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701 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不能沾染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积雪朔风的街头,一辆黑色轿车,已经在段氏集团门口停留许久。

  “他真的要去”宋风晚偏头看了眼窗外。

  傅沉背倚在座位上,手指摩挲着方向盘,点头应了声。

  “他去许家干嘛有私交”宋风晚好奇,若是有交情,又怎么会不认识许鸢飞。

  他们订好时间去许家,段林白知晓后,怎么说都要跟去。

  “在一起做过生意,应该没什么私交。”许家生意都是由专人打理的,接触不到本家人。

  之前也是酒店出事涉毒,许尧才出面。

  “那他去干嘛”

  傅沉伸手抚了下眉骨,他一门心思朝钱看,肯定是为了生意上的事,他这人素来无利不起早。

  “应该是为了钱吧。”

  两人说话间,就看到段林白大步走出公司,后面跟着提着大包小包礼品盒的小助理,两人上了车,助理小江还显得很拘谨。

  “三爷,要不我开车吧”

  傅三爷给他开车

  这不是要折煞他

  “没事。”傅沉把控着方向盘,余光扫了眼后侧的人,“林白,你去许家干嘛”

  “和许爷套套近乎。”段林白伸手整理了一下领带,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

  “许爷”

  “我之前不是和你说,年后我们家准备建个大型的中转仓库,地点定在宁县,那地方,有不少姓许的,据说和许家有交情,我去打探一下虚实。”

  “查不到”傅沉低声道。

  “你说国内姓氏就这么多,往上数个几十代,可能就是同一个祖宗,这种事不好查,又是关涉到许家,寒川那边也不好帮忙,所以想亲自去打听一下。”

  段林白这话说得不假,有说法是同姓可能系属同宗,就是不知与岭南那边关系如何了。

  “我可不想拆迁到一半,许家忽然插手搞我”

  段林白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大事上绝不含糊,况且是关系到赚钱的大事。

  傅沉手指轻轻叩打着方向盘,思忖着

  许家与京家不同,这是个大家族,关系也是盘根错节,亲戚也多,做什么都有,不若京家人丁单薄。

  宁县距离京城也不远,可能真有关系也说不定。

  段林白估计也是想动工拆迁之前做好万全准备吧。

  四人抵达许家的时候,许鸢飞亲自出来迎接的。

  “三爷,段公子,晚晚”她最近心头大石落下,心情不错,整个人也春风拂面,精气神都比寻常好很多。

  段林白此时已经无法直视许鸢飞了

  幸亏当时自己嘴没那么贱,没得罪过她。

  可是他一想到,许鸢飞会和京寒川结婚,就觉得,他俩关系曝光定然就是各种天塌地陷。

  不过这两个人

  如果不互相祸害,可能也没人敢接盘吧。

  许家这般费劲心力帮女儿藏着身份,有一部分也是担心,顶着许家光环,怕是连朋友都难交到。

  京寒川也就傅沉几个为数不多的好友,这也基本都是靠父母关系才结交维系的。

  “赶紧进去吧,我们家临时来了客人,爷爷和我爸正和他们说话,可能要让你们等一下了。”许鸢飞抱歉得说道。

  “没关系。”傅沉直。

  许鸢飞领着几人进屋,此时客厅除却许老、许正风,还有一家四口,而且这里面居然还有熟人

  最诧异的莫过于段林白,他是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许佳木

  许佳木也是没想到会碰到段林白一群人,略显局促得垂着头,佯装不认识他们。

  那对夫妇都精心梳理打扮了一番,坐在沙发上,也是显得有些局促,瞧见傅沉一群人从另一侧进了偏厅,似乎更加不安。

  这家人显然对傅沉等人不熟,就是客气地互相笑着,许鸢飞就领着傅沉一群人,坐到了另一边,中间有个隔断挡着,其实彼此都能看清对方。

  “这是我们家的亲戚,有事帮忙。”许鸢飞自然地坐到宋风晚身侧,刻意压着声音。

  “亲戚”段林白透过隔断,盯着那家人。

  许家住着老旧的单元楼,根据他的了解,家庭情况不算好,怎么和许家有关系

  他可清楚记得,这家人是怎么压榨许佳木的。

  谁家还没几个极品亲戚啊,段林白喝着茶,注意力却一直集中在另一侧。

  “也算不上吧,我都没见过这家人,还是这家过世的老爷子与我爷爷,是什么特别远房的堂表兄弟,之前战乱迁往宁县了”

  傅沉和宋风晚,都是认得许佳木的,原本听许鸢飞说是亲戚,还想着这世上巧合的事太多。

  不过听她叙述下来,这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

  “那他们来做什么”段林白一直观察着另一侧。

  许佳木是宁县的这点他清楚。

  难不成是为了拆迁她家在拆迁范围里

  这次拆迁涉及到的家庭有几千个,段林白根本没时间一一去看,自然不知有没有牵涉到许佳木家里。

  “不是。”许鸢飞摇头,“想让我爸给他家的儿子在京城找个工作。”

  “大专毕业,连个毕业证都没混到,在家赋闲了半年多,现在想来京城混,这里这么好站得住脚,就没那么多北漂了。”

  “你们看他那样子,压根不像个年轻人,脸色苍白,形容枯槁,没有半点生气,一看在家也是好逸恶劳。”

  宋风晚偏头看了眼隔断外侧,唯一认识的许佳木一直垂着头,一不发

  而她的父母一直在讨好得推销自己儿子。

  “其实他能力很强的,就是缺少一个机会,宁县那地方太小,总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工作。”

  “京城地方大,还有你们照应着,那肯定是不一样的。”

