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801 大佬们的碾压局,赢得舒服(3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云锦首府,屋外凉风吹得树影婆娑,落在墙上,称出一片斑驳。

  十方叩门进来时,怀中抱着一摞文件。

  “三爷,这些是明天需要处理的,明天下午和张总还有个会议,还有半个月前的财经杂志约好的专访。”

  傅沉点头,“后台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十方也是后来才知道宋风晚被布给砸了,这东西砸不伤人,但那么大块东西把你罩住,也肯定会被吓得够呛。

  “看起来没有人为损坏的痕迹,不过年久失修,禁不住拉扯。”

  傅沉翻着文件,没作声。

  “根据当时知情人说,是绞到了聂小姐的轮椅里。”

  傅沉神色未变,“行了……”

  十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回家了,没想到傅沉说了句,“快年末了,公司事情也蛮多的。”

  “你事情都忙完了吗?”

  十方一怔这暗示性已经非常明显了,红果果让他回去加班啊。

  不过后台的事情,他也无法控制啊,而且现在都不能证明,这东西是故意还是无意的。

  “你看着我干嘛?”傅沉撩着眉眼,眼底一片凉色。

  “没事,我去加班!”十方灰溜溜往外走,他本来准备拉上千江一起,结果打了电话过去……

  却被告知他在泡脚,准备睡觉了。

  气得他差点摔了手机。

  严家老太太送来的方子效果极好,宋风晚喝了几天,之前的孕吐反应基本就被压了下去,整个人气色也好了许多。

  因为是食补,不会有什么副作用,肯定比吃药好太多。

  她和傅沉说了颁奖当天发生的事,所以特意约了蒋家兄弟到家里做客。

  蒋二少自然又是精心捯饬了一番。

  现在入秋,他特别应景的穿了件亮黄色的皮面外套,看得蒋端砚直蹙眉。

  “当季最新款,限量版,超拉风的。”

  蒋端砚咬了咬腮帮,“你别忘了三爷家有狗,你穿得这么惹眼,是故意给狗立靶子?”

  蒋二少想起被狗追的场景,又默默换了件低调的黑衣服。

  三爷那条恶犬,真的是……

  又肥又壮还凶悍。

  就没见过柴犬这般模样的。

  不过它也不咬人,反而有些黏人,蒋二少就被狗子“强吻”过。

  此时想来还是恶寒。

  两人到云锦首府的时候,今日乔艾芸并不在,她知道今天傅沉有朋友来小聚,她在这里,估计大家都拘谨,所以到了老宅,下午陪老太太去梨园听戏。

  只是没想到京寒川与许鸢飞来了,虽然见过,也还是有点拘谨的。

  他们是猜到宋风晚怀孕,早就想来探望,正好趁着她获奖的契机,就顺道来了,人多些,反而热闹。

  吃饭之前,总归有些无聊,许鸢飞说玩扑克斗地主打发时间。

  蒋二少跃跃欲试,他以前不学无术,别的东西难说,打牌总是不差的,这人轮流换着,莫名其妙就变成他对傅沉、京寒川与自家大哥了。

  而且玩了几次,他都是地主牌。

  宋风晚就坐在傅沉身边观战,偶尔也会瞄两眼其他人的牌。

  蒋二少咳嗽着,准备一雪前耻,在宋风晚面前一展雄风。

  让她知道自己也是很厉害的。

  某人摩拳擦掌着……

  因为对面几个人,居然还有人不熟悉规则,还在低声询问,如何搭配扑克,这让他信心倍增。

  第一局,他也真的赢了。

  某人就差跳起来呐喊了。

  蒋二少忍着,不能笑出来!

  “你想笑就笑呗,憋着多难受啊。”许鸢飞坐在边上,看他嘚瑟的样子,这得亏没长尾巴,要不然已经翘上天了。

  “赢了我们就这么高兴?”蒋端砚眯着眼,打量着手中的牌。

  “没有啊,我现在表现得很高兴?”蒋二少一脸无辜。

  傅沉与京寒川同时看了他一眼。

  这跟着段林白久了,别的没学会,贱兮兮的样子,倒是学了十成像。

  傅沉和京寒川本来也没认真,玩牌就是图个乐子,蒋端砚是一开始不会玩,还在摸索着。

  瞧着某人嘚瑟的模样,没有任何交流的,三人在心底默默竖了fg

  打到这小子哭!

