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815 正面开撕,兄弟反目决裂?(2更)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段林白这话抛出来,许鸢飞瞳孔震颤,方才还叫嚣着的许尧都懵逼了。

  他弯腰捡起照片,“单凭一张照片,能证明什么?你这纯粹是胡说八道,我姐不会做这种事的。”

  “需要我把许佳木父母叫过来指认?”段林白轻哂。

  “这事儿你们许家想查应该很轻松,到底是不是我污蔑栽赃,你们可以去查。若是我说谎了,我公开道歉都成。”

  “前提是你们想查,如果和小嫂子的事一样,估计也查不出什么东西的!”

  “你……”许尧被他这话噎得脸都气红了,只能捏着照片,看向自己姐姐,“最近好像没怎么看到许东。”

  许鸢飞咬了咬唇,“他前段时间离职了。”

  段林白点着头,“真巧哈,都凑到一起了。”

  “林白,你语气注意点,适可而止。”京寒川出声。

  “这事儿没发生在你身上,你自然可以用这种轻飘飘的语气说话,可你也该清楚,当时因为这件事,我和木子两个人都经历了些什么?”

  “我一直在想,到底是谁在背后搞我!”

  “后来我找到了,不过我忍了!许大小姐,你知道因为什么吗?”

  “就我这脾气,我没直接冲到你们许家质问,那都是看在寒川的面子上,我喊你一声嫂子,但你配吗?”

  段林白既然敢甩照片出来,那必然是有实证,压根不会怕他们查。

  他这几句话,字句带刺,都是往许鸢飞胸口戳。

  可许鸢飞此时过于被动,她几乎没办法反驳。

  “这件事我隐忍不发,不过是想事情都过去了,何必再掀波澜,我的脾气寒川是很了解的,发生这么大的事,我没找你麻烦,没说半个字……”

  “就该知道,我有多在乎我们之间这份感情!”

  “妈的,老子从小到大,什么事都是按着性子来的,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我都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太懂事了。”

  傅沉坐在一侧,略微咳嗽了一下。

  十方则傻了眼。

  您这怼人怼一半,还夸奖自己一波?有这种操作?

  懂事?

  这个词现在用合适吗?

  “这事我确实不知道。”许鸢飞已经接过照片,最近家里事情太多,不少人眼看着许老倒下,都纷纷另谋出路,许东不是第一个离开的。

  她最近忙得一团乱,哪里顾得上这个,压根没放在心上。

  就连他去哪里,要去干什么都没过问。

  “你一句不知道,就想彻底摆脱干系?这人是你的手下,他做什么,能瞒得过你?你说自己不知情,这话未免太可笑了。”

  段林白这话说得也没错。

  人是听她指挥的,他可以千里迢迢跑到宁县做出这种缺德事,她却推说一概不知,而且只是简单几句话,的确不能让人信服。

  “我姐干嘛要这么做,这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许尧直。

  “其实你一直都瞧不起木子吧。”段林白看向许鸢飞,“从她去你家开始,你就没正眼看过她。”

  “你应该不太希望,她这样的人进入我们的圈子。”

  “从一开始,你就没掩饰过对她的不喜,这种事,对你来说,简单轻松不费力,你想搞死一个人,不是很容易?”

  许鸢飞深吸一口气,“当初她来我家,第一次见面,初印象确实不大好,那还不是因为她家里人那种虚伪的作态。”

  这件事她不否认,她从一开始对许佳木那家子人就没好感。

  “所以你让人假扮记者,故意去搞破坏,也是觉得她的身份不配踏进这个圈子。”

  “段林白,真不是,这件事我压根不知情,我肯定会去查的,你给我一点时间。”许鸢飞脑袋都大了。

  家里的事一团糟,宋风晚的事没解决,又蹦出了段林白的事……

  段林白轻笑,“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多长时间,给个时间吧。”

  “……”许鸢飞一怔。

  他们认识也有不短时间了,平素都是看他怼人,知道他咄咄逼人的时候非常强势,可是真的自己面对他,又是另外一番境遇。

  而且她怎么都没想过,今天到这里,会和他们发生冲突,始料未及。

  “既然要解决,就把小嫂子的事情一并处理了。”段林白揉了下鼻子。

  “我本来也不想把这件事揭出来,一而再再而三,上回是我,这次就是傅家,我真的不知道,下一回,是不是就要轮到斯年的女儿了!”

  “事情过去这么久了,半点进展没有,说得过去吗?”

  段林白耸肩,冷冷一笑。

  “我会去查,你冷静点。”京寒川一直挡在两人中间。

  “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她身上,你告诉我,你会这么冷静?怕是早就把那人揪出来丢去喂鱼了。”

  段林白这模样,这件事怕是不能善了了。

  “处理问题不需要时间?”

  “之前给过你们时间啊,小嫂子的事有交代吗?”

  两人相对而站,互不退步,这让整个病房的气氛都变得焦灼起来。

  十方深吸一口气,整个空气都好似燃着火苗,稍微碰触。

  就能爆发一场大战。

  现在毕竟是法治社会,京许两家就算再有实力,段家也是树大根深,段林白若是执意硬刚,最终结果,只会两败俱伤。

  蒋二少此时站在边上,也是一脸懵逼状的。

  其实本来就是一点小冲突,怎么这个坑越挖越大,卷进去这么多人?

  而且这态势,好像完全控制不住了啊。

  “其实这件事我查了,的确是那个叫许东的人干的,证据什么的,我这里也有,我只是一直没说。”段林白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寒川,咱们这么多年朋友,你知道我的。”

  “我这人平素是有点无法无天,但是大是大非面前,我还是有分寸的,没有铁证我不会指证她。”

  “现在情况就是这样,你说怎么办吧,你是看证据,还是只信自己媳妇儿,一定要护着她?”

