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林白刚挂了傅沉电话,查看网上的消息,手机又开始频繁震动,家里人的电话打来了。

  “我出去转转。”许佳木贴心的起身离开,以为他有什么工作要交代。

  段林白这才接过电话,和家里人解释了一番,让他们宽心。

  “……你们也清楚,我们是认真谈恋爱的,完全不是网上那个样子,那些报道能信吗?”

  “不过你确实把人父亲给打了吧。”段嵩乔伸手捏着眉心,“白白,那个人怎么说都是他爸,你把你未来岳父打了,你想过后果没?”

  他们一群人得知这个消息,都惊呆了。

  两人就是谈个恋爱,你就把人父亲打了,这叫什么事啊,以后要娶他女儿,只怕很难。

  “再怎么说都是人家父亲,你这行为太过火了。”

  “我倒看你怎么收场。”

  段林白抿了抿嘴,“爸,你不知道他干了什么事。”他一股脑儿把事情和盘托出。

  倒不是嘴碎,如果事情没爆出来,他真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家里,毕竟是许佳木家事,他也担心影响她在父母心底的印象。

  事已至此,他若不说,他们定然会胡思乱想,与其让不三不四的论充斥进去,他不如先坦白。

  段嵩乔认真听完,“所以你就打了一拳?”

  “对啊。”

  没想到他爸只默默补充了一句,“打少了。”

  段林白一乐,果然是他爸。

  “所以你们以后要多疼她。”

  段家人无语,这人都没嫁进来,就让他们多照顾着,这小子还要不要脸。

  段林白挂了电话后,又打了几个电话出去,让他们把消息直接压下去,搞传媒的都不愿意与段家交恶,消息撤得很快,很快就从网上消息。

  他又找人追查了一下信息来源,只是暂时没有消息。

  当他下楼寻找许佳木的时候,她正坐在一张椅子上看手机,这件事是全网都传开了,肯定各种app都在推送,她自然翻到了。

  而且……

  所有群里都在讨论,许佳木就是想忽略都难。

  “你别看那些,都是些假的,这些事我会处理的,过段时间就没人讨论了。”段林白挑眉。

  再说了,他本来也没打算藏着掖着,谈个恋爱嘛,又不犯法,只是这个公开的方式不在他意料之中。

  他此时心底恨透了傅沉,这个乌鸦嘴。

  许佳木清楚这些都是假的,也知道为这个赌气不值得,可是她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难免会想很多。

  然后她就看到和谐一家亲群里,弹出了消息。

  段林白傅沉,你丫给老子滚出来。

  你这个乌鸦嘴,你嘴巴是不是有毒啊,上回你说,现在就出事了。

  我知道你在线,别装死,快出来。

  ……

  系统提示傅沉发了个红包安慰小傻子。

  许佳木扑哧笑出声,段林白脸一黑老子稀罕你的红包?每次就发几块钱,你敢不敢再抠门点。

  傅沉这次有200块,不信你点开看看。

  然后段林白这傻缺就真的点开了,只有五毛二,连五块二都没有!

  许佳木低头笑着,他们日常相处都是这种模式的?

  然后某个被刺激得发狂的某人,就开始在群里疯狂刷图。

  京寒川别刷了,大家都看到了,我还截图了。

  段林白……

  其实段林白就算再压消息,也封不住网友的八卦之心,然后这件事以各种形式,各种标题热搜,上了多次榜单。

  “我真是搞不懂某些女友粉,人家也不是明星,不靠你们吃饭,就是谈一百个女朋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啊?”

  “就是啊,而且对方都被你们扒了个底朝天,人家有黑料嘛,医院纠纷也被证实是被人先挑事了。”

  “主要是段林白打人,这事儿不对吧?”

  “可是据我所知,段林白没被抓,反而是被打一方被抓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涉嫌什么黑恶势力。”

  ……

  网络上就是这样,无事的时候,你好我好,一旦出事,段林白这种明显强势的一方,立刻就会被扣上各种帽子。

  不过他倒是浑不在意,本就是个心宽的人,再者说许佳木又在自己家里,任凭外面风吹雨打,愣是岿然不动。

  不过私底下,自然也没闲着。

  只是他自己筹划着,却没想过这件事波及到了宋风晚与傅沉。

  宋风晚从医科大出来,直奔傅家老宅,她下午四点左右有两节大课,三点多就出门了。

  “……我怎么觉着今天家里的气氛很古怪啊。”宋风晚嘀咕着,怀中还抱着密封好的枇杷,准备带给室友的。

  “哪里奇怪?”

