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风晚一开始也没注意到新闻,她当时正和母亲视频。

  小严先生正趴在镜头前,啃着玩具,就差把自己脚丫子塞进嘴巴里了。

  “明天傅沉要是没空,让你表哥来接我们也是一样的。”乔艾芸正在收整行李,这次去京城,会多留一段时间,加之京城很冷,棉服装箱,很占地方。

  这次出去,还要带上小严先森,小孩子的东西就非常占地方。

  “傅沉已经说会来接,你又何必麻烦西延。”严望川坐在一侧,并未入镜,却能听到声音。

  乔艾芸是看女婿,越发满意,心疼呗,不想麻烦他。

  严望川却不这么想,傅沉主动请缨要去接他们,干嘛不让他来?

  可劲儿使唤,可劲儿造。

  “你咋怎么爱使唤傅沉啊?”乔艾芸蹙眉。

  严望川蹙眉,是他自己主动提议的,怎么变成他使唤傅沉了?

  反正他是看出来了,乔艾芸心里是向着傅沉的。

  也就是这时候,严老太太拿着冲好的奶粉进了屋,她并未注意到乔艾芸在和宋风晚视频,将奶瓶塞到自己孙子嘴里,小家伙已经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开始吮吸。

  “东西收拾得怎么样?”

  “差不多了。”乔艾芸笑道。

  “你知道网上又出事了吗?”

  “还是我母亲那件事?”乔艾芸对这种流蜚语,完全没放在心上,“这群人也是够无聊的。”

  “不全是这个,我这人不爱看手机,消息不灵通,还是少臣刚才打电话来说,说是小瓷出事了。”

  “小瓷?”乔艾芸收拾东西的手指顿住,“她怎么了?”

  “说她和人胡搞,还怀了孩子,买药打胎之类的。”

  严望川听着,神色凛然,拿着手机出去给乔西延打电话。

  宋风晚此时也切断了视频,方才看到网上确实有这则新闻,而且热度窜得很快。

  就连汤景瓷之前和段林白那点流蜚语都被翻出来,当时是以两人合作,需要见面协商堵住了悠悠众口,这次的绯闻对象居然是蒋二少。

  他在外风评算不得好,但凡与他有牵扯的,多是不好的消息。

  而且确实拍到两人在药店门口滞留的照片,加深了绯闻的可信度。

  这群人真是疯了。

  段林白这边得了消息,除却第一时间让人撤消息,自然是找蒋二少求证事情原委。

  这期间已经很多人来找他了。

  都说他很有本事,居然能泡到汤景瓷。

  还有些有交情的,知道他喜欢宋风晚,说他泡不到人,就把视线转移到人家师姐头上,操作也是很溜。

  蒋二少气急败坏。

  很溜?

  溜你大爷的!

  由于段林白压了消息,此时又是晚上,消息被封锁在国门内,汤望津自是不知。

  *

  汤景瓷睡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手机充斥着各种消息,即便乔西延阻拦,她也肯定能看到新闻。

  加上最近各种事件充斥着,原本好好地设计展,笼罩了一层阴霾。

  大家不关心展出本身,而是将焦点集中在了私生活八卦上。

  当时乔西延正在阳台上和严望川通电话。

  汤景瓷则给段林白发了信息。

  后天展出正式开始,如果还和以前一样冷处理,难保当天会出事,我想明天开个记者招待会,你帮我安排一下。

  段林白本想在网上发声明和律师函,看到她的提议,还有些犹豫。

  毕竟直面记者,场面可能无法控制。

  光是靠网上发声明,堵不住那些人的嘴,我不想展出当天出意外,不如把所有苗头先扼杀。汤景瓷又发了条信息。

  好吧,我找人安排,你等我信息。

  段林白本就是搞新闻的,行动速度很快。

  两人九点多发完信息,设计展官微在夜里十点就发了信息,会在段氏集团举行记者招待会,为大家答疑解惑。

  安排在段氏,也是为了最大程度保障汤景瓷的人身安全。

  乔西延挂了电话之后,也看到了段林白最新发布的消息,扭头看着已经坐在沙发上啃苹果的人。

  “国内媒体可不好对付,你想好了?”

  汤景瓷点头,“这两天过得太憋屈了。”

  乔西延点头。

  就在当晚,乔西延手机震动着,傅沉给他发了不少信息。

  几乎都是关于那个记者丁晶怡的。

  而且料很充足,几乎都是猛料。

  乔西延浏览完所有资料,才给傅沉发了信息:谢谢。

  不客气。

  毕竟是自己大舅子,该帮的时候还是要帮的。

  后来乔西延才知道,傅沉的人情可不是白欠的,总要还的。

  汤景瓷睡太久,晚上睡不着,裹着毛毯追了个夜间剧,余光瞥见乔西延正坐在客厅操作电脑。

  屏幕灯光打在他脸上,将他棱角衬得越发分明立体,好似带着一丝寒光。

  “这么晚,你在忙什么?”

