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653 闹出人命,不会把你打死的(2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华盛酒店

  宋风晚和乔艾芸正在女士洗手间内等着,隔间的门紧闭着,之前还能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声响,后来就完全没了动静。

  因为不确定是否真的怀孕,几分钟之前在休息室内,气氛冷肃到了极点。

  汤望津不知从谁那儿借了烟,状似无意得弹着烟灰,神色被衬托得越发可怖。

  本就生得精干,此时浑身散发着不知名的戾气,一不发。

  若是厉声质问,汤景瓷反而会舒服,一直不说话,这就让人很崩溃了。

  乔艾芸询问汤景瓷是否怀孕,她回答支吾,所以借着验孕为借口,将她从休息室扯出来。

  若是再这么待下去,怕是大家都得被逼得崩溃。

  宋风晚瞧着隔间内许久没动静,与自己母亲交换了一个眼神,做了个有了?的口型。

  乔艾芸点头。

  这东西结果出来很快,如果没有的话,汤景瓷早就出来了,此时怕是已经吓懵了。

  她已经不是懵了,而是大脑都停止运转了,目光落在验孕棒上的两条红杠上,目光往下,落在自己细细的腰肢上。

  此时肚子干瘪,不盈一握。

  她瞳孔微缩,死死盯着,就想看一下,这肚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怎么就能如此精准,一次就中。

  “小瓷,晚宴快开始了,我先出去,你也赶紧出来吧,有什么事儿,都得慢慢商量着来。”乔艾芸说道。

  “你也别怕,我和你严叔都在,不会出什么事的。”

  “你好了,就差不多出来。”

  乔艾芸知道自己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需要让她自己冷静下。

  “好。”

  汤景瓷哽着嗓子,声音好似氤氲在嗓子眼,干燥又嘶哑。

  乔艾芸出去的时候,汤望津一群人就堵在洗手间门口,她只点了点头。

  汤望津夹在指尖的烟头抖了几下,烟灰洋洋洒洒落了一地,他抬手把烟头按灭在一侧的垃圾桶内,那眉宇神色。

  用凄厉恐怖来形容也不为过。

  “汤先生,怎么都在这里啊,晚宴快开始了,都等您入座呢。”段林白乐呵呵走过来,后面紧跟着蒋二少。

  这小子现在完全成了段林白的小跟班。

  他以前觉得段林白浪荡纨绔,想跟着他一起玩,现在才发现,他赚钱也是一把好手,做事也非常有原则,完全是佩服的,跟着他久了,能接触到不少人,学到很多东西。

  “我知道。”汤望津淡淡应了声。

  嗓子眼就像是被火灼烧过一般,干热发涩。

  其实汤景瓷谈恋爱,对方还是恩师的孙子,他至今都有些恍恍惚惚,难以接受,因为这小子曾经把自己女儿弄丢过。

  在他心底,乔西延等同于弄丢女儿的祸首,和人贩子的性子差不多。

  现在倒好,真的把自己女儿拐跑了。

  而且看两人相处的情形,他这心底总有些不是滋味儿,以前自己是她最爱的男人,现在……

  他还没从女儿恋爱的事情中缓过神,有一道晴空霹雳砸过来。

  怀孕?

  好家伙。

  这消息真的是结结实实砸得他晕头转向啊。

  “那快点入座吧。”段林白察觉到气氛不对劲,但也不好细问。

  此刻汤景瓷也从洗手间内出来,死抿着唇,张了张嘴,生涩艰难的开口,“爸,我……”

  “先出去吃饭,大家都在等着我们。”

  汤望津神情克制,显然是在竭力隐忍着什么,整个人额头青筋都突突跳起来,转身朝着包厢走去。

  蒋二少一看到宋风晚,喜上眉梢,乐颠颠颠的想和她打招呼,“晚晚,你也来啦。”

  “嗯。”宋风晚冲她礼貌笑着,走到傅沉身边。

  蒋二少视线与傅沉接触,一个忐忑不安,一个寡淡锋锐。

  “三爷。”他称呼傅沉的时候,声音难免轻颤发抖。

  “之前的事情,一直想和你好好聊聊。”傅沉等人紧跟着一群长辈后面,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和我?”

