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严先森趴在自己母亲胸口,透过餐厅玻璃窗往外看,眼睛亮而有神。

  “别看了。”

  乔艾芸试图将儿子的头转过去,拿玩具逗弄他,小家伙一开始还盯着玩具看两眼,一转身,就扭头看向外面。

  半大的孩子,怎么还喜欢看热闹啊。

  此时严望川就站在那群记者面前,他们举着相机,却忽然怂得不敢拍了。

  “怎么不拍了,继续啊。”严望川伸手扯了扯领口的羽绒服拉链。

  关于严望川的新闻不太多,但他之前暴揍乔艾芸前夫的事情,却闹得很大,大家都清楚,这位……

  手特狠。

  一时间,没人敢往前凑。

  “刚才不是有很多问题?想问什么,挨个来。”严望川盯着三个人。

  面对如此冷静、气场颇强劲的受访者,记者反而有些怯了,几人推搡着,却没人敢开口。

  千江站在一侧,忍不住嗤笑。

  方才有孩子女人在,几人推推搡搡,毫不顾忌,现在反而怂了,真是孬。

  “既然没问题了,相机给我吧。”

  记者面面相觑。

  小严先森的正面照还没人曝光过,就算采访不到别的信息,有这个照片也不错啊。

  这其中拿着相机的人,转身刚想走,就被千江给拦住了。

  千江长得魁梧高大,他以前当兵,那是见过血的人,怒瞪而视,莫名吓得那个记者腿软。

  严望川已经走上前,伸手扯过了相机。

  “嗳,严先生,您这不合适吧!”那人急眼了。

  光是蹲点就守了一夜,总不能无功而返吧。

  “我只是个普通人,没义务和别人透露我的个人生活,你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我的家庭,照片不删除,你留着也可以,联系方式留下,我会让律师去找你。”

  “跟踪偷拍,侵犯他人隐私。”

  “我相信,警方会有办法,让你删除的。”

  “你是想现在解决,还是去警局,你自己决定。”

  严望川可不想和他多费唇舌,直击要害。

  “要么现在配合我,删了照片滚蛋,要么去警局,没第三条路。”

  几个记者互看一眼。

  早些已经听说这严望川性子冷肃而强势,甚至冷漠倒有些不近人情,但也只是听说,毕竟他最近入镜画面,基本都是陪家人,看起来十分可亲。

  这才导致,他们大着胆子来偷拍。

  “我时间不多,想清楚了吗?”严望川看了眼腕表,显然没了耐心。

  他从口袋拿出手机,二话不说,直接拨到110。

  这三个记者内心还在抗争,天人交战,没想到严望川动作这么快。

  这特么一分钟都不给他们犹豫啊。

  “严先生,您冷静点。”其中一个女记者抬手要阻止他。

  严望川侧身躲开,“有话就说,别动手动脚。”

  “我们会删除照片的,您别报警啊。”

  这偷拍本就不合法,要是被警察抓了,严家请律师,肯定够他们喝一壶。

  “对啊,我们马上删照片。”

  那人说着立刻当着严望川的面开始删除照片,他觉得速度太慢,伸手拿过相机,直接把里面的东西清空了,最后连存储的东西都被他拆了。

  这也特么太简单粗暴了吧。

  “那我们现在能走了吗?”几人这是半点东西没拍到,还碰了一鼻子灰,周围已经有些人围观了,几人都面露尴尬。

  “身份证拿出来,留一下联系方式,如果有照片流出,我还会报警处理的。”

  几人懵逼了。

  这是把他们当贼啊。

  留了联系方式,鬼知道严望川后面会不会直接去报社或者网站投诉,几人犹豫着。

  此时伴随着一阵急促的刹车声,有辆黑色轿车停在了早餐店门口。

  众人注意力瞬间被吸引,转头的时候,就看到傅沉从车内下来,虽然他穿着黑色羽绒服,还戴着口罩,但他手上还捏着一串佛珠,根据身形也猜得出来是谁来了。

  “出什么事了?”