  “你明天不是要开发布会,我在给你弄ppt。”

  “什么?”

  汤景瓷主要是想解释近期的事,她心底有一套说辞,他给自己做什么ppt。

  她凑过去看了眼,“这是谁啊?”

  “最近搞事情的那个记者。”乔西延挑眉,“她一直追着我们不放,明天的招待会肯定会去的。”

  “然后呢?”

  “我觉得傅沉有句话说得非常有道理。”

  “什么?”

  “既然要搞大动作,就不如彻底一点,将所有隐患彻底除掉,免得遗祸无穷。”

  汤景瓷点头,坐在他边上等着,也不打扰他。

  **

  这边严家得知汤景瓷要开招待会,想着她在国内无亲无故,担心她被欺负,特意调整了去京城的时间,原本应该中午到,改成凌晨四点多的飞机,早上八点左右就能抵达京城。

  而远在吴苏的乔望北就有些郁闷了。

  他恐高,不能坐飞机,就算提前更改行程,到京城也得下午,赶不上招待会。

  乔艾芸不想麻烦傅沉,更改行程就通知了宋风晚而已,这也导致在他们抵达京城时,差点出了意外。

  严家人出发的时候,天都没亮,小严先森到了机场,还趴在自己父亲肩头睡觉,飞行到了一半,到了换尿布的时候,他才扭着身子睁开眼。

  他们位置靠窗,偏头就能看到浮空而过的云片,如梦似雾。

  “呀呀……”他此时只能咿咿呀呀叫唤,眼睛盯着窗外,有些兴奋。

  “嘘——”乔艾芸立刻伸手阻止他,指着隔壁还在熟睡的人。

  小严先森抑制不住亢奋,虽然不喊了,仍旧手舞足蹈,就没怎么安分过。

  他们到机场的时候,宋风晚也到了。

  千江知道宋风晚早上没课,想着她会睡懒觉,便也在家休息,不曾想却在六点多接到她的电话,让他送自己去机场。

  他也才得知,严家人提前到了。

  显然没通知三爷。

  他犹豫着,他知道,自己应该向资本主义大佬低头,还是给傅沉发了信息。

  三爷,严家人已经到了。

  傅沉此时正从外地回京,到京城最早也得九点,根本赶不及。

  不待他回信,千江信息又来了,是严家和宋小姐故意隐瞒,与我无关。

  傅沉摩挲着佛珠,咬紧腮帮。

  他现在不仅是翅膀硬了,有情况隐瞒不报,还学会推卸责任了?

  **

  宋风晚到机场的时候,除却赶早班飞机的,接机的人寥寥无几,她很快就接到了人。

  “啊——”小严先森一看到宋风晚,眼睛亮得不像话,一个劲儿扭着身子,试图挣脱乔艾芸的怀抱投向宋风晚。

  “小迟。”宋风晚看到弟弟,小跑过去,将他一把搂到怀里。

  严迟则咿咿呀呀,糊了她一脸口水。

  小孩子都是一天一个样儿,小严先森以前还有些婴儿肥,现在也褪了些,眼睛乌黑发亮,肖似乔家人,靠在宋风晚怀里,咧嘴一个劲儿笑。

  “妈、严叔,我先带你们去吃饭。”宋风晚笑道。

  几人出了机场,上车之后,乔艾芸还问了关于汤景瓷的事。

  “晚晚,小瓷和那个姓蒋的,是不是那种关系啊?”

  “不是啊。”宋风晚低头逗弄着弟弟。

  “那她买避孕药做什么?她是不是处对象了?你认识吗?”

  宋风晚神色有些僵硬,讪讪笑着,“二师伯夜里也会到京城,到时候就知道了。”

  “你知道?”乔艾芸看她不自然的神情,就猜出了一二,“我是不太赞成未婚先孕的,而且两人还没见过家长,也没确定婚事,这男人居然连措施都不做,肯定是图一时快活,八成不是什么好东西。”

  严望川坐在副驾,偏头看着窗外,宋风晚则咳嗽两声,低头继续逗弟弟。

  “吃药对女孩子身体不好的,我回头要好好和她说说,可不能仗着年轻,就随意糟践自己身子。”

  “找男人一定要慎重。”

  她自己吃过亏,自然不想小辈重蹈覆辙,看到那个新闻就坐不住了。

  “我看新闻上说,那个蒋二少,特别花心风流,之前还是那个孙芮的男朋友,小瓷怎么就和他走到一起了……”

  这也不能怪乔艾芸多心,蒋二少以前风评确实不怎么好。

  宋风晚又不能此刻说,那个图一时快活的男人,就是你外甥。

  算了,还是等那两人主动摊牌吧。

  “记者招待会在上午十点,吃了饭,能赶过去吧?”乔艾芸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八点半了。

