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寒川和许鸢飞,也算是完成了第一次约会,当天晚上,两人拿着手机,都不知聊了些什么,直至凌晨两点多才睡觉。

  若不是太晚了,可能天色大亮,都没有任何困意。

  在两人互道晚安后,许鸢飞还把两人当天的聊天记录又从头至尾翻看了一遍,笑得像个傻子。

  这也导致,许鸢飞第二天直至十点多才困意阑珊的醒来,摸起手机,看到傅沉的信息,这才猛地想起,自己和他约了十点半在自己店里碰头。

  十几分钟前,傅沉就和她说:已经出发,十点半左右到。

  她简单洗漱了一下,扯了帽子戴上,开车直奔甜品店。

  即便不堵车,待她抵达店内时,傅沉也已经到了,兼职生给他泡了杯绿茶,他坐在窗边,低头翻看着一本书,手边茶杯佛串,愣是将他衬出了几许清贵雅致。

  兼职的学生,拿着手机偷偷拍了几张照片,抑制不住的躁动狂喜,毕竟他和宋风晚公开的时候,闹得动静实在太大。

  “三爷,不好意思。”许鸢飞走到他对面坐下,“有点事耽搁了。”

  “让你等这么久,实在抱歉。”

  “临时出了点状况,所以……”

  傅沉抬眸打量着她,“你是睡过了吧。”

  许鸢飞本就不好意思,想随便找个理由敷衍他,没想到这人会如此直白,他对宋风晚的时候,可不是这般模样,素来都会温润斯文,禁欲冷清。

  鬼知道他私底下,会是如此毒舌的人。

  她不要面子的嘛!

  “你黑眼圈很重,脸上还有枕头压出的痕迹。”傅沉也想给她留点面子,但是这谎话过于扯淡。

  十方的位置,距离两人,仅有两个桌位而已,看到傅沉这么直白,忍不住闷笑。

  这可是六爷未来的媳妇儿,人家不要面子的嘛,你这样欺负人家,真的不怕被六爷知道,报复你啊。

  坑不到六爷,跑来欺负人家媳妇儿?

  许鸢飞佯装咳了两声,“我们还是聊正事吧,您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

  “之前是猜测,昨天才确定。”

  昨天?

  许鸢飞此刻才想起那则短信,莫名有些不是滋味儿,难不成傅沉当时不仅是警醒自己,更多的是试探虚实?

  都说傅三爷擅长谋算人心,这话半点不假。

  “三爷,您是真的厉害。”许鸢飞这话不是酸。

  “谢谢。”傅沉接受的心安理得。

  “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是想和六爷说?”

  “其实我对他没有任何恶意,也不是想报复他什么,我只是不太清楚,该怎么和他接触,其实我们两家的关系挺微妙的。”

  “我就是……”

  傅沉放下书,抬头看她,瞳仁黑漆,像是带着灼人的光。

  “你就是想泡他是吧!”

  许鸢飞还在斟酌措辞,不曾想傅沉会如此简单粗暴,直白到令人发指。

  可这话也没什么毛病。

  “不过你们的关系,瞒不了多久,京圈就这么大,你们两家,但凡谁察觉出一点苗头,就藏不住了。”

  傅沉好心提醒,“你父亲和你弟弟,对寒川敌意很大,到时候恐怕会很麻烦。”

  “这件事还得你自己斟酌,寒川此时信任你,才没多调查而已。”

  京城这地方说小不小,许姓又很常见,许家又确实低调,才没引起过多人的注意。

  许鸢飞原本还以为,和傅沉之间的交谈,怕是会很艰难,没想到傅沉开口,并没追问她接触京寒川的动机,或者是有任何防备心,反而好心的提醒。

  她私心以为,傅沉人还是不错的。

  不过就在十几分钟后,她的脸将会被狠狠抽肿。

  “我也清楚这件事的厉害,您说,我和他挑明了,他会怎么想?”许鸢飞拿不准,“我们关系与您和晚晚的不同,主顾客亦或是朋友而已,他若不想和我往来,我也没办法接近他。”

  “你是怕他被吓跑?”傅沉低头闷笑。

  许鸢飞瓮声点头。

  “你和寒川认识也有一段日子了,你觉得他是那种人?”

  “不是,不过我不清楚在他心里,是怎么想我们许家,或者说怎么想我的。”

  傅沉心思剔透玲珑,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想听我的意见吗?”

