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617 小别胜新婚,热情如火(2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乔西延是开车过来的,花了七个多小时,途径高速服务区,也是停下抽根烟,吊个精神,他知道汤景瓷跟着宋风晚出去玩了,也没催,就在楼道里等着。

  出门太急,他没带这里的钥匙,听着楼下有车声,透过廊边窗户看下去,就瞧见汤景瓷在和段林白说话。

  那小子太白,一样就认得出来。

  心头很燥。

  所以汤景瓷出现的时候,身体本能驱使,按住她的肩膀,就把她抵在了墙上,不由分说就先吻住了她。

  想她……

  汤景瓷都没回过神,感觉到他的手臂越收越紧,将她狠狠桎梏着,贴着她唇上的灼热,带着刺激的烟草味。

  唇边的热度就像是一团火,燃烧着她的四肢百骸,他身上的气息浓烈,让人目眩神迷。

  他呼吸很重,每一下都带着轻微的喘息声。

  “汤景瓷——”他张着嘴,含咬着她。

  汤景瓷呼吸急促着,“师兄……”

  “我想你了。”乔西延抵着她的额头,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小脸,好像带着电流,窜过她的四肢百骸。

  他声音被烟草熏染得干燥嘶哑,让她觉得呼吸都不是自己的,完全被他夺了去,说话小心翼翼,目光落在他削薄的唇上,只觉得喉咙滚烫,浑身发热。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嗯?”他声音一如既往好听,只是此刻明显带着诱惑性。

  乔西延没问段林白的任何事。

  他心底酸,却也清楚,吃这种无端的飞醋没意义,两人聚少离多,何必把时间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汤景瓷整个人都是晕的,好似在梦里。

  乔西延和她说,吴苏博物馆的工作,还需要三四天才能完成,并没提前和她说会过来。

  “先进屋吧。”他啄了一口她的唇。

  他平时过于严肃冷峻,此时温柔缱绻,像能将人魂儿都勾了去。

  “好。”汤景瓷点头。

  乔西延半抱着她往回走,汤景瓷一打开门,整个身子就被带了进去。

  她就安静趴在他怀里,手指勾勾缠缠的扯着他的腰上的衣服,后来干脆大胆一些,直接搂住他的腰,他身上很烫,腰上的肉出乎意料得结实紧绷。

  汤景瓷浑身都发烫,小脸好像火烧。

  两人刚刚进了屋子,乔西延忽然抬脚,将门直接踹上,不待她反应,就将她堵在了身体与门中间。

  她的心跳已经快破表了,缺氧的窒息感,心脏剧烈撞击着胸腔,浑身的感官都随着他的手指而起伏。

  只是某人不动作,就那么抵着她,轻轻蹭着。

  让人疯狂。

  就在她心焦难受的时候,乔西延忽然偏头,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身子抵住她,将她狠狠按在门上,后背冰凉一片,可是胸口压着的人,身体却热得发烫,冰火两重天,汤景瓷腿发软,伸手扯着他的衣服,只能勉强依附着他。

  许久未见,这个男人……

  热情如火。

  他的力道很重,狠狠研磨,舌尖从她唇边,一点点擦过,小口咬着。

  “唔——”汤景瓷轻吟出声。

  某人像是受了刺激,狠狠咬住。

  心尖轻轻发颤,腿软得完全站不住。

  乔西延手指勾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按向自己。

  严丝合缝,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他好像无师自通一般,舔吸轻咬,亲得汤景瓷浑身虚软。

  两人都不知道亲了多久,直至不能喘息,衣服半开,乔西延才啄着她的嘴,伸手将她衣服轻轻合拢起来,“你最近在躲着我?”

  “没有啊。”汤景瓷还记着他说自己手残的事,心底憋闷。

  “没有?”乔西延再次追问。

  “真没有。”女生有时候就是会嘴硬。

  “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乔西延低声哄着她。

  汤景瓷脑子昏昏沉沉的,哪里还管什么手残的事情啊,趴在他怀来,整个人意识都是混沌的。

  “如果我做了什么事惹你高兴,你要及时和我说。”

  乔西延性子直,女生的心思真的难猜。

  “嗯。”汤景瓷点头,“你吃饭了没?”

  “还没有。”

  “家里还有点东西,我先做饭给你吃。”

  “你会做?”

