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场酒店大厅

  大家聚在一起,合计起来,就知道傅沉是如何把所有人都“诓骗”过来的,每批人抵达时间均不同。

  加之天寒地冻,几乎都是在室内活动,静等他安排行程,酒店所有人帮忙隐瞒,居住楼层,活动范围不同,居然真的没人碰过面。

  此时有傅家二老在,就连段林白都很低调。

  而随着外面传来滑雪的簌簌声,众人听到了宋风晚的声音。

  “出了一身汗,你约了他们吃饭吗?我们回来是不是太迟了。”宋风晚站在外面,刚把滑雪手杖放在一侧,傅沉已经伸手帮她掸去衣服上的雪絮。

  “已经约了。”

  “今晚吃什么?”宋风晚此时压根不懂,里面到底坐了多少人,还在外面清理衣服上的落雪。

  “都可以。”

  宋风晚刚准备走进酒店,就被傅沉拉住了。

  “怎么了?”

  “今年最后一天了。”

  “我知道啊。”宋风晚狐疑得看着他。

  就在这时候,宋风晚听到后侧传来声响,似有火光灼灼,她下意识转过身,远处的雪地上,长及百米的铁树银花,金银漂亮的礼花,瞬间照亮整个夜空。

  称着着皑皑白雪,后侧还有沉雪压枝的青松,天空都被照得透亮。

  窜天的火光,雪色反衬托,更加灼目耀眼。

  宋风晚呼吸瞬间屏住,被眼前耀目的礼花,夺走了所有注意力。

  就连酒店内入住的宾客都被外面的窜天火光吸引,趴在窗边窃窃私语。

  宋风晚都没回过神,手指已经被人握住,两人手上还带着厚实的手套,饶是如此,她还觉得手心灼烫。

  “三哥?”

  “之前不是说想看烟花?”

  京城禁止燃放这些,最多就是那个仙女棒比划两下。

  “这个有点”

  宋风晚低头闷笑,不知该说些什么。

  烟火盛世,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感,却又短暂,稍纵即逝,伴随着烟火燃尽,宋风晚眼前出现了巨幅影像。

  以黑色雪松为幕布,画面不算清晰,但天地为背景,总是带着难以说的震撼感。

  不过第一张出现的照片,宋风晚就没看过。

  照片中的傅沉年纪尚小,有傅家二老,甚至还有过世的乔老夫妇,众人围着一个孩子在说笑,黑白色,像是满月照。

  而他们身边,也有个年纪尚小的男孩,就安静站在一侧。

  “这算是我们第一张合照”

  傅沉声音伴着寒风,轻轻吹来,荡漾着。

  宋风晚认真看着屏幕,她小时候的照片很多,到了近些年的照片时,里面出现越来越多傅沉的影像。

  他就像是突然闯进她生活中不速之客,却又慢慢融入她的生活

  彼此之间,难以分离。

  到了后面,就有越来越多的合照。

  照片放完,屏幕上滚动着一串数字,从0天开始,逐渐递增,直至数字已经越过四位数,停在了729上

  “过了今天,就是730天。”

  傅沉声音低低传来,低哑性感的。

  “嗯?”

  “我们正式在一起已经七百多天了。”

  宋风晚只记得是前年跨年的事,此时看到不断滚动的数字,心头好似被热水淋过,暖烘烘的。

  “去年跨年的时候,你把自己交给我,所以今年”

  宋风晚呼吸一沉,只觉得此时吸入的寒气,都好似滚热岩浆,烧得她浑身发烫,她手指被傅沉轻轻攥着,然后他整个人就站到她面前。

  高大的身影笼罩过来,她整个人落在一大片阴影里,寒风肆虐,心头热血难消。

  “三哥”

  宋风晚知道傅沉最近在密谋什么事情,但也没想到会是这个。

  此时许多事已经不需要多说什么,她心底清楚,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些什么。

  周围北风呼啸,她脑子放空,根本无法独立,脑子放空。

  傅沉此时心底也有些紧张,只是面色从容,寒风将他额前的碎发都吹得稍许凌乱,他缓缓靠近宋风晚,喉结轻轻滑动着,呼出的气息有层白雾,让他整个人的五官都显得朦胧疏色。

  “今年,我想把自己交给你。”

  “等你20岁了”

  “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其实他们的对话,里面的人并听不到,他们全部都集中在窗边,看着宋风晚脸逐渐红透,也知道定然是求婚了。

  段林白是第一个坐不住的。

  穿着将单薄的毛衫就冲了出去。

  “还特么等什么啊,嫁给他啊!”

  宋风晚被后侧的声音惊呆了,回头的时候,才发现酒店大厅的玻璃窗前,全部都是自己熟悉的面孔,一时竟慌了神。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但还是将所有人都叫来了,你的至亲,还有我的”傅沉声音从后侧幽幽传来。

  “如果你不答应。”

  “就当提前演练彩排。”

  傅沉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底却不是这么想的,定然希望一次成功。

  “卧槽,老子时间多宝贵啊,谁特么陪你演练彩排啊!”段林白听到这话就彻底炸了,“拿出你的自信好不好!”

