是你还有谁?”

  “大姑,真不是我!”

  江风雅浑身惊惧发颤,身子隐隐作痛,方才腹部被狠踹了一下,此时开始隐隐作痛,她伸手捂住肚子,面色惊恐……

  “你少给我装,那个……”妇人环顾一圈,目光落在神情呆滞的傅聿修身上,“就是你!”

  “我?”

  今晚接连反转的事情事情太多,一股脑儿的涌过来,他此时还没回过味儿。

  “我跟你说,这臭丫头十几岁就和村里别的男人睡过了,哄着那些人给她买东西,你别以为她是个什么干净玩意儿。”

  “全村里,谁不知道他们母女是出了名的破鞋。”

  “你别给人家当了便宜爹。”

  ……

  傅聿修更加懵逼了。

  他记得那天床上还是有红色……

  难道那个也能是假的?

  “江志娟,你胡说八道!”江风雅冲过去就想撕她,却被后侧的警察拦住了。

  “我胡说,你们去村里打听啊,你是个什么货色,村里谁不知道?你还敢报警抓我,我让你豪门梦跟着一起玩完。”

  这女人显然不是什么讲道理的人,江风雅心底也清楚,但是她此刻也知道,一切都完了……

  她站在原地,脸上的柔弱之色完全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森冷和怨毒,是穷途末路的癫狂,“就算是我又怎么样,你们就是活该,不知满足的一群吸血鬼!”

  “我和你们江家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些年给你们也够多了吧!”

  “你儿子结婚,还让我出钱,你怎么不去死!”

  她声嘶力竭的叫嚣呐喊,那张狂狰狞之色,吓得一屋子的人都心惊肉跳。

  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

  “你这小婊砸……”那妇人试图冲过去。

  “好吃懒做,你和江志强都一样,你们一家人都该死!”江风雅已经没什么可顾忌的,“你再来打我一下看看,你把我孩子弄掉了,我告你杀人!”

  那妇人吓得缩了回去,睚眦俱裂。

  ……

  就在现场一片死寂的时候,傅沉淡淡说了一句,“是我派人抓他们进去的,人……”

  “自然也是我保释出来的。”

  所有人视线集中过去,后背凉浸浸的,这傅三爷绝壁是个魔鬼,他分明是做局,让他们互撕,目的也是很简单……

  借刀杀人,让江风雅身败名裂!

  江风雅身子虚软。

  果真还是玩不过傅沉,太可怕了……

  这个局做得精心漂亮,完全就把江风雅玩弄于股掌之上,这女人遇到傅沉,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啊——”江风雅忽然癫狂闭目,张狂大喊一声,声音尖细得嘶喊起来。

  尖锐的声音,让人听得极不舒服。

  “我就是想过得好一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段林白咋舌。

  “傅沉成功把她逼疯了。”

  京寒川瞥了楼下一眼,知道今晚这出戏要结束了,接下来傅沉估计要狂撒狗粮了,他和宋风晚都要把他家当酒店餐厅了,这狗粮他不愿再吃,擦了下手,准备离开。

  “嗳,怎么走了?不看了?”

  “回家喂鱼。”

  段林白耸肩,低头继续看戏。

  此时傅家那边有了动静。

  “我早就和你说过,靠自己努力,让人刮目相看,我瞧得起你,但踩着别人往上爬,野心太大,贪心不足。”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傅家老太太起身开口。

  “有野心是好事,但是没那个命,就不要奢想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太急功近利,爬得太高的人……”

  “但凡我见过的,下场都很凄惨!”

  这话老太太曾和她说过,但是江风雅显然没听进去,反而一条路走到黑。

  “我当时不是为了羞辱你,说重话,是想提醒你,要走正确的你,没想到,你却一条路走到黑,直到现在,已经没法回头。”

  江风雅冷笑,“反正我输了,你们说什么都行。”

  老太太见她都到了这地步,还没有悔意,无奈叹息。

  江家人欺软怕硬,先前以为是江风雅报警抓他们,还张狂叫嚣,此时听说是傅沉,直接懵逼装死,好似没发生过这件事。

  **

  一群人很快就被警察都带走了。

  江风雅做事干净,就算警方带她回去调查,只要她咬死不认,最多就是关几天而已。

  孙公达在这里也待不下去了,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孙琼华,她正弯腰给老太太倒茶,两人不知说了些什么,和乐融融,他张了张嘴。

