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814 段浪逼问许鸢飞,与六爷翻脸?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市三院病房内

  宋风晚未回来前,房间里只有傅沉在处理公司事务,段林白推门进来时,后面还跟着蒋二少,手中抱着一大束百合花。

  傅沉撩着眉眼打量着两个人。

  段林白最近不知怎么的,穿衣风格大变,开始走简洁风,反倒是这个蒋奕晗,开始走他的老路子,穿得浮夸又造作。

  主要是足够自信,整个医院,他估计觉得自己就是最靓的那个仔了吧。

  说摔了脑袋,说是有轻微脑震荡,蒋端砚还让他去做了ct,核磁共振一类的。

  某人不乐意。

  蒋端砚直接来了句“本来就够蠢了,我怕再给你摔成智障。”

  某人炸了,愣是不肯去检查。

  蒋端砚也是厉害的主,“行啊,你不去?那我让人绑你过去,反正丢脸的又不是我。”

  蒋二少懵逼了,冲着他吼了一句,“我特么是病人!”

  “我现在可以断定,你脑子摔坏了。”

  ……

  蒋二少也在医院住了两天,当时无所事事,又不是断手瘸腿,三不五时来宋风晚病房串门。

  你一个脑子有病的人,整天往妇科跑什么?

  索性他住了两天就被蒋端砚提溜走了,当时舆论虽然被压下来,不过总有些不和谐的声音,蒋端砚干脆就以避风头为由,将他强行留在家里。

  今天也是头一次出门,而且要来医院探病,自然拾掇了一番。

  段林白看到他的时候,也是眉头一挑。

  他们是去探病,你怎么穿得和相亲一样?

  只是来的不凑巧,病房里只有傅沉一人。

  “小嫂子不在?”段林白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

  “出去遛弯了。”

  傅沉余光瞥见蒋二少将自己带来的百合放入一个花瓶中,还有模有样的整理了一下花枝,方才满意的坐到一边。

  几人刚随意聊了几句,病房门又被推开了。

  “六爷!”

  蒋二少一看到门口的男人,几乎是本能的从椅子上蹭得站了起来,而他身后紧跟着许鸢飞和许尧,手中提着甜点和花束。

  “你们今天是约好了,都来得这么早?”傅沉合上电脑,“晚晚出去了,很快回来,你们随便坐。”

  十方原先是蹲在门口的,瞧着这么多人过来,进来帮忙端茶倒水。

  其实宋风晚住院这段时间,许如海来过两次,无非是对之前发生的事表示抱歉,送了些补品。

  “晚晚今天怎么样?”许鸢飞近来状态不大好,许老至今昏迷未醒,她几乎是在医院住下了,眼尾有点红,显得非常憔悴。

  “还行,明天就能出院。”傅沉声音如常,透着点寡淡。

  “那就好。”

  “许老身体如何了?”傅沉抄起手边的佛珠,细细摩挲着。

  “还是老样子,昨天夜里醒了一次,后来又昏昏沉沉睡着了。”许鸢飞声音透着些许无奈。

  “听说你们家要举行一次以慈善名义的斋宴晚会?”一直没说话的段林白忽然开口。

  “嗯,大伯说做慈善,给爷爷积累点福泽,希望他能早点醒过来。”

  其实无非是借着老爷子的名义,再搞一次聚会而已,因为上次的晚宴因为宋风晚的事,最终不欢而散,还弄得不少人被牵累调查。

  许如海回京第一场晚宴,闹成这样,肯定要找机会再办一场的,大家心底都有数。

  “那天推小嫂子的凶手,警方那边没消息,你们家也没有眉目?”段林白偏头打量着许鸢飞。

  “一直在查。”

  这件事许鸢飞一直派人盯着,不过她精力有限,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不可能全身心放在追查凶手的事情上。

  “寒川,你那边也是没有消息?”段林白将目光投向京寒川。

  京寒川没作声。

  段林白耸肩,“你们两家都找不到一个人?这人怕是有什么通天的本事,在许家地盘上犯事,警察没头绪,你们也没办法,真特么能耐!”