  “肯定的啊,你先把东西收拾一下,很快就好。”汤景瓷脱了外套,捋起袖子就往厨房走。

  乔西延这才想起,自己行李还在门外……

  待他收拾好东西,站在厨房门口盯着她。

  “你过来怎么不提前说一下,吴苏的事情忙完了?”汤景瓷偏头看他,这时仔细打量他的脸,才发现眼底俱是红血丝,“你最近熬夜了?”

  “想快点过来。”乔西延声音低沉平淡,像是在叙述一件简单不过的事情。

  汤景瓷心跳有些乱,“其实也不用这么急。”

  “39次。”

  “什么?”

  “你说想我的次数。”他们视频时候不会说这些,发短信肯定会腻歪一些,汤景瓷耳根有些热,然后就听到乔西延说,“我也很想你,想早些过来。”

  汤景瓷瓮声应着,心底甜得紧。

  在他吃饭的时候,汤景瓷回屋想要换身衣服,因为身上难免有点烧烤味,她刚进屋,就看到自己行李箱边,放置着乔西延的,紧紧挨着。

  他今晚是要和自己住一起?

  她咬唇,心情复杂而忐忑。

  *

  汤景瓷是先洗澡钻井被窝的,乔西延后面进来,只在腰上裹了浴巾。

  关了灯,黑灯瞎火,两人摸摸索索了半点,汤景瓷被折腾得够呛,奈何某人似乎并没有进入正题的打算。

  等她被弄得浑身热汗,他居然一个翻身,回到了自己位置上,“困不困?”

  困你妹啊,我都被你撩得有反应了?

  你不做了?

  汤景瓷心底那叫一个郁闷,又不能直接叫嚣,说自己多想,只能闷闷哼着。

  “你是不是在期待什么?”黑暗中,男人声音显得越发低沉好听。

  “没有。”她说得斩钉截铁。

  “今天累了,等我调整好状态。”乔西延搂着她,“肯定不会和上次一样了。”

  汤景瓷想起上回某人的几分钟,强忍着笑意。

  两人躺在床上,居然真的纯聊天,说到后半夜。

  宋风晚第二天有早课,在云锦首府吃了早餐,回学校会经过沂水小区,她特意打包了一些早点,给汤景瓷送些。

  她手中有钥匙,打开门直接进屋,反正都是女生,就算她没穿衣服,也不怕什么,可是……

  入目就看到自家表哥,四目相对,一个诧异,一个却淡定自若,“你来干嘛?”

  宋风晚怔了下,“给汤姐姐送点汤包,我不知道你在,没带你的那份。”

  “放下吧。”

  汤景瓷睡眠浅,听到外面有动静,急忙穿了衣服出去,她脖子上咬痕没遮挡干净,宋风晚一看到她,脸微微泛红,“我还有课,先走了,你们忙。”

  “让你哥送你。”汤景瓷咳嗽两声,也觉得有些尴尬。

  “不用,三哥在楼下。”

  汤景瓷一转头,就看到自己昨天换下的贴身衣服在阳台上飘着,脸登时一红。

  臊得慌……

  这男人要不要这么勤快啊。

  *

  傅沉正低头用手机刷着早间新闻,看到宋风晚红着脸从楼道跑下来,钻进车里,还穿着粗气。

  “怎么了?”

  “表哥来了,感觉他俩昨天嘿咻嘿咻来着,太尴尬了。”宋风晚伸手拍打着羞红的脸。

  “你又不是没经历过,羞什么。”傅沉轻笑。

  “那也尴尬啊,而且表哥过来,都不和我说一声。”

  “人家有女朋友,干嘛通知你。”

  宋风晚冷哼着,看样子她再也不是表哥唯一的小可爱了,哎,失宠了。

  “你表哥的事,你们家人知道吗?”

  “还没通知。”

  “让他做好准备。”

  “什么?”

  “他可能会被削死。”

  “没那么夸张吧,二师伯人挺好的。”宋风晚努努嘴。

  “没触及到自己利益时,他对谁都好,要是抢了他闺女,他不会给任何人好脸色的。”傅沉说得笃定,“让你表哥多买几份保险。”

  宋风晚咬了咬唇,不至于吧。

  乔西延心底有打算,等汤望津回京出席设计展,就和他摊牌,但是许多事是无法预料的,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暴风雨忽突而至,远比想得更加汹涌猛烈……

  ------题外话------

  真的千万不要去计划什么事,突发情况太多了捂脸

  三爷:所以提醒他,提前买保险。

  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