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沉收到关于段林白的消息后,又和蒋端砚打了个电话,方才回卧室。

  今天是周末,宋风晚没回宿舍,他回房的时候,小姑娘正踮着脚,在衣柜前翻找衣服。

  她刚洗了澡,随意的套了件他的衬衣,余光瞥见他进来,“……我的睡裙不在这里吗?”

  “在的。”

  傅沉微眯着眼,视线看似平淡的从她身上扫过。

  她穿着绵软的拖鞋,倾身的时候,踮着脚,双腿绷直,衬衣下摆微微上提,似乎也遮不住什么东西,许是刚洗了澡的缘故,隔着一段距离,也能闻到她身上散发的淡淡身体味。

  细长的腿……

  白得晃眼戳心。

  “找到了!”宋风晚笑着,只是这个高度,对她来说,有些费力。

  踮脚取衣,身体的弧度……

  性感!

  好似能要了人的命。

  傅沉深吸一口气,走过去,从后侧,几乎是半拥着她,帮她将衣服取下来。

  却没急着离开,哑着声音说,“那个还没结束吗?”

  宋风晚怔了下,红着脸摇头,“还没。”

  她领口有些大,从傅沉的角度,总能看出不一样的景色。

  就算是得道高僧,看到此番景象,也是要修为全废的。

  他抬手,帮她整理微皱的衣领,似乎也是在抚平自己略显燥热的心情。

  “许医生到学校了吗?”宋风晚询问。

  “还没,林白会照顾。”

  “嗯。”宋风晚扯了衬衣,直接进了洗手间,半片磨砂玻璃,可以清晰看到,某人开始脱衣服的动作。

  傅沉喉咙滑动两下,移开眼,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

  初春的风,凉意瑟瑟。

  宋风晚就是换个睡衣,动作很快,出来的时候,直接开始护肤。

  “明天蒋端砚会来家里吃饭。”傅沉说道。

  “中午?”宋风晚周一上午是单双周轮课,下周双周,上午无课。

  “嗯。”

  “你们最近关系似乎不错。”宋风晚不关注傅沉公司的事,傅沉也不会刻意追问她学校的近况,总给彼此保留了个人空间。

  “合作了几次,还算聊得来,蒋端砚人不错,就是他弟弟……”

  提起蒋二少,傅沉咬了咬腮帮。

  之前因为突然高烧,放了蒋端砚鸽子,此时两人合作深入,关系也近些,其实来家里吃饭什么的,都是很正常的,并没什么不稳妥。

  宋风晚现在想起蒋二少,总会想到那个寒冬,裹着大衣,穿着高跟,扭着腰的男人,忍不住笑出声。

  他真的有做女装大佬的潜力。

  “那明天不能睡懒觉了啊。”宋风晚钻进被窝,循例先刷了一圈微博。

  “我去洗澡。”

  傅沉刚将手机等物品从口袋摸出,才看到一条信息。

  段公子身后有尾巴。

  他眯了眯眼,直接给段林白打了个电话。

  十几分钟前,段林白刚费劲的喂许佳木吃了解酒药。

  她确实喝得有些多,完全不省人事的模样,段林白只能捏着她的嘴,准备将药丸强行喂到她嘴里。

  他本就没照顾过人,动作有点粗鲁。

  一侧的小江已经傻了眼。

  您就不能温柔一点,人家的脸都被你捏得变形了。

  段林白将药丸塞到她嘴里,手指难免从她唇角滑过,她刚吃了红汤的火锅,嘴角被辣得有些肿,嘴唇红艳艳的……

  皮肤似雪如玉,双颊绯红,嘴被人强行撬开,她艰难的抬起眼皮,有些恍然的看着段林白。

  眼底有些水汽。

  就像是春风吹皱的池水,撩得人心肝一颤一颤的。

  他手指还捏着她的脸,说真的!

  没涂什么东西,软软的,还特别q弹,他忍不住多捏了两下。

  看得一侧的小江,心肝颤颤。

  人家许小姐喝多了,您捏人家脸?

  不大好吧。

  “唔——”这药不大好吃,她拧着眉,似乎想要将它吐出来!

  “不许吐!”好不容易塞进去的,她这种寻常不喝酒的人,如果不吃点解救的,明天醒来,怕是要头疼得裂开。

  没想到许佳木居然乖巧的应了声,自己把药丸给吞了下去。

  “喝点水。”段林白将一杯温水送到她唇边。

  对于她如此乖顺的举动,也是心底诧异,这免不得就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窜出来。

  其实她这般模样的时候,还是尚且能入目的。

  视线盯着她微微张开唇,抵着杯沿,小口小口吞着水,他眯着眼。

  其实吧……

  这许佳木长相不属于惊艳的,但绝对耐看,若不然当初段林白的父母,也不会觉着她不错,第一眼,看得就是长相。

  他余光瞥见一侧的助理,咳嗽两声,“你看什么!转过去!”

