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品店内

  许鸢飞心底忐忑得从橱柜里翻出红茶,这还是父亲送来的,价格不菲,一边冲泡着茶,心底忍不住犯嘀咕。

  这两位来干嘛啊?

  以前她和京寒川虽然是主顾客关系,面对他们已经很拘谨了,现在关系不同,自然更加心焦。

  “老板娘。”兼职生走到后厨。

  “嗯?”

  “要不要报警啊。”

  “什么?”

  “那几个人站在门口,都没人敢进来了,而且那个长胡子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凶神恶煞的,怪吓人的。”

  “没事。”许鸢飞笑着端茶出去,“忙你们的,这事儿别管,我来处理。”

  而此时盛爱颐笑着打趣道,“小姑娘长得甜美又安静,胆子能有多大啊?你这话说的。”

  “她第一次来家里送外卖,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这小姑娘不寻常。”

  “肯定不寻常啊,似曾相识是吧。”盛爱颐轻哂。

  “这事儿你怎么还记得啊,你不觉得奇怪,谁第一次来咱们家不是畏手畏脚,吓得胆战心惊,她看着却很轻松。”

  “咱家又不是龙潭虎穴。”

  ……

  两人正小声嘀咕着,许鸢飞已经端着热茶过来,“阿姨,您这杯我加了点牛奶,您尝尝。”

  许鸢飞看似淡定,其实心底慌得不行。

  难不成京寒川最近鲜少和她联系,是被家里人发现,京家不许?

  禁止两人来往?

  就是端茶送水的短短一瞬,她脑子里闪过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小许啊,你坐。”盛爱颐笑着打量着她。

  “我给你们拿点吃的就来。”

  许鸢飞是真的看不透这两人了。

  某大佬一脸狞色,京夫人却乐呵呵的,不知道唱得哪出戏。

  很快许鸢飞落座,先夸了盛爱颐,“阿姨今天穿得很漂亮,您身段本就好,穿旗袍特别有韵味。”

  “谢谢。”哪个女人不爱别人夸赞。

  “我也喜欢旗袍,就是我妈说我年纪小,穿不出味道。”

  盛爱颐淡笑着,“我家里有许多颜色鲜嫩的,我这年纪穿不了了,许多都是新的,你有时间可以来试试。”

  ……

  女人聊衣服化妆品,似乎就有谈不完的话题。

  “咳——”某大佬咳嗽两声。

  偏题啦!

  话题都跑哪儿去了。

  盛爱颐立刻笑着低头喝了口热茶。

  此时某大佬开口了,“小许啊。”

  他刻意压着声音,声线粗犷低沉,透着些许威慑力,加上凌厉迫人的视线,给人一种无端的压迫感,缩在收银台的两个兼职生一直在观察这边的动静。

  我去!

  有些吓人啊。

  老板娘是不是得罪人了。

  “叔叔。”许鸢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前些日子,寒川彻夜未归,是和你待在一起吧。”

  许鸢飞心颤如麻,还是佯装镇定的点头,“嗯。”

  “你们那天晚上干嘛去了?”

  许鸢飞一想到两人在酒店呆了一晚,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支吾着不知怎么开口。

  “咳咳——”盛爱颐咳嗽两声,有他这么直接的嘛。

  “我们……就是聊了会儿天。”他们之间确实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就是一旦说去了酒店,性质就变了,她干脆就把这档子事遮掩下去了。

  “就是纯聊天?”某大佬眯着眼,像是要将她看穿。

  “是啊,聊天。”

  “那为什么他回来后病倒了?”

  许鸢飞瞳孔微微放大,“病了?”

  “和你出去一夜,回来就卧床不起了,身体都垮了,你和我说,你们那晚就是纯聊天?”

  某大佬喝了一口茶压惊。

  这小子怎么回事?

  独处一晚上,什么都没做?

  他到底行不行啊。

  还把自己折腾病了?

  某大佬越想越嫌弃。

  “六爷身体怎么样?最近流感很严重,他还好吗?”听说京寒川生病了,许鸢飞一颗心都悬了起来,紧张得追问。

  她马上就想到,京寒川那夜在下面等了很久,怕也不是一直待在车里,肯定是受了风寒。

  某大佬咳嗽着,“虽然说你说你们之间的清白的,但是人是见了你之后病倒的,这事儿你怎么看?”

