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林白这边被搞得兵荒马乱,而且真的是莫名其妙。

  就特么凭一个验孕棒,这群记者干脆去写小说好了。

  他懒得理会那些新闻,立刻给许佳木打电话,可是她此时刚好临时有个手术,早已关机,这让他很着急,打了电话,问了医院的人,才知道她进手术室了。

  “那麻烦告诉她,出来后,给我一个电话。”

  段林白郁卒得挂了电话,一转头就看到小江正一脸懵逼得看着他:“小老板,你真有孩子了?”

  他是助理,但也不是24贴身那种,他和许佳木进展到哪一步,他压根不知。

  段林白怒瞪他一眼:“我特么哪里知道?”

  “这……”

  你有没有孩子,你不知道谁知道?

  段林白无语,又不能直接告诉他,他和许佳木压根都没到那一步,因为丢人,毕竟交往这么久,还没实质进展,说不过去啊。

  小江似乎脑子里想到了别的。

  看他眼神忽然充满同情,“小老板,你说许医生是不是和其他人……然后把你给……”

  绿了!

  “去你丫的,给老子滚!”段林白一脚踹过去,恨不能把他弄死。

  瞎说八道。

  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好的人,有钱有个子还这么帅!

  她又不瞎,能把我给绿了?

  段林白是半点不信,这事儿他想找人把新闻压了,可是这种事,只要爆出来,那就控制不了了,他微博下,都是清一色的恭喜留,气得他半死。

  这特么到底是谁用过的验孕棒啊。

  他和家里人打了电话,就干脆关了手机,准备装死,让小江备车低调回京,可是这从工地一路过来,遇到的人,都和他说声恭喜。

  弄得他很崩溃,还只能笑着点头。

  好特么尴尬。

  小江紧跟着他,快要笑抽了,这到底是怎么闹出的乌龙。

  **

  此时的傅家老宅

  有那么一瞬间,好似风熄云止了,只有傅聿修弯腰捡起手机,碰撞桌椅,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你能不能老实点。”傅斯年恰好坐他身边,压着嗓子说了句。

  傅聿修崩溃,难不成他捡个手机也犯法。

  此时众人回过神,还是老太太先咳嗽两声,“晚晚啊,喝汤。”

  神情说不出是什么样子,震惊喜悦交织,让她表情显得很别扭,她又舀了勺汤给她。

  “我自己来就行。”宋风晚压根不敢抬头看傅家人。

  “确定了吗?”老太太追问,回过神,心底自然是欣喜的,就在几年前,她都想着可能自己走了,都见不到小儿子成家生子。

  宋风晚点头。

  “这可是好事啊,多久了啊。”孙琼华也问了句。

  所有人关注点都集中在了宋风晚身上,就是傅聿修有点郁闷了。

  结婚领证到怀孕,都不到一个月吧,我的三叔,您有这么着急?好歹等我走了再宣布啊,非得这时候戳他的心?

  就连老爷子都忍不住往宋风晚肚子上瞄了两眼。

  又咳嗽着呷了口茶。

  本来还以为是段家有喜事,原来是自己家的。

  怀孕……

  自己要抱孙子了。

  他上回抱孙子,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傅仲礼是很淡定的,只说了句恭喜,傅斯年同样如此,余漫兮反而是很激动,因为这样的话,她们家小渔就有伴儿了。

  反而是坐在傅聿修身侧的小姑娘,扯着他的袖子低声说道,“这孩子应该是你堂弟或者堂妹吧。”

  傅聿修悻悻笑着,谁敢和他家三叔孩子称兄道弟啊。

  ……

  气氛一时倒也不错,只是傅老回过神,摩挲着茶杯,紧盯着傅沉。

  隔了良久才说了句:“晚晚家里人还不知道吧。”

  “嗯。”傅沉点头。

  “你打算怎么和他们说。”

  老爷子可是很清楚,这两人没通知任何人擅自领证,乔艾芸没说什么,可乔望北很生气,甚至打电话,和他吐槽过傅沉,这事儿若是传过去……

  “我也想征求您的意见,我该怎么开口。”

  傅沉说完,老爷子脸就黑透了。

  你把人小姑娘肚子搞大了,他怎么开口啊,和他有关系嘛?

