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家父子到包厢的时候,汤望津坐的那桌,还留有两个空位。

  坐下后,乔西延还与汤望津打了招呼,“二师伯。”

  汤望津神色冷凝,偏头继续和人说话,没有半分搭理的意思。

  段林白也坐在这里,伸手戳了戳傅沉的胳膊,“怎么回事啊?”

  刚才他就想问了,这气氛不对劲啊,乔西延和汤望津关系非比寻常,居然对他爱答不理?乔西延最近对这个未来岳父,几乎是百依百顺。

  这是因为什么又惹他生气了?

  傅沉附耳过去,小声说了一句,段林白瞳孔微怔。

  卧槽,这两人从宣布恋情,到怀孕生子,动作这么神速?

  赚钱不好玩?游戏不好玩?上网不好玩?为毛要找个女人,一头跳进婚姻的坟墓啊。

  “快坐吧。”乔艾芸拉着他坐下。

  乔西延位置就在汤景瓷身侧,她张口,想和他说些什么,还没说出半个字,放在膝盖上的手已经被人轻轻握住。

  男人手掌宽厚温热,带着些许热度,一点点将她凉透的手指烘暖。

  “手怎么这么冰?没多穿点衣服?”

  “师兄……”

  汤景瓷此时都觉得脑袋恍惚,缓不过劲儿。

  “别怕,回头我就去你们家提亲,孩子要不要由你做主,不过只要你想……”乔西延握紧她的手,“我们随时都能去领证结婚。”

  他过来的时候已经思量过了。

  孩子他是想要的,但主动权在汤景瓷手里,由她做主,他不想给她太多压力。

  汤景瓷瓮声点头,事情来得过于突然,她也不知该怎么办,手心俱是冷汗,浑身又僵又冷。

  乔西延一点点分开她紧握成拳的手,轻轻扣住,“没事的。”

  “嗯。”

  其实汤望津一直在注意两人的互动。

  突然听到自己女儿未婚先孕,哪个做父亲的都火大,可是看到自己女儿被吓得脸色发白,心底也是心疼的。

  仔细想来,她心底怕是更加忐忑焦虑。

  但是冷脸摆出来,总归不大好轻易抹开面子。

  此时看到汤景瓷神色逐渐缓和,乔西延还给她装了碗汤,她低头喝了几口,总归没有方才那般焦虑了。

  这小子还算有点用。

  *

  庆功宴刚结束,汤望津就说身体不大舒服,让段林白帮忙送客,转而给乔西延使了个眼色,让他跟着自己离开。

  汤望津今天喝了不少酒,满面通红,眼底被红血丝浸泡,死盯着乔西延。

  汤景瓷刚要跟进休息室,就被乔艾芸给拦住了。

  “你爸正在气头上,这口气出完就好了,你进去劝架,维护西延,他怕是会更生气。”乔艾芸拉住她,“你放心,最多就是训斥两句,被打几下,不会有其它问题的。”

  汤景瓷悻悻笑着,心脏已经悬到了嗓子眼。

  慌乱无措。

  此时的休息室内,只有汤望津与乔西延两个人。

  汤望津坐着,从口袋摸了盒烟,准备点燃抽几口,只是转念一想到汤景瓷怀孕,怕是问不得烟味儿,又把烟揉碎,丢进了垃圾桶内。

  他本就生了一张极为刻薄瘦削的脸,以前脸色很白,几乎是没有血色的,眉眼细长,给人感觉犀利深刻。

  摒弃了文人的儒雅,眉眼间迸射出的冷厉……

  像是草原最凶猛的猎鹰。

  过了约莫五六分钟,乔西延才哑着嗓子开口,“二师伯,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到,我会对她负责的。”

  “负责?”

