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754 许老:等他上门,尽情蹂躏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川北,京家客厅内

  除却傅沉低头就着水杯边缘呵气的声音,整个客厅就宛若死寂般,无人敢此时置喙半句,分据两端对垒的京许两家,都是各怀心思。

  空气好似被人抽成真空,呼吸艰涩。

  傅老笑呵呵看向双方:“怎么都不说话了?你们今日聚在一起,不是为两个孩子商议婚事的?”

  许正风也是要脸的,总不能说,自己被女儿忽悠,把户口本给她登记结婚,自己还不知情,此时特意来兴师问罪吧。

  “老爷子,这事儿不着急。”许正风伸手端起茶杯,手指抖得差点把茶水给洒出来。

  许鸢飞咬了咬唇,气得身子发抖?

  傅老咋舌,“你这父亲做得可不称职,你们家还是闺女,居然一点都不急?”

  “你们若是在商议婚事,有什么分歧,争执不下的,都可以和我说说。”

  “我给你们参考参考。”

  这外之意就是:

  你们别愣着啦,赶紧商量婚事吧。

  两家刚才差点打起来,而且许家过来压根不是谈婚事的,这怎么开始啊。

  还是盛爱颐率先打破了沉闷:“这样吧,就这两天,我们夫妻带着寒川去许家拜访,再商议结婚的事。”

  “这两个孩子擅自结婚领证,其实我们也很诧异,不过还是寒川考虑得不周到,到时我们再登门道歉。”

  “你们看,这个办法怎么样?”

  她态度极好,嘴角带笑,柔声细语,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又是女人,许家一群大老爷们儿,若是再出声刁难,也显得小肚鸡肠。

  许正风兄弟没开口,许舜钦笑着应了声,“就按您说的,那现在……”

  他看了眼身侧的许鸢飞,又瞄了眼傅三爷。

  傅沉与许舜钦是第一次接触,不过聪明人之间,总是不需要过多的语,他重咳一声,看了眼自己父亲。

  “那你们今天是不打算商议婚事?没什么事了?”

  众人只能笑着点头。

  许正风咬着牙,心想着,先把女儿带回家,好好训斥一顿再说。

  不曾想,傅老又抛出了一句让他崩溃的话。

  “这么着吧,这两个孩子刚领证,我这个做长辈的也没给他们准备什么,今天中午就到我们家吃饭好了。”

  直接把人带走了!

  这操作也太骚了吧。

  “我把两个孩子带走,你们没意见吧?”傅老还假模假样的征求两家想法。

  他们能说什么,而且傅老做事,也不会让你挑出半点毫厘差错,他们只能笑着点头。

  众人在客厅又小坐了会儿,傅老就带着几人离开了,许家人也跟着一起辞别,一场危机算是暂时告一段落。

  许尧刚准备爬上自己堂哥的车,身后就传来父亲幽幽的声音:“许尧,坐我的车!我有话和你说。”

  某人后背一凉。

  他看了眼许舜钦,“哥——”

  许舜钦拍了拍他的肩膀,“出来混,总要还的。”

  刚才还敢一脚把自己亲爹踹出去,许正风不教他做人才怪,而且许鸢飞不在,他心底窝着一团火,这小子是撞到枪口上了。

  果不其然,许尧刚上车,后脑勺就挨了一下。

  “嗷——爸!”

  “你小子还知道我是你爸啊,你刚才在京家说什么?是我的错?”许正风刚才就想踹死他了。

  这小混蛋。

  许尧没说话,许正风看他装死,心底憋屈窝火,但是就像是几拳打在棉花上,没有反应,只能双手抱臂。

  生自己的气。

  他做梦都想不到,为了个把自己脑袋砸破的小混蛋,自己亲闺女居然给她挖坑下套?

  这一路回去,他真的憋屈得差点呕血自闭。

  到家的时候,老爷子正在院子里晒太阳,这么大的事,他显然已经知情了,只是态度闲适,看不出半点忧色。

  最疼许鸢飞就是老爷子了,可他此刻却最淡定。

  “爸——”

  许老原本半阖着眼,撑着眼皮看他,“去京家丢完人了?”

  许正风这脸瞬时就有些难堪了,偏生这是父亲,他不能多说什么。

  “爸,鸢飞这事儿……”

  “你到底在急什么?”许老低头整理盖在腿上的薄毯,“两人领证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你能怎么办?还能让两人直接离了不成?”

  “我这心里……”许正风是憋屈啊。

  “火急火燎去京家做什么?反正这小子想正式娶鸢飞过门,肯定要送上门的,到时候煎炸烹煮,还不是任你蹂躏宰割?”

  “你现在是他岳父,端着点架子就行。”

  “你还怕这小子和你呛?咱们就等着他上门好了。”

  许尧站在一侧,忽然觉着后背寒津津的。

  刚被傅老惊着了,此时才发现,自家爷爷也不得了,平素慈眉善目,许家又一派和乐,老爷子一直在乡下种花种草,还真瞧不出这些。

  “我知道。”许正风当时真的是血气上涌,哪里还有什么理智可,“京家那小子……”

  “证都领了,也没别的办法,我知道你怕那丫头迷了心窍,以后吃亏后悔。”

  “你放心好了,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

  “那小子要是敢负她,咱们家自然也不是吃素的,总有法子让他求死不能。”

  这老爷子说得无比轻松。

  许正风转念想着,现在也只能如此宽慰自己了。

  “对了,还有许尧这混小子……”许爷是真的气不打一处来,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家里会出现叛徒。

  “爷爷,您可得给我做主啊,这户口本明明是爸自己给的,而且姐姐还和他说了要去领证,他现在却来怪我,在车上的时候,还打我!”