  傅沉抵达时已经是九点多。

  几个记者一看傅三爷来了,恨不能马上离开,只得乖乖将联系方式和身份信息交出来,千江拍了照才让几人离开。

  ……

  “你怎么来了?”严望川偏头看他,神情如常寡淡。

  “陪芸姨吃饭,遇到记者了?”

  严望川冷哼,“你来迟了,我已经解决了,没有你表现得机会了。”

  傅沉跟他进入餐厅,扯了口罩,呼出一口浊气。

  他也没打算抢他风头什么的,他对自己的敌意,从以前开始,就没少过。

  “呀——”小严先森原本正坐在宋风晚腿上摆弄玩具,看到傅沉,眼睛亮着,伸手要抱。

  “傅沉来啦,快过来坐。”乔艾芸直接无视自己丈夫,转而招呼起了傅沉。

  “芸姨,不好意思,有点事,没来得及去接您。”

  傅沉心底比谁都清楚,讨好丈母娘最重要,严望川对他什么态度,没什么打紧的,反正这严家,又不是他说了算。

  “有事,忙一点好。”在傅沉这个年纪,本就是奋斗事业的时候,他忙一点,反而让乔艾芸觉得更踏实可靠。

  若是整天在家,游手好闲,或者全天陪着宋风晚,像是只有个恋爱脑,她怕是会犯嘀咕。

  “啊啊——”小严先森伸着胳膊,一直朝着傅沉挥舞。

  “三哥,他可能想你抱。”宋风晚笑着把小家伙递过去。

  傅沉没有抱孩子的经验。

  小时候他抱过傅聿修和沈浸夜,那都是许久之前,早已没什么印象。

  他伸手接过孩子,刚把他搂到怀里,小严先森手脚并用的趴在他身上,对着他的脸就嘬了两口。

  嘬完还一直蹭。

  傅沉可从来不习惯和人如此亲近,这一时身子都僵了。

  “看样子小迟很喜欢你啊。”乔艾芸笑道,“快过来坐吧。”

  傅沉早上吃了点东西,不算饿,用餐的时候,基本都是他抱着小严先森。

  而他似乎也分外喜欢这个姐夫,自己喝个奶粉,也往傅沉嘴里送,啃了几下玩具,也想让傅沉啃几口。

  面对如此热情的小舅子,傅沉还真的招架不住。

  他小爪子也不知摸了什么,油乎乎的,还往他脸上招呼,傅沉深吸一口气。

  带孩子果然很累。

  “傅沉,有件事想麻烦你。”乔艾芸忽然开口。

  “您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他自然要在未来岳母面前表现一番。

  “我们待会儿要去招待会,小迟就麻烦你照顾一下,他很乖的,我帮他换个尿不湿,待会儿给他冲一次奶粉,他差不多就睡了,中午我就去接他,也就两个小时。”

  “这外面天太冷了,待会儿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带着孩子不方便。”

  “我也怕来回折腾,冻着他。”

  傅沉面上没表情,心底是不乐意的。

  他宁愿去抄经也不想哄孩子。

  “你们都走了,他应该会哭吧?”小孩子都比较黏父母。

  “不会的,我们家小迟一点都粘人。”乔艾芸拿着手帕,帮小严先森擦着手指,“小迟啊,待会儿和姐夫去玩好不好?爸爸妈妈有点事,待会儿去接你。”

  小严先森也不知是不是听得懂,冲着傅沉咯咯笑起来。

  好像对这个决定,非常满意。

  其实乔艾芸能把儿子交给傅沉照料,那是真的很信任他,傅沉深知这点,只能点头同意。

  “三哥,麻烦你了。”宋风晚憋着笑,她真的想不出来,傅沉带孩子是什么模样,总觉得有些违和感。

  殊不知,以后他们家的傅宝宝,几乎都是傅沉在带。

  傅沉低头看着怀里的奶娃娃,想起要将他带回家,脑仁儿就嗡嗡地疼,待会儿要去问一下,谁有空,约人来家里玩。

  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可不能藏着掖着。

  要和好朋友一起分享啊。

  ------题外话------

  哈哈,大家来猜一下,谁会入了三爷的坑啊。

  反正浪浪还在国外^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