  嗯?

  许鸢飞一怔,这话是让她负责的意思?

  “而且他身体很不好,在家睡了几天,还病恹恹的,不见一点好转。”

  “那个……”许鸢飞一听说病得严重,更加焦虑,“我能去看看他吗?”

  “可以啊。”盛爱颐一看许鸢飞上钩了,立刻点头。

  随后许鸢飞也不知在想什么,心底总想着京寒川生病的事,心不在焉的,盛爱颐看她没心思聊天,扯了个理由,说要去梨园一趟,就先走了。

  她也确实要去一趟梨园,殷长歌还在几出戏里担任重要角色,肯定要好好调整一下。

  顺便给自己儿子和许鸢飞腾出独处的时间。

  **

  许鸢飞送走京家二人后,穿了衣服,扯了包和车钥匙就直奔京家。

  此时天冷,发动车子需要时间,她心底焦躁,已经等不及了,干脆打了出租直奔京家。

  京家的客厅内此时已坐了一个人——

  殷长歌。

  她抵达京家时,因为是盛爱颐的徒弟,肯定就让她进去了,却被告知自己师傅还没回来,而京家此时也有不少客人在。

  都是些她惹不起的主儿。

  “殷小姐,六爷在楼上休息,家中还有这么多客人,您看这……”京家人和她说话还是客气的,毕竟是夫人的弟子。

  外之意就是,今天不方便招待她。

  可是殷长歌心底清楚,今日见不到盛爱颐,她可能真的会被踢出梨园,到时候再想进去就难了。

  背靠大树好乘凉,有京家在,她有保障,若是她在外面闯荡失败,最起码有个退路啊。

  “您不要招呼我,我在这里等一下师傅就行。”

  京家人有些诧异,她平时也不是个没眼力劲儿的人啊,怎么这次偏要赖着不肯走?

  不过她既然要等,他们也没法子,就给她上了茶。

  “对了,这个点六爷还在休息?”殷长歌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下午四点了,京寒川并不是贪睡的人。

  “是啊,还在休息。”

  京家人心底门儿清,她也就是夫人的徒弟,还是外人,六爷的事,和她没什么关系。

  殷长歌悻悻笑着,余光瞥了眼楼梯,又低头继续喝茶。

  段林白等人就在一楼偏厅,听说有客人来说,是盛爱颐的徒弟,与他们都没交情,也没必要出去打招呼,就继续低头玩牌了。

  当许鸢飞抵达京家时,许是盛爱颐提前打了招呼,她很顺利的进入客厅。

  看到客厅里坐着的人,还愣了下。

  殷长歌生得非常漂亮,眉眼细长,五官干净细腻,浑身还有着旁人难以说的气度,瞧着有人进来,立刻起身微笑,算是打了招呼。

  她也在打量许鸢飞,因为来得匆忙,一身风霜,就连围巾口罩都没戴,脸被寒风刺得微红,显得有些狼狈,而殷长歌刚下了比赛节目,自然穿得更为精致。

  许鸢飞冲她颔首一笑,看了眼京家人,“六爷不在吗?”

  “在楼上卧室。”

  京家人对她的到来自然是欢迎的,“不过还在睡觉。”

  “能给我找个杯子嘛,我给他带了点红枣姜茶。”许鸢飞来得很急,只在店里拿了点喝的。

  “您稍等。”

  殷长歌一直在打量着她,“您是来找六爷的?”

  许鸢飞没想到她会和自己搭腔,只是一笑,没说什么。

  “六爷脾气不大好,不喜欢献殷勤的人。”殷长歌笑着,看似是好心提醒。

  “是吗?”许鸢飞看着她,“听语气你和六爷很熟?”

  “谈不上很熟,就是认识很多年了。”

  殷长歌说话非常艺术,不会让你挑出半点缺漏,许鸢飞却听出了一丝不屑和轻蔑。

  客厅气氛瞬间变得不一样了。

  ------题外话------

  某大佬太直接了,你敢不敢把这话当着许爷的面说一遍。

  他怕是会把你儿子直接拍死。

  京家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