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746 有人敲诈六爷?怕是活腻了(2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段林白这边进展比较顺利,只是许佳木毕业事多,五月底论文答辩,之前还有一轮预答辩,都需要准备材料,自然没那么多时间陪他。

  当她某天忙完给他发信息之后,他立刻给她回了个电话。

  并且抬手示意屋子里所有人都别说话。

  “你忙完了?”

  “今天结束比较早,你在哪儿?有点吵。”

  段林白斜靠在沙发上,笑着交代自己行程,“你不是没空吗?我就被一群朋友拉出来唱歌喝酒了!”

  此时包厢里,除却傅沉、京寒川,还有蒋家兄弟。

  四人目光齐齐射向他。

  某人无所畏惧抓挠着头发,“这些人特别烦,出来玩非要带上我,我本身也不爱来这种地方,喝什么酒啊,还不如去工作,就是这群人非得拽上我一起。”

  “我可是积极上进的好青年,对这种整天喝酒,不思进取的行为,我一直鄙视而嫌弃。”

  “心底一直想着你,压根没这个兴致,最近一直在用工作麻痹自己。”

  “你待会儿要是没事,我去学校找你,我们出去压马路吧。”

  ……

  屋内一群人都是一副看智障的表情。

  鄙视喝酒?

  这人谈个恋爱,连自己都嫌弃?

  攒局的是他,在群里哭爹喊娘卖惨,说自己孤独寂寞冷,需要兄弟陪,几人又都无事,就出来小聚了下。

  现在倒好,把黑锅甩给他们,还要不要脸啊。

  “那你等着,我马上就来!”段林白挂了电话,颇为骚包的说了句,“账单挂我名下,你们继续玩,我先走了!”

  傅沉眯着眼,按了下服务铃,很快就有人进来。

  “请问有什么需要的?”

  “把你们这里最贵的酒都拿来。”傅沉说道。

  京寒川补充:“不是一瓶,库存有的,都拿来。”

  蒋二少眯着眼,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这是准备坑段林白啊。

  不过一群人也没聚很久,九点多的时候,傅沉就开车离开,宋风晚今天有晚课,这时候才下课,也是要去约会的。

  “六爷,您什么时候走?”蒋端砚询问,因为他们兄弟也准备回去了。

  “你们先走吧,我还有点事。”

  “那我们先走了。”蒋家兄弟也不客气,因为与京寒川不太熟,三人待着气氛也尴尬。

  很快包厢就剩他一个人了。

  **

  京大钰鹤楼

  宋风晚下课后,与胡心悦聊着天走出教学楼,隔着很远就看到了一辆黑色的车,傅沉穿着白衬衫,倚靠在车边。

  夜幕拉下,满天星斗,月光微弱惨白,落在他身上,身影被拉得修长。

  “你家三哥来了。”胡心悦这话说得有些酸。

  毕竟自己是异地恋,肯定不若宋风晚这般甜蜜。

  “那我先走了。”

  “你今晚还回来吗?”她笑着调侃。

  宋风晚剜了她一眼,笑着飞奔过去,傅沉帮她拉开车门,两人刚上去,他借着帮她系安全带的机会,两人还耳鬓厮磨了一会儿。

  “这还在学校里。”而且周围不时有同学路过,这人是疯了嘛。

  “有车膜,看不到的。”傅沉笑着揉了揉她的发顶。

  “你身上有酒味儿,喝酒还开车?”

  “和林白在九号公馆坐了会儿,没喝。”傅沉发动车子,极缓得驶出学校,也顺便和宋风晚说了今天发生的事。

  宋风晚乐了,自从段林白单方面宣布恋爱后,就很少见到他了。

  以前他一单身狗,又喜欢凑热闹,总爱和他们凑在一起,宋风晚算起来,居然有半个多月没见过他了。

  “他和许医生进展很顺利啊,挺好的。”宋风晚低头玩了会儿手机,“不过你出来了,包厢里不是没几个人?”

  “现在估计只有寒川一个人了,蒋家兄弟不会愿意和他一直待着的。”

  “许家人不是回来了?两人关系双方家里都知道了,怎么还是没进展?”

  “许家每年都有家族聚会,加上这次许老做了手术回京,他难得能在京城滞留,许家最近很热闹,自然没空管他。”

  宋风晚挑眉,这才想起,许家是有举行族会的习惯,而且就在傅斯年与余漫兮举行婚礼日子附近。

  因为去年就场地问题,还进行了一些磋商。

  傅斯年两口子,结婚一周年,带女儿去江城探望傅仕南夫妇,顺便出去旅游,估计六月初才会归京。

  “那六爷最近不是很郁闷?”宋风晚抿抿嘴。

  “听说许爷心底还郁闷着,许家人也是看他神色行事,不带他玩,他去许家探望许老,也是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估计和许鸢飞也没说上几句话。”

  “这也太惨了。”

  “正好遇到许家族会,没办法的事。”

  ……

  *

  此时九号公馆

  京寒川心底也有些郁燥,许家最近确实忙,他也不能太不识趣非要往上凑,许鸢飞最近忙着招待亲戚,别说见面,就是电话视频时间都被压缩得极少。

  指腹蹭着酒杯,将剩余的半杯烈性酒直接饮下肚。

  京家人蹙着眉。

  “六爷,别喝了,回吧?”他今晚喝的酒不多,但各种酒水掺杂在一起,特别容易醉。

  “没事。”他回去也没什么事,可能今天醉了,回去还能睡个好觉。

  此时有人走进来,“六爷,许家人来了。”

  “嗯?”京寒川吊着眼梢。

  “应该是聚会结束,来喝酒的,许大少和许尧都在,许小姐没来,都是一群小辈,八九个人吧,有男有女。”

  九号公馆作为酒吧,在京城很出名,他们会选择这里喝酒再正常不过。

  “要不要去打个招呼?”京家人低声问道。

  “不用,走吧。”京寒川起身,他本身喝了点酒,又没与许家小辈有交情,担心留下不好的印象。

  几人离开的时候,路过一楼舞池,此时已是十点多,舞池里红男绿女,几乎都玩嗨了,各种贴面热舞,不乏有趁人喝醉,估计揩油的。

  京寒川在京家人护送下,准备从沿边穿过。

  “六爷,那边的是许家人。”有人指了指坐在吧台上的两个女孩,也就二十左右的模样,穿得比较乖巧得体,与地方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而且……

  生得一模一样,明显是双胞胎,这也导致她们引来了过多的关注。

  “就她们两人?”

