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780 学坏的晚晚,三爷郁闷到自闭?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锦首府,小书房内

  宋风晚坐在红木书桌前,戴着耳机和人语音,抬手倒了点水入砚台,细细研墨,傅沉今日穿了一身靛青色长衫,正坐在桌前,小狼毫上裹着丹砂,在烫金纸上抄录佛经。

  他最近确实过于浮躁。

  傅沉这人素来喜欢将一切掌控在自己手里,这些年发生的事,也都是在预料之中的,若是突然蹦出一个避不开的命定之人,还真是……

  他这才放了手头事务,准备抄经让自己彻底沉淀下来。

  可是写着写着,宣纸上出现了之前的四行签文,这几句话,总是重复在他脑海回旋,挥之不去。

  记忆力好,自然有好处,却也有这种弊端,想忘得忘不掉。

  他扯了宣纸,正准备揉碎,就听到身边的人说了句:

  “……艳遇?你们真要去那地方?”

  “我对那地方兴趣不大,不过雅亭不是还单身,可以让她去艳遇一个,保不齐就能遇到真命天子。”

  “我们要去海边,你们泳衣都记得准备好。”

  ……

  宋风晚正和几个室友在聊出游的事。

  傅沉心底咯噔一下,忽然想到,这人是出现在他和宋风晚之间的,是不是有可能不是出自他这里,而是……

  他忽然抬头,看向一侧的人,眼神犀利。

  吓得宋风晚后背一凉,和她们急急说了几句,就挂了语音扯了耳机,“我们在说让雅亭去偶遇个男朋友,你怎么了?”

  宋风晚觉着傅沉最近太奇怪了。

  总是用奇怪的眼睛看自己,欲又止,这让她曾经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

  “没事,几个女生出门,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宋风晚抿了抿嘴,“三哥,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虽然我可能帮不了你什么,不过我……”

  “最近很担心你。”

  傅沉搁了笔,朝她招了下手,她刚靠近些,手腕被人攥住,身子一旋,被他从后面拥住。

  “我最近确实有些烦闷,心情不大好,让我抱一会儿就好了。”

  男人胸膛温热,只是衣服冰冰凉,从后面拥着她,心脏好似贴得非常近。

  有那么一瞬间,宋风晚都觉得,两人心跳频率是一样的,她忽然看到桌上揉了一半的宣纸,刚准备伸手去看一下是什么,眼睛却被人从后侧蒙住。

  “唔——”

  呼吸一沉,天黑地暗的感觉,让人瞬间失了安全感。

  “三哥?”

  “你最近要走,我太舍不得了。”男人声音从后侧传来,灼灼的吻也落在她的发顶。

  然后某人顺手将那页宣纸彻底揉碎……

  抬手一扔,动作又狠又急。

  那模样,如果此时那个所谓的命定之人就站在他面前,怕也能将他揉碎。

  书房气氛顿时变得旖旎暧昧起来。

  好似这般亲近了,傅沉才觉得心底不会那般焦躁。

  一吻之后,宋风晚伸手搂着他,忽然冲他一笑:“三哥,你心情不好的话,要不……”

  “嗯?”

  “咱们做点有趣的事?”

  宋风晚冲他笑得太真烂漫,那模样那神情,完全不像是在说什么浑话。

  她的表情就好似在说: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

  傅沉失笑,弯腰,蹭着她的鼻子,“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学坏的,这种话你一个女孩子,也好意思说?”

  “你不想啊。”宋风晚咬着唇。

  主要是这次分开,可能真的要近两个月见不到,因为她旅游后,肯定直接回家了,傅沉就算去南江看她,时间也是有限的。

  傅沉没说话,拉着她就往楼上走。

  宋风晚离京的前一天,傅沉攒局,中午约了傅斯年、京寒川等人出来小聚,除却许佳木医院轮值走不开,大家都到了。

  吃了饭已是两点多,傅沉说要去山上一趟,给怀生送点东西,宋风晚此时无事,自然跟了过去。

  “过了暑假就大三了,要不要为下半年求个签,看一下运势。”傅沉状似无意提起。

  “好啊。”

  宋风晚自然没想那么多,她是不太信这些的,就和傅沉信佛听戏,她到现在都觉得自己融入不进去,那也干脆不逼着自己喜欢。

  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怎么可能喜好都一样。

  她进了大殿,拜佛之后,就拿起了一侧的竹筒摇签,傅沉眸子眯着,盯着她……

  一根签掉出来,还是十方捡起来的,瞄了眼签文,整个人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

  这特么是搞什么鬼?