  蒋端砚毕竟是亲哥,咳嗽着提醒了一句“趁着现在还能笑,多笑笑。”

  蒋二少低头码牌,根本不理会他的提醒。

  也不知怎么搞得,他总是地主牌,而接下来,这三个人就像是开了挂,配合得简直逆天,碾压着他的牌打,他手中的牌,几乎走不掉几张,很快就锁定了败局。

  傅沉“年纪人,要懂得低调。”

  京寒川“枪打出头鸟懂么?”

  蒋二少懵逼了,这特么还怎么玩啊,这三个人摆明是要搞死他啊。

  他可怜兮兮的看向自己大哥,结果他只来了一句

  “继续玩啊,你不是喜欢玩这个。”

  蒋二少气得差点掀了桌子,他是喜欢玩这个,但不喜欢被人玩啊。

  几轮下来,京寒川忽然抵了抵傅沉的胳膊,“我以前怎么没觉得斗地主这么好玩?”

  傅沉慢条斯理的整理牌章,“以前四个人一起,林白基本不参与,碾压不了。”

  “现在的是碾压局……”

  “赢得舒服。”

  蒋二少“……”

  蒋二少这辈子都没如此期待过吃饭时间,年叔招呼众人吃饭的时候,蒋二少已经被按在地上摩擦得要死了。

  他还给段林白发了信息,说傅沉这群人太欺负人了。

  结果段林白回的信息更加气人。

  蒋二少差点哭了,亲哥不疼,认得大哥也不爱,这日子也是没法过了……

  餐桌上,都是说得闲话家常。

  这一桌除却蒋家兄弟,都是已婚人士,许鸢飞也是无意问了句,“蒋先生没有女朋友?”

  “没有。”蒋端砚神色很淡定,看不出任何端倪。

  只是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提到这个问题,蒋二少明显不对劲。

  “你喜欢什么类型?”许鸢飞纯属好奇,蒋二少以前是出了名的风流花心,他这大哥却连半点花边新闻都没有。

  “没具体要求,看眼缘吧。”

  回答得十分官方,不过按照他这个年纪,若是没处过对象,可能性不算大,只是蒋家不是祖居京城,许多事大家知道得不多罢了。

  不过关于他的传闻却不少,傅沉与他是合作伙伴,也调查过一些,说是曾有个女朋友,不过只是传闻,无法印证。

  蒋二少低着头,开始装死。

  因为大家从蒋端砚身上找不到突破口,居然都直勾勾得看着他。

  看他干嘛,他是死人,开不了口。

  “许老身体怎么样?”傅沉转移话题。

  “不是特别好,我爸说过些日子如果不见起色,可能还得出国一趟,或者请医生回来看看。”提到这个,许鸢飞脸上难免透着些许哀戚。

  “还是双腿问题?”宋风晚询问。

  “还有其他老毛病,他年轻时受了不少伤,感觉突然都发作了。”生老病死是人是常态,没办法左右。

  也只有面对这些,才会感觉自己多么无助。

  “接到京城照顾不好吗?”宋风晚咬了咬筷子。

  “他不大愿意来这边,觉得老家舒服。”

  几人闲聊着,宋风晚就说到南江严家认识那位老中医,严家老太太一直会让他帮忙调理身子,至今身体硬朗。

  包括乔艾芸、宋风晚都是受益者,乔艾芸是高龄产妇,孕期也是用着这位老医生的方子,一切都平安顺遂。

  如果西医没办法,可以试试中医。

  “有联系方式吗?”京寒川追问。

  “我待会儿给奶奶打电话问问,我觉得很靠谱。”宋风晚说得笃定。

  京寒川心底想着,的确可以试试中医,毕竟外科手术老爷子身体也受不住,还是需要内调。

  “我觉得可以试试。”傅沉直。

  许鸢飞也点着头,他们家还真没试过中医。

  此时几人就找医生的事讨论开了,蒋二少嚼着排骨,偏头看了一眼自家大哥。

  哎……

  这死心眼!

  ------题外话------

  三更结束啦~

  看完别忘了留投票票呀。

  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正文剩下不多了,关于番外问题,有不少人想看蒋大少的,这个后面我会专门问一下,如果想看的比较多,番外可能会加一点,正文不会写的,因为已经在收尾啦……

  最近填坑真的是……很爽!

  三爷不是填坑火葬场?

  我o(╥﹏╥)o

  ps蒋二,死心眼这话,你敢不敢当着你哥面说。

  蒋二不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