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724 一杯就倒,醉后易出事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都以为你要追许医生了。”

  傅沉这话说完,段林白刚吸入一口可乐,此时在嗓子眼和胃里翻搅着,浑身都窜着些许热气,瞳孔微缩,死死盯着斜对角的男人。

  他此时眼神若是能杀人,傅沉身上估计早已是千疮百孔了。

  许佳木与他们本就不熟,听了这话,脸倏然爆红,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

  “他就是开玩笑的,你别介意。”宋风晚笑着打了圆场。

  许佳木心底是有点怵傅沉的,因为她“殴打”段林白的事情,就是他最先发现的。

  这个男人,敏锐犀利。

  澄碧如水的眸子,平稳无波,却足以看穿洞察一切。

  许佳木自然没做什么亏心事,就是从心底觉着这男人可怕而已。

  宋风晚说完,她只是悻悻笑着,“没事。”低头喝水,掩饰自己的尴尬。

  整个房间的气氛瞬时变得有些诡异,段林白心底懊恼得要命,大口灌了下可乐,趁着服务员还没上菜的功夫,“傅三,去洗手间吗?”

  许佳木此时正在和宋风晚、余漫兮闲聊,听他说话,略微挑了下眉。

  大老爷们儿,上厕所还结伴而行?

  傅沉也没说什么,起身跟他出去。

  两人并没到洗手间,而是寻了个僻静无人的角落,段林白就爆发了。

  “卧槽,傅三,你刚才什么意思啊?你说的那是人话嘛,我什么时候要追求许佳木了!”

  “你不知道刚才整得她多尴尬啊。”

  “以后说话能不能注意点啊。”

  ……

  段林白不带喘气的说完之后,神情颇为凶狠得看向傅沉。

  “你哑巴啦,怎么不说话!”

  “你说完了?”傅沉随手整理了一下袖管,神色闲适。

  “说完了。”

  “那我们回去吧。”

  某人说完,居然真的直接往回走了。

  段林白气得差点抬脚踹墙,傅沉,我去你大爷的!

  傅沉走了两步后,回头看着某人正在抓耳挠墙的人,“你今天打扮得挺帅气,花了不少时间吧。”

  “关你屁事!”

  “你涂香水了?”

  段林白懵逼了,“你特么才涂香水了!老子这是自然地体香。”

  “许医生性格还不错,你加油。”

  段林白怔了两下,“傅三,你特么别胡说——”

  待两人回来后,火锅里已经在煮羊肉了,余漫兮是很喜欢吃辣的,只是她尚在哺乳期,吃辣也要适度,只能在清汤锅里捞了两片肥牛。

  “三哥。”宋风晚早已非傅沉捞了一些涮好的羊肉。

  傅家叔侄这是成双成对出来的,互相照顾着,根本不需要许佳木多招呼,她瞥了眼身侧的段林白,拿着漏勺,帮他舀了一勺羊肉,递过去。

  “要吗?”

  段林白怔了下。

  说实在的,他日常和傅沉这群人吃饭,都是自己照顾自己,突然冒出一个人要照顾他,这感觉……

  有那么点怪。

  “谢谢。”段林白清了下嗓子,低头开始夹羊肉,却又很快把话题给转移过去了,“寒川呢?最近好像没怎么见到他,他在忙什么?”

  “半个月前,找我要了几个游戏账号,偶尔会打电话问我关于游戏操作的问题,好像是在玩游戏。”傅斯年回答。

  “我去,这家伙,为了讨好小舅子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段林白提起许尧,就一肚子火啊。

  “你们都不知道,这家伙打游戏,水平菜得非同一般啊。”

  “小学生都比他玩得好,就这小菜鸡的水平,还要带我飞,无知无畏太可怕了。”

  ……

  段林白一通吐槽,气氛倒是活跃许多。

  许佳木与他们都不太熟,一开始肯定有些拘束,他们聊天话题她又插不上,也觉得尴尬。

  不过经过一顿火锅,她对傅沉这群人印象倒是产生了极大的改观。

  没什么架子,吃东西不挑剔,聊天谈话,也会特意去cue她,不至于让她觉得拘谨,总会特意照顾她,所以一顿饭下来,也是宾主尽欢。

  火锅吃得差不多了,许佳木咬了咬唇,拧开了一侧的一小瓶白酒,给自己斟上。

  “段公子、傅先生、三爷,之前发生的事,很谢谢你们,我敬你们一杯,你们随意。”

