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想过了无数种情况,最可能的就是这个叫许东的一个人抗下所有事。

  这样的话,事情就能揭过去了。

  段林白没办法继续找茬,而许鸢飞也能从整件事中将自己摘干净。

  可现在……

  “许东,你知道自己在对谁说话!”许如海身边的男子,生得健硕高大,怒目而视,青面獠牙的模样,像是能吃了面前跪地的男子。

  “我……”许东膝盖发软打颤。

  宋风晚在等许东出现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事情可能不大对劲,偏头朝傅沉求证。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傅沉只是揉着她的头发,“我能做什么,别想太多。”

  宋风晚还是用一副怀疑的眼睛盯着他看。

  “还看?怎么,在你心里,我就那么喜欢算计别人,那么坏?”

  傅沉这话说完,不仅宋风晚点头了,就连边上的严望川傅斯年等人都齐齐看过去!

  你坏不坏,你自己心底还没点数?

  居然还好意思问这种话?

  许佳木原本还紧绷的神经,因为这些人举动,瞬间松弛,忍不住笑出声,这人怕是有毒吧,这么紧张严肃的时候,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不过许东带来的时候,大家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去,可是所有人都没想到,他没说自己做的,没说是许鸢飞指使,却莫名反咬了许如海……

  这一惊天逆转,看得在场众人无一不是目瞪口呆。

  “他的意思是说,许家大爷指使的?”

  “这人不是许如海找到的?怎么回事?”

  “这特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被人下套了。”

  “你们到现在都没发现,整件事都透着蹊跷吗?从三爷故意找茬开始,事情是怎么一步步发展到这个份上的……”

  ……

  边上有个理智的人,稍微分析了一下整晚的事情。

  要帮许鸢飞洗刷罪名,就必须找到这个人,如果他是被人故意藏了,京城这地方不算大,可有人存了心躲避,想找到也是困难。

  与其这样……

  傅沉敛着眉眼,攥着宋风晚的手,指尖还在摩挲着她无名指上的戒指。

  既然这人他们找不到,那不如……

  让人主动送上门!

  被自己信任的手下反咬一口,那滋味……

  怕是毕生难忘吧。

  许如海此时没盯着任何人,而是把视线对准了傅沉,而他好似有所察觉般,抬头,仍旧是不咸不淡的微笑。

  这一局……

  他赢了!

  许如海过于自信,也低估了他们之间的信任。

  当年雪崩,段林白能够为了救傅沉,不顾风雪,盲了双目,换做傅沉,亦或是京寒川傅斯年任何一人,都会毫不犹豫这么做,他们之间的感情,没那么脆弱。

  许如海此时饶是再蠢顿,也看得出来,这是傅沉给自己下了套。

  他只是难以置信得看向许鸢飞,难不成她之前在自己面前的那些,都只是做戏?

  他是看着许鸢飞长大的,对她自然了解,她不是个擅长撒谎的人。

  那她怎么会……

  许鸢飞咬着唇,并没说话,对他指控许如海,并没表现出震惊诧异。

  反而是许尧已经是目瞪狗呆状。

  不是该咬段林白这厮一口?

  这么咬到自己大伯了。

  他离得近,看着许东,“你刚才说什么,我大伯?”

  许东此时还跪在地上,整个身子都是虚软在地的,神色惊惶,而他面前站着的不仅是许鸢飞,还有许正风。

  这个男人此时面色凄厉,好似风刀割面般,透着汩汩戾气,紧盯着他,让他头皮发麻。

  厅内开着暖气,温度极高,他却好似掉进了寒潭炼狱,浑身都透着股凉。

  “你别给我装死,说话啊,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是你自己擅自做主去了宁县,对不对?”

  许鸢飞手指微微攥紧,“许东,说话。”

  许东以前是跟着许鸢飞的,她说的话,许东还是认的,他手指猝然收紧,垂着头。

  “是大爷让我去的,他说后面的事不需要我操心,还会给我安排更好的工作,更好的前程,大小姐,我真的不知道后面事情会闹得这么大。”

  “我也不懂会牵累到你,真的对不起!”

  “当时我是一时迷了心窍,觉得这点小事,也不会影响到你。”

  ……

  许东这话说完,众人还在思量事情真假的时候。

  原本站在许如海身后的男人,忽然冲了出来,毫无预警的冲过去,一把揪扯住许东的衣服,轻松不费力的将人从地上提起来。

  许东生得不算高大,甚至有点瘦,猝不及防的,双脚甚至在一瞬间都抽离了地面。

  尚未回过神。

  “砰——”一拳砸在脸上,血水横流。

  许东当时半边脸就肿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大爷也是你能攀咬的?”

  “谁给你的胆子!”

  “你再胡说一句,我打烂你的嘴!”

  ……

  众人都没想过,许如海手下这么凶的?

  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都说京家恶名昭彰,其实许家的人狠戾起来,也是不遑多让。

  许东在这个男人面前,毫无还手的余地,就像是被单方面凌虐般。

  “你现在告诉我,到底是谁指使你,居然敢攀咬大爷,你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那人很是嚣张,可是站在不远处的许如海只是低头整理着袖管,好似眼前发生的一切与他无关。

  “大哥?”许正风蹙眉。

  “这人胡说八道,的确欠收拾,不吃点教训,怕是不会说实话的。”许如海说得非常淡定。

  当众动用私刑!

  实在跋扈!