  助理懵了下,看都不能看?

  喝了水,段林白才长舒一口气,“起来吧,送你回学校。”

  “嗯。”

  许佳木趔趔趄趄起身,一个不虚晃,整个人又重重摔回座位上,再度爬起来,又险些摔倒,段林白没了法子,伸手扶她,她身体不受控制,他只能寻找最好的支撑点。

  然后这手……

  就搭在了她的腰上。

  许佳木今日穿了白衣黑裙,束腰款,衬得她腰肢纤细,此时手指刚碰上,才发现……

  特软。

  段林白当时心底暗叫一个卧槽,然后耳根就红透了。

  许佳木此时就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完全不觉得此时在被人占便宜,反而也在找支撑,肩膀挨着,几乎大半的身体重量就落在了段林白身上。

  吃火锅,喝烈酒,身上肯定有些烫,腰上也如此……

  段林白觉着,就像是有个暖烘烘的东西,在自己身边。

  手指头都被染上一层热意。

  手指发抖,差点没扶住他。

  跟在后面拿包抱花的助理小江,看两人身子趔趄着,怕他们摔倒,“小老板,要不要我帮忙啊?”

  “不用,一个女人而已,我还操持得了!不用你操心。”

  小江揉了揉鼻子,操持?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怪。

  而且……

  扶人家出门而已,您耳朵红得都要滴血了!

  至于嘛!

  他家小老板,是不是太纯情了。

  约莫快到门口,小江先出去开车,两人上车后,段林白才算松了口气。

  卧槽!

  好热啊……

  许佳木斜靠在一侧,歪着脑袋,迷迷瞪瞪的,好似是睡着了。

  “小老板,去酒店嘛?”小江发动车子。

  “医科大。”段林白伸手扯着衣领,顺手降下车窗,试图纾解心底的燥热。

  小江抿了抿嘴,还是准备千万医科大学。

  这么好的机会,送人家回学校?他们家小老板这么柳下惠?

  可是车子行驶到半路,段林白接到了傅沉的电话。

  “有事?”段林白语气颇为不悦,毕竟今天在他们面前出了洋相。

  想起自己如此郑重其事,还特么洗澡洗了头,凹了造型,却是面对傅沉这批人的,段林白就憋闷不已。

  “你后面有尾巴。”

  段林白方才只顾着许佳木了,并没注意其他的,此时回头,看了眼后侧,车流很多,看不清是哪辆车。

  “我知道了,谢了!”段林白挂了电话,将车窗关上,“小江,别去医科大,随便绕两圈。”

  小江毕竟跟了他一段时间,心底了然,在下个路口,直接拐进了通往郊区的路。

  段林白扭头看向后方,这才发现,还真有一条尾巴。

  而且半降车窗,明显是有摄像机的。

  他急忙伸手拽住许佳木,一手按住她的胳膊,一手扶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按在了怀里。

  许佳木就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趴在段林白身上,有些不舒服的扭了下身子,却仍被他狠狠按住。

  “别动!”

  段林白咬了咬腮帮,心底有些不爽。

  此时许佳木被他按着,极不舒服,大口喘着气,呼出的浊气,带着酒精,一点点从他衣服中渗透进去。

  段林白觉得胸口像是被热油淋过。

  火辣辣的。

  真特么热!

  可是他又担心许佳木被拍到,还是将她死死按住了。

  换作平时,他是无所谓的,但是许佳木被拍到,就这群记者说三道四的本事,怕是会把她身家背景都扒得一干二净。

  他心底不愿意她蹚入浑水中。

  “小老板,后面有人,不好甩掉。”小江此时也注意到了后面的动向。

  此时就算回家,他们跟不进别墅区,后面也会在门口蹲守,那边是富人区,许佳木这种生面孔,一旦出现,极其容易被人怀疑。

  况且她之前因为医院的事,已经上过热搜,大家联想起来,肯定流满天飞。

  段林白眯了眯眼,一手搂着许佳木,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后面这群狗仔,原本是来采访某个明星的,根据小道消息,说是在附近,只是没想到会看到段林白和他的助理,还搂着一个女人上车了。

  京圈金字塔顶端的太子爷,也就段林白一个单身,能拍到他的花边,也是头条爆款。

  这几人拍了几张,因为光线暗,这女人的脸又被段林白挡掉了,没拍到,只能上车跟过去,想看看他们去哪里。

  大学城本就在郊区,几个狗仔心底还想着。

  段公子做事果然够隐蔽,就算出去约会开房,也找这么偏僻的地方?

  他们开车跟着,与前面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京城车流多,倒也不会引起多大的注意,可是时间长了,他们就发现不对劲了。

  这车子一直朝北开……

  远离闹市区,甚至连周围的人声都逐渐消失。

  “我怎么觉着有些不对劲啊?这是去哪里啊?”