  还是那个签。

  “怎么了?不好吗?”宋风晚笑道。

  “没什么,我们去找怀生。”傅沉端看十方的表情就知道肯定又是那根签。

  宋风晚对这些本来就不是很热衷,签文没解,也浑不在意。

  而十方在他们离开后,不顾沙弥阻止,愣是把签文都拿出来看了一下……

  完全不同!

  这特么简直活见鬼了。

  而他们离开前,傅沉趁着宋风晚与怀生独处的时间,与普度大师又说了几句话。

  普度大师微笑看他:“三爷,命里有时终须有,莫强求。”

  “也许此人的出现,对您来说,也不一定是祸事。”

  “俗话说,福祸相依,您放宽心。”

  傅沉倒不在乎什么命定之人,主要是纠缠一生,听得他很不舒服:“是男是女可以透露?”

  “这个我也不知。”普度大师确实算不出来,他只是根据签文推演,哪里能算得那么精准,“不过三爷,您后半年整体运势还是很好的,这点不必担心。”

  “就是说此人暂时对我构不成威胁?”

  傅沉眯着眼,他指尖盘着串儿,心底思量着:

  要不……

  此人一旦出现,就扼杀在摇篮里?也落得清静。

  宋风晚带着怀生回来的时候,就瞧见自家三哥,一身青衣,手持佛珠,站在树下,树上红绸漫天,折射出的红光,将他眼睛衬得泛红……

  隐隐透着杀机。

  她后背一凉,这个人到底怎么了?模样好似要杀人。

  宋风晚离开当天是傅沉亲自送她去的机场,他也担心宋风晚坐飞机遇到什么人,干脆就把三人的机票都升级到了头等舱。

  她们几人出游,定的是七天六夜,在苗雅亭住了两天,三个小姑娘出去都玩疯了。

  不过所谓去偶遇艳遇,也都是开玩笑的,除却苗雅亭另外两个都是有对象的,苗雅亭又是个性子害羞的姑娘,也做不出搭讪这种事,所以出游几天,并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宋风晚除却每天与傅沉通电话视频,也会给十方打电话,询问他傅沉的近况。

  当她听说,傅沉近期已经将公司所有事务都搬到了家里,眉头差点锁死,他给的理由是天气热了,懒得来回跑,宋风晚却更加担心她。

  直接给段林白打电话。

  某人这段时间很清闲,因为拆迁工作结束,他几乎没干什么事,因为他近些年都没放过假,然后自己颇不要脸的给自己父亲递了请假条,理由是:

  段嵩乔也想早点抱孙子,欣然应允。

  不过许佳木最近太忙了,也导致他游手好闲,有些无所事事。

  当段林白出现在云锦首府的时候,傅沉还有些诧异。

  “你怎么过来了?”傅沉挑眉,那模样,显然是不欢迎他的。

  “你以为我想来啊,还不是小嫂子千恩万求,让我来陪陪你。”段林白也不客气,拿了年叔帮他切得西瓜,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年叔谢谢。”

  “晚晚求你?”

  “小嫂子说你最近不正常,怕你做傻事,也担心你……”段林白瞥了眼傅沉,“自闭了。”

  自闭?

  傅沉脸都黑了。

  段林白乐了,傅沉这厮心里多强大啊,还特么自闭?小嫂子莫不是在逗他,不过宋风晚和他说了半天,他肯定也要来看看情况的。

  ------题外话------

  哈哈,晚晚此时肯定觉得……

  我真是小机灵鬼

  三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