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792 浪浪是王者or青铜(3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段林白今天想做什么,大家心底都有数了,三人私下拉了个小群。

  故意没在那个群里附和他,因为某人是属于给点阳光就灿烂那点,给他一点水花,都能掀起滔天巨浪的类型,此时若是谁附和他一声。

  某人绝对会疯狂开始刷屏。

  而私下拉得小群,群名为段浪今天会成功吗?

  群里的聊天内容是:

  傅沉:他今天肯定穿得很风骚。

  傅斯年:打理头发,喷香水。

  京寒川:可能还精致的护肤了。

  猜得完全准确,把他性格摸得一清二楚。

  ……

  最后三人打了个赌。

  傅沉:我赌他今晚失败,十块钱吧。

  二十,失败。傅斯年跟着。

  京寒川毫不犹豫:三十,半成功。

  群里瞬时没人说话了,什么叫半成功?

  做一半歇火了?

  这话太毒……

  傅沉:你最近在许家是不是受刺激了?

  不是,爷爷身体不大好,心情不是很好。

  许老很疼许鸢飞,他有点小病小疼,许鸢飞心情也跟着七上八下,提心吊胆,毕竟老人家,就算是小感冒,也比他们恢复得慢,连带着京寒川心情自然不好。

  而且老爷子对他是真的不错,若是许正风稍微为难自己,也是偏帮他。

  老人家是这样的,许老身体不错,养一段时间就好。傅沉也只能如此宽慰。

  *

  天黑后,段林白与许佳木吃了晚饭,稍微散步消食,就到了酒店。

  两人一开始还很大方,只是进了电梯,空间鼻塞,气氛忽然就变得紧张起来,许佳木手中还捧着杯奶茶,嚼着几颗珍珠。

  随着电梯楼层不断攀升,心跳也莫名加快。

  毕竟也是普通人,倒是做足了心理建树,还是难免紧张忐忑。

  “走吧。”段林白牵着她的手套房走,酒店走廊铺了层黑红相间的毛毯,走上去,半点声息没有。

  只有各自心跳声乱撞,将呼吸都撞得一团乱。

  “那个……你别紧张。”段林白说道。

  嗓子都紧张得都哑了,说话劈了音,弄得他很是郁闷,咳了下嗓子。

  许佳木咬着吸管,盯着他发抖的手。

  到底是谁更紧张啊。

  如果不是这么交往,她可能觉得,段林白花心风流,指不定早就那什么了,哪里知道,他还是第一次,总觉得不可思议。

  两人到套房的时候,门口就有大束玫瑰,小江的品味肯定和段林白不同,还是比较靠谱的,鲜花蜡烛,空气中还有醉人的香味。

  灯光昏黄黯淡,这一看就非常有氛围了。

  “……那什么,你先坐会儿吧。”段林白指着客厅沙发,随手拧开放在吧台的矿泉水,灌了一大口。

  可是嗓子眼还是热得直冒火。

  这有些事其实不用计划,他们这种按部就班来的,肯定会弄得有些僵硬。

  段林白心底闪过了许多想法,还有他看过的许多东西,思量着待会儿到底该如何进行那些事。

  脑子被诸多想法充斥着,越发紧张。

  口渴,一次喝了快两瓶水。

  他尽量深吸,调整呼吸,正打算开口的时候……

  许佳木忽然看了他一眼:“八点半了,可以开始了。”

  瞬间那点旖旎被打算,这女人八成是老天派来克她的。

  真的不用这么精确的。

  “你先洗澡,还是我先?”

  许佳木真的把许多细节规划得详细透彻。

  “你先吧。”段林白咳嗽着。

  ……

  许佳木进入房间浴室后,段林白也走了进去,听着里面很快传来了的水流声,这脑子都不自觉的冒出了许多混乱的想法。

  脑子里乱糟糟的。

  段林白咳嗽着冒火的嗓子眼,打开电视,入目就是……

  他瞳孔微缩,急忙关掉电视。

  我勒个擦。

  这是什么鬼东西。

  吓得他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小江这混蛋,弄这东西干嘛。

  他急忙关了电视,给他发信息质问。

  结果他回了一句:“是不是选的类型不合您胃口?”

  合你大爷啊,这东西若是被许佳木看到了,肯定是要胡思乱想的,还以为他是变态。

  “我本来先给您助兴的。”

  段林白瞠目结舌,鬼特么要你这么助兴!