  “京许两家……却找不到一个伤害小嫂子的人!”

  “到底是找不到,还是不想找!”

  “没空找凶手,有时间办晚宴,呵——也是挺逗的。”

  他这话透着一丝讥诮,听得人莫名有些不舒服。

  京寒川与许鸢飞皆没作声,反而是许尧先听不下去了。

  他本就是个急性子,脾气特别燥。

  最近家里发生了诸多事情,爷爷身体抱恙,许如海归来,又是一副逼宫的模样,他整个人神经都绷得很紧。

  被他这话一点,彻底炸了!

  “段林白,你特么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不想找!”

  “许尧!”许鸢飞立刻拦住他,“你怎么说话的!”

  “我说错了吗?你听他那口气,阴阳怪气的,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找,需要说话这么酸吗?”许尧脸都涨红了。

  蒋二少本来就是宋风晚的“脑残粉”,凶手没抓到他也挺急的。

  目前什么都不知道,压根没法防备啊,这人就是站在她身后,都无从知晓,也很可怕。

  所以许尧炸了之后,他也跟着跳脚了。

  “这事儿本来就发生你们许家,你们家有多大的能耐大家心底都清楚,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半点消息都没有,这话说出去谁信!”

  “你们两家都找不到人,他是死了吗?还是人间蒸发?”

  “还是你们压根不想找?”

  许尧深吸一口气,“卧槽,你几个意思?说我们家包庇?”

  “难道不是?发生在你家地盘的事,半点痕迹找不到?这话鬼信啊。”蒋二少之前在外面也是混子。

  说话语气、神情,跋扈又乖张,恨不能让人上去抽两下。

  许尧算是被彻底惹怒了!

  “你少特么血口喷人!”

  他这段时间也压了不少火气,干脆一股脑儿的通通宣泄出来,抬脚就要踹他,却被许鸢飞给拦下了。

  “许尧,你干嘛!这里是医院,你给我冷静点!”许鸢飞怒斥着。

  “你听他说得屁话,说我们家包庇,你特么把我们家当什么人了?”

  “许家是怎么发家的,还特么需要我说?你们两家,谁的屁股干净?”蒋二少说完,就感觉到一直垂眸没说话的京寒川,忽然抬眸射向自己。

  手指轻轻摩挲着袖管,眉眼犀利,有那么一瞬间,锋芒外露。

  灼灼慑人。

  “蒋奕晗,你说什么?”

  蒋二少说完,也是有些懵逼了。

  这种话私底下说说就罢了,但是摊上明面儿,还是当着正主儿的面说,不是紧赶着送死嘛!

  京寒川就是现在弄他,也是他该的,这种话打击面太广。

  整个病房内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一直没说话的傅沉蹙眉说道,“大家都冷静点吧。”

  蒋二少方才口不择,此时自然安静如鸡,不再开口挑衅,许尧深吸一口气,甩开许鸢飞钳制自己的手,“我们家又不是开警局的。”

  “你别说了!”许鸢飞拍着他的肩膀,“出去冷静一下。”

  “我是来探病的,一大早受这气,真特么窝囊!”许尧要离开之前,也是心底有气,抬手挥了一下桌边的百合花。

  这让蒋二少又跳脚了!

  “你走就走,手脚就不能干净点!”