  来酒吧,有人喜欢待在包厢,也有人喜欢来吧台这边,尤其是年轻人,总喜欢热闹刺激的东西。

  “应该还有人陪着。”

  京寒川点着头,料想着九号公馆本身就是段林白的地盘,安保不错,不会出什么问题,打算直接离开。

  毕竟是许鸢飞的亲戚,他即将走出大门的时候,还回头看了眼。

  此时已经有人过去搭讪了。

  “和酒吧的人说一下,别让人去打扰她们。”京寒川叮嘱,这两人明显没来过这地方,对于满身酒气的人前来搭讪,有些无措。

  酒吧的人得了消息,立刻就过去,准备将几个男生挡开,也就是这时候出的事。

  “……妹妹,我们请客,过来喝一杯吧。”

  “你们是双胞胎,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啊?”

  “第一次来?以前没见过啊。”

  ……

  三个男生语戏谑,充满调侃。

  两个女生显然不想搭理他们,准备离开,而其中一人已经伸手按住其中一人的肩膀,显然是不想让他们轻易离开。

  “给大哥打电话。”女生说着就摸出手机。

  “打什么电话啊,就是喝杯酒而已,怕什么啊?”几个男生笑成一团。

  电话还没拨出去,两个服务生走过去。

  “先生,不好意思,您喝多了。”那人说着就把女生肩膀解救出来。

  “我们是朋友,一起喝个酒而已,别多管闲事。”

  攥着手机的女生说道,“我们根本不认识他们!”

  因为是京家人吩咐的,服务生态度也很强硬,“不好意思,她们说不认识你们,您若继续纠缠,我们会通知保安的。”

  意思就是,再惹事,就不客气了。

  三个男生年少气盛,又是逞凶斗狠的年纪,周围已经有人指指点点,被服务生打脸撂面子,心底肯定不爽。

  “你以为你是谁啊,和我这么说话?”

  其实搭讪这些,酒吧太正常,只要两厢情愿,没人会管,只是他们都没动作。

  其中一个染着绿毛的男生,直接伸手推搡了服务生一下,“你特么再说一遍?威胁我啊。”

  ……

  京寒川此时刚上车,就收到通知说,那边争执起来了。

  “怎么回事?”他犹豫着,还是推门下车。

  其实事情的争端,还是因为服务生的干预,男生觉得没面子就吵闹起来,当京寒川回去的时候,双方已经开始推搡起来,周围更是围满了人。

  “不好意思,让一下!”有两个少年正往人群中拥挤,可是却怎么都进不去。

  京寒川眯着眼,不动声色的吩咐手下,先把两个女生带出来。

  京家人都是练家子,加上穿着清一色的黑色制服,周围人很容易让开一条路。

  “二位,我们是京家的,先带你们出去。”

  两人也都清楚许鸢飞与京家的关系,立刻跟着他们离开。

  那三个社会小青年,一看女生走了,立刻有些蹬鼻子上脸了,急吼吼就追出去。

  两女生看到京寒川,连声道谢。

  “在哪个房间,我让人送你们回包厢。”京寒川说道。

  “不麻烦了,我们自己走。”

  此时现场有些混乱,最后京寒川还是让跟着自己的两个手下送她们先上去,也就是这时候,他难得落单了……

  京寒川此时已经走出了酒吧。

  里面人多眼杂,他不愿被人围观。

  也就是这时候,那三个社会青年也被驱逐出了酒吧,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刚一转头,就看到落单的京寒川。

  “呦,这不是英雄救美那位先生?”他们是三个人,京寒川本身长得阴柔,真的比绝大部分女生漂亮,只是不显女气而已。

  这也导致他看起来,总有些羸弱感,不是那么硬气强势。

  此时穿着衬衫黑裤,禁欲十足。

  黑夜将他罩得严实,这三人又压根不认识他,以为是寻常喜欢带着保镖装逼的,有点钱的小开。

  刚才好事被搅黄了,和他关系很大。

  “哥儿两个,看他这样子,应该挺有钱的,要不要……”染着绿发的青年搓着手指,显然是想从京寒川身上捞点钱的。

  “这个可以,看他手表好像就很值钱。”

  “正好身边没人。”

  ……

  京寒川正和许舜钦发信息,无非是和他说一下刚才的事,让他注意下,毕竟京城地方就算治安好,也难免会有一些人渣败类。

  他的车子在后面停车场,酒吧门口人多,他抬脚往后侧走,却感觉到有人跟着他。

  略微偏头,注意到那三人走来,脸瞬时就冷却下来。

  “嗳,帅哥……”

  京寒川转身,打量着三人。

  可他视线视线却越过他们,落在了后侧的另一拨人身上,那是……

  许舜钦带人出来了!

  ------题外话------

  六爷,我觉得你需要表现一下,真的~

  你现在迫切需要在许小姐娘家人面前刷一波好感。

  最后还是要说一下:

  段林白,你真的不要脸!

  浪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