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694 春风得意傅三爷,阿谀谄媚京六爷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京城某酒店

  宋风晚今日难得穿了件红色毛衣裙,特意化了点精致的淡妆,显得艳艳慑人,她刚将自己两个室友安顿在余漫兮身边,这桌还有段林白等人。

  胡心悦当时知道订婚宴段林白会去的时候,就开玩笑说,一定要把他们安排在一桌,要近距离接触自己男神。

  自从之前段林白在大一的开学典礼上公开怼人后,胡心悦就把他奉为偶像,只是没想到宋风晚真的如此安排了。

  我去——

  有点紧张啊。

  “要添点水吗?”余漫兮看两个小姑娘比较拘谨,随意找了话茬和她们聊了几句。

  她是做新闻工作的,可以很自然地和任何人搭腔。

  “我们来吧。”胡心悦立刻起身帮忙倒水。

  余漫兮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毛衣,她坐下的时候,遮着肚子,从脸上根本看不出是个孕妇,最主要的是……

  本人比电视上更好看,褪去老气的妆容,只有灼然的艳色。

  “你们都是哪里人啊?”余漫兮状似无意的和她们说着话,气氛不至于尴尬。

  ……

  这一侧,宋风晚被老太太叫走,带着她认识了一些人,而傅沉招呼完客人,走到乔艾芸这边,小严先森原先在严家老太太怀里,瞧见傅沉,就挥舞着小手要抱。

  “小迟还真的挺喜欢你的。”乔艾芸笑道。

  一侧的严望川喝了口热茶,余光盯着自己儿子。

  表情稀缺到有些冷峻。

  傅沉已经伸手接过孩子,熟稔得抱在怀里,看到一侧的傅聿修和沈浸夜算是彻底傻了眼。

  他俩可清晰记得,小时候傅沉是如何嫌弃自己的,别说什么抱抱亲亲举高高了,不给他们眼色看就不错了。

  只要父母不在,哪次两人不是被吓得屁滚尿流。

  回家都会做噩梦的好不?

  沈浸夜还小的时候,傅沉当时在上学,他不小心,把他试卷给弄坏了,大部分人的处理办法都是道歉认错就算了,更何况还是自己外甥。

  傅沉却来了一句,“为了让他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把舅舅,我错了三个字,抄写一百遍吧。”

  对小孩子来说,抄字简直是噩梦。

  这算是沈浸夜这辈子第一次写得检讨书吧。

  某人端着长辈架子,可从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好脸色,现在对自己这小舅子,那神情,简直可以用温柔来形容了。

  傅聿修直摇头,“浸夜,你说三叔是不是太双标了?”

  沈浸夜咋舌,“谁让我们不会投胎呢。”

  “话说,这严家的小舅子长大了,我们该叫他一声什么……”

  两人忽然意识到,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饶是坐在暖气片边上,后背仍旧凉嗖嗖的。

  傅沉伸手抱着小严先森,余光瞥见许爷,微微挑眉。

  此时和他说话的,并非严少臣,他早已借口上厕所,尿遁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许爷外之意大家或多或少都清楚一些,京圈太乱,严少臣可不感兴趣。

  所以和他说话的,是傅沉在国外留学时,认识的一个好朋友,以前是学信息处理的,他是京大硕博连读的保送生,中间去国外进修了两年,目前在某个保密部门工作。

  两人看起来相谈甚欢。

  傅沉余光忽然瞥见京寒川,他正低头喝水,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可是多年好友,他心底是清楚,某人此刻很不爽。

  “各位,宴席快开始了,大家先入座吧。”傅沉笑道。

  许爷这才与那人道别分开。

  众人入席落座后,傅老进行了一番短暂的发,无非是感谢大家抽空赏光,更多的则是对傅沉与宋风晚两人的祝福。

  而后傅沉上台做了一番讲话。

  举止优雅,谈吐翩然……

  春光满面。

  但是另一侧,气氛就很微妙了。

  原本可容纳十余人的桌子,只坐了京许两家,一共五人。

  许尧偏头看着傅沉发,余光却一直在观察京寒川,那小眼神,分明在说:我爸来了,怕了吗?