  蒋二少一脸懵逼,他和傅沉聊了几次,那次不是被各种软刀子扎得千疮百孔啊,他又想对自己干嘛。

  “晚晚有些时候很皮,比如说让你穿女装的事情,其实你完全可以拒绝她,不用陪着她胡闹。”傅沉语气宠溺。

  蒋二少还以为傅沉要和他说什么,结果一刀子捅过来。

  真特疼啊。

  他最讨厌别人提起他穿女装的糟心事,这特么简直就是黑历史,不堪回首啊。

  段林白走在一侧,闷闷笑着。

  早就和这小子说了:珍惜生命,远离傅沉。

  他不听劝,每次看到宋风晚,就跟不要命似的,笑得像个二傻子,傅沉不敲打你才怪。

  总惦记别人媳妇儿干嘛。

  一群人走到包厢的时候,里面七八张桌子除却主位一张桌子,其余都挤满了人,瞧着汤望津过来……

  纷纷道贺。

  “汤先生,恭喜啊。”

  他们恭喜的肯定是设计展圆满成功,但是汤望津刚发现自己要升级做外公,还没缓过神儿,进入包厢,一堆人围着他道贺。

  简直是万箭穿心。

  他还只能硬着头皮,扯起嘴角,努力保持微笑,和他们依次说声:“谢谢。”

  脸上笑嘻嘻,心底恨不能活剐了乔西延这混蛋。

  庆功宴来的都是设计展的工作人员,人家帮你忙前忙后,出力耗精神,汤望津即便此刻心情压抑,对这些人,还只能笑着迎合。

  乔艾芸则借着这功夫给乔望北打了个电话。

  “喂,哥,你们到哪里了。”

  “已经到酒店了,在地下车库找车位。”

  “你在开车?”

  “不是,西延。”

  “那我和你说件事,你做好准备。”

  “你跟我说的礼物,我都准备妥当了,不会有问题的。”因为汤望津设计展之后,肯定要回国,乔家打算借着之前这点时间,与他们好好商量两个孩子的事,就算不订婚,乔家也得拿出一个诚恳的态度出来。

  “不是这个事情。”

  “那你说。”

  乔望北静静等着,可是对方许久没动静,他看了眼手机,也没挂断啊,他们兄妹这么多年,什么事都经历过了,极少见她如此支支吾吾,扭捏迟疑的模样。

  他无奈笑着,“到底什么事啊?吞吞吐吐的,你和我还需要斟酌研究措辞?”

  “你……”

  乔艾芸清了下嗓子,“你要当爷爷了。”

  乔望北怔了下,“艾芸,你说什么?”

  “小瓷可能怀孕了,二师兄很生气,你让西延把皮绷紧点。”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乔西延此刻正在倒车入库,瞧着自己父亲神色怔愣,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爸,姑姑打电话过来做什么。”

  “出人命了。”他呢喃自语。

  “刺啦——”

  乔西延刹车没踩稳,车子险些撞到后侧的墙上,他立刻紧张的看向自己父亲:“出人命了?这又出什么事了!”

  “你小子还好意思问,你搞出人命了。”

  “……”

  乔西延被父亲吼了一句,有些回不过神,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我搞谁了?”

  “还能有谁,小瓷呗,她可能怀孕了。”

  乔望北叹了口气。

  就他家二师兄那性子,之前已经很不爽了,这如果再弄个未婚先孕,怕是要抓狂,真能把乔西延的皮给揭了。

  怀孕?

  足有好几秒,车厢内是没有任何声响的,脑子空白发昏。

  乔望北极少看到自己儿子如此仓惶失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时候贪图享乐一时爽,你就没想过,会闹出人命被人打死?”

  “不过你放心,你是孩子生父。”

  “二师兄就算再狠,也会给你留口气的。”

  乔西延悻悻笑着,这是亲爹会说的话吗?

  出了车门,搭乘电梯上楼,乔西延盯着跳跃的数字,眉宇神色,那是从未有过的冷峻。

  ------题外话------

  哈哈,表哥不要怕,二师伯不会让孩子没出生就没了爸爸的。

  最多就是被打得半死不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