  “嗯。”

  “你喜欢他,就没必要瞻前顾后,畏首畏尾,只要看着他一个人就行。”傅沉喝了口清茶。

  “其实你们两家的关系,说到底也是因为你们才接下的梁子,你俩都在一起了,很多事就没必要那般计较了。”

  “而且根据我对寒川的了解,他心底对你是有点意思的。”

  “您说什么?”许鸢飞正认真聆听,却忽然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他敢这么接近他,怕是对他也进行了一番调查,他昨天是第一次单独和亲戚以外的同龄异性出门,你懂我的意思吗?”

  “他不是个会随便给人留有幻想的人。”

  “也没人敢随便接近他。”

  “时间长了,感情的事,就耽搁下来了。”傅沉说到此时,忽然笑着看向对面的人,“我是真的不清楚,寒川这种深居简出的人,为什么在京城恶闻那么多?”

  “说我面慈心狠,那是我在商场上,有些时候手段真的够狠,这话我认了,但是说寒川杀人如麻,天煞克妻之类的,我是真的不清楚,这些流是怎么传出去的。”

  “你们许家消息灵通,许小姐可知道这件事的原委?京家都查不到,可见此人藏得很深啊。”

  许鸢飞咳嗽着,声音有些飘,像是没有任何底气,“流都是假的,怎么能信啊。”

  “如果寒川真如外面传闻那么可怕,你也敢往前凑?那你对他也是真爱了。”

  傅沉这话说得明显透着点讥诮。

  “寒川曾经和我说过,若是被他找到散播谣之人,仍旧池塘喂鱼那都是轻的,直接就地正法,吊着打都不解气。”

  “咳咳——”许鸢飞忽然觉得椅子坐不住了,浑身都开始不自在。

  如芒在背,浑身凉飕飕。

  之后傅沉说的话,她都听得不大清楚了,脑子有点晕,不过有句话,她记得很清楚。

  “喜欢他,完全不用怕,只要他心底有你,觉得你值得,就算前面千难万险,刀山火海,他都愿意奔赴。”

  “他都朋友兄弟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

  “自己喜欢的人。”

  许鸢飞心底是有迟疑,但是傅沉这番话,无意是个强心剂,让她整个人都瞬间冷静下来。

  他说得也有道理,现在两人八字还没一撇,就瞻前顾后,完全没必要,往前看就行,以后的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傅沉上车离开的时候,十方还觉得奇怪。

  他家三爷怎么会如此好心?

  他虽然信佛,心肠却不大好,用一肚子坏水来形容也不为过。

  “三爷,您这是想撮合六爷和许小姐?”

  他家三爷什么时候有兴趣当红娘了?

  “这种事我撮合没用,他们互相得喜欢才行。”傅沉只是略微助攻一下,感情的事,谁都帮不了。

  “若是以后六爷知道您为他做的事,肯定很感激。”

  傅沉笑着没说话,而是给许鸢飞发了条信息。

  许鸢飞此时心底还感激傅沉,觉着他是个大好人。

  当他看到信息的时候,这脸就好似被人抽过,火辣辣的疼。

  我打算和晚晚明年订婚,当天甜品就交给许小姐了,麻烦您多尽心。

  许鸢飞懵逼了。

  她说过要负责他订婚时的甜品吗?

  上回傅斯年和余漫兮婚礼,她都忙成狗了,婚宴后,就有不少人觉得甜品好吃,找她承办一些宴席,她都拒绝了,傅沉心底也是清楚的,而且她家美团页面,都直接发了公告,不接大宗宴席。

  傅沉这不是……

  挖坑给她跳吗?

  人家帮助了她,还帮她保守秘密,她拒绝不了啊!

  这傅三爷心肠未免太黑了。

  而且据她所知,他和宋风晚压根没定日子要订婚,早早就把她预定下来,也太心急了吧。

  难怪宋风晚那小丫头被他吃得死死地,这男人太会搞事儿了。

  不过后来许鸢飞才知道,论搞事儿方面,京寒川也是个中好手。

  ------题外话------

  今天三更结束啦~

  大家看完之后,记得留投票票呀,爱你们,mua……

  **

  三爷这种人,素来不会平白无故,做些无用功的。

  神助攻一下,也不能让自己太吃亏,晚晚,你家男人太精明了。

  晚晚:^_^

  话说六爷的那些流,你们觉得和谁有关,哈哈,某人以后怕是真的会被吊起来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