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川北,京家

  傅沉到这里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左右,他到京家客厅的时候,盛爱颐喝茶润嗓子,身上还穿着红梅缠枝的戏服,水袖卷至腕处,身段唱腔自是没话说。

  而且她不沾酒,甚至对生冷的东西都是忌口的,对嗓子的保养已经臻于极致。

  “傅沉来了,快坐。”盛爱颐笑着邀他坐下,“来送请帖?”

  傅家的事情早已传开,老太太和她打过招呼,让她到时候务必赏光。

  “嗯。”

  傅沉应着,将请帖递过去,“到时候欢迎您前来。”

  “这时间过得真快啊,一转眼你都要订婚了。”盛爱颐摩挲着请帖,心底百感交集。

  前些年还讨论着,傅沉一群人,到了适婚年纪却无一恋爱,现在傅斯年孩子都要出生了,傅沉婚事也提上日程,段林白更是不乏喜欢的小姑娘,反观自家那个……

  居然还闷头去钓鱼?

  简直无药可救。

  她想起最近网上,经常有什么,女子和桥结婚,又是什么有人将遗产留给自家的猫,她心底总思量着,就京寒川这模样,以后怕不是京家的财产,要留给几条鱼?

  像话吗?

  其实盛爱颐以前也不急,毕竟现在晚婚的太多,但看到与他同龄的朋友都有情况了,心底肯定有些躁动了。

  “寒川呢?”傅沉今天是特地来找他的。

  “后院呗。”盛爱颐一副怒气不争的模样。

  “那我去找他。”

  傅沉说着就往后院走。

  出门的时候,还看到京家人,领着七八个人朝他走来,其中领头的,他倒认识,是梨园那边现在力捧的小生,二十五六,生得白净秀气。

  而且他还是盛爱颐的弟子,之前因为这件事,某大佬还很郁闷,觉得收女弟子就罢了,怎么还收男徒弟?

  他身后几人,几乎都是年轻俊美的男女,端看走姿体型也知道是行内人,腰杆笔直,虽然没刻意为之,举手投足都会流露出些许习惯动作。

  “三爷。”隔着数米远,几人就和傅沉打了招呼。

  “嗯。”傅沉颔首点头,直接往后院走。

  “傅三爷真的比想象得更好看。”其中有人笑道,“不过看起来也很高冷,这大家族教养出来的,气度真的不一样。”

  “等以后你成角儿了,在台上露脸多了,看到他的次数就会很多,三爷是梨园的常客,经常给打赏,人真的不错。”

  “不过三爷都要订婚了,就是再好看也是别人的,还是看看六爷比较好。”

  “那也不是你能想的。”前面的男人一句话戳破她的幻想。

  他们是靠京家提携起来的,能在行当里立足已经不易了,其他的事,还是别肖想了。

  几人笑着往客厅走,人心不同,自然也有各自的心思。

  ……

  傅沉这边

  领着他的京家人,笑着说道,“梨园腊月28歇业,这段期间,生意很好,好像是拿了些曲目过来商量,年前唱些什么好,可能会排些新戏。”

  “都是年轻人?”

  “有四个算是夫人的弟子,梨园最近想捧新人。”每个行业都有更替交叠,京戏这行当也是一样的。

  “有新戏和我说一声。”

  家里的老太太肯定喜欢。

  “这是肯定的。”京家人笑道。

  傅沉看到京寒川的时候,他正斜靠在椅子上,鱼竿撑在一侧,冬日午后,阳光煦暖,落在他身上,像是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光。

  清冽慵懒的,早知道傅沉来了,偏要等他走近,才撑着眼皮看他,“你来做什么?”

  那语气算不得好。

  “有事和你说。”

  他们两人只需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彼此心底在想什么。

  京寒川轻哂,“傅沉,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处处挖坑给我跳?”

  傅沉一听他说这话,心下了然,坐在他身侧的椅子上,“我提醒你很多次了,你没放在心上,怪我?”

  “你那算是提醒?”

  得亏是他提前知晓,以后发生什么事,心里都有底了。

  “你如果是段浪那种小傻子,我可能会点破,你需要我说的如此直白?我们的默契,难道不是一点就透?”

  段林白此时正在公司处理年前积压的一堆文件,莫名其妙觉得后颈凉飕飕的。

  傅沉这话分明就是说,我是看你聪明,才没点破,除非你承认自己是个傻子。

  京寒川抬手摩挲着鱼竿,心底mmp,脸上还得笑着,傅沉这人过于腹黑,他总能找出一堆理由替自己辩解。

  而且他把自己架到了一个高处,捧得高,弄得他不好辩解。

  当真是腹黑到了极点。

  “你马上要订婚了,真不怕我去闹事,给你搅黄了?”