  许尧又发挥了戏精的本质,就差扑倒在许老脚边,抱着他的大腿哭诉了。

  许正风嘴角一抽!

  难怪这小子在车里装死,一不发,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啊。

  他刚才就该一脚踹死他的!

  许老眯着眼:“还有这种事?”

  “不然我姐怎么拿到的户口本,我爸现在就是自己有错,不想承认,就把我推出来挡枪,我就是个孩子,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许爷无语望天……

  天好蓝,云好白,风清气爽。

  适合整顿家风。

  *

  许家这边鸡飞狗跳,京家这里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贺礼,准备去许家拜访,这次傅老过来,也是给他们争取了时间。

  此时傅家却是一派和乐。

  傅老上车后,一直抱着胳膊,明显是被气着了。

  自己在家好好剪花,莫名其妙被儿子“绑”来当和事佬。

  “还生气?”傅沉看着自家老爷子,忍不住笑出声。

  “你还有脸笑,我跟你说,这辈子,都没人敢对我做这种事!就你小子胆子最大,我是不是把你宠坏了!”

  “不过事实证明,您真的很厉害,这种事,除了您谁都解决不了,您还是宝刀未老啊。”

  “滚一边去,少给我戴高帽。”

  那模样分明在说:他很生气,少惹我。

  从京家去傅家老宅,可以稍微绕一点路去京大接了宋风晚。

  宋风晚自然坐在傅沉那辆车里,瞧见傅老也在,有些诧异,这位老爷子平素极少出门的,而且车里气氛怪怪的。

  “出什么事?”

  “我爸他……”傅沉刚要开口,老爷子直接打断,“没事,我就是无聊,出来转一圈。”

  宋风晚笑着,也没多想。

  傅老却暗暗剜了傅沉一眼,这小子怎么会这么坏,居然现在未来儿媳妇儿面前败坏自己形象!

  难怪他非要过来接上宋风晚回家吃饭,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被亲儿子坑,还能怎么办?

  打断牙往肚子里面咽呗。

  几人到了傅家老宅后,这边得了消息,已经准备了丰富的饭菜,老太太还送了许鸢飞一对玉镯,拉着她说了半天话。

  京寒川则和傅沉正在院子里剪花枝。

  家里老爷子生气了,傅沉总要表现一下,就把修枝儿这活给揽下了。

  “今天的事,谢了。”京寒川说道,若不是傅老过来,估计这会儿已经打起来了。

  “客气。”

  今天若是换成他有困难,京寒川也不会犹豫的,就好似之前他与宋风晚遭遇雪崩,段林白为此还患了雪盲症,好兄弟之间,平素计较,关键时候肯定要互相帮忙的。

  “还有许尧的事,他说昨晚你和他谈心了?”

  傅沉点头,谈心?

  准确的说是洗脑。

  “许尧是怎么知道的?”京寒川终于问到了核心重点。

  傅沉拿着剪刀,不断剪着花枝,笑而不语。

  京寒川略微细想,大约就猜到了,知道他结婚的就几个人,与许尧有交集就两个,傅斯年此时在外面过结婚周年,他也没那么大嘴巴,那就只剩下……

  段林白!

  你很能耐啊。

  *

  某高速休息区

  段林白刚撕开一个泡面,接了热水,坐在角落等着面泡开。

  一场大雨,前面似乎有山体滑坡,正在清障,目前无法走,只能躲在这里吃泡面。

  走得太急,连外套都没带,他冷不丁咳嗽两声。

  mmp哦,居然感冒了。

  等他到宁县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日暮,许佳木没想到他会过来,接了电话,就跑去小区偏门,看到他的车,就飞快地钻了进去。

  “你……”许佳木眯着眼,盯着他,“你这是从哪儿逃难过来的?”

  “嗯?你怎么知道我是逃难的。”

  “你胡子都长出来了。”许佳木摸了摸自己下巴,朝她示意。

  段林白此时才掰过后视镜,打量着自己的脸。

  卧槽?

  这邋遢的糙男人是谁!

  许佳木看他一脸欲哭无泪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酒店订了吗?先去洗个澡吧。”

  “嗯。”

  “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一难尽啊,我慢慢和你说。”

  段林白将前因后果和她说了一番,“……反正就是我这张嘴巴惹的祸,这也不能怪我啊,许家的事我又不清楚对吧!

  “就和上回一样,我特么都和你约好了,他给我绑了。”

  “我又不知道他大舅子要离京了……”

  他这人嘴巴本就闲不住,直接就把自己出卖了。

  许佳木认真听着,“所以上次打印论文之前,你说有过亿的合同要谈,是被绑架沉塘了?”

  段林白怔了下。

  我在哪儿?我在干嘛?

  许佳木看他发懵,笑出声,“段林白……”

  “干嘛?”

  “你过来看看我。”许佳木憋着笑。

  段林白此时脸都要丢光了,别扭得转过头,“我这胡子拉渣的,有什么……唔——”

  他话都没说完,许佳木已经凑过来在他嘴角啄了口。

  稍纵即逝。

  这里的负责人已经帮段林白开好房间,一直在酒店外等着,看到自己小老板下车,笑着准备过去打招呼。

  却瞧见他涨红了脸,耳朵充血,一副被调戏良家妇男的纯情模样。

  这是出什么事了?

  ------题外话------

  许老还是很淡定的,反正六爷肯定要送上门找虐的,急什么……

  六爷:……

  *

  已经20号了,大家票票投起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