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786 早婚还早孕?吓懵的晚晚(4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宋风晚总是不断安慰自己,给自己进行各种心理暗示。

  肯定是最近忙疯了,日夜颠倒,时间紊乱,所以不太正常,就和高考那会儿差不多。

  也就是之后一天,宋风晚发现还是流了点血,只是量不多。

  她想当然的觉得,这肯定是大姨妈没错了,就把这件事完全抛诸脑后,忙起来可半点没闲着。

  她忙完,傅沉才难得见到她,小姑娘戴着口罩,似乎有点虚弱。

  “你到底熬了几个晚上。”

  “有点感冒。”宋风晚扯了口罩,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

  “一个比赛,就那么重要?身体都不顾了?”傅沉看她这模样,也不忍心过多斥责。

  “不想给外公丢脸。”

  宋风晚斜靠在车子椅背上。

  所有人都觉得她满身光环,却也是负担,她稍微出一点差错,都会被无限放大,这个设计比赛,不知多少人等着看她出丑。

  得奖是理所当然,若是半点奖项都无所斩获,怕是要被诟病丢了先辈的脸。

  宋风晚想不努力都不行。

  “你歇会儿,到家喊你。”傅沉从后面扯了抱枕,打开拉链展开成毛毯盖在她身上。

  许是感冒,她很快就睡了,就连傅沉下车买药都没醒来。

  傅沉试了下她的额温,似乎还有些高热,这小丫头到底是怎么照顾自己的。

  不过温度不算太高,一直吃药总归不好,傅沉只给她喂了两片感冒消炎的药丸,蘸了点酒精,给她稍微擦了下额头、颈部、胳膊,进行物理降温。

  宋风晚昏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不过她身体不舒服,傅沉自然不会禽兽到对她做些什么。

  “明天想去看一下眼睛。”宋风晚靠在傅沉怀里,鼻梁上戴着眼镜,她近视度数不高,平素隐形都不需要,可能最近熬夜得厉害,眼睛泛干酸涩。

  “我明天下午有空。”

  “不用你陪我,我和木子约好了。”

  她和许佳木都在一个群里,平时都有聊天接触,时间久了,称呼也随之改了。

  “二院有点远。”傅沉蹙眉。

  “没事,千江陪我,就是想去检查一下。”

  她最近也买了眼药水,只能一时缓解,有时候晚上会酸胀得睡不着,她也担心熬坏了眼。

  傅沉明早的活动是两个月前就定下的,不方便更改,只能告诉她,“我尽量早点回来。”

  宋风晚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说医院还有熟人,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京城二院

  宋风晚到医院的时候,许佳木已经在门口等着,穿着一身白衣,头发盘着,一丝不苟,瞧她过来,还抬手打了招呼。

  她此时还在实习期,没资格单独作证看病,都是跟着各个医生学习,又是要观摩手术,可能全天无休,今天正好清闲点。

  “你这是……”许佳木在医院也算红人了,一开始大家好奇,还会围观她,时间久了,也习以为常,她看宋风晚戴口罩,以为她是为了遮面。

  “感冒了。”

  “感冒症状出现多久了?”许佳木与千江打了招呼,就领着宋风晚往里走,取了她的身份证去挂号。

  医院也有规矩,她只能帮忙给她安排好的医生,挂号排队,还得按流程来。

  “两三天吧。”具体时间宋风晚自己都记不清了。

  “眼睛不适呢?之前还是之后?”

  “这个已经有小半个月了。”

  许佳木凑近看了两眼,宋风晚生了双漂亮的凤眸,此时眼白发黄,甚至有不少红血丝,“你的结膜有点炎症。”

  “感冒后引起鼻塞鼻泪管不通,也容易引起眼部胀痛。”

  “你眼睛本就不舒服,可能因此加重了,待会儿我让我师父给你检查一下,应该没大问题,你平常用哪个牌子的眼药水。”

  宋风晚随身带了,直接递给她,许佳木瞄了眼,这应该是市面上比较畅销的热门款,与医院处方开出的药用眼药水配方自然还是不同的。

  千江并没一直紧跟着,在走廊寻了位置坐下,安静等他。

  许佳木瞥见千江的坐姿,微微侧目。

  端正!

  和段林白那种喜欢翘着腿的完全不同,想起他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两声,许是接触时间长了,某人真的是越发放飞自我,甚至晚上,耷拉着拖鞋,都能跑到她宿舍。

  因为那个医生有病人在,许佳木让宋风晚在外面等一下,自己则进去看了下情况。

  随即宋风晚听到里面传来蒋二少的声音

  “……嫂子!”

  “我本来就是打算找你的,给你发信息,你没回。”

  “以为你在忙,就没敢打电话。”

  “你怎么来了?”许佳木声音也透着一些诧异。

  “看病啊。”

  “你眼睛怎么了?”

  “最近熬夜熬出来的毛病,我说不舒服,大哥就推荐我来这里了,说嫂子在。”

  许佳木悻悻笑着,段林白这二货,她是医生,又不是什么开餐厅的,哪有这么推荐人来的。

  “有人因为熬夜,真的导致失明,尽量别熬夜。”许佳木叮嘱了两句。

  “最近失恋了啊,难受啊,憋闷啊。”

  “你什么时候谈恋爱了?”许佳木笑道。

  蒋二少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这不那两个人那什么了嘛……”在公众场合,他没敢直接说名字。

  “那个人就在外面。”许佳木指了指门口。

  随后宋风晚听到里面传来兵荒马乱的声音,随后“嫂子,我的发型怎么样?”