  “妈,您和严叔还是别去了,表哥那边会搞定的,您要是再过去,保不齐现场会更乱。”宋风晚昨晚和傅沉打过电话。

  据说京寒川父母昨天就回京了。

  估计今天现场会很乱。

  “她和你表哥都是孩子,能处理什么事啊,还是得过去看看。”乔艾芸放心不下。

  最后拗不过她,只说吃了饭就去段氏集团。

  宋风晚不想再聊这个话题,生怕说太多,自己绷不住,就把自家表哥的那点奸情都给抖了出来,故意岔开了话题。

  “妈,你们这次怎么要在京城待一周多啊?太久了吧。”

  “我本来就打算待两天的,这不傅家一个月前就打了电话,说要和我们商议一下你和傅沉的婚事吗?”

  宋风晚本想转移话题,却没想到,这把火猝不及防,直接烧到了自己身上。

  “你说什么?我和三哥的婚事?”

  “我也说现在谈婚事太早,但是傅家说,想先订婚,把亲事定下来,你还小,但傅沉年纪不小了啊,傅家又很有诚意,你俩感情也挺稳定的,我觉得可以谈谈。”

  主要是乔艾芸是真心喜欢傅沉。

  宋风晚捏着自己弟弟的小脸,耳根有点发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家伙不觉得疼,还一个劲儿冲她笑。

  **

  从机场出来,一切都很平顺,宋风晚还在担心,待会儿去招待会,要是闹出什么意外怎么办,没想到刚到了早餐店门口,她担心的事就发生了。

  几人下车,徒步往早餐店走,有辆面包车停在他们后侧,千江注意到这辆车从机场出来,似乎就跟在他们后面了,但是从机场到市区,就这么一条路。

  后来车流多了,面包车看不到了,他也就没放在心上。

  没想到还在后面。

  凭直觉,千江笃定,这里面坐得八成是记者,他催着宋风晚等人进早餐店,“赶紧进去吧,可能被记者盯上了。”

  “嗯?”宋风晚诧异,快步走着,“他们怎么知道我们行踪的?”

  “应该是从机场就跟过来了。”千江说道。

  “机场?我妈他们是临时变更的行程啊。”

  “现在明星的行程都不是什么秘密,泄露得太多,想知道他们的行踪,现在很简单。”千江解释。

  宋风晚无奈。

  后面紧跟着的那群人,确实是记者,看到宋风晚等人快步疾走,料到他们是察觉到了,原本是想一直跟踪的,接下来怕是很难了。

  他们有察觉,肯定会想方设法甩开他们,也拍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几人一合计,干脆跳下来,直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虽然只有两个设备,但是对准的几乎都是从未曝光过的小严先森,他当时正趴在严望川肩头,虽然戴着帽子,裹着围巾,但眼睛露在外面,被闪光灯刺得难受。

  “唔——”小家伙哼哼唧唧,难受得往严望川怀里钻。

  “乔女士,请问你对近期网上关于您母亲的事情,有什么看法,您具体知道多少?”

  “这次过来,是为了明天的设计展吗?关于汤景瓷的私生活,您持什么态度?”

  “严先生……”

  严望川手中抱着儿子,乔艾芸面对镜头,还是第一时间先把宋风晚挡在了身后,饶是千江阻拦,他一个人也难以阻止三个记者,有个记者的长焦镜头,差点越过他,怼到了严望川脸上。

  小严先森难受得一直扭着,一脸无辜,显然是被这阵仗吓懵了。

  就算在南江,偶尔遇到偷拍的人,也是隔得很远,从不敢近身打扰。

  “我们先进去吧。”乔艾芸懒得应付记者,扯着严望川的衣服,试图拉着他进屋。

  严望川神色凛然,盯着那几个记者,抬手拍了拍挡在身前的千江,“别拦了,让他们拍。”

  他语气冷硬强势,表情稀缺到近乎冷酷。

  小严先森还没见过自己父亲这般模样,感觉到周围气氛不对,瘪瘪嘴,往他脖子处拱了拱,又在他脸上蹭了两下,似是安抚。

  严望川心头一软,将儿子塞给乔艾芸。

  “你带晚晚先进去,我来应付他们。”

  严望川气场很强,那群记者怔了下,回过神的时候,门口只剩下他和千江两个人。

  他神色清冷严峻,“说吧,想问什么?”

  他突然来这么一出,记者都有些傻眼了,不知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搞。

  “说话啊,想问什么?”

  他声音陡然提高,吓得记者身子一颤。

  卧槽,莫名有种被人支配的恐惧感。

  ------题外话------

  今天星期天,大家周末快乐~

  日常求票票、求留呀……

  *

  小严先森真的超萌的,还知道师兄生气,去蹭一蹭拱一拱,哈哈,不过他现在还不会说话走路,三爷还觉得他是个好孩子。

  小严先森:╭(╯^╰)╮我本来就是个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