  这话有点一语双关的味道,不仅说他碰花的事,也暗讽了许家极有可能包庇了伤害宋风晚的人,更指许家不干净。

  “蒋奕晗,差不多就得了,这件事我们家确实没及时给晚晚一个交代,这事我会负责,你也要学会适可而止。”许鸢飞出面挡着许尧,也顺带警告了蒋二少。

  “段公子,这人是你带来的,你也该管一下了。”

  十方站在热水瓶边,安静看着发生的一切。

  怎么好端端就吵起来了。

  不过京许两家一起都没查出伤害宋风晚的人,的确难以置信。

  他原想着段林白出面,这事儿肯定就揭过去了,因为这群人中,他脾气虽然耿直,却一直充当调和剂一般的功能。

  谁曾想,段林白站起来的时候,只说了一句“你们许家的确手脚不干净。”

  许鸢飞当时脸色都变了。

  眼底方才的那点柔色,迅速崩裂,像是被揉碎的冰凌碎片般,渗出点点寒光。

  “段林白,晚晚这件事我们许家有愧,这点我说了会给交代,但是你后面这句话,说了,就要负责。”

  “我们家不干净?”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段林白无所谓的耸肩,“我很清楚,你其身不正,又怎么可能给我们找出凶手?”

  “你特么说什么呢!”许尧此时没人拦着,直接冲过去,扯住了段林白的衣服。

  手指握拳,若是他再敢叫嚣一句,只怕这拳头就要往他脸上砸了。

  “许尧!”京寒川起身,按住他的手腕,“松开!”

  “我知道这是你朋友,他们先挑衅你也看到了,宋风晚的事,我们家是有做得不够的地方,但说我姐不干净是怎么回事?”

  京寒川力气太大,用着巧劲儿,迫使许尧不得不松开手。

  “再者说了,我们欠宋风晚一个交代,就算是不满,那也是三爷的事,轮得到你多管闲事吗?”

  “今天不要是不给我姐道歉,这事儿没完!”

  “许尧!”京寒川沉声道,“你少说几句。”

  “怎么着,你也站在他们那边?事情到底怎么发生的,你看得一清二楚,你特么要是真偏帮你朋友,还特么结什么婚?”

  “你自己媳妇儿被人指责,你不知道说两句啊!”

  许尧双手掐腰,显然被气得不轻。

  京寒川看向段林白,“林白,凡事讲证据。”

  “呵——你京寒川做事素来看心情,现在和我讲证据?”段林白这模样,真能把人给活活气死。

  十方一看这情形就不对劲了啊。

  怎么段公子和六爷又正面杠上了。

  再反观自己三爷,还老神在在坐着,这一切究其根源是宋风晚遇袭的事,可是他所谓当事人家属,却完全置身事外?

  “我看宋风晚摔倒,到底是不是人为,这还得两说。”许尧忽然冒出一句话。

  原本坐在一侧的傅沉撩了下眉眼,“你是在说我妻子撒谎?”

  “自己摔下楼梯,说是被人推了?”

  “她这么做到底图什么?还是说以自己和腹中的孩子为赌注,故意破坏你大伯的宴会,给你们许家添堵?”

  “许尧!别说了。”许鸢飞深吸一口气,他都在胡扯什么啊。

  这不是纯粹添乱嘛。

  段林白此时勾唇一笑,“我和小嫂子认识这么多年,她什么人品我很清楚,但是我和你姐认识时间不长,说真的,一直不是很了解。”

  “林白!”京寒川怒瞪着他。

  语间,已经充斥着浓浓的警告。

  “你说话注意点。”

  “你不是要证据嘛,成啊!”

  段林白忽然从口袋里翻出一张照片,直接朝着许鸢飞甩过去。

  照片没重力,中途就飘飘落在了地上,正面朝上,许尧眯着眼“这是许东?”

  “认识就好。”段林白嘴角勾着一抹冷笑,又邪又乖张,“许大小姐,这人是跟着你的吧。”

  京寒川眯眼扫了眼照片。

  许鸢飞点头,“是我的人。”

  “当初去许佳木家里,冒充记者,造谣生事的就是他,许大小姐,这件事,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段林白这话说完,房间内所有人神色各异。

  十方站在一侧,算是彻底懵逼了!

  许佳木家的那件事和许鸢飞有关?难怪段公子说话夹刀带棍,明朝暗讽,居然还有暗藏的这等事?

  看这架势,是准备开撕了?

  ------题外话------

  是不是越来越刺激了捂脸

  我只能说,人家关系好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