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678 争抢角色,论如何讨好岳父(3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京寒川收到傅沉提供的“情报”,熬夜研究了一下,知道喜好,投其所好不难,难的就是……

  他连许家人的面都见不到。

  许爷先不论,单说许尧那小子,见着自己就免不了一场恶战。

  而且他上次……

  还把他一只眼给砸肿了。

  想要讨他们欢心,怕是不容易。

  京寒川揉着额角,尤其是想起许尧那小子,脑仁儿莫名开始抽痛。

  但是在傅斯年婚礼上初次碰面,他就没正眼看过他,现在却要巴巴贴过去?

  果真做什么事,都不能图一时爽快。

  他此时只能寄希望于傅沉订婚宴了,此前对于傅家将他们与许家安排在一桌,心底抵触,现在怕是要特意叮嘱傅沉,让他多些机会与许家交流了。

  *

  在傅沉拜访了京许两家的后几天,梨园的新戏也排出来了。

  当时还没对外公演,盛爱颐特地邀请了傅家老太太去听戏,与她随行的还有宋风晚。

  宋风晚刚结束两门考试,距离下一场考试,中间还有两天多时间准备,但她这门课基础夯实,稍微温习一下就行,也不急着复习。

  原本就是去傅家老宅吃顿饭,当时怀生也在,他前几天已经结束期末考试,在傅家住了两天,吃了中饭,傅沉就送他回山上。

  其实出门,名为听戏,也是一种变相的外交。

  圈子的那些夫人太太,真的是戏迷票友的极少,无非是有这么个场合,多认识些人而已,许多交情人脉都是通过夫人之间结实而促成的。

  宋风晚即便年纪小,多认识些人也是好的。

  “琼华,晚晚,待会儿你们跟我一块儿去梨园。”老太太笑道。

  傅沉好听戏,宋风晚虽然耳濡目染,听了一些,但对此间门道一窍不通。

  不过孙琼华却笑着拒绝了,“我就不去了,待会儿还得去酒店帮老三在确认一下场地问题,让晚晚去吧。”

  她素来精明,老太太就是带宋风晚去认识人的,她自然不会去凑这个热闹。

  “那晚晚陪我。”老太太都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到了梨园的时候,盛爱颐已经和一众夫人太太坐在一起聊天了,瞧着老太太过来,纷纷起身。

  老太太能带宋风晚出来,其实也是种变相肯定她在傅家的地位,众人互相介绍后,对宋风晚几乎都是溢美之词。

  宋风晚心底清楚,这些不过是客套场面话,可是有些夸得过分,还是让她难免不好意思。

  “瞧这孩子还害羞了,还是年纪小啊。”众人打趣着。

  幸亏很快梨园的新戏就开始了。

  宋风晚安静坐在老太太身侧,唱念做打,各色戏词,她都听不懂,听着他们交流,偶尔点头附和两句。

  因为新戏启用了不少新人,许多剧目a角都有两个,分别演上下半场,就看谁的更出彩了,而决定权自然是老太太这些票友手上。

  落选的就只能沦为b角,只有a角不能演出,她们才能登场。

  宋风晚手机震动起来,她抵了下老太太,“我去接个电话。”

  “老三的?”老太太蹙眉。

  宋风晚不好意思的点头。

  这小子小时候也不爱粘人啊,怎么长大了,这么黏媳妇儿,这才分开多久啊。

  “去吧,别出去,外面冷。”老太太叮嘱。

  “知道。”

  ……

  宋风晚拿着手机往外走,舞台上京戏声音太大,敲锣打鼓声更是震天,她试图找个隐蔽安静的角落,虽然老太太说别出去,她还是绕到了后院。

  梨园后侧的院子里,两边有许多寻常京戏演员训练用的器具,满园红梅,俏生生挂满了枝头,红得娇艳,满园都是淡淡的梅香。

  她寻了个能遮风的地方,才给傅沉回电话。

  “你送怀生到山上了?”

  宋风晚想起怀生小和尚,还忍不住笑出声。

  他课业一直跟不上,导致傅沉每次帮他开家长会,总免不得会被老师当众点名。

  怀生也是委屈兮兮,毕竟学习这东西,不是一天之内就能提高上去。

  傅沉看他委屈,也不好批评,最后还给他买了奶茶,好声哄着,告诉他。

  “其实相比较以前,你应该很努力了,继续加油。”

  把宋风晚乐得不行。

  “嗯,怀生应该会在山上待几天,过些日子他表叔过来,带他回家。”怀生现在逢年过节都会回家。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宋风晚低头踢着地上挤压得沉雪。

  “三点多就回去,陪普度大师下盘棋。”

  ……

  两人随意聊着,约莫十多分钟才挂断电话。

  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就看到两个穿着同样衣服的女生迎面走来,全都是珠钗点翠,粉面勾唇,青衣水袖,唯一可以分辨两人就是身高、脸型和眼睛了。

  似乎是在争执什么。

  “我把上半场戏让给你,你怎么能把角色弄成那样,搞得我下面根本接不下去。”

  “师姐,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揣摩角色。”

  “按照你的想法就能不考虑别人?”女人声音清脆悦耳,偏生透着股盛气凌人,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师傅也说了,演戏感情这东西是靠自己揣摩的,我觉得我对人物的理解就是这样的。”

  “大师才能凭感觉,你就循规蹈矩就行,不要太出格!如果不是我给你争取,你能和我分饰同一个角色?你现在是想踩我上去?这个角色本来就是定的我。”

  ……

  那个女孩垂着头,最后还是支吾委屈得说了声,“师姐,对不起。”

  都说演员戏大过天,为了争角儿,明争暗斗的事不少,更何况是京戏这个行当,想成名角儿太难。

  “长歌,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下面这出戏该你了。”一个穿着灰布长衫的人出来催场。

  “好。”方才盛气凌人的姑娘,立刻又是另一番做派。

  “呦,宋小姐您怎么在这儿啊,方才老太太还四处找您了,您怎么走出来了,这外面怪冷的,您里面坐啊。”

  那个人眼尖,一眼就看到躲在一处的宋风晚。

  她本想等这两个人离开才回去,此时被人发现,也只能走出来,那个叫长歌的女孩也没想到宋风晚在,更不清楚她具体听到了多少,瞳孔微怔,有些恍惚。

  “我……迷路了。”宋风晚也是尴尬。

  这学唱戏的,是不是眼神都这么好啊,她躲得那么严实都能看到?