  另一人打开定位,这才懵逼傻眼了。

  “到川北了。”

  他们只要跟着段林白的车子就行,哪里会管他们到了哪里。

  而此时段林白的车子已经在一处高门大户那里停住。

  助理小江先下了车,与门口的人说了几句话。

  几个狗仔在车里讨论起来。

  “难不成是来找六爷的?为什么啊?他车里还有个醉酒的女人,找六爷做什么?”

  “那现在怎么跟?”

  “还是回去吧,听说京家这块地闹鬼!”

  ……

  几人还在讨论着,忽然听到敲窗的声音,几人一扭头,就看到一张脸贴在车窗边。

  黑面肃杀,阴沉萧瑟。

  吓得几个人魂儿都飞了。

  那人敲了敲车窗,示意几人下车。

  车里坐着几个大男人,差点被吓尿了,颤颤巍巍下了车。

  “来川北做什么?”男人黑沉着脸,在夜色中,显得更为狰狞可怖,“找茬的?”

  “我们……”几人总不能说是特意跟踪段林白的,“我们就是路过而已。”

  “带着这些?”那人指着车内的设备。

  “听说这里风景好,所以想来拍几张照。”有个人脑子转得快。

  “是啊,我们就是纯粹来采风拍照的。”

  “早就听说京家建筑很好,就想来看看而已。”

  “这么晚,能看清?”那人也没拆穿他们,“既然这么想看,不如进去慢慢看吧。”

  几人傻眼了,这特么是什么操作,他们可没想去京家啊。

  “请吧,不是想拍照吗?”京家人笑着请他们进去。

  几个狗仔是真的彻底凌乱了,哆哆嗦嗦不知该怎么办,而此时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段林白车子的尾灯亮了两下……

  绝尘而去。

  卧槽!

  走了?

  他居然走了,那他们怎么办啊。

  小江透过后视镜看到那群狗仔被甩开,笑开了花“小老板,您可真机智!”

  “老子一直都很机智!”段林白嘚瑟。

  小江清了下嗓子,出了在赚钱方面,您真的难得机智这么一次。

  京寒川压根没出门,此时正在书房,有人叩门进来,笑着说道,“六爷,那几个狗仔已经走了,我们检查过他们的设备,没拍到什么东西。”

  “嗯。”手指飞快的移动鼠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他们六爷以前沉迷钓鱼,现在沉迷游戏……

  京寒川手速快,脑子快,反应也快,游戏上手也快,而且还有傅斯年的指导,配备了顶级的设备,进步神速,他原想着借着游戏拉近与许尧之间的距离。

  而且最近也知道他迷上了一款新游戏、

  特意弄了个号,练了几天,升了级,顺便弄了些好的装备。

  然后想和他组队打团。

  系统提示您与对方实力差距过大,无法加入游戏。

  京寒川蹙眉,以为自己等级太低,结果一看许尧的,他伸手抚了下眉骨。

  这小子水平是真的垃圾啊。

  他的水平,估计消消乐都过不了百关。

  京寒川抬手示意下面的人出去,又给段林白回了条信息尾巴已除。

  对方立刻回了个耍贱的表情。

  “对了六爷!”京家人刚要出去,又堪堪停住了脚步。

  “什么?”

  “段公子车里有个女的,好像还喝多了,一直被他按在怀里,两人好像很亲密。”

  京寒川知晓他们和谁出去吃饭了,估摸着是那个医学生喝多了,醉酒?按在怀里?

  这是要干嘛?

  “跟一下,如果有尾巴,再帮忙处理一下,有情况随时和我说。”

  然后京寒川就借着保护他为由,让属下一直跟着。

  段林白此时是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

  先是傅沉,接着是京寒川,这两人好像长跑接力一样,一个接一个。

  京寒川一局游戏结束,与许尧随意聊了两句,让他早点睡觉,惹得某个少年不爽了。

  他和自己姐姐,八字都没一撇,怎么都开始以自己姐夫自居了?

  小爷就不睡,我就喜欢熬夜怎么样!

  京寒川洗了个澡,估摸着时间,准备和许鸢飞视频,京家人汇报了一个消息回来。

  段公子进了荣京酒店。

  消息一条接一条。

  他和那个姑娘下车了。

  两人进了顶楼的总统套房内。

  京寒川挑眉,这小子在搞什么?把人往酒店带?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

  人家小姑娘是喝多了,就她的武力值,这要是睡醒了,还不得打死他?而且承认酒后那什么……

  这可是犯罪啊!

  ------题外话------

  浪浪从未如此机智过!

  段哥哥我一直很机智

  (╯‵□′)╯︵┻━┻

  你们这群俗人,都看不到我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