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659 有些失控,咬了她的嘴(2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许鸢飞顶着某人灼灼视线,煮好了一碗醒酒汤,她自己尝了一口,不是什么好喝的东西,又苦又涩,但还是盛了一碗给京寒川。

  他坐在沙发上,拿着勺子,搅动着汤碗,光是闻着这呛人刺鼻的气味儿,都觉着清醒几分。

  其实这里面没什么药材,都是些滋补的食物,可能还有点味儿大的材料勾兑,导致一整个汤碗味儿窜得很重。

  许鸢飞也盛了一碗,坐到他的对面,盯着他喝汤。

  勺子贴上他的唇,他只是张了点小口,感觉到他的喉咙在滑动,似乎是喝了。

  “好喝吗?感觉怎么样?”她迫切的期待他的回答。

  “你尝一下就懂了。”

  许鸢飞喝了口,方才试味道,不过是浅尝辄止,此时真的尝了一大口,才觉着苦涩入喉,味道让人崩溃。

  她又不能表现得太嫌弃,毕竟是自己亲手煮的汤,只能强忍着,脸都憋红了。

  直至听到对面传来某人低低的笑声。

  耳尖一热,悄悄爬上一层绯色。

  她垂着眉眼,羞愤无奈,还有些仓皇无措。

  京寒川起身出去了一下,回来的时候,拿了个包装盒,从里面取了块糖递过去,“别咬嘴了,吃这个。”

  许鸢飞抬头的时候,一块乳白色的椰子糖已经送到了她的嘴边,她迟疑着,还是伸手接了过去,放进嘴里,轻轻含咬着。

  “甜吗?”

  “嗯。”许鸢飞闷声点头。

  但是京寒川却喝了足足一碗汤,似乎并不觉着苦,就连眉眼都没轻皱一下。

  “我去洗碗。”许鸢飞端了碗,就往厨房钻。

  京寒川此时神智确实清醒许多,这解酒汤后劲儿太冲,呛得他浑身感官都像是被瞬间打开,哪里还有半分醉意。

  许鸢飞觉着有些窘迫,自己第一次给他做这个,就挺失败的,心底失落,加上他还紧跟着到了厨房,更加心颤难安,匆忙捋起袖子,双手就下了水。

  屋内暖气很足,加上洗碗的也是热水,倒也不觉着冷,就是匆忙捋起的袖子,正沿着小臂,缓缓往下滑,眼看着就要蹭到泡沫水渍了……

  许鸢飞此时双手都蘸了水,她刚准备冲洗一下,把袖子重新卷起,京寒川已经走到她身侧。

  伸手过去。

  从她下半侧的小臂开始,手指轻轻卷起她毛衣的袖子,他手指仍旧很烫,从她微热的小臂点点往上,轻轻擦过……

  又暖又热。

  “谢谢。”许鸢飞低声道谢。

  “该是我谢你,让你特意留下照顾我。”京寒川低头,他动作极为轻柔缓慢,就连卷边都收拾得异常规整。

  “元旦你有安排吗?”

  许鸢飞正认真盯着他的手看,诧异得啊了声,继而摇头。

  她店内的客流百分之九十是师院学生,放假之后,她的生意自然清淡,开不开张都无所谓的。

  “我和傅沉他们约了出去,你要一起来吗?”

  京寒川询问,声音平淡,从话语里,你完全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你们一群人?”

  “嗯。”

  “我过去,似乎不太好,你们关系都不错。”许鸢飞与傅沉等人,毕竟还隔了一层关系,没那么热络。

  最主要的是,傅沉知道她的真实身份,更清楚她接近京寒川是什么目的,这个男人心思太深,要是突然和人抖出自己的身份,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京寒川没作声……