  “如果你真是……”段林白耸肩,“我觉得,我们兄弟之间,怕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林白。”傅沉起身。

  “傅三,你就不想许家给小嫂子一个交代,当天那是没出事,但凡出点意外,谁特么能负这个责任!”段林白冷笑着。

  “我们家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你真的要这么不依不饶?”许尧急眼了。

  段林白忽然抛出这个问题,他们都是懵逼傻眼的,压根没回过神,完全就是被他压着打,此时心底也是憋屈得要命。

  “这是你们许家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怎么就变成我们不依不饶了,你这话说的真特么搞笑了。”蒋二少冷笑着。

  “我和你说话了没?”

  “做错事还敢这么嚣张的,也是没谁了。”

  “你再说一句?”

  “我就说了怎么着了。”

  ……

  这两人都是个急脾气的,一不合,就要直接上手了,十方立刻上去,一把拦住了许尧,饶是如此,因为他身手好,蒋二少脑袋还是被拍了一下。

  他后脑勺血瘀未消,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你特么打我头?”

  “我还要打你脸呢!”许尧竭力挣脱着束缚。

  外面的京家人也跟了进来,将两个人拦住。

  所以宋风晚散步回来,就看到了这般剑拔弩张的一幕,也是一脸错愕,大家彼此感情都很好,怎么突然就……

  这个楼层是间,一个楼层也没住几个人,就算这边在闹,也没更多的人围观,就是一些医护人员在外面指指点点。

  只是一群神仙打架,他们也没办法啊。

  “这是怎么了?”乔艾芸开口。

  许是看到有长辈来了,一群人才算是松了手,停止了争戈。

  “发生什么事了?”乔艾芸对他们一群人都不太熟,但也能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劲。

  “没事,就是有点小摩擦。”段林白咳嗽着,“他们两个人闹着玩呢。”

  “是吗?”傻子都看得出来,他们刚才是真的想动手的。

  而且……

  蒋二少脸上挨了一拳,嘴角开裂,正捂着脸,疼得龇牙咧嘴,都流血了,还是闹着玩?

  “晚晚,我给你带了点吃的,最近太忙了,也没更多时间来看你。”许鸢飞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看起来就好似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

  “没关系,许爷爷身体还好吧。”

  “老样子。”许鸢飞抿了抿嘴,“我那边医院还有事,得先走了。”

  “送你吧。”宋风晚察觉到她的异样,也想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不需要,你好好歇着,我改天再来看你。”许鸢飞说完又看了眼段林白,“等我消息吧。”

  许鸢飞一走,许尧自然紧跟着,京寒川与宋风晚、乔艾芸打了招呼,看向段林白,“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好好聊聊。”

  说完就走了出去,京许两人离开,病房也气氛似乎稍微缓和了些,方才那种剑拔弩张的态势也消失了。

  “我去送送吧。”乔艾芸礼貌性的追了出去,将他们送到电梯口。

  她一离开,段林白就拍了下蒋二少!

  “瞧你那没用的样子,他被人拦着,还能给你一拳?你特么不会躲啊?”

  蒋二少揉了揉脸,“我这三脚猫的手脚,你又不是不知道,得亏有人拦着他,要不然,我特么肯定要被他按在地上摩擦的,太特么狠了!”

  “你丫活该,打不过人家,你挑衅他干嘛!”

  “……”

  蒋二少懵逼了,其实说到底,都是段林白先挑起的事儿,怎么被打得是他?莫名其妙啊。

  “到底怎么了?好端端打什么架?”宋风晚还是一脸懵。

  “没事。”傅沉轻描淡写,好像方才的剑拔弩张,完全没发生一样。

  宋风晚抿了抿嘴,打算等没人再细问他,就没深究。

  而另一侧,一直盯着医院这边的人,也如实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了许如海。

  “动手了?”许如海眯着眼。

  “原来段公子早就查到许东了,就是一直没发作,这次算是彻底爆发了,他说是大小姐指使的,小爷就炸了,直接把人给揍了。”

  “后来呢?”

  “宋风晚回去之后,一群人就不欢而散了。”

  “傅沉那边什么态度?”

  “应该是向着段公子的,毕竟宋风晚出事,一直没消息,他心底肯定也有想法,一直都没六爷联系,而且……”

  “什么?”

  “宋风晚明天出院,段林白攒局,叫了傅斯年夫妇,唯独没喊六爷和大小姐。”

  “那……”许如海刚想说些什么,余光瞥见许尧怒意横沉的冲进了客厅,抬手让他下去。

  “你怎么了?不是去医院?”

  “被我姐赶回来了,还让我面壁思过,做错事的又不是我。”许尧气哼哼的。

  “你在说什么?”

  “没事,我先去上楼了。”许尧气呼呼的往楼上跑。

  而此时许家人压低声音说了句,“段公子在社交平台公开喊话了。”

  “嗯?”许如海蹙眉,闹得这么大?

  那人拿着手机过去,段林白通过微博发了一条信息。

  都说我为兄弟两肋插刀,可是被兄弟插两刀,那是什么滋味?老子就是眼瞎!

  一时间,大家都在猜测,京城太子圈的这几个人,是不是闹掰了?到底发生什么事,闹得兄弟反目?

  ------题外话------

  晚晚小可爱真的是一脸懵逼

  我就是出去遛个弯,怎么天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