  ……

  待宋风晚进去的时候,蒋二少也没走,就贴墙站着,无非是想多看她两眼罢了。

  得不到,看两眼总行吧。

  “宋小姐请坐。”给她看病是个五十出头的女医生,戴着眼镜,示意宋风晚坐到她边上的椅子上,准备给她检查眼睛,“我听小许说过你的情况,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知道爱惜身体。”

  宋风晚羞赧,任由她检查。

  她看了半天,说是有些炎症,叮嘱她最近要多休息,别熬夜,又给她开了一些药。

  “拿着这些去缴费取药就行。”

  “谢谢。”

  “给我吧。”许佳木接过药单,其实这些药加起来也不足一百元,宋风晚之前从南江返校,给她带了不少特产,她总想把人情还了,就说自己去缴费拿药,让她等着。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已经很麻烦你了。”宋风晚直接从椅子上起来,也就是那一瞬间……

  天旋地转!

  “晚晚!”

  蒋二少当时还傻兮兮的拿着手机,给她拍照,忽然看到宋风晚腿软身轻,脚步虚软的往前栽去,吓得手机扔了,伸手去扶她。

  只是许佳木动作更快,而且无意识的拍了一下他的手,将他直接挥开,伸手接住了宋风晚。

  “晚晚?”

  蒋二少懵逼了。

  卧槽!

  女神嫁人了,这特么英雄救美的机会都不留给自己?

  太狠了。

  “呦,快扶到床上躺着。”

  医生赶紧扯开一侧的遮挡帘,办公室另一侧就有一张床,平素检查,提供给病人用的。

  许佳木急忙扶她躺下,因为自己力气不够,还是医生帮了忙。

  “是不是低血糖?”因为她是猝然起身昏倒的,许佳木自然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她下意识翻找口袋,还真有几块糖。

  “她这好像不是低血糖。”医生给宋风晚看了下,“那应该会出汗,也应该有意识,她真的昏过去了。”

  “那是怎么回事?感冒太严重?”

  ……

  办公室内气氛有点紧张。

  女医生五十多了,已经有了孙子,对于某些事很有经验,给她检查了一下,宋风晚这张脸她是熟悉的,因为当初乔家抄袭风波闹得满城风雨,她也因此出了名。

  只是在她心底,总觉得她年纪很小,所以心底产生狐疑后,拿了之前的挂号病历个人信息看了遍,又看向许佳木“她今年多大?”

  “大三,20岁。”她过生日,许佳木和段林白还一起送了礼物,这点她记得很清楚。

  “我还以为她只有十六七岁,那可能问题就有点大了,小姑娘长得太显小了。”

  “老师,她到底怎么了?”

  “我只是怀疑,具体的,还要等她醒来,去做个检查。”

  蒋二少听得一头雾水,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她到底怎么了?”

  许佳木拧着眉,没说话,把他急得肝颤上火。

  ……

  宋风晚昏醒过来,已是大半个小时过去了,她嘴唇发白,明显有些气虚。

  “先喝点水。”许佳木帮她泡了杯红枣茶。

  “谢谢。”宋风晚喝完大半杯,才晃了下脑袋,“我刚才……”

  一切发生得太快,她来不及反应,眼前一黑,什么都记不清了。

  “你昏倒了。”

  “嗯。”宋风晚抱着水杯,暖着手,“可能是低血糖,我最近作息不太规律,加上感冒,也没什么胃口。”

  “晚晚……”许佳木示意蒋二少把门关上,此时屋内只有他们三个人。

  “怎么了?这么严肃。”宋风晚呷了口水,神色还很轻松,“我现在已经觉得没事了。”

  “蒋奕晗,你能不能出去一下。”许佳木蹙眉,这人干嘛呢,没看到她们要说私密的事,还赖着?

  “不行,我要听。”蒋二少是打死都不出去,他家女神出事了,这种时候他怎么能离开。

  “那算了,随你!”许佳木本就是医生,自然什么话都能说出口的,只是宋风晚有点受不住了。

  因为她接下来就问了她例假情况。

  宋风晚臊得慌,蒋二少更是脸一红。

  卧槽!

  怎么扯到女性话题了。

  “我……”宋风晚拧眉,“应该十天前吧。”

  “之后你和三爷发生关系了?做措施了吗?”

  宋风晚恨不能把头塞进面前的水杯里,红着脸摇头,“我太忙了,最近都没有……”

  “你例假确实是正常的?”许佳木追问。

  有血,那就是有的吧。

  宋风晚认真点头。

  “吓我了一跳,我以为你怀孕了,你现在这症状很想怀孕初期……既然你例假正常,又无发生关系,那应该不是了。”许佳木松了口气。

  宋风晚脑袋一下子炸开了,心底隐有不好的预感,双腿发麻,“木子,我那个例假好像不太正常……”

  “嗯?”

  宋风晚低声给她说了下。

  “你这……”许佳木虽不是读妇科的,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怀孕初期会有流血的,那个和例假不一样,你赶紧去检查一下。”

  这小姑娘,是真的完全没常识啊,那个出血量能和例假相比?

  宋风晚懵了。

  蒋二少更是目瞪狗呆……

  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这两人从女人例假,聊到怀孕,他已经羞得要死了,现在说怀孕……

  他真的要去跳河了!

  不带这样的!

  刚失恋,就告诉自己,人家孩子都有了?

  傅三爷,你到底是什么魔鬼。

  这一天天的,也太刺激了……

  许佳木余光看了眼呆滞得宛若智障的蒋二少,让他出去不肯,果真被刺激得不轻,这孩子怕是要去看看脑科。

  ------题外话------

  今天四更结束啦~

  我也觉得相当刺激,就是不知道三爷会不会这么觉得。

  三爷……

  那个医生特意查看晚晚年纪,怕不是觉得她太小,被某个禽兽给……

  三爷话多,容易惹祸上身。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