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667 当众拉小手,抛弃她有生命危险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零点之后,众人在段林白房间又闹腾到了十二点半,因为这里还有两个孕妇,所以离开较早,随着大家各自回房,场子很快就散了。

  傅沉和宋风晚又去外面溜达了一圈,送她回房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多。

  今晚乔艾芸等人都在,傅沉没必要如此猴急,硬拉着宋风晚和自己同睡。

  这样会破坏在乔艾芸心底的形象,至于严望川,他俩同盟的时候,就没什么形象可了,自然是无所谓的。

  两人在门口,还腻歪了好一阵儿。

  直至宋风晚被亲得快无法喘息,傅沉才摸着她的头,让她进屋。

  宋风晚推门进去的时候,以为他们肯定都睡了,没想到乔艾芸和严望川正抱着小严先森在客厅看跨年晚会的重播。

  “妈、严叔。”

  “啊——”小严先森招呼着小手,冲她伸手要抱抱。

  乔艾芸笑道,“我还以为你今晚要彻夜不归了。”

  目光落在她微肿的唇上,还笑得有些促狭。

  这年轻人啊,就是有精力折腾。

  说起来,严望川也是个很能折腾的人,精力旺盛的不可思议。

  “没有。”宋风晚想起今晚的求婚,大家都看到了,还有些羞怯不好意思,“你们怎么还不睡啊?”

  “刚才外面放烟花,一群年轻人在底下欢呼,就被吵醒了。”

  宋风晚点头,将小严先森抱到自己腿上,“今晚的事情,您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乔艾芸轻笑,“不然呢,这么冷的天,让我抱着孩子往这里跑?我可没力气折腾。”

  她应该是除却傅沉之外,唯一的知情人了,乔家人与严家过于难请,想把他们聚集叫到这里,傅沉怕是没这个能量,乔艾芸却有法子。

  “我不知道。”严望川挑眉。

  其实乔家人也不清楚,因为乔艾芸执意要来,大家只好陪同。

  “而且……”严望川盯着宋风晚手上的戒指,“他的戒指不是在我家买的。”

  宋风晚淡淡应了声,稍微挪动了一下戒指,将它取下放进口袋,手指像是被一圈洛铁环住,现在还觉得热乎乎的。

  “拿下来做什么?给我看看。”乔艾芸伸手出去。

  “怕碰着小迟。”她说着把戒指递过去。

  家中有小孩子,就是衣服上镶有碎钻珠串什么的,都要少穿。

  乔艾芸和严望川都是行家,打量着戒指也知道价格不菲。

  严望川轻哼,这小子倒是下了血本。

  另一边,众人陆续散场回房的时候,京寒川似乎提前离开了。

  许鸢飞心底忐忑的往房间走,却在半路看到了正站在窗边打电话的京寒川,那位置恰好就是之前站立的。

  他余光感觉到有人靠近,瞧着许鸢飞越走越近,稍微将手机抽离耳边,“你先去房间,我马上就回去。”

  他神色平静,目光温柔,弄得许鸢飞耳根有些发烫,应声点头,顶着他的目光,四肢僵硬的往回走。

  回去之后,还在思量着要不要先去冲个澡,最后还是回屋稍微补了个妆,顺便弄了点香水,去去身上的酒味儿。

  坐在沙发上,忐忑不安得等待着。

  中途还接到了许尧的电话,无非是和她道一声新年快乐,顺便问她在哪儿,玩得怎么样,她回答得很快,没说两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许尧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神情恍惚。

  他姐好像不太对劲啊。

  从没这么急切挂过他电话,有情况?

  不会真的偷摸交男朋友和人出去了吧?转念一想,总觉得可能性不大,他姐并不是个大胆的人,敢这么瞒着家里人做出这么“偷鸡摸狗”的事。

  殊不知,连在外过夜都欺瞒了,更何况这点事?