  京寒川挑眉,这话已经透着点威胁了。

  只要他多叫几个手下过去,就那么往酒店门口一站,估计半点喜庆之气都没了。

  宋风晚还特意叫了两个室友,那两个小姑娘怕是会吓得够呛。

  傅沉淡笑着,“需要玩得这么大?这么狠?”

  “若是我没发现,许家先找上门,我这双腿怕是会被打折?”京寒川摩挲着鱼竿,“你需要对我这么狠?”

  “失去双腿,赢得了爱情,也不错啊。”

  京寒川鱼竿动了下,他慢慢收线,真想把鱼直接甩在他脸上。

  京家人全部都垂头不语,这两人到一起,若是不计较一番,都不正常。

  真真是神仙打架。

  嘴上是半点亏都不吃。

  约莫四点多,太阳尚未落下,但寒风已有狂娟之势,京家这边没什么大型建筑遮挡,冷风凉嗖嗖的,傅沉没待多久,就离开了。

  京寒川送他到了门口,还故意说道。

  “让她给你做甜点的事,怕也是你威胁来的吧?”他心底比谁都清楚,许鸢飞已经不接这种大单子了。

  为何会答应傅沉,怕也不是碍于相识一场的情面。

  “一次坑了我们两个人,你放心,腊月21的时候,我肯定会准时出席的。”

  傅沉面色未动,笑着坐车离开。

  **

  京寒川回去的时候,盛爱颐正在客厅内指导几个梨园的新人,其中有三个女孩,见着京寒川,总是难免露出一点羞色。

  “注意力集中点。”盛爱颐脾气不错,但在某些方面甚是苛刻。

  几个女孩立刻收拢心思。

  某大佬坐在一侧,眼神死盯着盛爱颐的几个男弟子,一把年纪都老夫老妻,还喜欢吃这种干醋,京寒川瞧着都觉着幼稚。

  他弄了些鱼食,一边喂鱼,一边给许鸢飞发信息。

  他方才就是故意威胁傅沉罢了,说去捣乱,那是断不可能的,他还思量要给他们送些什么礼物才好。

  就在此时,手机震动,提示有新的微信消息。

  他点开一看,手指一颤捏着的半点鱼食全部都丢进了鱼缸内,几条鱼争相攀咬。

  微信上有一张照片。

  白墙黑瓦的门庭,大门上烫金大字,写着许家二字,而信息则是。

  我和你未来岳父碰面了。

  发信人:傅沉。

  后面还缀了个微笑的表情。

  傅沉这厮还真是……

  他不过口头威胁一下,他居然跑到了许家?

  还真是半点亏都不吃。

  因为此时许多高校已经快放寒假了,许鸢飞今天没去店里,正在家研究新的甜品种类,忽然听父亲说,家中有客人,还有些诧异。

  “你别愣着,上楼换件衣服,你这衣服见客不大好。”许爷打发她去楼上。

  “到底是谁啊,还需要我换衣服?”许鸢飞狐疑,她家极少来客人。

  “傅沉。”

  许鸢飞一颗心吊起来,傅沉?他来做什么?他嘴巴应该很紧吧,应该不会出现嘴瓢或者秃噜嘴的情况吧。

  ------题外话------

  三更结束~

  三爷要是秃噜嘴或者嘴瓢了,那六爷就真的遭殃了。

  哈哈,刚威胁过,人家去见你未来岳父了。

  六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

  感谢大家给月初的鼓励和支持,爱你们~

  小剧场一则

  小剧场

  傅宝宝某天写作业的时候,说眼睛有点酸涩,看不清东西。

  宋风晚紧张得送他去给许佳木检查。

  “没大事,可能用眼过度。”许佳木询问,“需要休息几个小时。”

  “可是阿姨我眼睛散光,还有点疼,怎么办?我的作业还没写完。”傅宝宝内心是窃喜的,“我每天都按时写作业的,不写作业会被老师批评的,我不想和老师请假搞特殊。”

  “这么乖啊。”许佳木笑道。

  宋风晚在一侧,已经无语了,这戏精。

  每天盯着他写作业简直要被折腾出神经衰弱了。

  就在某宝宝窃喜不用写作业的时候。

  许佳木淡淡来了一句,“没事,我保证你天黑前能回去写作业,不能让你搞特殊。”

  傅宝宝:“……”

  宋风晚看着某宝宝生无可恋的小脸,已经笑抽。

  傅宝宝:她可能不是我的亲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