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寒川心底想着,段林白今晚要是对人家为所欲为,明天怕是要身首异处。

  他心底思量着,要不要提醒他一下,不要在犯罪边缘试探,可是此时许鸢飞视频电话接进来。

  “我下周回京。”

  紧接着,京寒川就完全把段林白抛诸脑后了。

  “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

  ……

  某人兴致好了,深更半夜还出去喂了个鱼,愣是没想起段林白。

  另一边

  段林白还在为自己机智鼓掌,这才注意到他与许佳木姿势多暧昧,急忙松开她,将人推到一侧。

  动作略显粗鲁。

  小江咋舌。

  他家小老板这样真的会注孤生啊。

  也就是这时候,许佳木手机从口袋滑出来,他弯腰捡起,原本准备塞到她包里,也是真的无意看到上面的信息。

  姐,你有一千块吗?急用。

  我朋友结婚,要去随份子,我肯定会还给你的。

  不然借500也行啊。

  ……

  段林白摸了摸鼻子,看向一侧醉意阑珊的人,这心底就说不出什么滋味了。

  不多时,手机振动起来,她弟弟居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她现在也接不了电话,犹豫着,段林白没接,可是电话三番两次打进来,加上之前的信息,他就有点烦躁了。

  果断接了。

  “……姐,你在干什么?”那人声音略显谄媚。

  “你姐睡着了,暂时接不了电话。”

  “你谁啊?这么晚和她在一起?”

  “同学。”

  段林白觉着这种说辞更稳妥,怕他又多想,还追加了一句,“她在实验室睡着了。”

  “哦……”对方就没深究,只是和她一起做实验的,估计也是高学历的人,说话也透着小心翼翼,“那没事了,谢谢。”

  段林白冷哼着挂断电话,他之前在许家已经见识过这家人,没什么好印象,与他说话都不客气,干脆地把电话挂断了。

  “小江。”

  “嗯?”

  “我刚才语气是不是不太对?”

  小江蹙眉,其实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就算许家人不大好,那也是许小姐的家人,刚才通电话的又是小舅子,段林白语气冷硬,确实不大好。

  他遂点头应了声,“是不太对。”

  “我去,我刚才就应该骂他个狗血喷头,大男人,有手有脚,伸手找女人要钱?”某人开始抓狂,“我想打电话骂他!”

  “这种小混蛋就是被宠坏了,欠收拾!”

  小江嘴角一抽,算了,还是跟不上他的思路。

  “小老板,那现在去医科大?”

  “嗯。”

  因为绕到了京家,需要调转车头,往回走,结果一个转弯,许佳木身子跌跌撞撞,直接栽到了段林白身上。

  这美人投怀送抱,按理说,都有那么点旖旎美感的,可是紧接着……

  她……吐了!

  段林白懵逼了,就连小江都紧急刹车,扭头询问,“小老板,没事吧!”

  “你特么说有没有事啊!”段林白没什么洁癖,但被人吐了一裤子,这也是……

  不过她只吐出了些许酒水,但是那味道,也是一难尽。

  “那现在怎么办?”

  “去最近的酒店!”

  她现在这样,送到学校,要是宿舍她自己住,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

  这才是段林白带她去酒店的真正原因。

  从酒店地下车库进入顶楼,没引起任何人注意,段林白到了之后,助理立刻去帮两人弄了身衣服,段林白洗澡换衣服,也让酒店服务生帮许佳木清理了一下。

  待他出去的时候,许佳木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他伸手捏了下眉心,兀自一笑。

  从来只有他吐别人的份儿,这次居然被人吐了一身。

  小江在边上,已经看傻了。

  他家小老板莫不是傻了,被人吐了,还傻呵呵的笑了?

  翌日

  许佳木是被尿意憋醒的,醒来的时候,凌晨四点多。

  她一睁开眼,酒店大床吊顶是一片硕大的黄色玻璃,艺术的割裂成几片,能清晰看到她的脸,她眨了眨眼,倏然从床上坐起来。

  这是……

  端看装潢布局,就知道是酒店。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掀开被子,衣服全部都换过了,不过她又不是傻子,自己有没有被人侵犯还是清楚的,心底松了口气,想起自己昏过去的最后一个画面。

  我去,太丢人了!