  汤望津心底憋着一口邪火,抬起手边的烟灰缸,就朝他猛地砸过去。

  他力道狠辣,出手精准,烟灰缸砰的一下砸到他肩胛骨的位置,又跌落在地上,玻璃制的,瞬间碎了一地。

  众人都在外面等着,听到砸东西的时候,汤景瓷反应最大,脸色发白,魂飞魄散。

  他父亲手劲儿力道多大,她比谁都清楚,乔西延落在他手里,讨不到任何好处的。

  她试图拧开房门,这才发现,门从内侧被反锁住了。

  “爸——”汤景瓷拍了拍门。

  今日的庆功宴,汤望津是主角,大家自然轮番来敬酒,他喝得有些醉意,原本这东西是冲着乔西延脑袋去的。

  也是手滑一下,才砸到肩膀。

  若不然,他今晚必定头破血流。

  “你小子倒是识趣儿,居然不躲。”

  若是乔西延敢躲闪,汤望津怕是会瞬间炸掉。

  “负责?怀孕这可不是小事!”

  “我会娶她。”乔西延说得笃定坚决。

  “呵——这种事,你怎么和我保证?稍微注意一点不就好了,自己图一时爽快。”汤望津心底是气不过的。

  乔西延垂头,任由他苛责。

  “这件事现在摆在这里,你打算怎么处理?”汤望津死盯着他。

  那模样,就好似他说错半个字,都会被碎尸万段。

  “我还是想征求一下小瓷的意见,虽然我想要孩子,但是生育权在她手里,没有任何人可以逼她做决定,我尊重她。”

  “我没谈过恋爱,许多事也不知到底该怎么做,可能也不大会说话,不过我可以和您保证……”

  “无论以后会怎么样,我都会对她好的。”

  汤望津太了解乔家人,重承诺,他又是看着乔西延长大的,对他脾气秉性也很了解,他既然这么说了,必定也会践行承诺。

  他神色稍稍缓和。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不怕您笑话,我真的很紧张忐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不过有一件事,我很确定……”

  “我爱她,想娶她。”

  “我想和她有个属于我们的孩子,也想……”

  “照顾她一辈子。”

  休息室的隔音不算好,汤景瓷耳朵附在门上,将里面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心底酸软,说不出何种滋味。

  她素来不是个感性爱流泪的人,此时眼眶略微泛红,手指微微掐紧,伸手拂过腹部。

  汤望津听他说了半天,冷哼一声,“东西砸过去,也不知道躲,如果是刀子飞过去,我怕你小命都没了。”

  “你小子是不是傻子!”

  “砸出什么毛病,那丫头又得和我咋咋呼呼了。”

  乔西延没作声,“不疼,没事。”

  “不疼?”汤望津走过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胛骨,某人疼得狠吸口凉气。

  他这一下子拍下去,力道可不轻,真想要了他命一样。

  随后汤望津打开门,让乔望北等人都进来了。

  宋风晚则推着婴儿车,和傅沉在酒店后侧的花园溜达了一圈,不打扰长辈谈事情。

  乔西延和汤景瓷年纪都不小了,直接结婚也没什么不可,只是想赶着她肚子大起来之前安排好结婚所有事宜,时间略微有些紧迫。

  “小瓷,你真的考虑清楚了?想生下来?”乔艾芸又问了她一遍。

  现在他们是谈恋爱,就算是结婚了婚,一旦感情出现问题,有孩子没孩子,差别都很大,这真的是需要慎重考虑。

  “嗯。”汤景瓷认真点头。

  “那我明天和西延陪你去医院再做个具体检查,你这丫头太瘦了,需要好好调理一下身体。”

  ……

  这边一群人已经在热闹得商量生孩子结婚的事。

  傅沉推着婴儿车,总有些不大舒服,所有人似乎都比他和宋风晚开始的迟,先是傅斯年,又是乔西延,而他此刻却连一个具体名分都没定下来。

  乔西延则已经在思考诸多事情。

  视线落在汤景瓷腹部,神色变得越发柔软。

  婚期暂定在年后的2月14情人节。

  ……

  他希望生个女儿。

  不过现实中,许多事往往并不能如人所愿。

  此刻的乔西延,是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自己与孩子的感情,是通过一起蹲墙角培养起来的。

  ------题外话------

  三更结束啦~吼吼

  话说一起蹲墙角的革命友谊,也是蛮不错的。

  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