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066 傅心汉咬人,吓死狗子了(1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沉离开的几天后,宋风晚如常上下学,乔艾芸不放心她独住,加上傅沉的邀请,她便收拾行李过去暂住几天。

  她白天除却处理生意上的琐碎,基本都在和宋敬仁打电话争执,她此刻倒是庆幸宋风晚白天在学校,看不到他俩撕破脸的模样。

  “宋敬仁,我和你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纠缠不休有意思吗?”乔艾芸此刻站在院子里,怒意横生。

  “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我们二十多年夫妻,就没有一点缓和的余地?”

  “你当年背着我搞外遇,连孩子都生了,我给你处理时间了,你是怎么做的,居然借着傅聿修的手来对付我?你给我留余地了?”乔艾芸想起这事儿还气得浑身发抖。

  “当时情况紧急,风雅毕竟是个孩子!现在她已经在里面悔过,为此付出了代价,我也没再干预啊。”

  乔艾芸轻哂,“傅沉亲自处理的,你有本事干预嘛!”

  宋敬仁登时被气得脸红脖子粗,声音也变得越发高亢。

  “她不会影响任何事情,我会和以前一样疼爱晚晚,我们一家三口还会和以前一样,我现在到京城了,傍晚接她出拘留所,我们见面好好谈谈……”

  乔艾芸冷笑,“你真让我恶心。”

  手机挂断,乔艾芸还气得喘不上气。

  傅心汉趴在她脚边,蹭了几下,哼唧两声。

  那声音……

  活像猪叫。

  乔艾芸被逗得一乐,伸手捏了捏它的脸。

  **

  二中高三年级在举行期中考试,宋风晚这两天都没去画室,安心准备考试,这天下午英语考试结束已经是五点多,学校统一放了一天假。

  考完试宋风晚也是身心疲惫,没去画室直接回家。

  她到云锦首府的时候,傅心汉正摆着飞机耳,眯眯眼等着她,那模样蠢萌蠢萌的。

  宋风晚上前揉捏它的脸,余光瞥见不远处停靠的黑色轿车,笑容僵在嘴边。

  那车子她过于熟悉,是宋敬仁的,挂着云城牌照。

  宋敬仁已经在这里等了两个多小时,乔艾芸不愿见他,电话不接,他又不敢擅闯傅沉的住处,只能在外面守株待兔。

  哪曾想宋风晚会这个点回来。

  “晚晚。”他急忙下车朝她走过去。

  狗狗最是敏感,傅心汉明显感觉到宋风晚的异常,看向宋敬仁目光都带着一丝敌意。

  “刚放学啊,我带你去吃饭吧。”宋敬仁笑起来仍旧像个慈父。

  宋风晚目光越过他,停留在刚下车的人身上。

  江风雅。

  大概一周没见,她消瘦得非常厉害,本就生得娇小羸弱,现在身体更单薄如纸片,秋风一吹,都能散了架。

  眼睛红肿,面黄肌瘦,活像遭了大罪。

  宋风晚对她没半点同情,只是这车是她15岁生日时宋敬仁买的,车牌还专门用的她的生日,此刻看她从车里下来,她忽然觉得有点反胃。

  “我一直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我这心里怪担心的。”宋敬仁笑道,“我从云城给你带了你喜欢的甜品,待会儿到酒店吃。”

  “您来京城是特意接她的吧。”宋风晚看着江风雅,眼底空洞冷漠。

  “晚晚,你还小,很多事你不懂。”宋敬仁笑得异常和蔼,“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他说着伸手就去拉宋风晚的手。

  手指刚碰到她的衣袖,就被宋风晚直接甩开,“我不去。”

  “别任性,我们都一个多月没见了,你就不想爸爸啊。”温柔攻势。

  “我千里迢迢过来,已经一整天没吃饭,就留着肚子和你一起块吃。”

  “过来的路上,我都看好了一家餐厅了,你肯定会喜欢。”

  ……

  宋风晚手指抓紧,眼底泛着一丝猩红,抬头看着宋敬仁。

  “爸,你爱我吗?”

  “这是肯定的啊,你是我女儿啊,我不爱你爱谁啊。”

  “那她呢?”宋风晚手指抬起,直指江风雅。

  宋敬仁表情僵住,“晚晚,你以前不是一直说羡慕别人有哥哥姐姐,现在多一个人疼你不好嘛……”

  “宋敬仁,这种话你都敢对孩子说,你还要脸嘛!”听到动静的乔艾芸已经从屋里小跑出来,拽过宋风晚就护在了身后。

  “我电话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看在孩子面上,我们安静解决这件事。”

  “多年夫妻,我给你留点面子,你要是再敢骚扰我女儿,别怪我不客气,赶紧给我滚。”

  乔艾芸语气冷硬,态度强势。

  一个“滚”字,半分颜面都没留给他。

  “有什么事我们不能坐下心平气和聊聊,我这次是特意带她过来和你们道歉的……”宋敬仁伸手招呼江风雅到自己身边。

  “阿姨,对不起,那天是我……”

  “我让你们滚!”乔艾芸手指攥紧。

  她声音拔高,吓得江风雅身子一抖,话茬又被吞了回去,不敢开口。

  那模样像是被吓得不轻。

  “乔艾芸,就算我们之间有问题,我现在想和晚晚一起吃顿饭总可以吧,我是她父亲,你没权利阻止我吧。”

  宋敬仁笑脸相迎,却一而再再而三被拒,拉不下面子,态度陡然强硬起来。

  “你有什么脸和她一起吃饭。”乔艾芸拉起宋风晚的手就往屋里走。

  云锦首府外面有保安,宋敬仁知道她们一旦进去,自己必然无功而返,伸手就去拽宋风晚。

  宋风晚下意识甩开,可宋敬仁不松手,这让她有些气急败坏。

  “汪——”傅心汉以为宋风晚被欺负了,从一边跳出来,直接朝着宋敬仁扑过去。

  “啊——”江风雅本就站在宋敬仁旁边,看到一条狗张嘴跳起来,面色惊惧,失声尖叫。

  宋敬仁被吓得手指一抖,松开对宋风晚的钳制,连连后退。

  “小心!”江风雅却忽然冲到了他面前,傅心汉的牙齿从她胳膊处滑过,衣服里衬完全被撕开,手臂甚至还被划出一道血痕。

  “你这蠢狗!”宋敬仁气得浑身发抖,抬脚就朝傅心汉踹过去。

  千江一直站在边上,神色冷漠,却扭动着胳膊,活动两下筋骨。

  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般的冲过去,一拳砸在宋敬仁脸上。

  周围顿时死一般的沉寂。

  秋风吹来,凉意瑟瑟,只听千江张口说了一句:

  “你吓着我家三爷的狗了。”

  傅心汉缩在一边,一脸惊恐。

  这女人声音好大,吓死狗子了。

  ------题外话------

  pk第二天,继续求收,求留,求票票~

  昨天很多人给月初留打赏,人很多,没办法一一感谢,所以在这里统一和大家说声谢谢,笔芯~

  二更还是下午3点哈

  *

  话说傅心汉,你丫这戏精,你咬完人,你还一脸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