  “我带您过去。”那人笑着领着宋风晚往回走,“这园子里回廊很多,您不常来,迷路也是正常的……”

  但是留下的两个唱青衣的人,互看一眼,心底境遇就完全不同了。

  **

  宋风晚回去后,老太太偏头看她,“你这是去哪儿了,脸都冻红了。”

  “就出去溜达了一圈。”

  老太太攥着她的手,在手心捂了下,“手都冰凉的。”

  “没事。”

  宋风晚以前高三学美术,大冬天就着冷水洗笔,这手已经非常耐寒了。

  “开始了。”她指了指台上。

  此时在唱戏的青衣就是方才盛气凌人的女子,此时台下就坐了不足十人,本就像是一场考核。

  她也不清楚宋风晚到底听到了多少,忽然看到她指着自己,莫名有些心虚,一个音有些走掉了。

  她以为是宋风晚在和老太太嚼舌根。

  莫名心慌。

  底下都是戏迷,马上就听出了里面的瑕疵。

  “爱颐,这是长歌吧,今天发挥不行啊。”有人说道。

  盛爱颐笑着没说话。

  宋风晚这才从别人口中得知,这个青衣叫殷长歌,在一批新人里算是出类拔萃的,因为人长得漂亮,基本功也扎实,有不少人是她的戏迷。

  在圈子里也小有名气。

  宋风晚抿了抿唇,难怪方才盛气凌人的,原来也是个角儿啊。

  就算她后面发挥很稳,但是开场的瑕疵已经给人落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到最后投票的时候。

  除却老太太没发表意见,两个人的角色票数居然是均等的。

  这决定权,瞬间就落到了老太太手里。

  “我这责任可重大了。”老太太一直犹豫不决,是觉得两个人都有瑕疵纰漏,半斤八两,说不上谁更优越。

  但是后面殷长歌因为为了弥补开场的纰漏,有些用力过猛了,她这个年纪的人听了,总觉得不舒服。

  她的野心,完全表现在唱腔里了。

  她稍作思考,“我选第一个。”

  宋风晚抬头看着台上的两个人,那个女孩显然没想到自己会成为a角,大喜过望,一个劲儿说谢谢。

  另外那女孩也弯腰道谢,只是从她僵硬的肢体就能看得出来,心底是不服气的。

  这角色原定就是她,那个女孩可能就是陪衬,估计这种反转谁都想不到,就连边上负责配乐的乐师都怔了数秒。

  盛爱颐面色平静,低头吃着果脯,似乎对这种结果并不意外。

  约莫四点多,所有戏都听完了。

  “老太太,我送您出去。”因为是冬季,虽然才四点多,天色已有灰蒙之势,盛爱颐笑着送老太太和宋风晚出了梨园。

  却在半路被人拦住了去路。

  “师傅。”

  饶是那人脸上带妆,宋风晚也认得那个声音。

  “我看你还有事,我们就先走了。”老太太拉着宋风晚往门外走。

  盛爱颐则看了眼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怎么了?”

  “师傅,关于那个角色……”

  “角色已经敲定了。”

  “可是之前不是定了,这个角色就是我的?我开场的时候……”

  “你今天表演是什么水平,你心底不清楚?非要我一样一样挑出你的瑕疵?我是说,你发挥稳定,这个角色十拿九稳,你自己对比和之前的状态。”

  “没唱好就是没唱好,别找借口。”

  盛爱颐对自己热爱的职业,有着说不出的严肃。

  “不要说是别人抢了你的角色,今天就算只有一个a角,我宁愿把这出戏拿掉,也不会用你。”

  “从没有一个角色是属于谁的,你回去之后好好反思一下,别弄到最后,连一个b角都做不成。”

  她对这方面教导素来严苛,怒其不争,说话也重了点。

  若非她此时画着浓厚的油粉,怕是没脸见人了。

  盛爱颐对她寄予厚望,显然今天是太失望了,拂袖而去。

  **

  到家的时候,她心底还有些郁闷。

  可是看到自己儿子,盛爱颐更加烦躁了。

  他不知从哪儿淘来了各种茶叶,正在泡茶,观察茶叶的色泽舒卷,品茗味道如何,桌上已经摆了三十多杯热茶。

  这小子现在不玩鱼,改喝茶了?

  这都什么老年人的做派啊。

  盛爱颐无奈,怎么感觉生了个傻儿子啊。

  人家傅沉在忙着订婚,都是好朋友,就是段林白都知道出去赚钱,他整天都在家摆弄些什么糟心玩意儿啊。

  ------题外话------

  三更结束~

  日常求一波票票……

  六爷其实是在准备讨好岳父,这不是什么糟心玩意儿捂脸

  现在不能秀恩爱了,那就搞事情吧

  三爷:……

  **

  我要滚去爆肝修文了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