  滚你丫的。

  气得他差点摔了手机,而许佳木已经冲了澡出来,穿了酒店的睡袍,耷拉着棉布拖鞋,头发吹得半干。

  许佳木长得本身就耐看,常见都在实验室或者医院,皮肤也白。

  刚洗了澡,看起来浑身都水嫩嫩。

  “你快去吧。”许佳木挨着床边坐着。

  想看个电视,发现电源线被拔了,她深吸一口气,干脆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

  段林白动作非常快,当他出去后,看到许佳木只探出一个脑袋,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咳着嗓子,走到床边,掀开被子。

  有那么一瞬间,两人都很僵硬。

  后来段林白心一横。

  自己准备了这么久,就算没实践经验,理论知识也相当充实了,绝对没问题,他抓住许佳木的手,凑过去……

  ……

  也不知具体过了多久,总之时间是不长的。

  段林白面如死灰般的呆坐在床上,身上还裹着被子,活像被人欺凌过一般。

  像个可怜兮兮的小媳妇儿。

  许佳木偏头看着他,“林白……”

  “暂时别和我说话,我想静静。”

  “其实……”许佳木看了眼手机时间,“我们大概是八点五十开始的,现在才九点零五分。”

  加上之前磨叽了好一阵儿,其实进入正题……

  时间屈指可数。

  “……”

  许佳木,你到底是什么魔鬼,我特么不想听这个。

  “其实很正常,你不用放在心上。”许佳木拍了拍他的肩膀。

  段林白悻悻一笑,笑容苦涩。

  怎么可能没问题,第一次就留下这种印象,以后可怎么得了,他该如何重振雄风啊。

  真特么糟心。

  “理论上来说,你这个……其实完全不用放在心上。”许佳木咳嗽着,努力憋着笑。

  毕竟书本上看到,与实践还是不同的,而且某人委屈得不行了,真是笑死。

  “不是你身体问题。”

  “不过……”

  “如果你一直如此,那就真的有问题了。”

  段林白瞳孔放大,认真看向许佳木,“你再说一遍,还一直如此……”

  你这女人,就不能说点好的,中听的?

  这不是咒他那什么……

  我的天,现在还能换女朋友吗?

  许佳木看他要崩溃了,捧着他的脸,亲了口,“好了,真的没事,要不休息一下,咱们再继续……”

  “和你聊了会儿,已经快十点了。”段林白欲哭无泪。

  “其实……”许佳木抿了抿嘴,“也不一定非要跟着时间来,你……”

  “更重要。”

  段林白心脏一跳。

  我去,又特么被媳妇儿撩了。

  **

  这一晚,后来倒也没发生什么,毕竟许佳木第二天还得上班,他也不可能缠着他一夜。

  隔天早上,小江敲门,段林白刚打开门,忽然听到“轰——”一声,各种彩带朝他喷来。

  “小老板,恭喜!”

  跟了段林白久了,小江太习惯他的作风,所以不需要提点,已经自己准备了礼花。

  “恭喜您终于得偿所愿!”

  ……

  可是他自嗨了半天,门内的人,冷着脸,脸上衣服上挂着彩带,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小老板?”小江懵了,怎么回事?难不成昨晚没成功?

  段林白从他手中扯过换洗衣服,他刚要进去,门砰地一声合上,直接撞到他的脸。

  “嘶——”

  这是怎么了?

  总不会是昨晚出什么问题了吧?

  他们家小老板应该可以吧……前几天吩咐自己的时候,还理直气壮的说,自己一个女人还是收拾得了,现在搞什么?

  当段林白出来后,却没见到许佳木。

  “许小姐……”小江看了看屋内。

  “她早上有个紧急的手术,六点多就走了。”段林白连和她说几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小江了然点头,也没多问,只是着人收拾屋子。

  不过端看卧室,似乎不像办过事的模样……

  小江心底狐疑:难不成他家小老板真的不行?

  他自然是不敢当着段林白的面说得,毕竟……

  太伤自尊。

  他还不想丢了饭碗。

  可是傅沉等人,就完全不同了。

  就因为段林白隔天没有在群内嘚瑟,大家心底已经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都是人精,对他又过分了解。

  某人拉个小手,都恨不能昭告天下,如果昨晚真的有大事发生,虽然不敢那么张扬,肯定也会在他们面前嘚瑟的。

  此时半点消息没有,肯定没成功,作为兄弟,自然要在他最失落的时候,送去关心和问候。

  段林白此时正在吃早餐,啃着豆浆油条,味同嚼蜡,还没从昨晚的事情中缓过神,手机忽然震动。

  其实他郁闷的不仅是时间问题,还有,他以为自己是carry全局的男人,可是事实告诉他……

  有一个医生女朋友。

  她比你更了解人体构造,甚至可以教你。

  那感觉……

  贼酸爽!

  他叹了口气,点开手机,群里有个大傻子有消息传来。

  他们在发红包。

  傅沉:安慰红包。

  傅斯年:鼓励红包。

  京寒川:继续加油,再接再厉。

  三个红包齐刷刷排下来,段林白无语望天,这是群什么魔鬼朋友。

  ------题外话------

  三更结束啦~

  本以为浪浪是个王者……结果只是个青铜,哈哈,就这样,还准备carry全局?

  浪浪:滚——

  *

  虽然三爷、六爷的红包你们领不到,不过我的红包可以呀。

  潇湘有月票红包的,大家投票之后记得领取哈,么么(* ̄3)(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