  段林白瞥了她一眼。

  许佳木毕竟是学生,显然不习惯这种应酬,光是敬酒这一出,就闹了个大红脸,说话虽然利索,但字里行间,也听得出来有些拘束,一杯酒下肚,早已双颊绯红。

  就连眼神都显得有些迷茫。

  “你不用如此客气,坐吧。”傅沉说道。

  “吃点菜吧,这酒很上头的。”宋风晚帮她捞了一些素材。

  “谢谢。”

  许佳木刚想扶一下凳子坐下,一个没站稳,“噗通”一声坐到了椅子上,身子一晃,往一侧栽去。

  “我去!”

  段林白坐得距离她最近,急忙伸手拽住她的胳膊。

  “咚——”一声。

  许佳木直直栽到他的怀里,他很自然地顺手扶住她的肩膀,“许佳木,你丫没事吧!”

  她晃着脑袋,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嘟嘟囔囔得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这个……

  显然是有事的。

  现在换成其他人傻眼了。

  一杯酒而已,就醉了?

  听过一杯倒的,就是没见过有人反应会如此快的。

  “我觉着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要不就这么散了吧。”傅沉发话了。

  傅斯年和余漫兮自然是没意见的。

  “既然这样,那我们各自回家,林白,许医生的学校和宿舍,你都能找到,她就交给你了。”

  傅沉一锤定音。

  段林白都没回过神,就瞧着那四个人,飞速离开,包厢里很快就剩下他与许佳木两个人。

  助理小江之前一直在外面等着,他是担心自家小老板喝了酒,他喝了酒,又比较疯,就算叫了代驾,要是被人摆一道,录了什么视频流传出去,怕也免不得遭致一些流蜚语。

  当他接到段林白的电话,进入包厢的时候,有些懵逼了。

  吃个火锅,怎么还把人给灌醉了。

  “去给我给她弄点醒酒药。”段林白揉着眉心,有些头疼。

  他以前也不能喝酒,酒量完全是以后应酬练出来的,他是真的很难理解,为毛会有人一杯就倒。

  助理心底那叫一个千回百转啊。

  厉害了,我的小老板。

  难道说,今晚就准备来个全垒打?

  小江按捺着心底的亢奋,跑到了不远处的药店,购入了最畅销的解酒药,这心底想得多,自然做得也多。

  当他提着药袋回去的时候,段林白接过药,正准备撕开包装。

  就看到小江神秘兮兮的伸手抵了抵他的胳膊。

  笑得贱兮兮的。

  “你干嘛?还有事?”

  “小老板……咳咳!”小江脸上都是戏谑的笑意。

  “你干嘛啊?去把车子开来。”

  “这个给您!”

  段林白手里莫名其妙被塞了一张卡。

  垂头一看。

  酒店房卡!

  他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带宋风晚去九号公馆,这群无知的禽兽,就给他搞了这一出,害他被傅沉惦记了好久。

  这手下太机灵,也他妈是个负担啊。

  他攥着房卡,心底五味杂陈。

  可是小江却还一个劲儿冲他挤眉弄眼。

  “你搞什么?”段林白强忍着锤爆他狗头的冲动。

  “就那个啊……”小江看了眼他,又看了眼许佳木。

  “……”段林白没作声。

  “您把许小姐灌醉,不就是想和她睡?”

  “我睡……”段林白气急败坏,跳起来就朝他头上敲,“我特么睡你大爷啊,老子看起来是那么禽兽不如的人?你特么哪只眼睛看到我想水睡她了。”

  小江简直想哭。

  您是没睡啊,可是您浑身散发的骚气,不就足以说明,春心荡漾嘛。

  再说了……

  你本身也不是什么良民啊!

  傅沉本身也比较关注这两人的进展,寻人一直盯着段林白,听说他的助理在酒店订了顶级套房,舌尖抵了抵腮帮。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段浪浪。

  ------题外话------

  新的一周开始啦~

  你们猜浪浪到底会不会带人去酒店?嘿嘿……

  段哥哥我是那么禽兽不如的人!

  众人你不是?

  段哥哥……

  追文也要记得投票哈,有推荐票、月票的,都要记得支持月初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