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721 三爷吓到生病?晚晚有点懵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沉丢三落四的,实在不成样子,与平素内敛沉稳的模样大相径庭。

  “三哥,要不让十方去吧,或者我们叫外卖。”宋风晚蹙着眉,他这般模样,出门她都不放心。

  现在药物这些,也可以叫跑腿或者外卖,不需要亲自出去跑一趟。

  十方正在院子里崩溃的逗狗。

  傅心汉这只狗子,在傅沉面前,自然是各种阿谀谄媚,可是面对他,那就是横得飞起,目中无人啊,给它扔飞盘,扔的远了,不乐意去叼回来,他还得负责把东西拾回来,也是够憋屈的。

  “没事,我去。”傅沉捏紧车钥匙,直接走到车边。

  “十方。”宋风晚不放心他,让十方跟过去。

  十方想开车,傅沉没搭理他,他只能飞快的攥紧副驾驶……

  然后就看到傅沉火都没打着,就准备开车上路,他抿了抿嘴。

  出什么事了,他还从未看过自家三爷如此方寸大乱。

  好不容易开车上路,中途居然熄火两次,十方坐在边上,瑟瑟发抖……

  生怕一不合,他能把车撞到路牙上。

  云锦首府这边本就偏僻,最近的药店就在以前宋风晚以前上学的高中对面,车子停稳,傅沉推门下车,十方刚要下车。

  “你别动!”

  语气极其生冷。

  卧槽,这特么到底怎么了?

  十方一脸懵逼得看着傅沉快步走进药店,过了几分钟,又走了回来,“三爷?”

  “有零钱吗?”

  傅沉出门,手机钱包,无一傍身。

  十方把手机递过去,“微信里有,密码是666888。”

  傅沉拿了手机,然后提着一小包东西出来,用黑色塑料袋缠裹着,看不真切,而手机支付上面,只显示消费金额。

  十方好奇心重,刚看了那个塑料袋两眼,就被傅沉压抑的声音吓得浑身觳觫。

  “听过这么一句话吗?”

  “……”

  “好奇心能杀死人。”

  死亡警告。

  十方重咳两声,乖巧安静地坐着。

  傅沉回来的时候,和宋风晚没说话,两人心照不宣的,给了对方一个眼神,就前后脚上了楼。

  傅心汉追过去,刚要跟进房间,房门砰一声关上,狗子伸着爪子,扒了扒门边,又不情愿的蹲在门口守着。

  宋风晚坐在床边,低头查看验孕棒的使用方法。

  “需要我帮你?”

  宋风晚似乎有点受到了惊吓,这东西,怎么帮?

  傅沉说完这话,才意识到有些不妥,“没看懂,我给你解释。”

  他已经研究过了。

  “不用。”

  这东西是塑料制的,攥在手里,竟然比烧红的赤铁还烫手,傅沉买了5个,不同牌子的。

  “进去吗?”傅沉声音很低。

  “暂时还不想去洗手间。”

  这人越是紧张,越是没有想上洗手间的感觉,而且说明书上明确说了,不要喝太多的水,容易稀释激素水平,影响测试。

  两人坐在床边,开始大眼瞪小眼,气氛格外诡异。

  “三哥,你是不是害怕?”

  傅沉的情绪,也会影响到宋风晚。

  “怕。”他没否认。

  “你还小,又在读大学,此时不合适。”

  “而且我们都还没有做好准备。”

  宋风晚点头,互看一眼,许久沉默。

  ……

  待宋风晚有了点感觉,拿了东西进入洗手间后,这门上镶嵌这一小片磨砂玻璃,她分明看到,傅沉就站在了门口。

  他要不要堵在这里啊。

  压力很大的。

  “三哥,你别站在门口啊。”

  “那我出去等,你弄好了叫我。”傅沉说着推门出去。

  一人一狗,对看一眼……

  傅心汉不理解了,为什么他出来了?

  狗蹲着,傅沉站着,画面好似是静止的。

  约莫五六分钟后,宋风晚才打开门,她用了两根验孕棒,一个是无效,另一个显示阴性,就是没怀孕。

  “剩下的明早再做。”傅沉压着声音。

  说明书上提示是,早晨最准。

  不过这其中有一个显示未怀孕,宋风晚心底就稍稍安心了。

  傅沉却并没有因此宽心,晚上吃饭的时候,还稍微喝了点温酒,脸上被烧得有些红。

  两人回房的时候,傅沉似乎还有些心不在焉。

  他需要思考很多事,如果怀孕了,后续必然会有一系列连锁反应,比如她可能会因此休学几个月,还得考虑筹备婚礼,她过几个月才满二十周岁,可能要去国外领证……

  诸多种种,非常繁杂。

  “还在因为这个事烦心?”