  “你和老爷子下棋,他很凶啊,连杀了你三盘,你居然连续输了三局?”宋风晚诧异。

  傅沉抿了抿嘴,老爷子确实凶,而他是故意输的,特意去送人头,让他心底舒坦些。

  若不然,就他的臭脾气,估计很快就要在宋风晚面前,撂他面子了。

  车子很快驶入了学校里面,此时正好是下课时间,学校里熙熙攘攘都是人,车子行驶得非常慢。

  “三哥,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你说。”

  “能不能把千江换掉啊,我想让十方跟着我?”

  十方开着车,听得一脸懵逼,为毛要他跟着?他不擅长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理由。”

  宋风晚抿抿嘴,“我觉得十方更讨喜,更喜欢他。”

  十方只觉得有什么软刀子在自己后背戳来戳去!

  宋小姐,喜欢这种话不能乱说啊,我们特么一周加起来都没说过十句话,您到底怎么突然对我有意思了。

  傅沉没作声,准备回去好好审问十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千江此时就坐在副驾,心底也在思量着

  自己如此尽心负责,她为什么不满意?

  到了钰鹤楼前,她推门下车。

  “我送你进去?”

  此时有学生进出教学楼,对于傅沉的车子,早已见怪不怪,以前对于他俩还存了些羡慕嫉妒恨,不过宋风晚在学校表现很突出,而且从来不搞特权,对人也亲和,时间久了,大家也不会对她有什么偏见。

  “不用,外面蛮热的。”

  “我要去趟花市,买点花送去老宅,六点左右来接你吃晚饭。”

  宋风晚还没应声,就觉着后背被人拍了下,苗雅亭背着帆布包出现了,手中还提着奶茶,“悦悦马上就来。”

  因为是公共课,她们一个宿舍难得凑在一起。

  “三哥,那我走了。”宋风晚与傅沉打了招呼转身就走,苗雅亭也笑着与傅沉挥了下手。

  因为傅沉要去花市,就把千江这个劳动力给叫上了,反正宋风晚是上课,一个下午都待在一个教室。

  料想没人那么不长眼,会故意找宋风晚麻烦。

  “给你带的奶茶。”苗雅亭将一杯奶茶递给宋风晚。

  “谢谢!”

  一个宿舍女生,互相请吃东西再正常不过,都是有来有往的,当她接过奶茶后,才忽然发现,自己给她们带的枇杷忘在了车里。

  此时傅沉车子已经消失无踪,她咬了咬牙,刚准备给他拨电话,就瞧见从教学楼里面窜出来几个蹲守一群记者。

  瞬间就把她围拢了起来,在她身侧的苗雅亭身子娇小,一下子就被挤开了。

  “宋小姐,请问段公子处对象这件事是真的?这个女朋友,是你们圈内公开的?”

  “当时他为什么动手,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

  “据说她是段林白花钱养的,所以他们家不同意,发生了冲突。”

  “段公子找关系,把人父亲关了,是不是违法的,最近国家在严打黑恶势力,这对她影响很大吧。”

  因为流出的视频照片中又宋风晚在,记者又找不到另外的当事人,只能把手伸到了这里。

  他们不太敢靠近她,可是一群人围着,宋风晚也是寸步难行。

  “晚晚!”此时胡心悦不知从何处跑过来,“你们干嘛呢,这里是学校,我叫保安来啦!”

  记者哪里怕这些,压根不为所动。

  段林白在学生中人气颇高,大家对这件事也很好奇,外面瞬间围了层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宋风晚并不愿意与他们多费唇舌,一旦开了口,这些人就更不会让她离开。

  因为不敢碰她,记者只能往后退,只是边上过于拥挤,还是难免推搡到她。

  胡心悦已经去叫了大楼保安,当他们出来时,与记者难免发生一些肢体碰触,为了把他们拉开。

  这现场顿时就变得有些混乱。

  “晚晚,赶紧走!”胡心悦不知何时钻了进来,拽着她就要跑,只是人挤人,还没冲出去,宋风晚刚踏上进入教学楼的台阶,双肩包袋子被人一拉扯,整个人差点被掀翻过去。

  “晚晚!”

  胡心悦气急,她想拽住宋风晚,可力气有限。

  宋风晚心底哀嚎为什么段林白恋情曝光,倒霉的会是她?

  只是她身子已经快接近地面的时候,有人弯腰,手臂从她腰侧抄过,动作迅速的将她整个人搂住,揽入怀里。

  而胡心悦没站稳,快摔倒的时候,衣领被人一扯,身子重心恢复。

  整个人像是小鸡崽被人提溜起来。

  画面……

  有点滑稽!