  她懊恼的扯了扯头发,一扭头就看到斜靠在沙发上睡着的段林白,他手长脚长,半条腿都横在双人沙发外,昏黄的灯光,将他脸衬得越发清瘦。

  她记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床边还有醒酒药,垃圾桶内身子还有卫生纸,有些秽物,闻着味儿也猜到,估计是自己吐了。

  许佳木叹了口气,起来的时候,身子虚晃两下,差点跌回床上,去洗手间扑了把脸,才发现眼底尽是红血丝。

  她打量着身上的衣服,估计也不便宜。

  她找出包,翻了翻钱包,又查看了一眼微信余额……

  上午八点多,助理小江打开了酒店房门,带了早餐,顺便给段林白拿了身熨烫好的西装,这才敲了敲卧室的门。

  段林白被吵醒后,发现地上有滑落的被子,再看下床,空无一人。

  起床了?

  他起身,因为在沙发上蜷缩了一个晚上,腰酸背痛,他直了直腰,揉了两下后颈,看了眼卧室里的洗手间,没有人,这才打开了门,“许佳木呢?”

  “许小姐不在房里?”助理小江盯着自己小老板都是褶皱的衣服,微微咋舌。

  “不在外面吗?”段林白揉着腰。

  以后再也不睡沙发了,腰都要折了。

  “没有。”

  段林白打量着卧室,这才注意到床头柜上,压着酒店的便签纸,还有几张红票票。

  昨天辛苦您了,这是酒店的开房钱,晚些我把衣服的钱还给您。

  小江凑过去,眯着眼看了下。

  昨晚辛苦?开房钱?

  什么鬼?

  他家小老板昨天该不会操劳了一夜吧?然后她把自家小老板腰都快累折了,拍拍屁股走了,还特么给房钱?

  这是把他家小老板当什么人啊。

  睡一夜,500块?

  他家小老板只值500?

  段林白眯着眼,也觉得这话很不对劲,可是了解前因后果,又觉得没什么毛病。

  不过为毛要给房钱?

  好像自己被她给……

  嫖了一样。

  这女人绝壁有毒!

  许佳木可不这么想,她不喜欢欠别人的,段林白可能不在乎这点钱,但她在意,就想算得清楚明白些。

  她还觉得自己做的没毛病,却把段林白气得窝火,扶着腰,气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他原想着,找蒋二少出来开心一下,殊不知某人说有重要的事,追问之下,说是去云锦首府吃饭,估计是能见到宋风晚,高兴地得意忘形了。

  段林白冷哼,正好中午饭没着落,那他也去傅沉那里蹭口饭。

  他与蒋家兄弟更熟络些,几人一起吃饭,也不会觉着尴尬拘谨。

  当他开车到云锦首府的时候,车子刚停下,就傻眼了。

  傅心汉正追着蒋二少满院子跑!

  “卧槽,你特么别追我了啊,你别这样。”

  “汪汪——”

  “救命,三爷,傅三爷——”

  蒋二少边跑边跳,看到段林白车子到了,立刻冲过去,“大哥,你是我亲哥,救命——”

  段林白车锁原本已经打开了,看他冲过来,立刻锁上车,任由某人在外面拍打车窗。

  他伸手摸了摸鼻子,臭小子,不和我一起吃饭,跑来这里,活该。

  此时傅沉和蒋端砚正站在二楼书房。

  蒋端砚蹙眉,“三爷,您这狗……”

  “不咬人。”

  “不过……”

  “它太喜欢你弟弟了,这是它表现亲热的方式。”

  最终蒋二少被傅心汉扑倒在地,舔了他一脸口水。

  蒋二少躺在草地上,简直绝望了。

  这辈子第一次被扑倒,还特么是条狗!

  他怎么就忘了,傅三爷家,有恶犬啊。

  傅心汉把人扑倒,心满意足的跑回傅沉身边,然后得到了一根牛肉条,狗生满足。

  ------题外话------

  三更结束,吼吼~

  蒋二少这二货,直接去三爷地盘上。

  用狗子盘他!

  蒋二少o(╥﹏╥)o

  不过浪浪一晚500……有点贵。

  段浪……

  大家看完记得留投票哈,么么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