  早就听说过许如海做事狠戾张狂,只是许家人多生得斯文,若是这般单看,你似乎看不出什么门道,可此时面前这人已经被打得这么惨……

  他却能如此淡定。

  足以见得,平素行事是何种风格了!

  多么彪悍。

  难怪一回京,就敢截了段家的生意。

  此时那人打了两下,似乎还不过瘾,抬起手臂,手指握拳,准备继续挥拳。

  这人生得健硕,饶是穿着西装,肌肉绷紧的时候,也能感觉得出来,定然是个练家子,这么几拳下去。

  这许东怕是不死也要废了。

  就在他再度准备落拳的时候,许正风刚要动作,有人动作比他更快的拦住了他。

  那人下意识挣了下手臂,一回头,居然是……

  京寒川!

  “还打?你是准备把人弄死,落得死无对证?”

  他声音本是极好听的,此时裹了层凌冽的寒意,整个人也不复以前那般潇洒落拓,反而添了几许狠戾。

  那人再度扭了扭胳膊,这人毕竟不是他主子,他怎么可能肯听京寒川的话。

  “还动?”

  京寒川箍着他的手臂,动作强硬,语气更硬。

  “六爷,这人太歹毒,跟着大小姐,自己做错了事,连累大小姐不说,现在却反过来攀咬大爷,这种人,要是不吃点教训,怕是不会说半句实话的。”

  那人蛮横,松了许东,下意识要挣脱京寒川的束缚。

  这一挣脱抬手,胳膊肘就朝着京寒川的脸打去。

  “寒川!”惊呼出声的是许鸢飞。

  只是这胳膊肘,终是擦着他的脸而过,下一秒,京寒川就忽然旋身抬脚,一记侧踢……

  又狠又急!

  这个男人个子比京寒川要高,有一米九多,更是粗壮,众人都没想到,就是这一脚!

  居然真的就被踹翻了。

  “砰——”一声,一侧的人纷纷躲避,那人身子撞到后侧的桌子上,上面的酒水甜点,都剧烈晃动了两下,那人显然也是懵逼的。

  京寒川这一脚结结实实对准了他的侧臂。

  上臂骨头像是要裂开般,有那么一个瞬间,好似彻底失去了知觉,此时只剩下锥心刺骨的剧痛。

  他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

  太狠。

  所有人都纷纷往后退,太凶了吧。

  难怪都说他恶名昭彰,果真是不假。

  一侧的盛爱颐咳嗽着垂头,幸亏已经结婚领证了,要不然就他这一脚踹过去,怕是也没又谁家敢把女儿嫁到京家了。

  许如海手指猝然收紧,袖管上的一粒袖口被他狠狠揪扯下来。

  京家这小子,和傅沉他们……

  一伙的?

  京寒川此时正低头整理一下衣服,稍微扭了下胳膊。

  “你没事吧!”许鸢飞第一时间冲过去,本能要去查看他的情况。

  众人错愕,这六爷能有什么事,那人都要被他踹飞了,你跑去问他有没有事?果然……爱情使人盲目。

  “我能有什么事,只是许久没动了,身子有点懒,说真的……”京寒川看向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大汉,“除却许尧这小子,还没人敢对我动手!”

  许尧已经看傻了!

  莫名被cue,脸上有点臊得慌。

  当时京寒川真的对他手下留情了,就这一脚,自己这小身板,还不得散了架,简直要命了。

  “你胆子是真的大。”京寒川冷笑着。

  那个大汉看了眼不远处的许如海,发现他没任何指示,可是当众被踹,是个男人,心底总是有自尊的,心底过不去啊,冲过去,还想与京寒川动手……

  京家人站在边上,却没动弹,反正他家六爷吃不了亏,而且某大佬不让他们动。

  这让众人有点懵逼了。

  儿子都要被打了,这做爹的,居然半点都不紧张!

  某大佬被京寒川方才呛声严望川,还代表京家?他不是能耐嘛,自己扛啊。

  这要不是亲爹,都做不出这种事。

  大家都以为,又要开始动手了!

  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两人不是一个段位的,可此时忽然有人站到了两人中间,大汉挥起了手臂,却没敢落下去!

  “怎么着,现在连我都敢打了!”

  许正风怒瞪着眼前的人。

  “爷……”

  他一出现,边上的一众许家人,都瞬间警醒,一瞬间,整个大厅内气氛都瞬间紧张冷肃起来。

  这人若是敢碰许正风一下,怕是会被乱棍打死!

  他悻悻放下手,却被许正风身侧的人给踹了两下。

  “胆子是真大!谁让你和他动手的,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女婿,也是你能动的人?”

  “当真是无法无天了?”

  “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

  许正风没作声,只是看向许如海,“大哥,这人我处理了,你没意见吧,太放肆了,也是缺少管教,这么多人在场,真是给我们许家丢脸!”

  许如海没出声,算是默认了。

  许正风抬手,立刻有人动作,把那个大汉拖拽下去,那人自然不敢反抗多。

  此时许东躺在地上,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

  许正风垂眸看他,“还能站起来?”

  “可以!”许东以前是跟着许鸢飞的,与京寒川还算熟悉,这个男人……

  曾经穿过青衣,会唱戏,说话声音也很徐缓轻柔,动手,还是第一次看到。

  许鸢飞上前,搭了一把手,弄得许东脸上无光,臊得抬不起头,“谢谢小姐。”

  “没事。”许鸢飞看他这般模样,也是颇为又急又气。

  “说实话,整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许正风看向许东,“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傅沉眯着眼,眸底划过一道暗光。

  许爷……

  终于发怒了。