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707 全员恶人,许家准女婿(2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殷长歌方才还厉声叫嚣着,此时被捂着口鼻,还不断朝着许鸢飞踢打着。

  她做这一切,不过是想报复京家。

  最起码得让许鸢飞心生惧意,不能拆散他们,也让他们心生芥蒂,可是从另一侧隔空劈来的一记冷斥,吓得她浑身一哆嗦。

  “愣着干嘛,我让你们松开她,让她继续说!”

  许正风今日没任何举措。

  一来,他原本就是想看京家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是否会徇私偏袒;二来,这里也不是许家,京家有能力解决,他没必要出面。

  只是殷长歌这番话,加上狰狞的神情,就像是最恶毒的诅咒,他怎么可能坐得住。

  京家人有些迟疑,看了眼京作霖,他抬了下手,几人才松开殷长歌。

  京家人操作也是够骚的。

  不是松开她的,而是甩开的。

  这也导致她身子一晃,直接跌倒在地,等她回过神,支撑着要爬起来的时候,许正风已经疾步走到了她面前。

  这人生得精瘦干练,宛若一阵疾风般,眸子凶悍。

  怒目而视,吓得殷长歌手脚绵软,加之衣饰繁重,愣是爬了几次,才勉强站起来。

  “你刚才说,全家都没好下场,说来听听,我们家会变成什么样?”

  许正风睥睨着她,居高临下的,“说吧,我也想知道,如果我女儿嫁给了京寒川。”

  “他们京家是能把我们家人都搞死,还是他京寒川会克得我们许家家破人亡?”

  ……

  殷长歌上台的时候,就看到了许正风,就坐在京作霖身边,本以为是京家的某个座上宾,她却不懂,这是许鸢飞的父亲。

  “爸……”许鸢飞走过去,“你可能吓着她了。”

  “呵——吓着她?我看这小姑娘胆子大得很,敢明目张胆动我女儿的,你是第一个。”

  “她家人不出来,你就以为我们许家没人吗?”

  “简直嚣张。”

  “我女儿和谁谈恋爱,和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跟你有什么关系,轮得到你指手画脚?你算个什么东西!”

  “我还不信了,他俩就算是结婚,我们岭南许家,几百号人,都能被他给克死!”

  许正风心底也是积了一团火。

  年前恋情曝光,他没动得了京寒川,回去居然被父亲一通训斥,说他做事不稳妥,他心底早就憋了口气无处宣泄,殷长歌这是正好撞到枪口了。

  可能许多人都不识岭南许家,但是殷长歌肯定知晓。

  她做了盛爱颐这么多年徒弟,自然知道京家的“死对头”是谁。

  一听是岭南许家人,瞳孔震颤,像是一记闷锤砸在她脑袋上,撞得她脑袋昏沉。

  底下更是一片唏嘘哗然。

  许正风平素太低调,以至于大家都以为,坐在京家大佬身边的,是他什么好友,鬼知道是许家的,这身份突然惊爆出来……

  众人都没回过神,就听说,六爷女朋友居然是许家大小姐?

  这两人结合?

  这以后生了孩子,在京城不是横行无忌?

  就是个横着走的主儿啊。

  以前大家都在讨论,这京六爷以后到底会娶什么样的媳妇儿,哪家闺女如此倒霉,会被京家看上,现在看来……

  这两家结合,似乎……也算是门当户对吧。

  但是这么一来,就是全员恶人了。

  许正风目光犀利尖锐得盯紧殷长歌,“刚才不是很狂妄,怎么不喊了?”