  气氛顿时就有些僵硬了。

  待洗好了碗,两人分坐在两张沙发上,似乎也不知该做些什么。

  许鸢飞原先还很忐忑,总想着和他聊点什么,刷了会儿手机,眼皮就睁不开了,她白天忙着店里的事,没有午休,就连晚饭都是匆忙,胡乱对付的,此时整个人的精神都是吊着的。

  沙发蓬松柔软,她斜斜倚靠着,很快就昏沉睡着了。

  京寒川则没有半点睡意,瞧她睡着了,低声唤了两句,无人应答。

  他起身,准备将她抱到屋里睡,其实……

  屋子里还有隔间,有床有被子,那是隔壁一个两居室被买下,直接打通了,以后留作客卧的,便提前简装了一下。

  “许鸢飞?”京寒川走到她身侧,喊了几声,没有回应。

  他坐到她身侧,偏头看她。

  光影交织,在她脸上落下斑驳的光华,他视线从上往下,从眉眼鼻尖,落在嫣红的小嘴儿上,嗓子眼又开始干涩得冒烟。

  她之前曾经偷吻了自己一次,这笔账,总得算回来吧。

  思及至此,京寒川轻轻靠了过去。

  女孩呼吸很轻,微不可查般,只有胸口起伏着,他轻轻伸手,指尖刚触碰到唇角的柔软,心底某个角落,就像是瞬间崩塌一般。

  软得难以置信。

  就连呼吸都瞬间变得深沉起来。

  她因为依靠在沙发上,身子很瘦,却穿着极为宽大的毛衣,衣领微微有些大,露出一截锁骨还有半边雪白的皮肤。

  此时已经凌晨三点多。

  夜……

  悄寂昏沉,安静地厉害,外面雪花肆虐,冷风席卷着,遮目漫天,他靠过去,慢慢地……

  有些肆无忌惮,却没发出半点声响。

  他的唇落在她嘴角处的一小块皮肤上,似乎能精准感觉到血脉的跳跃流动。

  他轻轻在她唇角蹭了下。

  许鸢飞身上有股子淡淡的甜品味,而他却忍不住张嘴,轻轻含咬了一口她的唇,整个人就像是被一股不知名的所包裹住。

  愉悦,甚至是亢奋的。

  有种食髓知味的饥渴感,像是开洪泄闸般,让人浑身都开始躁动难安。

  有些失控。

  ……

  京寒川这里浴室没收拾好,只能穿了件衣服,下楼溜达了一圈,纷纷扬扬的雪花包裹着他。

  消极冷涩。

  而此刻他浑身都热,尤其是胸口。

  等在楼下的京家人,瞧着自家六爷下来,还一脸懵逼。

  许小姐都上去这么长时间了,按照正常的进度,暴风骤雪,孤男寡女,在悄寂无人的房间,,就应该滚在一起了啊……

  他怎么下楼吹冷风了?

  楼上不暖和,还是妹子不够漂亮。

  真是搞不懂他家六爷到底想要什么了。

  其实京寒川心底定然是清楚自己要什么的,只是有些时候,越是珍惜想要的人或事,对待他的时候,反而会更加小心。

  怕碰碎了,也担心失去。

  他今晚是能确定,许鸢飞心底有他的,可是约她出去,她又拒绝了?

  一群人外出旅游,他又不可能对她做些什么,她至于回绝得那么快?

  还是说,此时共同出游,还是太突兀了?

  ……

  只是已经被拒绝了一次,再开口邀约,也得仔细思量一番。

  第二天傅沉打电话给他统计人的时候,他就把许鸢飞名额先划掉了。

  “许小姐不来?”傅沉手指摩挲着佛珠,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他是了解许鸢飞的,一心想泡到京寒川,这么好的机会,居然都放过?显然不太正常啊。

  “暂时不去。”

  “好。”傅沉应了声。

  就在当天下午,京寒川在后院钓鱼的时候,接到了傅沉的电话,说他已经约到了许鸢飞,她会过去。

  这让京寒川心底有些憋闷了,他当时邀约已经很正式了,她说不大好,给一口回绝了,怎么到了傅沉这里,就完全变了?

  自己约不去,傅沉邀约就一口答应。

  难不成在她心底,自己的分量还不如傅沉?

  “她说过去?”京寒川又确认了一次。

  “嗯,我已经确认好了,你真的和她提过这件事?”傅沉笑道。“时间订了,到时候你开车捎上她,一起过去。”

  京寒川捏紧鱼竿,实在不懂,傅沉到底和她怎么说的。

  ------题外话------

  嘿嘿,大家要不要来开一下脑洞~

  三爷到底和许鸢飞说了什么,会让她答应呢?

  六爷为什么?

  三爷她拒绝了你。

  六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