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684 正宫娘娘的气势(3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川北,京家

  简答几句对话,京家人也听出了其中的火药味,心底暗想着,可别坏了事啊。

  六爷还在休息,若是被他知道,许小姐在他家受了委屈,怕是要炸了。

  其实殷长歌心底清楚,京寒川瞧不上她,他俩也没可能,所以她从不在京寒川面前表现,就想在专业方面出人头地,只是此刻看到一个穿着普通的女孩,也能跑来献殷勤,心底不爽而已。

  气质还行,就是穿得实在随意。

  而且看起来和京家人还很熟。

  这群人对自己也是不苟笑的,居然对她这般殷勤?

  其实偏厅并不隔音,段林白听到熟悉的声音,放下扑克,出去看看情况,恰好听到这段对话,但是心底还咯噔一下。

  这许小姐难不成要被欺负了。

  他还在思量着,要不要来个英雄救美,怎么说都是自己未来弟妹啊,眼看着她被欺负不厚道呀。

  就在殷长歌以为自己的话对许鸢飞造成攻击的时候,只听她轻描淡写得说了一句。

  “原来你和他不熟啊,难怪没见过你。”

  “我见过他不少朋友,却没看过你。”

  “想来也是因为你们不熟吧。”

  段林白差点笑出声,这回答也是够绝的。

  殷长歌没想到许鸢飞会反击,怔了下,依旧笑着,“不过我经常来京家,我叫殷长歌,我是京夫人的徒弟,幸会。”

  许鸢飞淡定的伸手,两个女人的手,短暂交握,“许鸢飞。”

  她知道盛爱颐有不少弟子,都说龙生九子都各不相同,况且是弟子?

  段林白身子斜靠在偏厅门口,窥视着这边的情况。

  都说有女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果不其然,这火药味十足啊。

  “许小姐,杯子。”京家人走过来,试图将两人分隔开。

  许鸢飞道谢接过杯子,目光平淡得打量着殷长歌,“刚才多谢殷小姐的好心提醒,六爷确实不喜欢被人打扰,也不爱别人大献殷勤,但是……”

  “这种事是分人的,得看这人和六爷是什么关系了。”

  “可能正如殷小姐所说,您和六爷还没熟到那个地步吧,所以有些事不清楚。”

  殷长歌笑容僵在嘴角,这个女人……

  拐外抹角的,说话好狠。

  许鸢飞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和善的微笑,咬文爵字,明朝暗讽这种事谁不会做?想让人挑不出错漏,还戳人心,这话……

  她也会说。

  “许小姐?”京家人提醒,“我们领您上楼吧。”

  这许鸢飞在他们影响力,都是很委婉的,没想到也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太麻烦了,我去过楼上,能找到,你们忙吧,不劳烦你们。”许鸢飞说完还笑着殷长歌道别,直接往楼上走。

  去过楼上?

  殷长歌和京家人确实认识许多年了,但是楼上还真的没去过,私人领域,外人是禁止踏足的。

  许鸢飞这话,真的直直往她心窝捅了一刀。

  又狠又准。

  段林白咋舌,还以为许小姐会被欺负,准备看个好戏,这就没了?

  这动作未免太干净利落了吧,而且是属于兵不血刃那类的,完全是正宫娘娘的气势啊,这小姑娘明朝暗讽的,怕是真找错人了。

  “林白,你玩不玩了?”傅斯年有些不耐烦,打牌中途出去看戏,什么操作?怎么如此爱凑热闹。

  “嗳,我跟你们说啊,刚才……”段林白担心被殷长歌听到,刻意压低声音,将刚才的战况如实说了一遍,“我多担心这两人拧巴起来啊,你们都不知道方才的火药味多重。”

  “打不起来的。”蒋二少咋舌。

  “为什么?”段林白蹙眉。

  “我看过许小姐一下子把一个大汉撂倒,要是真的动手,她怕是会把那人给搞死。”蒋二少打了个哈气,“肯定没开始就结束了。”

  “这倒也是。”段林白差点忘了,这许鸢飞也是个厉害的主儿,武力值至今都是个未知数。

  傅斯年正打算催他打牌,不曾想他嘀咕了一句,“难怪能把咱们六六折腾得下不来床。”