  宋风晚盯着他,她视线所及之处,是他胸口的纽扣,他此时身上穿着衬衣还有一件黑色马甲,精英气质优越而出。

  她瞧着他喝了酒,似乎有些不舒服,便伸手,准备帮他将马甲脱掉。

  手指伸过去,隔着一层意料,发现他皮肤很烫。

  好似要把她的指尖都烫得烧起来。

  “其实没什么可烦恼的,如果真的有了,你不想要,总有处理办法的。”宋风晚其实也没做好任何准备。

  她手指在他胸口纽扣上,轻轻滑动着。

  靠得些许近些。

  温热潮湿的气息,一点点透过衬衣侵蚀着他,有些焦灼。

  傅沉攥住她的手,稍微用力,将人搂进了怀里。

  “我只是担心……”

  “不能给你最好的。”

  “让你,或者让孩子受了半点委屈。”

  现在这社会虽然已经很开放,上大学结婚生子的也不少,但是宋风晚这种情况爆出来,可能又有些人要在背后嚼舌根。

  宋风晚靠在他怀里,感觉到发顶落在一个潮热的吻。

  他垂头,循着她的唇……

  力气重了,呼吸乱了。

  两人关系到了这份上,亲到会心悸,浑身不舒服,总想着再近点,长长久久在一起……

  “三哥,其实真的不用想那么多。”宋风晚伸手抱着他。

  傅沉这人,就是回想很多,恨不能把所有事情都思虑周全。

  他没作声,只是还想亲他……

  这人都是感官动物,两人靠得近了,又这般亲近,难免会心生一丝旖念,过了半晌,傅沉才亲了亲她的额角,“我去冲个澡。”

  这一晚……

  傅沉陪宋风晚看了一部电影,等她睡着,又裹了睡衣进了书房,打开电脑。

  他想着如果真的有孩子,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甚至想把时间精细到每一天。

  宋风晚睡得迷糊,知道傅沉起来了,以为是去上洗手间之类,也没多管,歪着头继续睡觉,等傅沉再度回到床上,已是凌晨四点多。

  他身上很烫,伸手去抱她,宋风晚却扭着身子把他推开了。

  某人执拗起来,硬是要抱着她睡。

  宋风晚没了法子,只能由着他。

  她上午十点有两节大课,所以定了八点的闹钟,可是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侧的人居然没起床?

  这非常不合理。

  除却两人前夜做了不可描述之事,折腾得太晚,傅沉极少睡懒觉。

  “三哥?”

  宋风晚稍微扭了下身子,偏头看他。

  傅沉闷哼一声,没作声。

  她原本想着,难不成昨夜喝多了酒,后劲太足,还特意起身下楼,给他倒了杯温水,可是再次喊他,他只是撩着眼皮看她,眼底充血,俱是红血丝。

  宋风晚伸手触碰他的额头,烫得很。

  她飞快下来,拿了体温计,这一测量,她就傻眼了。

  39度多。

  此时也不知道他到底高烧了多久,她心底不放心,立刻下楼叫了千江和十方,和她一起将傅沉送到了医院。

  宋风晚连衣服都没换,就裹了件外套出门,送医途中,傅沉靠在她肩上。

  声音软绵绵的。

  “晚晚,测试。”

  宋风晚傻眼了,自己都要被烧成傻子了,还想着测那东西?

  昨天有个测出来就是没怀孕,他怎么还把自己折腾到发烧了,至于吗?

  昨天吓得手忙脚乱,今天直接进了医院,她都不敢想,如果真的有了,这个男人还会做出什么事……

  ------题外话------

  更新开始啦~

  傅宝宝,你把你爸吓病了。

  傅宝宝……

  潇湘页面有月票红包,大家投了票,记得领取红包呀~

  昨天三更留有实体礼物奖励的,还没联系我的,记得加群找我。

  潇湘、腾讯的群号,均在置顶位置,想和月初来个亲密互动的,也可以加群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