  殷长歌此时已经腿软发颤,嗓子眼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发不出半点声音,脑子像是被什么东西轰炸过一般,寸草不生……

  一片杂乱。

  “许爷,这人我们先带下去了。”京家人询问。

  许正风没作声。

  殷长歌浑身虚软着,像是没了骨头般,被人拖了下去。

  此时戏台上已经完全清理干净,乐师就位,伴随着一声踉跄的敲锣声,点翠缠发,青衣水袖的梅小云从后台走出来……

  伴随着一个漂亮的亮相,台下掌声雷动。

  而殷长歌已经被扒了戏服,摘了发饰,丢出了园子。

  她尚未回过神,一群记者蜂拥而至,围着她,就是一顿猛拍。

  她之前参加过几档电视节目,也算小有知名度。

  “殷小姐,京夫人在几秒钟前让人对外发了声明,与你断绝师徒关系,富贵不相论,生死不相干,这件事您知晓吗?”

  “据说您给同门师妹下毒,这件事可是真的?”

  “您是处于嫉妒才这么做的?为什么要污蔑一个不相干的人,您的良心不会痛吗?”

  ……

  殷长歌里面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色袭衣,寒风吹头,她连骨头都冷得发颤。

  记者推搡着,她跌撞在地,恍然回头,梨园的门轰然关上,她被彻底抛弃了。

  也就在这时候,警笛声由远及近而来……

  她,彻底完了。

  她被带上警车的时候,梨园内尽是喝彩声,掌声雷动,锣鼓喧天,梅小云彻底火了。

  因为殷长歌的事情耽搁了一个多小时,原本应该唱四出戏,最后改为三出,那也直至天色晦暗才散场。

  众人离开前,还纷纷和盛爱颐道贺。

  “盛老板,恭喜啊。”

  道喜的内容,无非是京许两家,可能要喜结良缘了。

  她自然笑着回了句谢谢。

  可是许正风此时才回过神,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头。

  虽说京家清理门户,让他来看戏,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是他家出的幺蛾子,波及到了自己闺女,可是这情形,怎么像是变相公开宣扬,他们两家要结亲了?

  “许叔,阿姨,我送你们和鸢飞回去。”京寒川走过去。

  “不用你送,我们有车。”许正风越想越觉得,这京家好像挖了个坑给他,拽着妻女就飞快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京寒川咬了咬腮帮,没作声,还是送他们出了梨园大门。

  反正他已经想好,明日就去许家拜访了。

  许正风心底一直犯嘀咕,觉得被京家摆了一道。

  许鸢飞和京寒川交往的事,原本也就是两家人知道,现在闹腾得,尽人皆知,最主要的是,许鸢飞身份曝光出去,她这张脸已经被烙上了许家的标致。

  以后怕是没法相亲了,也没人敢挖京寒川的墙角。

  毕竟某人恶名在外,谁敢碰他的媳妇儿啊。

  整件事观察下来……

  他觉得被京家坑了。

  就在他回家的几个小时内,许家的电话都要被打爆了,都是许家的至亲好友。

  “堂哥,听说鸢飞要和京寒川结婚啦?恭喜啊。”

  “伯父,恭喜恭喜,堂姐结婚,一定要请我喝喜酒啊。”

  “……鸢飞嫁人,这就全了你一桩心事,这京寒川也是一表人才,可喜可贺,瞒得这么严实,改天见面,你一定要请我喝酒。”

  ……

  许正风再让人一打听。

  整个道上,疯传京寒川就是许家准女婿。

  说得好像,这两人已经扯证结婚了,消息也不知是从哪儿传出来的,弄得许爷大为光火,却无处宣泄。

  翌日

  京寒川到许家拜访,当时许正风不在,出去和几个朋友小聚了,老爷子在家,就让他进门了。

  许老对他印象不错,京寒川还推着轮椅,陪他出去溜达了一圈。

  京寒川是个极有耐心的人,这点做长辈的都很欣赏,人老了难免啰嗦些,他也不觉得烦闷,许老觉着:

  这孙女婿,比儿子和孙子强太多,最起码肯听他唠叨。

  所以对他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这算是第一次正式去许家拜访,京寒川准备了很多礼物,京家人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几乎堆满了许家小半的客厅。

  这件事传出去,就有流说……

  京六爷去许家提亲了!

  又把许爷气得半死。

  ------题外话------

  嘿嘿,你们觉得,这种流蜚语是谁传出去的……

  六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