  傅斯年把扑克反扣在桌上,等京寒川身体好了,肯定第一个那他开刀,“好玩不?不玩就散了吧。”

  **

  此时客厅

  殷长歌没想到会被人给怼了,而且反击得巧妙,她甚至无法辩驳,只能生生挨了这棍子。

  而此时京家人已经坐不住了,殷长歌的话本就带着浓重的火药味儿,若是六爷知道了,这事儿怕是不能善了,加之她与盛爱颐的关系,估计会惹来不小的风波。

  所以思量再三。

  “殷小姐,时间不早了,老爷和夫人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您看……”

  是不是该走了!

  殷长歌也听出了京家人的外之意。

  可她此时进退两难,一方面是想将师傅,担心被断了后路,另一面则是方才被怼,太丢人了。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段林白从偏厅走出来,看到她,眼梢一吊,“你怎么还没走啊?”

  殷长歌大囧,“段公子。”

  “等很久了吧,你不是阿姨的徒弟,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和她说就好了,干嘛一直在这里等着?”

  其实段林白也是人精,看她这态度就知道她肯定得罪盛爱颐了,不敢直接找她,才来这里堵着的。

  “有什么话,你们师徒私下说就行了,今天京家这么多人,我看也是不方便聊什么吧。”

  “这天都要黑了,不如早点离开吧。”

  段林白又不是京家人,和她不必客气,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殷长歌饶是脸皮再厚,也待不下去了,拿起一侧的包,“您说的是,我还是改天来吧,先告辞了。”

  她走出京家的时候,才忽然想到之前盛爱颐曾询问京寒川,和什么小许老板娘怎么样了?

  许?

  她扭头看了眼京家大门,紧抿着唇,寒风过处,眼底一片凉薄。

  **

  此时的许鸢飞已经到了楼上,其实她没来过京寒川的卧室,但是也很容易找到,房门是紧闭的,推门进去的时候,屋内暖气比走廊更足,还有加湿器与电影对话声交织。

  他房间整洁得令人发指,除却床和衣柜,就是一个硕大的投影幕布,此时上面还播放着电影《史密斯夫妇》。

  京寒川早已睡着,白色墙壁,黑色大床,除却床头柜上有两尾红色金鱼,整个房间没有半点颜色。

  他脸色苍白,称着黑色的床,居然多了些羸弱之气。

  她将带来的保温杯和杯子放在床头,看他脸色发白,刚准备伸手试一下他额头的体温,手腕倏得被人攥住……

  原本阖眼闭目的人,突然就张开了眼,他手指温热,轻轻扣住她的手腕。

  嘶哑着嗓子。

  “鸢飞……”

  声线低沉呢喃,像是在耳鬓私语般。

  他从未如此温柔得喊她的名字,听得她心头一颤,“嗯,我在。”

  京寒川最近吃感冒药,意识一直有些混沌,此时眯着眼,竟不知是现实还是梦境……

  “你最近是不是生气了?”他嗓子很哑。

  需要靠得很近,才能听到他的低语。

  “没有。”

  许鸢飞原本是意不平的,想找他要个说法,此时哪里还有半点火气,恨不能替他遭了罪才好。

  “我想你了……”

  沙哑的声音,听得她心脏砰砰乱跳。

  不受控制般,心底越发柔软,轻轻回握住他的手。

  *

  另一边的傅沉还在和陪宋风晚做什么期末报告,手中拿着一卷书,垂眸看了眼腕表,“还没忙完?”

  “还有一点。”宋风晚也很郁闷,班长通知的太迟了,她今晚八点就要交报告。

  “那我去看看寒川。”

  ------题外话------

  三更结束~

  你们觉得三爷会不会去破坏气氛,哈哈

  三爷:……

  **

  最近修文日夜颠倒,浑身都疼,哎

  潇湘那边因为看不到大家留,一直觉得很不安,不过我知道很多人每天都来按时追文的,谢谢,群么么~

  今天潇湘简介页有月票红包,投了月票的美人儿们可以去领取红包哈,么么哒,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