  此时看烟火吸引的不少酒店游客都跑下楼。

  也是没想到会在大厅碰到这么多电视里的熟面孔,再看外面的傅沉与宋风晚,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立刻有人将之前录制的烟火视频和屏幕投放的照片传到网上。

  惊爆,傅三爷求婚!

  这两人自从上回公开关系后,就累积了一大片cp粉,相比明星的cp粉,粉他俩的群体算是小众的,但非常能打。

  这则消息刚放出来,瞬间就被顶了上去。

  “我去,公开虐狗了有木有,她才多大啊,三爷就急着把人定下来,也太着急了吧。”

  “大过年的,我准备在家看跨年演唱会,现在却在津津有味吃狗粮?”

  “博主,照片不清晰啊,求几张高清无码照。”

  “我只想说,我看到傅老爷子了,这特么是我爷爷偶像啊。”

  “前排兜售狗粮,管够啊。”

  “已经被虐死。”

  “这是屠狗吧,这冰天雪地,以雪松为背景搞这个,酸了酸了,简直是虐杀单身狗。”

  “三爷太a了有木有,之前谁说他俩是逢场作戏的,站出来挨打。”

  许鸢飞一看到有人拍照,庆幸自己出门戴了帽子口罩,饶是如此,还是往角落躲了躲。

  这要是被人拍到,或者是被家里人看到。

  那岂不是完蛋了?

  傅老咳嗽两声,淡定看了眼一侧的傅仲礼一家,“这件事,我真的不知情。”

  傅仲礼平静点头,看着外面,其实他们一家已经适应了这两人在一起的事情。

  他们为了方便照顾二老生活,一直住在大院,与宋风晚经常碰面,她毕竟年级小,面对他们还是有些拘谨的,但是傅沉不然,各种秀恩爱。

  说真的,作为他的二哥,傅仲礼头一次看到自己弟弟如此温柔骚气的一面,也是被结结实实闪瞎了眼。

  宋风晚乖顺,不惹事,也不会背地说些什么,就是带礼物,也想着他们夫妇,反而弄得孙琼华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他们夫妇每次出国回来,总会给她带点小礼物。

  孙琼华一开始很不适应,他们一家在云城打拼多年,也算看着宋风晚长大的,一直当晚辈看待的女孩,有一天成了弟妹,要和自己平起平坐,肯定有些尴尬,此时早已释然。

  “晚晚过了农历年后的生日,就该满20了吧。”孙琼华笑道,“就老三这猴急劲儿,怕是没毕业就想结婚了。”

  而此时作为憋屈难受得就是傅聿修和蒋二少了,偏生两人还站在一起。

  傅聿修是觉得尴尬,转身准备离开。

  他家三叔简直是魔鬼!

  你求婚,为毛要特意把我叫回来!

  傅沉是这么和他说的,“你许久没回来了,三叔想你了,跨年的时候,我准备带父母和二哥二嫂出游,你也来吧。”

  他正好没事,这种家庭活动,自然不能缺席,而且他家三叔居然说想他?

  这面子一定要给啊。

  然后就傻不愣登,买了机票,满心欢喜的坐上飞机回来。

  他一个小时前刚到酒店,还特意洗了个澡,就是为了见他家三叔,没想到人没见到,一大盆冰水扑面而来,这特么都是狗粮啊。

  他转身,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却被后侧的傅斯年按住了肩膀。

  “去哪儿?”

  “我我尿急。”

  傅斯年看了他一眼,一侧的余漫兮低头闷笑,她和傅聿修也接触了不少次,心底清楚这孩子没什么歪心思,有些时候甚至过于单纯,分明是想跑。

  还用了尿遁。

  不过傅斯年也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语气冷漠的说了句,“不急于这一时三刻,等你实在憋不住再和我说。”

  傅聿修傻眼了,看向余漫兮,“嫂子”

  这你都不管?

  没想到余漫兮挑了下眉眼,说了句,“我都是听你哥的。”

  傅聿修瞳孔放大,真特么见鬼了,你们家不是素来你说了算?现在说听我哥的?

  你当我是傻缺?

  可是还有人比他更悲催那就是蒋二少了。

  某人今天还特意穿了一件骚粉色的衣服,他知道与宋风晚没可能,但是要和女神见面吃饭,也想拾掇一下,还特意梳了个三七分的油头,倒也人模狗粮。

  此时冷雨拍下,他简直想哭。

  为毛是求婚!

  为什么!

  一侧的男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看情况,三爷肯定会成功,接下来就是订婚之类的,待会儿和我一过去。”

  “过去干嘛?”蒋二少欲哭无泪,死死盯着宋风晚。

  “和他们道贺,回京后,再陪我给他们选个礼物。”

  卧槽!

  蒋二少就差用头撞墙了,他的一颗心已经碎得稀巴烂,他哥这魔鬼居然还要在上面踩两脚。

  “哎,你说我如果早出生几年,早点认识她,你说事情会不会不一样啊。”

  “不会。”

  “为什么?”