  “站稳了。”千江声音传来。

  胡心悦快臊死了,被人提着衣领,她还要脸嘛,他拖一下自己胳膊也成啊,干嘛扯衣领,气得她怒瞪了千江一眼。

  “不用道谢。”

  某人说完,高冷的转身离开。

  胡心悦气炸,我去,我是想骂你的!

  宋风晚回过神,窜入鼻息都是那股熟悉的檀香味,她长舒一口气,仰头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怎么来了?”

  “你的东西忘了,给你送过来。”

  记者埋伏在教学楼里面,大学校园又是开放式的,傅沉可没那种通天的手段,无时无刻关注着京大校园所有地方的异动。

  “还特么吵呢!”十方忽然提高嗓门吼了一句,教学楼前出现了短暂的死寂。

  安静下来后,傅沉把一盒枇杷塞给宋风晚,“先去上课,这里我处理。”

  那几个记者瞧见傅沉自然不敢做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宋风晚离开,可是面对傅沉,屁都不敢放一个。

  学生也都散开了,倒是保安离开时警告了几句,说他们再来就要报警了。

  “三爷,那个……”记者面面相觑。

  他们确信,与段林白交好的一群人都知道这件事,可是所有人中,他们敢找的,只有余漫兮和宋风晚,余漫兮今天休假在家,所以……

  “你们刚才有些问题,我大致都听到了。”傅沉只是没想到,真的有不怕死的敢来堵他媳妇儿。

  “无非都是关于林白的,还有他打人那件事对吧?”

  傅沉极少接受采访,不过接触过他的记者,都知道,他是出了名的难缠,问不出什么东西。

  此时他居然主动开口,已经有人默默打开了摄像机。

  “他为何打人,那人既然已经被警方拘留,你们可以去问警察事情经过,以及他被带走的原由,大家都清楚现在的社会风气如何,且不说他没能力把一个清白的人搞进局子里。”

  “就算他有这本事,总得有内应吧,你们是在质疑警方?还是电视看多了。”

  “这件事是非曲直具体如何,你们谁又清楚,直接给人扣上一顶黑恶势力的帽子,你们也是够胆。”

  其实也不怪他们多想,因为段林白与京寒川关系好啊。

  “三爷,还有件事……”有个不怕死的记者抬了下手。

  “你说。”

  “那段公子与那位医学生是真的在交往吗?他们之间存在什么不正当关系吗?”

  傅沉撩着眉眼,“你说的不正当关系是指什么?给钱?还是……”

  记者不敢说。

  就在大家等着傅沉回复的时候,他老人家居然只说了一句

  “他谈恋爱,和你们有关系?凭什么告诉你们。”

  语气傲娇,直接怼了记者。

  众人懵逼了,傅三爷,不带这么玩的,都等你这么久了,你这什么回答!

  “你们都有小圈子,有句话,麻烦各自带回去,也带给你们的同行。”傅沉眯着眼,“你们也都清楚,我这人素来面慈心狠。”

  “谁敢再来骚扰我未婚妻,尽管试试看。”

  傅沉方才还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可是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虽然带着笑,可是一字一顿,都带着寒意,记者悻悻笑着,不敢作声。

  ……

  傅沉说话这段视频,是段林白找了关系得来的,因为并未在网上流传。

  段林白本来还想着,傅沉也算够意思。

  可是傅沉最后一句话却是“谁的事情,你们找谁去,纠缠我的未婚妻算怎么回事?”

  段林白脸一黑,果然……

  这丫的就不是个好人。

  不过就在记者到处搜罗段林白与许佳木消息的时候,段氏集团通过官微发了律师函,直接告了几个公众号。

  大家本以为会等到段林白的澄清微博。

  没想到却集体等来了律师函,光是大v,就列举了快百来号,而且全部都是网络造谣的罪名,不是警告那种无用的律师函,因为接下来有家律师事务所发声明,表示已经受理这件事。

  也就在这时候,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瞬间停止了。

  谁都知道,一条微博转发传播多少条,就能到达控告标准,所有人都瞬间安静如鸡。

  段林白本想着,事情总算是先平复下去了,不过有些事往往是事与愿违的。

  因为许佳木的父亲被保释出来了。

  对于堵在派出所门口的记者,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段林白太欺负人了。”

  这次可不是静水微澜,而是滔天巨浪。

  毕竟是当事人发声,控诉的就是段林白!

  ------题外话------

  还有一更,可能在五点左右吧~

  裸奔的人真的是伤不起呀,我码字真的很龟速,一直很努力了啊。

  晚晚无辜被波及,三爷怕是想暗戳戳给浪浪一刀了。

  三爷不会的。

  段哥哥就是,我们可是好兄弟,你别挑拨离间。

  三爷一刀不够,最起码两刀吧。

  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