  “爸,您觉得应该怎么处理?”傅沉说得尤为认真。

  傅老被一噎,这小子敢情挖个坑给他呢。

  “这是两家人的事,我一个人做不了主。”

  傅沉这话说完,整个餐桌上都悄寂无声。

  都是群腹黑的主儿,早已看出傅沉那点小伎俩。

  若不是宋风晚在,给他留点脸面,他非得劈头盖脸骂他一句:“你当初领证的时候,怎么不说一家人这种话,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就说自己做不了主?”

  傅仲礼咳嗽着,反正这事儿与他无关,老三坑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爸,我是想请他们过来,然后两家人坐在一起,好好聊这个事儿。”

  因为接下来,可能会关涉到宋风晚入学等诸多问题,肯定要双方沟通。

  傅老喝着茶,冷哼着。

  说得好听,到时候一堆人坐在一起,这里面最年长,最有发权的就是他,这烫手山芋还得他来接。

  这不是典型的坑爹嘛!

  “我觉得也只能这样了,你先别说具体什事,等他们来了再提,免得路上担心出点意外。”老太太蹙着眉,“要不这样吧,老三,你去南江接一下严家人,让老二去请乔家的。”

  傅仲礼挑眉,“我?”

  “你是做哥哥的,帮点忙不行?你最近不也没事?”老太太说道,“难不成你想让你爸去吴苏,还是斯年?他家里有妻儿,需要留人,你去吧。”

  傅仲礼可没想到,这把火会烧到自己身上。

  他去请人没问题,乔望北肯定会问他,他一时又没法说,这乔家对他们一家,本来就有些微词,事后少不得要受到乔望北的冷脸了。

  算了,他们关系已经是这样,帮傅沉一把也没关系。

  “先吃饭吧,这事待会儿说。”傅老在宋风晚面前还是给傅沉留足了面子,其他没说,只是饭后,将傅家这几个男人都叫到了书房。

  这郁闷的当属傅聿修了,他晚上飞机出国,却愣是在书房听了两个多小时的训话,然后还在商量着怎么与乔家人交代之类的。

  和他有关系?

  他家三叔被骂,为什么爷爷连带看他都不顺眼,也被带着说了几句。

  事后,还盯着他猛看:“你不是要走,怎么还在这里?”

  傅聿修懵逼:不是您把我叫来的?又嫌弃他没滚蛋?

  他没作声,默默收拾了东西,傅仲礼夫妇送他和女朋友去了机场。

  而宋风晚则完全成了傅家的保护动物,加之余漫兮生产之后时间不久,也有许多经验可以告诉她,两人聊了许久,让她原本紧绷的神经也彻底松弛下来。

  *

  傅沉这边忙着订机票去南江,就把段林白的事给忘了。

  当段林白到京城的时候,许佳木结束手术也才半个小时,她此时连助手级别都够不到,只是在边上观摩,偶尔帮忙递一下东西,却也跟着神经紧绷了几个小时。

  刚换了衣服,回去休息一下,就可以回宿舍,她刚推门进入办公室,就看到段林白正坐在她椅子上,手边放着保温杯,一手横屏拿着手机,似乎是在打游戏。

  “结束了?”许佳木是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只知道自己回来的路上,不少人看她眼神古怪。

  “你不是说晚上要在那边吃饭,可能夜里回来?”许佳木看向她。

  “还不是因为你!”段林白翻出新闻递给她。

  许佳木接过手机,看了一眼,忽然就笑了,“这都什么啊?”

  “我哪儿知道,那个东西是谁的?”

  “一个病人的,年纪太小,不知怎么处理,我就帮忙扔了,我每天要处理的医疗废品多了去了,难不成我扔个输液瓶,就说我生病了?这群人也太能编排了。”

  傅沉与宋风晚没说破,她自然不会提起,如果两人决定不要孩子,估计更不想被外人所知,她自然得帮忙瞒着。

  “我就说嘛,老子特么就拉一下你的手,怎么就能搞出人命了,我们都没那个过……”

  段林白声音越来越小。

  有些事是个人隐私,许佳木解释了,他也没追问,自然不知道,这个黑锅是来自傅沉的。

  “那你想吗?”许佳木突如其来问了句。

  “哈?”