  “而且他姐也在京城,姐弟在一起,也能互相照料下。”

  许老一直盯着许佳木,“你叫许佳木”

  许佳木双手紧紧攥着衣角。

  她父母忽然到京城,说是有事,却把她拽来,找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亲戚,托他们给弟弟找工作

  看到父母提着各种礼物,对他们各种阿谀谄媚,许佳木已经羞愤难当,偏又遇到了段林白等人。

  那种感觉,就好似将家里的丑陋,尽数撕开给他们看。

  “佳木爷爷在和你说话”她母亲抵了抵许佳木。

  许佳木这才抬头,看向许老。

  “听说你是博士”

  “嗯,明年毕业,现在在三院实习。”

  “以后想去一院吗”

  京城一院可以说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一院。

  许佳木怔了下,学校也安排了一批学生去一院实习,但人数有限,都是些有关系的,她进不了。

  “老爷子,其实佳木找工作,我们夫妻一点都不担心,毕竟有学历在,就是她弟弟这事儿更急。”中年男人笑得有些油腻。

  许佳木眸子黯淡,只是扯着嘴角,“我在三院挺好的,那里距离学校也近,实习很方便。”

  许老只是笑着没说话。

  “能考到这么高的学历,很不简单啊。”许爷偏爱高学历的人,又是个疼女儿的,看着许佳木,思量着她的处境,语气也柔软了些。

  “女孩子学这么多东西,有什么用啊,都是要嫁人的,她都26了,还没男朋友,也不去相亲,真不知道想干嘛。”

  妇人说得随心,许爷低头喝了口热茶没说话。

  许老本不欲搭理这家人,可是余光瞥见许佳木攥紧衣角,耳朵已经憋得血红,还是开了口,“女孩子多学点东西没坏处,拓宽眼界。”

  帮她解围。

  “您说的是。”妇人没反驳他的话,“不过念到硕士博士,国家有补贴,倒是没花什么钱。”

  紧接着这对夫妇,又开始推销自己儿子了,那个坐在中间的男孩,自始至终都没说两句话,显然是不善与人交流的。

  不过傅沉等人来了,他们也知道许家有客人,没多留。

  “我出去送送他们。”许鸢飞说着起身往外走。

  “这外面冷,你们还是别送了。”妇人笑着看向许鸢飞,“小心冻着。”

  求人办事,姿态端得很低。

  “没关系。”许鸢飞不过是作为主人家,客套两句而已,其实

  瞧不上这家人的。

  并不相识,平素也没来往,过来求人办事,而且简单几句话,也都看得出来,这家很重男轻女,许鸢飞心底肯定不舒服。

  “你把围巾戴上,别冻着。”妇人一转头,就扯了围巾,给自己儿子绕上,对于穿得单薄的许佳木,不管不问,只让她赶紧跟上。

  许佳木从始至终一直垂着脑袋,段林白紧盯她的背影,手指略微收紧。

  待这家人离开,许家人快速拾掇着客厅让傅沉等人就坐。

  宋风晚也是没想到许佳木家人会是这般模样,而且所有对话,全部都是围绕着自己儿子的

  而那个男孩,显然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根据许鸢飞描述,和这家人,压根不认识,突然造访,心底已有微词,更可能帮他们。

  而且这种人家,如果帮了一次,以后求助的事会更多,遗祸无穷,许家不可能沾染这种狗皮膏药。

  果不其然,他们刚离开,就听许爷说了句。

  “以后这家人过来,就说家里没人,挡回去。”

  “明白。”许家人应着。

  “其实那女孩还是不错的,就是”许老叹了口气,终是没说那家人半句不是,“希望她以后更好。”

  傅沉等人过去的时候,许老自然是高兴的,他是第一次看到宋风晚,笑着招呼她过去,给她塞了个厚实的红包。

  “许爷爷”宋风晚有些错愕。

  “没事,拿着吧,你和傅沉订婚我没去,别客气。”

  宋风晚看向傅沉,瞧他点头才伸手接过,“谢谢。”

  “不客气,你多大啊满18了吗”

  宋风晚一怔,这位老爷子对京城的事知道不多,只知道她是乔老外孙女,具体年纪自然记不清,只是看她长的嫩,就随口问了句。

  “过年就20了。”宋风晚瓮声道。

  “那还好,看着还像高中生”

  傅沉清了下嗓子,没作声。

  对于年龄,他素来敏感。

  他伸手,不着痕迹的抵了抵段林白,这小子过来,不是有正经事要谈,怎么一直不说话

  段林白此时满脑子都是许佳木刚才垂头羞愤尴尬的模样,直至出了许家,才想起自己是来干嘛的

  “林白。”傅沉喊他。

  “什么”

  “那家人难缠,要是插手了,可能就要管一辈子。”傅沉对他太熟,看他神情恍惚,就大致猜到他想干嘛。

  段林白抿嘴笑了笑,“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他佯装没听懂傅沉的话,看向窗外,急速掠过的景物,从他眼前滑过,却没留下半点残像。

  满脑子都是某个天杀的女人。

  这女人袭击了你两次,她的事和你有毛关系啊,你丫就是心太软

  他咬了咬牙,低头给许佳木发了个信息。

  一个摸头的表情。

  许佳木此时正坐在出租车里,翻看微信,眼底有些红。

  ------题外话------

  之前一直有人问许佳木和许家有什么关系,其实就是一个姓,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不是什么许家遗落的女儿神马的捂脸

  有的人脑洞太大啦,他们家很普通的。

  好像各个评论区都无法评论了

  我

  o╥﹏╥o

  这系统到底要调试到什么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