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773 高调登场,惨不忍睹的摸头杀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京城医科大体育馆

  毕业典礼定于下午两点开始,不过一点半就要求全部毕业生进场完毕,班级组织有序进场,按照早已安排好的座位入座。

  所有人都按照要求穿着统一的学位服,这里百分之九十是本科生,学位是黑色的,而硕博士则是蓝色与红色为主色调,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惹眼。

  而且这少部分人的位置,就在馆内最惹眼的前排,几乎是万众瞩目的。

  整个场馆内除却学生在调整学士服,亦或是戴着帽子在拍照,现场有学校的媒体工作人员在调整机器,也来了不少不认识的媒体。

  而学生家长亦或是校外人员也都混迹其中,无法分辨。

  校方也知道,很多人是奔着许佳木来的,这里面不乏段林白的死忠粉,就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能让段林白倾心。

  学校方面,没办法阻止,只能加强安保。

  今年医科大,博士毕业生也就百余人,这一批人,是要在毕业典礼上进行学位授予的,而其他本科生与硕士,则是院系安排。

  他们也曾想过,要不要许佳木参加授予仪式,可这是她人生的大日子,他们没理由不让他参加,所以学校领导硬气得很。

  “我们为什么要畏惧流蜚语,一切照常进行!”

  在多数人入座之后,傅沉等人才从偏门入内。

  此时场内近万人,大家都很兴奋,压根不会注意傅沉这么几个人,他们位置离主席台很近。

  校方领导蹙眉,傅沉要过来之前,曾打了招呼,只是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

  这一波人,组团来吃瓜?

  这么闲?

  宋风晚原本是不想来的,只是当时的事情,除却她,也就是许乾敢出来作证,但让他当众指责父母,怕是很难。

  “许医生还没来?”宋风晚打量着后侧的几排博士生。

  “她和林白一起,估计还没到。”傅沉偏头看她,因为周围太吵,两人不得不靠得很近。“等你以后毕业,我也去参加你的毕业典礼。”

  宋风晚轻笑,现在说这事儿太早了吧。

  现在已是六月,还有两年,她心底思量着,时间尚早,只是后面发生了一系列事情,时间如梭,咻得一下就没了。

  而此时许佳木和段林白已经在体育馆外面,正和许乾碰面。

  “……真的要这么做?”许佳木穿着黑红相间的博士服,颜色庄重,衬得她皮肤越白,眼底一尾红,声音都发颤。

  “我劝不住他。”许乾也是一脸懊恼,“被哥给打了,又进了派出所,他以为是哥做的,把所有事情都推在了你们身上。”

  “而且现在媒体很关注这件事,他咽不下这口气。”

  “知道你肯定会来参加毕业典礼,所以……”

  许乾指了指场馆内,意思就是人已经到了。

  “还有很多媒体记者在,姐,要不你就和你导师说一下,别参加了。”

  这么多人,要是闹开了,也很难堪。

  许佳木捏着博士帽,手指轻轻拨弄着底下的流苏,她这段时间,不是没给他们打过电话发过信息,都不等她开口,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她苦笑着“为什么让我退?学了这么多年,也就等着这一天了,他们也该知道,这日子对我多重要,为什么偏要选今天?”

  这话堵得许乾说不出话,他也就是个半大的孩子,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他已经焦头烂额,根本应付不了。

  媒体的强势介入,网友的推波助澜,推着他们往前走。

  “好了,到时间了,我得进去了。”许佳木拍了拍他的肩膀,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都是我弟弟。”

  许乾张了张口,试图说什么,喉咙却像被什么东西哽住,无法开口,只能看着段林白牵着她的手往里走。

  ……

  此时馆内人声已经渐小,因为有个摄像机,可以将画面投放在大银幕上,很多学生都入镜了,自然要保持最好的仪态。

  “嗳——段林白来了!”

  伴随着一声极小的低呼声,像是热水中溅落了一滴油星,以那个地方为中心,迅速爆发出了一股声浪,整个体育馆瞬间鼎沸。

  “卧槽,我还以为这个学姐不会来了,这两人还是一起过来的,这么高调?”