  “不配。”蒋端砚的意思是,他俩无论是气场性格都不配,“宋风晚不是看着这么单纯的人,就你这脑子,这智商,她瞧不上。”

  “就你泡妞那点手段,用到她身上”

  “她怕是会把你当智障。”

  蒋端砚其实看得很明白,宋风晚虽然性格不强势,但股子很倔,也很要强,这样的人,除非有比她更腹黑,更强势,更厉害的人,才能压着她,就他弟弟这德行,那是真看不上的。

  谈不上互相吸引,但这个人必须是她钦佩仰慕的。

  蒋二少这颗心算是被他哥一锤子打死了,都不给他扑棱两下。

  一头按进水里。

  这嘴巴太毒了。

  “哥,就因为你这样,当年才”蒋二少刚想说什么,又生生把话茬给吞咽了回去。

  而此时外面

  冰天雪地间,傅沉穿着黑红相间的滑雪服,这衣服让人显得有些臃肿,可是他生得高瘦,沉稳内敛,目光笃定。

  寒风素雪后,整个人变得越发曲高和寡般,他身上就好似自带一股追光灯,往后退了一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子。

  单膝跪地。

  仰着脸。

  打开盒子

  四爪镶嵌的钻戒,大得晃眼,简洁大方的设计,在冷白色的雪地里,不知闪瞎了多少人的眼。

  璀璨夺目,宛若星光。

  “晚晚”

  “我在等你。”

  他声音深沉得嘶哑性感。

  后侧的围观群众惊呼着。

  他们来之前可不都知道,会遇到这种事,纷纷惊呼起哄。

  宋风晚咬唇笑着,“好。”

  她声音压得太低,几乎是无声的。

  傅沉却听到了。

  因为戴着手套,取戒指不大方便,两人都脱了手套,傅沉维持着跪地的姿势,将戒指缓缓推入她的无名指内。

  戒指冰凉,轻轻环住她的手指,像是也牢牢锁住她的心。

  此时她也不觉得这雪地多冷了,浑身热乎乎的,一颗心也跟着滚烫。

  “你快起来吧,地上怪冷的。”

  宋风晚伸手拉他。

  她弯腰的时候,傅沉也缓缓起身,借着这个姿势,傅沉仰头,稍微一偏,低头在她嘴角啄了一口

  宋风晚知道此时后侧有多少人,脸有些泛红。

  “你脸红得可爱,有些等不及了。”

  傅沉已经站起身子,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他手心更是滚烫,眼底噙着笑,“再亲一下好不好?”

  宋风晚不是个喜欢当众秀恩爱的人,只是此时后面都是起哄声,气氛被烘托到了这个份上,她稍微踮脚,主动在他嘴角啄了下。

  “吁——”段林白吹着口哨。

  兴奋得不行。

  也就是这时候,听到后侧的京寒川说了一句。

  “全程最嗨的就是你,人家求婚,你一个单身狗兴奋什么?”

  段林白气结,“老子是孤傲的野狼,不是单身狗!”

  京寒川失笑,偏头看了眼身侧的人。

  许鸢飞只露出两只眼睛,眼底噙着笑意,也跟着大家起哄,眼睛亮晶晶的

  非常漂亮。

  许是注意到京寒川的注意,才淑女般矜持得咳了下嗓子,却也难掩沸燃的心情。

  而此时烟火再次盛放

  火光冲天,看到宋风晚眼睛都酸了。

  “晚晚”

  傅沉声音被烟火声淹没,极其细微。

  “嗯?”

  “我很爱你。”

  宋风晚心跳声震耳,缓缓攥紧傅沉的手,“我也是。”

  只是乔西延等人就有些无语了。

  给单身狗喂狗粮就算了,为毛他们这些人也要跟着一起被虐?

  不过傅沉回来之后,说的理由也很简单粗暴。

  “我希望得到我们两人所在乎的,每一个人的祝福。”

  他们在乎的人?

  这话就把所有人的位置捧高了。

  就算心底有些微词的,也不再说什么,只能送上祝福。

  说傅沉心思深沉,这话半点不假,把你捧高了,你还能说什么?

  蒋二少简直想踢翻这碗狗粮。

  跨年之夜,微博热搜最顶上的不是某个台的晚会,也不会某个明星,而是傅沉与宋风晚,后面还缀了红色爱心。

  而此时蹲在雪地里的十方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千江淡定的收好各种引爆烟火的装置,淡定得往酒店走。

  给人放烟火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拿钱办事嘛,每天都在像金钱低头,现在的生活也是不容易啊。

  当个助理,兼职保镖,还要会放烟火。

  ------题外话------

  三更结束

  呦呦呦,520当天来虐狗啦

  大家看完之后,记得给三爷投票打call啊

  月票搞起来呀

  此处必须有掌声和鲜花,哈哈

  我一个单身狗,居然写得津津有味捂脸

  潇湘的留活动还在继续啊,大家留不要停呀

  最近系统有些抽风,有时候会出现更新延迟,或者页面打不开的情况,大家别急哈,技术小哥哥已经在处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