  灰头土脸的走了。

  “不好意思,耽搁大家这么久……”傅沉清了下嗓子,这才忙着招呼客人。

  悠扬的钢琴声响起,傅沉和宋风晚相携滑入舞池,跳了第一支舞,一切都好似从未发生过一样。

  和乐平静。

  江风雅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傅家人坐在一处,傅斯年和乔西延正低头交流着什么,两个闷骚的宅男,也不知聊些什么,居然分外投缘。

  傅仲礼和傅妧还一直盯着傅家二老。

  还是对他们瞒着傅沉与宋风晚交往的事情,耿耿于怀。

  “跳舞去啊,盯着我看什么?”傅老咳嗽两声。

  “爸,我还是不适应。”傅妧和宋风晚关系不错,她比自己儿子还小,就跟女儿差不多,莫名其妙成了弟妹,谁能适应。

  “不然怎么办吧,你们想怎么样?”傅老放下水杯,看向面前的人。

  那神情就是耍无赖的节奏。

  傅仲礼无奈摇头,“爸,一把年纪了,小辈都在,您注意点形象。”

  “我能怎么办啊,儿子女儿逼宫啊。”

  众人无语,怎么扯到逼宫了。

  ……

  而另一边,傅沉和宋风晚一舞结束,已经走到了傅家这边。

  宋风晚再度见到傅家人众人也很尴尬,因为称呼一时很难改变,而傅仲礼这群人也紧盯着她,恨不能从她身上看出什么端倪。

  到底是什么,能吸引傅沉?

  “姐,你别看了,晚晚害羞。”傅沉拉着宋风晚,默默将她护在了身后。

  “难怪之前母亲给你介绍那些你都看不上,原来你喜欢啃嫩草。”傅妧笑着调侃,“弟弟,你很闷骚啊。”

  “等大哥回来,我们兄妹几个好好聚聚。”傅仲礼扶着下鼻梁上的眼镜。

  镜片折射的光线,稍显凌厉。

  傅沉淡淡笑着。

  *

  傅家二老走得比较早,宋风晚之后又去警局配合警方调查了一下学校发生的事,直到夜里两点多才出了警局。

  两人还去夜市吃了点烤串,回到云锦首府已是凌晨三点多。

  宋风晚趴在床上,刷了会儿微博才沉沉睡着。

  傅沉在书房处理了一下公司的事情。

  “三爷,四点多了,你还不去休息?”十方跟着他,眼睛都合不上了。

  “你困了?”

  “没有。”他伸手拍了拍脸,“听说江风雅肚子不舒服,被送去医院了,孩子差点流了。”

  “嗯。”

  江风雅名声毁了,这孩子生父到底是谁难说。

  “三爷,公司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您到底在忙什么?”十方哈气连天。

  “早上十点,孙氏召开董事会,要罢免孙公达。”

  “这个圈内都还传开了啊。”十方自然早就收到了消息,只是他们与孙家没什么生意往来,就没放在心上,“您该不会是要……”

  傅沉撩着眉眼看了眼十方,端起手侧的浓茶抿了口,“野草烧不尽,只有连根拔起了。”

  *

  孙公达此时也是彻夜未眠,和自己亲信助理秘书,在商量如何应对难缠的董事股东,虽然公司姓孙,但经过几轮清洗融资,早就不是孙家独大了。

  若是他此时被人赶下台,这辈子就完了。

  就在上午八点,董事局提出了新一任执行官的人选。

  “那群老不死的东西,想扶谁上去?我倒想看看,谁想坐我的位置。”孙公达熬了一夜,眼底俱是红血丝。

  狰狞,目眦俱裂。

  助理怯生生说了个名字,气得他差点掀了桌子!

  “他们家是要赶尽杀绝!一点活路都不给我!”

  “真狠!”

  ------题外话------

  今天四更结束啦,很肥的四章,一万六的更新

  求亲亲抱抱举高高,哈哈

  明天扫尾,江渣渣下场会很凄凉哒~

  五一劳动节,我是真的一直在劳动捂脸

  感谢各位美人儿给月初的打赏和票票,爱你们,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