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佳木压根不知道段林白在自己睡着后,在群里和微博,浪了一圈。

  此时整个京圈的人,都知道段公子心情好,加上有人爆料他昨晚包了一个顶楼,还准备了浪漫的烛光晚餐,所以有传说他向许佳木求婚了。

  不过具体如何,只有当事人知道。

  之前还有许多人想看两人笑话,毕竟家境悬殊,可是过去这么长时间,感情依旧稳定,不过段林白发微博几乎没提过许佳木,有些人就去下面说:

  段林白这么秀晒炫,一直不晒女朋友,该不会分手了吧。

  段林白直接怼了:老子的媳妇儿,干嘛给你看。

  差点把人笑死,幼稚得可笑。

  *

  段林白这年纪,已经不能叫网瘾少年,叫网瘾大叔也不为过,深更半夜在网上冲浪,第二天,还精神抖擞得出门。

  说是要去商场,给许乾张罗一桌好菜。

  许佳木难得过周末,但生物钟如此,早上八点就起来,餐桌上已经放了早餐,段林白还发了信息,让她用微波炉热一下就能吃了。

  她正吃早餐的时候,听到有按门铃声。

  原本段家还有洒扫的阿姨在,都被段林白放假,此时并无人在,她犹豫着,还是打开了门,这边安保很好,能进小区的,肯定都不是坏人。

  开门一瞬,门口男人高大的身形,逆着光,笼罩着她,无形中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您好。”他先开口了,“我是来找段公子的,和他打了电话。”

  “他不在家,你们先进来坐吧。”许佳木看他提着公文包,身后还有几个人,也都是精英人士的装扮,而且什么年纪的都有,看着也不若坏人。

  “谢谢。”

  一群人进屋后,许佳木给他们倒了水,才接到段林白的电话。

  原本今天的没工作,也是临时有事。

  “……我马上就到家了。”

  “嗯。”许佳木一个人面对一大群男人,总觉得有些怪,而且这些人虽然没明目张胆打量她,可是眼神飘忽着,最后还是落在她身上。

  “对了,其中有个人是寒川的大舅子,你注意点。”

  京寒川的大舅子,那不就是岭南许家的?

  许佳木余光扫了一圈人,最后落在刚才与自己交谈的男人身上,正儿八经的修身西装,眼底幽邃,目下无尘,眉眼虽然英气,却内敛着……

  看着也不是好惹的人。

  其实这孽缘是段林白自己招来的。

  他之前为了帮京寒川,将一个工程承包给了许舜钦所在的设计院,也导致他滞留京城许久。

  平时工作,难免有些交集。

  段林白工作认真,但说话,肯定还是有个人风格的,偶尔喜欢开个玩笑,可是这个许舜钦每次都是盯着他看,不笑不动……

  看他眼神宛若活体智障!

  太刻板太无趣!

  和许尧完全不是类型啊,许尧就是怼天怼地,他就是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

  请神容易送神难,段林白早知如此,怎么都不会掺和这个浑水了。

  许佳木也不可能干站着,总要陪他们说会儿话。

  彼此都不熟,问题基本都是许佳木毕业学校,所学专业这类,也会问她什么时候与段林白有喜讯,旁敲侧击会问她家庭情况……

  这群人都是人精,说得非常委婉,家境悬殊,有些人不大看好他俩。

  许佳木虽然笑着应付一群牛鬼蛇神,心底总归是不舒服的。

  此时一直没说话的许舜钦开口了:“许小姐以前是不是去过岭南。”

  许佳木怔了下,略微点头。

  “以前听爷爷提起过,他夸你优秀,都是亲戚,许小姐人在京城,可以多去走动走动。”

  许舜钦这话信息量太大。

  岭南许家的亲戚?还入了老爷子的眼?一群人看她的眼神,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

  很快段林白就回来了,一群人直接进了书房,过了许久才出来,许舜钦毕竟和京寒川关系特殊,此时又恰好到饭点,就留他在家吃饭。

  某人热情,许舜钦拗不过,只能点头。

  “今天我下厨,你有口福了。”

  许舜钦身子一僵,他此时回去还来得及吗?

  *

  许鸢飞原本正和京家,接到自家大哥短信,让她十分钟后打电话过来。

  她心底了然,大哥怕是故意她的电话遁走。

  他今天说要去段家一趟,怎么还走不了了?