  “我还以为他们根本没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压根没人发声啊。”

  “谁特么说她是段公子养的小情人?如果真的有这种不正当关系,还会这么高调?”

  “都是胡说八道的。”

  ……

  毕竟是本校学姐,他们私下讨论可以,但是如果有人攻击了许佳木或者暗讽母校,学生都不会抱团一致对外。

  就好比,我们学校再差,也只有我们能吐槽,你们外人没资格说一样。

  许佳木是确定会来参加毕业典礼,只是大家没想过段林白会出现,原本还准备一窝蜂冲过去的记者,呆在原地,不敢乱动。

  “你过去坐吧。”段林白拍了拍她的后背,让她回自己位置上,“我和傅三他们一起。”

  “嗯。”许佳木看到几米远的傅沉等人,心头一颤。

  目光从京寒川、傅斯年、许鸢飞身上一一扫过,笑容略显尴尬,怎么都来了。

  “那个余主播没来?”许佳木偏头询问。

  心底觉着她是这群人中,唯一不爱看热闹的。

  “在那边啊!”段林白指着另一端,她与两个扛着机器的人站在一处……

  原来她今天是以记者身份来的。

  她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行了,你别担心,就算出了什么事,有我在。”段林白不大会安慰人,僵着手脚,揉了下她的头发。

  这种举动,做出来,按理说非常温柔非常撩的……

  就在周围不少女生发出一声惊呼声,继而是一阵爆笑声。

  因为……

  他把许佳木的头发给搞乱了!

  别人摸头杀,就是稍微抚摸一下发顶,他是认真在搓头发!

  “这是段公子本人了,这特么谈个是什么魔鬼恋爱!”

  “如果我的男朋友,把我精心打理的头发弄乱了,我会和他拼命的。”

  “突然觉得咱们学姐好可怜啊,她好无奈,她现在手上若是又把手术刀,怕是能卸了他的手。”

  “卧槽,我以为是摸头杀,结果……哈哈,笑死了,看学姐那一撮炸毛。”

  ……

  而这个画面恰好被镜头捕捉,投放在屏幕上……

  段林白的摸头杀迅速登上了热搜。

  差点把人给笑昏厥,段林白可能是魔鬼!

  许佳木羞赧,自己伸手按了按头发,将被他挑起的头发抚平,“你别动我头发。”

  “……”

  段林白蹙眉,这特么第一次两人高调出现,就被媳妇儿嫌弃了?

  “我先过去了。”许佳木垂着头,脸爆红,飞快的窜到自己同学旁边。

  周围几乎都是男生,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原本紧张的气氛,瞬间就被缓解,大家原本还想着和段林白谈恋爱,那肯定是各种神仙爱情操作啊,现在看来……

  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许佳木这辈子都没在这么多人面前出糗,羞愤难当。

  在心底默默腹诽了段林白几句,不停扒拉着头发,脸红耳热。

  段林白本就脸皮厚,大大方方的坐到了傅沉身边。

  “你的摸头杀绝了。”傅沉偏头,冲他笑着。

  “我是第一次这么摸她头发,我以前……”

  段林白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京寒川补充“他以前只摸过狗头。”

  傅斯年“傅心汉的狗头。”

  宋风晚和许鸢飞低头笑着,这几个人是什么变态魔鬼,这话要是被许佳木听到,怕是要气昏了。

  而此时段林白的助理小江弯腰小跑过去,附在段林白耳边“许医生爸妈正从一侧往舞台走,估计还有三四分钟就到这边了。”

  段林白脸上笑容凝却,“我知道了。”

  画面从段林白身边一带而过……

  众人深吸一口凉气,他们怎么觉得镜头里,晃过了许多大佬?

  ------题外话------

  我觉得浪浪求生欲为零,你这个摸头杀,真的……

  段哥哥怪我喽,我很认真的在抚摸她。

  三爷你是以为那是狗头,那么用力搓。

  段哥哥……

  月底啦,有票票的别忘了支持月初呀( ̄3)(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