  京寒川和父母通完电话回去的时候,就看到许鸢飞乖巧的坐在客厅沙发上,那模样,就像是在安静等着丈夫回来的小妻子,瞧他进来,立刻紧张得从沙发上窜起来。

  “我烧了水,给你倒一杯吧。”

  刚才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此时正是嗓子干哑的时候。

  她刚倒了杯水递过去,京寒川并未第一时间伸手接过,而是不紧不慢得打量着她。

  “不喝?”许鸢飞本就紧张,此刻被他看得,呼吸都有些乱了。

  也不知是喝酒上脸的缘故,还是羞赧,俏脸浮上一丝红晕,眼底勾着抹略红的艳色,水色潋滟的……

  京寒川还是没回应,这让她更加局促。

  刚准备把杯子放回去,一直温热的手突然伸过来,不是接过杯子的动作,而是轻柔的覆盖在了她的手背上,她本能想抽离,可是他已然用力收紧。

  让她动弹不得。

  她能清晰感觉到,覆盖着自己的手心,变得越发灼烫,他就这么看着自己,气氛越发旖旎暧昧。

  “你……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你为什么要和傅聿修告白?”

  许鸢飞怔了下,她想过许多种可能性的话,没想到京寒川开口问的却是这个,她咬了咬唇,“也没什么,就随便选的。”

  “那么多人,选他?”

  “……”

  许鸢飞实在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稍微扭了下手腕,京寒川手指一松,她已经把杯子放到了一侧桌上。

  然后就听到身侧的人淡淡说了一句。

  “当时我也在。”

  这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为什么没有选他。

  许鸢飞和京寒川的关系,其实就剩下一层窗户纸了,拥抱过,甚至牵手过,只是还隔着那么一层朦朦胧胧的东西没有戳破。

  但是让许鸢飞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表白,肯定也害臊。

  “我知道你在啊。”许鸢飞手指摩挲着水杯,“不过我们……”

  “我们怎么了?”

  “就……”

  许鸢飞心底真是又急又燥,她该怎么说?

  “嗯?”

  就在她心底焦灼的时候,京寒川有靠近了一些,他身上有点淡淡的酒味儿,灼烫的呼吸瞬间就在她耳边滚落,她稍一抬眼,两人距离近得仅有咫尺而已。

  他声音本就清冽,此时还故意勾着尾音,就像是在诱惑她一般。

  她稍微往后退了点,后腰抵在桌边……

  无路可退。

  而他居然又往前一点点,徐徐逼近。

  “你这是做什么……”

  京寒川本不想这么快,不过今天的气氛很嗨,而且她像傅聿修表白,那是真的酸到他了。

  不爽到了极点。

  弄得他一整个晚上都心烦意乱。

  恨不能直接就……

  他眸色昏沉,眼底裹着浓稠的黑色,像是要将他吸进去。

  许鸢飞被他看得心头砰砰直跳,根本不敢直接看他,也就在这时候,京寒川问出了一个让她更加心颤的问题。

  “你喜欢我吗?”

  简单一句话,好似被命运扼住了喉咙,她浑身僵直,瞳孔微怔,看着她的时候,慌乱、无措、诧异、震惊……

  情绪太多。

  “嗯?喜不喜欢我?”

  京寒川俯低身子,两人视线齐平,此时迫近的不仅是呼吸,就连她心跳都开始紊乱受控。

  许鸢飞后背紧贴着桌边,眼看着某人靠得越来越近,心颤如麻。

  想要往后再缩一点,京寒川却忽然伸手。

  “嘭——”一声,双手按在她腰两侧的桌边,将她禁锢在了自己怀里,整个人又近了半寸。

  许鸢飞眸子收紧,显然没想到京寒川会突然变得如此激进急切。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逐渐脱离掌控,她再想往后的时候,就听到他说了一句,“别动。”

  她身子一僵,眼睁睁看着他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她下意识抿紧了唇。

  “上次在我们家,你偷偷亲我了,对吧……”

  他尾音勾的很长,与其说是质问,不如说是诱惑。

  许鸢飞呼吸变得越发急促,他是知道的?