  “怎么了?”京寒川看她在发呆,问了句原因。

  “我哥可能被段公子给缠住了。”

  “那家伙昨夜就和打了鸡血一样,今天估计逮着谁都想上去亲一口。”

  许鸢飞:“……”

  那他大哥不是很危险?

  “你放心,他还不敢碰大哥。”京寒川看她模样,难不成真以为段林白会对许舜钦做什么?那不是往枪口上撞?

  “我知道,最近爷爷身体不大好,我爸估计没心情谈婚礼的事,所以……”

  “没关系。”反正已经领了证,结婚仪式可以慢慢来。

  就是没想到傅沉那厮速度这么快。

  “不过我是没想到晚晚会这么快怀孕,就他俩的基因,这孩子生下来,定然是好看的。”许鸢飞这话还透着些许艳羡。

  京寒川没作声。

  再好看和他们家又没关系。

  只要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好看就行。

  傅宝宝此时没出生,被亲爹嫌,没想到六叔也不喜欢自己……

  傅宝宝:……

  **

  段家

  许舜钦尚未离开的时候,段嵩乔与林玉贤突然归家了,估计是不放心他们两个人单独在家,因为段林白是没什么自理能力的。

  “爸妈,你们怎么回来啦?”段林白穿着围裙出厨房宠出来的时候,林玉贤都惊呆了。

  她的小熊围裙,穿在他身上,真是……

  有点配!

  段嵩乔瞥了眼,嫌恶得别开眼:

  辣眼睛。

  “我怕不会来,你能把家给掀了,你奶奶不放心你俩单独在家,让我赶紧回来看看。”

  林玉贤说着准备上楼换个衣服,路过段林白那屋时,犹豫着,还是推门进去了。

  她进屋就看到许佳木后颈有几处咬痕,她儿子怕是属狗的,这是抱着人家脖子啃的嘛,怎么能咬成那模样。

  那丫头居然也由着他胡作非为。

  她本以为房间肯定乱糟糟,想帮忙收拾一下,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屋内整洁如新,再查看一番,发现床单都被洗了。

  家里佣人不在,这事儿肯定不会段林白做得。

  这小子倒是有福气的,找个能干的媳妇儿。

  林玉贤对许佳木越发喜欢,学历高,还不嫌弃他儿子,这还有什么可挑的。

  林玉贤下楼的时候,打发段林白滚出厨房,许佳木进去帮忙,原本气氛还有些尴尬,直到林玉贤开口:“辛苦你了。”

  “嗯?”

  “和林白在一起不容易吧,那小子品性不差,就是小时候被宠的无爱无天,性格有些散漫,要是惹你了,你就直接打骂,不用客气。”

  “他皮实,耐打!”

  许佳木愣了下,她这是……

  鼓励她家暴自己儿子?

  这家人都什么神仙逻辑。

  还有这样的婆婆。

  其实林玉贤想法很简单,有了媳妇儿,如果她怀孕了,这个儿子就差不多可以扔了。

  段林白此时正在与许舜钦周旋,想让他留下吃饭,不过他不肯,段林白只能送他出去……他此时压根不懂,他妈正教唆自己媳妇儿“殴打”自己。

  “真不留下吃饭?”段林白眯着眼,这秋阳还是有些烈的。

  “嗯,下次我请你。”许舜钦刚才在客厅,听到厨房有热油喷溅的声音,然后就是段林白的各种尖叫……

  做饭和打仗一样,这顿饭他可不敢吃。

  “那我就不留你了。”段林白也不留他。

  许舜钦正打算离开的时候,余光瞥见与人正朝着他们这边挥手,他眯着眼,对着人不熟……

  段林白倒是一愣。

  许乾来了就罢了,怎么把他妈也带来了。

  不会想把自己媳妇儿要回去吧?

  他此时万分后悔,昨晚就应该怂恿她去把证儿给扯了,这许乾说好一个人来的,这小子太不靠谱。

  ------题外话------

  三更结束,明天准时约起来……

  月票红包还有剩余,投了还没领红包的别忘了哈。

  *

  我最后和六爷说一下,傅宝宝长得好不好看真的很重要,因为人家以后要经常来你家钓鱼的。

  六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