  傅斯年和段林白等人一直在观察那边的情况,看着许尧眼神那般的嘚瑟张狂,难免有些担心。

  毕竟这许家小爷是出了名的燥脾气。

  此时京寒川手机震动两下,许鸢飞的信息。

  许尧小时候就是个熊孩子,到处撩骚找人打架,他对京寒川的事,可是一直耿耿于怀。

  京寒川回复道:

  京寒川以前觉着这小子有些没脑子,忽然会想出去他家后院烧烤的幼稚行为,现在看来,不过是个孩子……

  可能身份不同,看人心境也不一样。

  许尧看他居然笑了,忽然恶狠狠盯了他一眼,没想到京寒川忽然起身,吓得他立刻跳起来,做出了防备的姿势。

  看得京家父母与许爷一怔。

  他们早就注意到这两人眼神的厮杀了,这宴席尚未开始,这两人难不成要拧巴起来?

  “许尧!”许爷低声喝斥,他们位置比较偏,此时大家注意到都被台上的傅沉吸引,无人注意这边的动静。

  许爷对京寒川没什么好印象,但也不能这时候惹事啊。

  “爸……”

  京寒川看到许尧这应激反应,心底无奈,他对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恶意啊,难不成真以为会在好友订婚宴上,和他上演一出全武行?

  不过许爷及时制止,看起来也不是那般凶残恶劣的人。

  可是紧接着许爷就说了一句:“要打出去,外面宽敞。”

  某大佬差点一口茶喷出来。

  “我不是要打架,我只是想给你们倒点茶而已。”京寒川说得坦荡。

  “倒茶?”许尧蹙眉。

  卧槽!

  我都准备出去热身了,你说只是请我喝茶?

  而接下来,京寒川就顶着两家人震惊的目光,给许家二人添了茶水,态度显得非常谦逊绅士。

  弄得许尧一脸懵逼,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你特么这么搞,到会儿我怎么踹你啊。

  我去!

  京寒川这厮太坏了。

  “许爷,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我知道您对我或者对整个京家印象都不太好,这里我先和您配个不是。”

  京寒川说着给他敬了杯酒,“您喝茶喝酒,都随意。”

  许爷蹙眉,一时搞不清楚这京寒川唱得是哪一出?

  他今天过来,原本还想问一下梨园集体中毒的事,被他这一搞,也是一头雾水。

  许爷僵着嘴角,象征性的喝了口茶。

  一时摸不清任何头绪。

  “许尧应该工作了吧?”京寒川敬酒之后,就干脆坐到了二人身边。

  “嗯。”许尧喝着京寒川倒得茶水,心里也是乱得一逼,这混蛋到底在搞毛啊。

  “上次的事情,虽然是误伤,但怎么说都是我的错,希望你别放在心上?”

  许尧讪讪笑着。

  你这特么都摆在明面上说了,我要是说还在记仇,不是显得自己小肚鸡肠?

  “没事,你不说我都忘了。”许尧笑着说道,看起来就是个没心没肺的阳光大男孩。

  其实心底却在腹诽:

  小爷无时无刻不想活宰了你,你干嘛冲我笑?

  “那就好,因为这件事我心底一直不舒服,一直想和你道歉,可是我们又没有联系方式。”

  需要悻悻笑着,我去你家后院烧烤,都没把你熏出来,你现在和我说,想道歉?

  你丫的到底在搞毛啊。

  “其实可以加个联系方式啊,以后多走动嘛。”盛爱颐笑着说道。

  她虽然不知道,自己素来高冷寡淡的儿子为何与许家示好,但是两家如果能冰释前嫌,自然是好的,也就帮了一把。

  许爷挑眉,虽然摸不清京寒川到底想干嘛,但京家人这么说,他若是一直冷着脸,也是不大好,只能笑道,“嗯,多走动也好。”

  然后两人就互加了微信。

  京寒川注意到,这小子的微信名居然是

  这是什么中二少年啊!

  不远处的傅斯年和段林白一直在观察京寒川那边的情况,方才双方倏得站起来,段林白都以为可能要打起来了,刚准备倒茶嗑瓜子,忽然看到双方居然开始聊上了。

  而主导人是京寒川。

  “斯年,寒川那神情怎么有点怪啊。”

  傅斯年瞥了眼,一针见血:“谄媚!”

  段林白傻了,他脑袋被门挤了,还是被驴踢了,冲许家人谄媚个毛啊!

  ------题外话------

  开始更新啦~

  三爷今天订婚大喜,撒花撒花……

  六爷,你就……

  加油吧!

  六爷:……

  今天是月底最后一天啦,再不投月票,就要彻底清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