  目光又开始游离,不敢直视他。

  “眼睛别乱瞄,看着我。”

  许鸢飞犹豫着,硬着头皮抬头看他。

  两人此时的距离,已经特别近了,呼吸缠绵着,京寒川的鼻尖轻轻蹭着她的,她身子逐渐僵硬,有种热意蔓延全身……

  京寒川垂眸盯着她的唇,喉结上下滑动着,有些急促。

  因为热,更加燥。

  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声,在燥热的空气中挥发得厉害。

  许鸢飞还没回过神,眼看着某人靠得越来越近,原本撑在桌边的手缓缓抽离,轻轻握住了她僵硬、紧握成拳的手。

  “你紧张什么……”

  “……”

  “把眼闭上,嗯?”

  许鸢飞完全是被蛊惑的,睫毛颤抖着,轻轻合上眼,然后就感觉到唇边落下了一个温温热热的物体。

  凌冽的寒冬,他的唇削薄柔软,初初触碰的时候,还有点凉意,他稍微用力点,缓缓压住。

  却热得像是要把人融化了。

  她屏住呼吸,手指猝然收紧,却被某人强势掰开,手指霸道得穿过她的指缝,牢牢扣住。

  两人都不是很有经验的人,刚碰一下,都僵了身子。

  他并未离开,那点温热,就这么贴着她的,却一路酥麻到心底。

  他稍微往前一点,她睫毛就轻颤一下,她能清晰闻到男人身上好闻的味道,甚至是有些酒味的。

  当他抽身离开的时候,许鸢飞已经睁开了眼,就那么一下,两人都僵住了。

  “你之前不是问我,为什么藏了你的照片……”

  许鸢飞此时整个人,一颗心都荡漾起来,瓮声瓮气的应了声。

  “不仅是你好看,而是……”

  “我想随时随地都能看到你。”

  许鸢飞脑子宛若惊雷炸开。

  “你心底有你,喜欢你,你想和我试试吗?”

  他声音喑哑低沉,裹着浓稠的酒,能将人醉死。

  许鸢飞脑子晕乎乎的,只是轻轻攥住了他的手,从嗓子眼挤出一个“嗯”字。

  京寒川低低笑起来,“还想再亲一下。”

  许鸢飞此时的心情,就和落入玉盘的珠子,不停跳跃滚动着,突突突的,像是能要了人的命。

  “我今晚心情很不好。”

  “有点酸。”

  “可能是吃醋了,偷亲我,却和别的男人告白,真是……”京寒川笑着,最后一个字音压得尤其低沉,“太不成样子,我心里很不舒服……”

  “再也别这样了。”

  他说完,稍一偏头,再次含住她的唇。

  轻柔的,热乎的,让人意乱情迷的。

  唇边像是着了火,有火星一路蔓延,燎原般的充斥着京寒川的全身,想要更近、更多……

  他刚凑过来,许鸢飞身子已经酥了半边,就这么蜻蜓点水般的触碰,已经让人足够心惊,她轻轻握紧京寒川的手……

  他们这是……

  真的要开始恋爱了吗?

  她此时哪里还顾得上父母那边,恨不能将一颗心都撕下来给他。

  另一边,傅沉将宋风晚送回房间后,又去段林白屋子里坐了会儿,回去的时候,恰好路过一片玻璃窗,他看着某片玻璃上似乎有字,本以为是孩子涂抹着玩的,无意看了眼。

  上面写着京寒川和许鸢飞的名字,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爱心。

  傅沉蹙眉,谁这么幼稚?

  抬手把二人名字给擦掉了!

  顺手在边上写了自己与宋风晚的名字,心满意足的回房了……

  ------题外话------

  三更结束喽,吼吼~

  六爷这么苏的告白,你们怎么能不给六爷打call投票票~

  此处必须有掌声和票票

  六爷:……

  而且这章恰好是666章,是不是666啊……超级应景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