  段林白不知道她会突然提起这个,脸刷得一红,“什么东西?”

  “就男女那个事,你想吗?”许佳木没谈过恋爱,不知道到底什么阶段该做什么,她又特别忙,“其实你要是想的话,这件事我们可以规划一下。”

  “规划?”

  这女人太理性了吧。

  后来段林白才看到她的规划表,就连一周几次都精确到了,时间什么的,都有。

  这女人八成是魔鬼!

  他素来随性,怎么突然遇到个这么理性,咱们睡个觉也要规划,什么鬼东西。

  “那现在这个怎么办?”许佳木没应付过这些事。

  “其实只要做点事,让他们知道孕妇肯定不能做的,流就不攻自破了。”段林白可不想澄清,就算发律师函,这些人也不会信的。

  “去蹦极吧,我请你。”

  段林白懵了,蹦极?这女人刚结束一场手术,没毛病吧。

  许佳木最近压力太大,这场手术又极为凶险,她后背都惊出了一身汗,她入院这几个月,已经见过有人死在手术台上,他们只能说:“对不起。”

  家属还一个劲儿和他们说谢谢,她神经已经非常紧绷。

  “你要是害怕,我一个人去也行,最近正好发了工资,晚上我请你吃饭。”

  “这有什么,走呗。”

  他们两个人是来蹦极的最后一批,这东西回头要发到网上,负责拍摄的手是小江,他有些恐高,站在蹦极台上,已经腿软了。

  妈妈呀,他是来做助理的,怎么还特么做这种高危的事。

  “二位抱在一起,待会儿我会数三二一……”一侧的教练早已帮他们最好安全措施。

  段林白此时搂着自己媳妇儿,可半点杂念都没有。

  他就差说自己害怕了。

  可是不能在媳妇儿面前丢脸啊,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了。

  反正下去那一刻,他脑袋是空白的,离开的时候,腿是发软的。

  后来听小江说:“小老板,您的叫声贼大,吓死人了。”

  段林白:“……”

  传到微博上的视频自然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为他们后面还做了一些常人作为的高危运动,有哪个孕妇敢这么玩的。

  只是底下的留都是觉得两人在撒狗粮,有个自带放大镜的从视频中截了图。

  亲爱的们,我好像看到段哥哥小腿打颤了,哈哈……

  然后底下的楼就歪了。

  不过网上的流也就不攻自破了。

  那晚回去的时候,许佳木还认真问他:“你对那件事真的没兴趣?”

  段林白抓狂,“你一个女人,能不能矜持点!”

  这话他怎么回答?老子想,特别想要你!

  好像禽兽。

  说不想……又违心。

  “男女交往,有欲望是正常的,因为人脑会分泌……”

  段林白无语望天,此时已经晚上:今天怎么特么是阴天,一颗星星都没有的。

  想回家打游戏了。

  **

  另一侧,傅沉当天夜里到了南江,隔天一早才去严家拜访,傅仲礼是早上四点多起身,做了六点的航班去吴苏的,分别接了人就回来了。

  都没说什么,不过乔艾芸与乔望北都以为是去商议婚事,毕竟领证之后,总得有个仪式,压根没想那么多。

  哪里知道等着他们的会是什么霹雳。

  反而宋风晚躺在床上,摸着肚子,吐槽这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牵累这么多人。

  ------题外话------

  今天三更结束啦,虽然只有三更,却有一万二,真的很肥。

  接下来一段时间,可能不会有加更啦,尽量保持每天三更,因为下个月会有大家期待的爆更啦,所以我要开始存稿啦,明天就是7月了,编辑通知我的时候,预留的时间不多,估计又要熬夜爆肝了。

  谢谢所有美人儿这个月给月初的打赏和月票,爱你们,6月要过去了,新得一个月也要继续爱我呀,么么……

  **

  来自傅宝宝的抱怨:

  什么叫我来的不是时候,好像我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还不是你们贪玩,闹出人命。

  晚晚、三爷:……

  浪浪:那关我什么事,你可闭嘴吧。

  傅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